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真实偷拍宾馆小伙和熟妇*被迫承受激烈的宫交

2020-10-10 16:41:14【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米思佳垂着头,看着病床上脸色渐好的爸爸,可是身上的银针谁也不敢去动。 郭逢春皱着眉头,只好把希望都放在眼前人身上“华老,这……恐怕需要你来收尾了!”

米思佳垂着头,看着病床上脸色渐好的爸爸,可是身上的银针谁也不敢去动。

 

 文学

郭逢春皱着眉头,只好把希望都放在眼前人身上“华老,这……恐怕需要你来收尾了!”其他人闻言都看向华老。

 

华老仔细观察了一番米天赐“我觉得,还是找到这位高人让他来收尾吧!毕竟作为一个医生应该尽职尽责的把自己的病人医治好,而不是治到一半就不管病人了!”

 

其实华老是有些私心的,这等高明的医术,在如今已不多见,如果能有幸见上一面那可是极好的,可能还能顺便讨教讨教。

 

“老妹,你是在哪里找到他的?赶紧去把他找回来!”米子健慌乱的抓着米思佳的手臂,双眼里尽是懊恼。

 

“我我我……是在爸爸的那片古玩市场遇见他的,他在那里卖玉,说是要……哦!对了!他妈妈在这里住院!我们赶紧去找!”米思佳支支吾吾着,自己也紧张的要死,万一找不到他了呢?爸爸是不是就没救了?

 

“那要赶紧了,病人身上不能总插着银针。”华老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当然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找不到这个人了那他也只能自己动手了,毕竟人命摆在自己眼前。

 

米思佳慌乱的冲出病房,米子健紧随其后。

 

“老郭,那个高人……怎么样?”华老不好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这样的针灸术实在是太久没见了,万一那高人不好相处怎么办。

 

“哈哈哈,华老,你也别一口一个高人了,他只是一个医大的穷学生,他是学中医的,不过我也想不到他居然学的如此的精!”郭逢春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西医终是敌不过我们中国的中医啊!”

 

华老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中医和西医各有千秋,只是不同的人学出来的水准不同而已!

 

米思佳直接冲到大楼底下,此时此刻的这里已经没有之前的混乱了,人群都已散去。“叶寒!你在哪啊!”她已经顾不了自己的形象了到处发了疯的大喊。

 

“叶寒!你出来好不好!”

 

“叶寒!”

 

她喊着喊着竟哽咽了起来,“求求你……救救我爸爸……叶寒!”

突然脑袋上传来一股温热,偌大的手掌覆在她的脑袋上,她缓缓的抬头“叶寒!呜呜呜……”

 

她突然是失控的大哭起来,紧紧的抱着他“你没有走啊……太好了,你没有走呜呜呜……”叶寒突然被她这么抱着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她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我妈说有东西忘在了病房,我回来拿。”

 

“你快……你快,跟我去我爸爸那里!”米思佳头发凌乱的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双眼里还是满满的泪水“我爸他……我爸他,真的需要你!”

 

叶寒叹了口气,女孩子哭什么的他最受不了了!

 

他轻轻的推开米思佳“你听我说,我该做的都做了,是你哥哥他不信任我,要赶我走,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他看了看眼前哭的梨花带雨的人儿,心里有些不忍“郭副院长不是给你爸爸找了一个高医吗?”

 

“嗯……嗯,他已经来了,可是他说,要你亲自收尾,他还说,这是一个医生该做的事情!”米思佳嘟着嘴,声音还有点哽咽“叶寒,我先替我哥哥给你道歉,你就帮帮我好不好?”

 

“可我妈……还在外面等我。”叶寒虽然不忍,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救自己的妈妈最重要啊!米思佳用力的擦了擦眼睛“我现在就叫人安排你妈妈住院,最好的器材,最好的医生,拜托了……”

 

“麻烦你了!”

 

说罢,米思佳马上打电话给米子健,让他安排叶寒妈妈住院的事,然后自己跟着叶寒上九楼。当叶寒和米思佳赶到时,华老正准备上手了,时间太长了!

 

“这不是有人接手吗?还叫我干嘛?看戏啊?”叶寒没好气的冲着病房里说,米思佳尴尬的摆着他的衣袖“那就是华老,他也在中医方面的造诣非常的深!”

 

华老听见声音,手上的动作停止了,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叶寒,又瘦又弱的样子,一看就是被人欺负的样子“你就是给病人施针的……?”他其实想说高人,可是看着眼前这个极其瘦弱的男孩子,心里有点不可置信。

 

叶寒催动自己的读心术,清晰的读到了华老心中的所想。他冷哼一声,心中的高傲不允许自己屈服“是啊,我就是那个高人!”华老有点惊讶,他怎么可以知道他想说什么?

 

“怎么?你不可以接下我的手继续吗?”他说话的语气不像人一样“瘦弱”,而是摆出了一副很傲的样子“你不是精通中医吗?”

 

“对,我是精通中医没错。但是作为一个医生,把病人医好是他的医德,如果这都做不到那又谈何医生!”华老语气愈来愈重,有点不满他的说辞。心里想着,好生心高气傲的小子,很好!哈哈哈,看来我没有找错人!

 

叶寒读到这里心里有些许疑惑和不解,但是他好像对自己没有恶意,便也算了。走到米天赐的床前,拿起剩下的几根银针,分别插入对应的穴位。

 

“好了,最后的几步我也做完了,我可以走了吧?”叶寒总觉得华老看他的眼神特别不对,总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现在只想赶紧跑!

 

“有华老在这里我想是没问题的,你走吧!”郭逢春话音刚落他就急急忙忙跑走了。华老皱着眉头不开心的责怪“谁让你把他放走的!你傻啊!”

 

米思佳气的跺脚“又忘了问联系方式了!”然后又转念一想,他妈妈在这里住院,我去问一下不就好了!想到这她心里竟有些紧张,这是要去面见家长了?

 

她交代好华老和郭副院长爸爸的事情后就扭扭捏捏着跑出了病房,刚出病房就看见米子健急匆匆的跑了回来“哥,什么事这么急啊!

第七章 关于圣瞳

“叶寒……”

 

“叶寒怎么啦?”米思佳一听是叶寒,整个人一个激灵。

 

“跑了!”

第八章

从VIP病房出来后,叶寒一路小跑着出了电梯,打听到自己妈妈病房的所在赶紧打电话通知江雪,马上办理转院手续。

 

幸好事先他就准备好开溜了,其实他并不想留在这个医院,留在这里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现在他需要一个清净的地方,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更何况当他遇见了华老后,那种想要跑的想法更强烈了……

 

“妈,这个医院你还满意吗?”叶寒一边收拾着屋子一边和妈妈搭话。

 

“嗯……咳咳,满意!”楚香菊脸色并不好,咳嗽的老毛病也不见好“这里又是江医生为我们出的钱吧!小寒啊,我们不能总这么麻烦人江医生……”

 

“妈!”叶寒皱着眉头有点不太开心的打断楚香菊的话“这是我们自己的钱,我没有借江医生半分钱了!”

 

其实这也算不上是医院,这里也只是一个疗养院而已,因为对于现在的叶寒要治好妈妈的病并不难,只要有基础的设备就够了!但是,妈妈的病太奇怪,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不敢回家里放着。

 

“妈……我有件事,想问您。”叶寒迟疑了许久,想着还是问了出来,毕竟是自己的妈妈,也许知道一点关于圣瞳的事情。

 

“嗯?”

 

“您可知我们家族先祖的事呢?”叶寒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毕竟打小也只是单纯的听从母亲的话学医,既然这是个祖训,那妈妈可能知道一点有关血瞳的事。

 

“怎么突然这么问?”楚香菊的脸色表现的有点迟疑,似是有点警惕的看着他“咱们的先祖的事呢我也只略知一二而已,咳咳……”

 

叶寒总觉得妈妈有话不想跟他说,但又不想对自己的妈妈催动读心术“妈,您还记得那块玉吗?就是那块祖传的玉坠。”

 

“嗯,知道啊,怎么了?”

 

“我之前把它拿去卖……”

 

“什么!?”楚香菊闻言激动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抓着叶寒的胳膊,略长的指甲死死的掐着他瘦弱的臂膀“你个不孝子!咳咳……咳,你怎么可以把那么重要的东西说卖就卖呢!罪过啊!罪过啊!咳咳咳……”

 

叶寒赶紧走上前扶住楚香菊“妈,您别激动,我没卖!”他赶紧装一杯水过来让她喝“我当初是想变卖的,以后可以赎回来啊!当时为了给您治疗,我又没钱,只好去市场上看看能不能换点钱给您治病……”

 

“那你把玉坠拿出来给我看看!”楚香菊似是不太相信他,厉声呵斥“如果你没卖,你就拿出来给妈妈看一下!”

 

叶寒当然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拿不出这块玉坠了,祖先说玉坠在他的识海之中,可没教他怎么取出来啊?“这个……这个……”

 

“你果然还是卖了对不对!”

 

“啪!”楚香菊本想打他的脸,却迟疑了一下重重的拍在了他的背上“不孝子啊……不孝子……”楚香菊带有点呜咽声,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叶寒的背。

 

“妈,您听我说!别激动啊!”叶寒心里也很难过,都怪自己没用,不然也不会让妈妈那么难过了!“我真的没卖!您相信我好不好啊?”

 

楚香菊擦干了脸上的两行清泪“你说,你说……你最好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不然!你回去给我跪在祖师爷的门前,永远不准出来!”

 

“妈!”叶寒心里一颤,这个东西看来真的很重要,幸好自己当时没有把它给卖了!

“妈,不知您知不知道圣瞳?”叶寒想了想,觉得还是需要如实对自己的妈妈说出来,毕竟除了妈妈他没有谁可以去问了。

 

“圣瞳?”楚香菊紧皱着眉头,狐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会让叶寒突然想要了解圣瞳。“小寒,圣瞳这个东西我也只在我爸爸那里听到过一点,但是这个东西极其的神秘,除了先祖,或者几个有幸接触到它的人才了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叶寒嘴唇微抿“我遇见了圣瞳……”

 

“小寒!这个事情不可以乱说!”楚香菊面色异常严肃“就算你把玉坠给变卖了,也不能撒这样的谎!圣瞳是我们祖先一路传下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断绝了,没有人知道圣瞳的去处,你现在说你遇见了圣瞳?怎么可能!”

 

“绝对不可能!”楚香菊把手一甩,脸色愈来愈凝重,似乎圣瞳一事没有叶寒想的那么简单“小寒,这样的事以后不可以乱说。

我们的祖先当初为了这个圣瞳几乎拼劲全力,最后抱憾而终!”楚香菊不愿意叶寒接触这个东西,有这个一部分原因,怕自己的儿子也离她而去,她实在是接受不了!

 

“妈,已经晚了,我……已经接触了……”叶寒撇着嘴,看着妈妈好像真的很不愿意自己接触这个东西,这里面必定有别的故事!

 

他不顾自己的妈妈惊讶的表情,继续说道“妈,那块玉坠就有我们祖先的精魂在里面!我当初确实是想把玉卖了,为了给您治病,可是我去那里卖,没想到那里的人却只卖我500!我说我不卖,那个老板就叫人来打我……”

 

“什么!?你被打了?打你哪里了?疼吗?”楚香菊听到自己的儿子被人这样欺负了,着急的打断了他的话“那些恶人!尽是些黑市的混混!你怎么能去那里呢!?”

 

“妈,没事,我已经教训他们了!”叶寒的眼神里闪着精光,想着自己已经被重新洗骨,全身力气十足,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软弱让人欺负的叶寒了!

 

“你……”楚香菊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瘦弱的儿子,她突然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真实偷拍宾馆小伙和熟妇*被迫承受激烈的宫交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