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情人的东西很大怎么办|花蒂肿大调教穿环

2020-10-10 16:43:13【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李阳虽然心性强大,那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   姜文海没有动作,就这样静静的等待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已经进入深夜。   而这段时间,李阳的身体一直僵在那里,不过

李阳虽然心性强大,那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

 

 文学

  姜文海没有动作,就这样静静的等待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已经进入深夜。

 

  而这段时间,李阳的身体一直僵在那里,不过,从那看似纤薄的身体中,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压抑。

 

  “呼……”

 

  一声喘息打破了宁静,李阳终于抬头,目光让人发寒。

 

  此时的他明显已经冷静了下来。

 

  “我要李氏的全部消息!”

 

  这就是李阳的答复!

 

  血债需要用血来偿还,哪怕对方是四大古武家族之一!

 

  看着李阳的样子,姜文海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然而听到他提出的问题后,不禁露出苦笑。

 

  “小师叔,能说的我都说了,那毕竟是金陵李氏,古武家族向来避世,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了。”

 

  姜老先生也是没有办法,他之所以来到金陵便是为了这个,可是五六年过去,关于金陵李氏的消息太少太少了。

 

  对于这个回答李阳并不意外,金陵李氏的地位他心中十分清楚,姜文海能够打探出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

 

  可是李阳人生地不熟的又该如何呢?

 

  周子豪!

 

  李阳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个名字。

 

  他清晰的记得,周子豪身边那个小白脸就是金陵李氏的人,也就是说通过周子豪或许能够得到更多的消息。

 

  有了计策,李阳轻松了许多,不过心中的那份沉重可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化解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李阳就住在了这栋别墅里面。

 

  有免费的住宿李阳当然满意,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过偏僻。

 

  期间陈子琪连续多次来请李阳吃饭,虽然打着感谢的名头,但是一些小心思被姜文海那个老狐狸尽数看破。

 

  眼睁睁的看着金陵女神沦陷,姜老先生笑得那叫一个乐呵。

 

  至于李阳的表现和平常无异,只是陈子琪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身后背负着巨大的仇恨。

 

  借着这个机会,李阳开始着手打探周子豪的背景,当意外得到一个消息后,李阳心中瞬间有了底气。

 

  周子豪曾重金寻医!

 

  得病的是周子豪的妻子,传闻就是萧神医也无可奈何。

 

  这对李阳来说无疑是一个机会,只是有一点十分麻烦,那就是,周子豪的妻子接受了太多错误的治疗,愈发虚弱,甚至连萧神医也没有办法后,他已经不相信任何庸医。

 

  想要靠近都难,更不用说治病了!

 

  不过,对此李阳已经有了解决办法,只是这一切都需要一个人的帮助。

 

  陈子琪!

 

  但是当李阳去陈氏集团后,才得知了一件事情——陈氏千金要结婚了?!

 

  ……

 

  太华大酒店,一个十分杀马特的名字。

 

  不过这个名字可是大有来头的,据说是金陵阔少江华的手笔。

 

  江华这个人,在金陵可是无人敢惹,其父是金陵官场的巨头,而他的母亲也不是一般人,至于具体是什么背景倒是没人知道,不过其父能够走到这个地步,也是和这个女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有这么一个背景罩着,那是绝对没有人敢在太华大酒店闹事。

 

  以前不可能,那么今日就更加不可能了。

 

  因为,金陵女神陈氏集团的千金,今天就要结婚了,而新郎就是江家大少。

 

  有这么两尊大佛罩着,这次的婚礼可谓是金陵市最为豪华的了。

 

  时值正午,太华大酒店的人流量已经达到了巅峰。

 

  一群人密密麻麻的往里面挤,看似都是一些普通人,但是一脚下去可能踹的就是某一个书记或者是一位富商。

 

  如此豪华的阵容可是不多见,至少李阳没有见过。

 

  “还挺热闹的嘛。”

 

  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李阳显得异常的扎眼。

 

  毕竟与那些数不清的豪车比起来,李阳的坐骑绝对是一股清流。

 

  不过,这股清流最后还是被拦在了门口……

 

  “小子,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快滚!”

 

  原本和善的门童在看到李阳后,瞬间变了一个脸色。

 

  听到这话,李阳的神情一冷,嘴角弯出一抹冷笑,静默不语。

 

  “呵呵,什么时候一个开出租车的也能来这里吃饭了?”

 

  “我看啊,他不会是来参加婚礼的吧?”

 

  “也是,陈小姐可是我们金陵市的女神,不过……穷屌丝终究是穷屌丝!”

 

  围观的人见状都是冷笑不已,最后直接喊了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身份的尊贵。

 

  但是下一刻,李阳的动作惊呆了所有人。

 

  砰!

 

  出腿,收腿,伴随着一声闷响那个门童便飞出老远。

 

  “这……”

 

  咕嘟!

 

  看了看依旧冷酷站立的李阳,还有正趴在地上抽搐的门童,刚刚还冷笑的众人傻在了那里。

 

  最后还是那些保安和保镖事先反应了过来,齐齐向着李阳靠拢。

 

  可就在这时,李阳率先开口了,手里拿着一张卡片,话语之间霸气凌然。

 

  “都踏马的别动,老子可是陈小姐的朋友!”

 

  嗯?

 

  听到这话,那些保安和保镖都是一愣,不禁向着那张卡片看去。

 

  卡片模样的东西实际上是一张照片,上面正是李阳和陈子琪的合影。

 

  “竟然是真的?女神怎么会和这个乡巴佬合影?”

 

  “这……可能是哪一个穷亲戚吧。”

 

  众人吭哧了半天都不说话了,而那些保安更是不敢有所动作。

 

  李阳见状得意一笑,晃荡着走进了太华大酒店的大门。

 

  ……

 

  时间已经不早,宾客早已入席,婚礼想必马上就开始了。

 

  李阳一身土老比的装扮,在这个达官显贵齐聚的地方着实显眼。

 

  不过考虑到可能是某个扮猪吃老虎的无聊人士,倒也没有人上来找不愉快。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熟悉的婚礼进行曲在大厅内响起。

 

  新人入场,李阳成功的见到了陈子琪。

 

  当然,还有那个鼻子已经翘到天上简直不能再得意的江华江大少。

 

  李阳的目光一直放在陈子琪的身上,没有离开。

 

  虽然早已知晓,但是他依旧想要确认陈子琪是否是真的想要嫁给江华那个逗比。

 

  如果是真的,李阳绝对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不过看到的一切让李阳松了一口气。

 

  本就美艳的容颜在妆容的装饰下愈发的动人,不过那绝美的眸子中是藏不住的忧伤和绝望。

 

  虽然不太明显,不过对于李阳这便足够了。

 

  “接下来就是我的主场了!”

 

  李阳低吟,嘴角上扬弯出一抹冷笑。

 

  此时两方的至亲也是来到了礼台上,两个中年男子相谈甚欢,想必就是陈氏集团的董事长和江华的父亲了。

 

  不知为何,陈子琪的母亲并没有到来,而江家那个神秘的女人只是端坐一旁,一股若隐若现的气场把控所有。

 

  “这个女人不简单……”

 

  李阳目光微动,发现了什么。

 

  在婚礼进行曲中,江华一步步走向了陈子琪,脸上是藏不住的得意。

 

  只是他不知道,此时的他已经被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盯上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司仪一脸的笑意,示意江华进行下面的步骤。

 

  明明是西方的婚礼,却搞成这个样子,真不知道江华从哪里找来的逗比司仪。

 

  江华脸上的笑意愈发浓烈,手臂抬起想要抓住那梦寐以求的小手。

 

  陈子琪条件反射的想要躲避,不过下一刻想到了什么,目露绝望放弃了挣扎。

 

  眼看江华就要成功牵得美人手,下面的宾客激动的拍着爪子。

 

  但是!就在这时,一道刺耳的声音突然响起,雷翻了众人。

 

  “放开那个姑娘,让我来!”

 

  李阳终于动了,一步一步的向着礼台走去。

 

  本就被吓一跳的宾客看到李阳的动作后,瞬间不淡定了。

 

  “这他吗的是谁?”

 

  “这是哪个猴子请来的奇葩?!”

 

  “竟然敢在这里闹事,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表现自己忠诚度的时候到了,众宾客纷纷出声讨伐。

 

  陈子琪第一时间注意到了李阳,先是有些不敢相信,最后控制不住的激动了起来。

 

  陈父和江父也是愣了一下,表情不是很好看。

 

  倒是那个江家神秘女人十分的冷静,似乎一切都无法提起她的兴趣。

 

  而江华这边完全是一个极端,一双愤恨的眼睛恨不得把李阳戳死。

 

  不只是那些宾客,就是他也没有想到李阳会出现在这里。

 

  实际上,陈子琪这一段时间的动作都被江华看在眼中,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才有了这次比较唐突的婚礼。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穷屌丝竟然敢追到这里。

 

  “也好,那就新仇旧账一起算!”

 

  江华脸上带着狰狞,眼神对着台下示意。

 

  接到指示,一群黑衣保镖齐齐的向着李阳涌去,从那衣服包不住的爆炸感来看,每一个都是练家子。

 

  陈子琪见状吓得不轻,忍不住惊呼出声:“李阳你快走!”

 

  李阳闻言脚步微微一顿,余光瞥向那些黑衣大汉,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放心吧,这些小喽喽我还不放在心上。”

 

  狂!真尼玛狂!

 

  “哼!姓李的,今天老子让你有来无回!给我弄死他!”

 

  得到江华吩咐,宾客退让,一群黑衣大汉出手的。

 

  场面太过拥挤,一时间看不清场内发生的情况。

 

  不过下一刻,一声惊天动地惨叫声在大厅内响起。

 

  众宾客听到惨叫声,都是露出了笑意。

 

  “切,那小子不是挺狂的吗?现在怎么怂了!”

 

  “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婚礼,真是找死!”

 

  议论声一边倒,但是就在这时,一道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额,就我一个人觉得这叫声有些不对吗……”

 

  嗯?

 

  众人一愣,旋即冷汗一下子出来了。

 

  细细想来,这惨叫声根本不是李阳的声音,而且,不是一声惨叫,而是……

 

  一片!

第七章 我要带她走

  “我要带他走,你应该没意见吧?”

 

  李阳瞅着江华,身上带着一种毋庸置疑的霸气。

 

  尽管穿着打扮像从贫困区出来的,但站在众人中间的他在陈子琪眼里,是来拯救她出苦海的英雄。

 

  “一个乡巴佬也敢来这里放肆,给本少爷好好教训他!”

 

  江华看到了陈子琪眼睛里的兴奋和开心,这是他绝无容忍的,因为她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从来没有过。

 

  几个高大的保镖瞬间围住了李阳,其中最矮的人也比他高一头多。

 

  “这小子虽然有两下子,但之前那些只是普通的保镖,这些可是华少花大价钱请来的高手,他们都在西伯利亚接受过地狱般的训练,一人徒手能打二十个,这小子死定了!”

 

  “我记得上次有个道儿上的黑老大惹了江少,江少只派出一个超级保镖,就把那人以及他的十几个兄弟给废了,这小子居然敢抢华少的媳妇儿,估计是有来无回!”

 

  宾客们站在一旁看好戏的神态,都认为李阳是飞蛾扑火。

 

  “住手!”

 

  陈子琪内心欣喜过后,眉头紧皱,旋即嘴角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对李阳说道:“虽然我们是朋友,但因为我们身份悬殊,我没邀请你,请你能够谅解,不过我很高兴你能来这里祝福我,我们会好好招待你的。”

 

  陈子琪很认真对江华说道:“在我结婚的大喜日子里,我不希望发生不愉快的事,更不希望我的朋友出事,你明白吗?”

 

  她说话的时候,眼里透着一种深深的无奈和遗憾。

 

  因为家族的关系,她不得不嫁给她不爱的人。

 

  在她看来李阳只是一时冲动才过来的,他并没有带走她的能力。

 

  她不想让他受到伤害,只能这样替李阳解围。

 

  听到陈子琪的话,江家的保镖都回头征询江华的意见。

 

  江华嘴角一阵抽出,他听出了陈子琪话里的意思。

 

  但此时为了表现自己的大度,他看似很深情的说道:“子琪,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和我结婚怎么不告诉你的朋友呢,难怪他会这么生气!既然是你的朋友,那他也就是我的朋友,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他!”

 

  “小子,没给你请帖是我的不对,我现在正式邀请你参加我和子琪的婚期,在这里你一定会吃好喝好玩儿!”江华得意洋洋的瞥着李阳,在宣布他对陈子琪的占有权。

 

  在所有人看来,李阳会借坡下驴,婚礼会照常举行。

 

  很多人也知道,江华只是表面大度,酒席过后他指不定会怎么对付李阳。

 

  李阳更是看到了江华眼里的憎恨,但他无所畏惧。

 

  李阳看着陈子琪道:“如果你真的想嫁给这个人,我又怎么会破坏你的幸福?可你明明不喜欢他,又何必委屈自己?我来就是带你走的,没有人能够阻止我!”

 

  这一刻,陈子琪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戳了一下。

 

  “感情是两情相悦的,既然她不喜欢你,你又何必强人所难?你看这样好不,我把她带走,我们都相安无事,你说呢?”

 

  李阳看似在和江华商量,态度无比坚定。

 

  这下所有人都看明白了,李阳根本不是一时冲动,而是认真的。

 

  “华少,居然有人敢抢你的媳妇儿,换做是我我可忍不了!”江华的朋友在一旁煽风点火。

 

  “给我打断他的手脚!”江华的满脸怨毒的说道。

 

  “呼……”一个超级保镖沙包大的拳头砸向了李阳的脑袋,速度快到不可思议。

 

  呼呼的风声从李阳耳边扫过,如果他被打中,不被打死也会变脑残。

 

  “好快的速度!”宾客中一些地位尊贵之人的保镖都一阵吃惊,他们在想,如果被打的是他们,估计都很难反应过来。

 

  “小心!”陈子琪下意识的惊呼出声,她脸色瞬间变的有些难看,她知道江华的保镖有多厉害,想阻止却根本来不及。

 

  “就是一头牛也会被我的保镖一拳打死,更何况是这个杂种!”江华目光阴冷,他期待着李阳被打成脑残,这样他就能随意揉捏李阳了。

 

  想到这里他嘴角不由的勾起一种邪恶的微笑。

 

  李阳心中冷笑,这保镖一出手就想要人命,平日里指不定做了多少这种事,对于这种人他没必要留手。

 

  保镖的拳头就快打到自己的太阳穴,李阳的手犹如静待猎物的蛇,快如闪电。

 

  “啊……”保镖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直挺挺倒在地上,满脸惊恐,跟见鬼了似的。

 

  所有人都一脸惊骇,尤其是江华,更是一脸懵逼,该倒下的应该是李阳才对,情况怎么反过来了?

 

  “少爷,他的胳膊废了,人晕了过去!”另一个保镖一脸惊诧。

 

  其余几个保镖和倒下的保镖实力相当,可他们都没看到李阳是怎么出手的,这岂不是说李阳比他们的实力都强?这怎么可能?

 

  “你们都看到了,这个杂碎一而再再而三的伤我的人,他就是个暴徒,对于暴徒我必须用一些不得已的手段!”

 

  江华的眼里除了愤怒,还多了一点害怕,他今天说什么都得废了李阳。

 

  他对几个保镖命令道:“你们一起上,不要留手!”

 

  有了前车之鉴,几个保镖也不敢托大,同时对李阳出手。

 

  几双拳脚从不同的方向角度攻击李阳不同的要害,在所有人看来,李阳这次有死无生。

 

  李阳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微笑,这几个保镖联手夹击下就算是特种兵都会被打成残废,但他却是比特种兵更强的人。

 

  几个保镖暴风雨般的攻击在他看来慢如蜗牛,他们默契的配合也是破绽百出。

 

  李阳一定不动的站着,在下一瞬间忽然出手,手指几乎同时打在了几个保镖的身上。

 

  陡然,几个保镖的攻击停止了,他们的拳脚距离李阳只有不到一厘米。

 

  接着,几声惨叫同时响起。

 

  “我的胳膊……”

 

  “我的腿……”

 

  “我的眼睛……”

 

  几个保镖叫声惨烈,每个看客都头皮发麻。

 

  “发生了什么?”江华一副日了狗的表情,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

 

  “他居然这么强?”陈子琪的嘴张成了“O”形,震惊的程度难以言表,同时心里的激动也是难以言表。

 

  “内家高手!”站在江母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神色一惊,他这才仔细打量起李阳来,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丝警惕。

 

  “现在我可以带她走了吗?”李阳似笑非笑的瞅着江华,像是看着跳梁小丑似的。

 

  李阳无比愤怒,冲着江家其他的保镖怒吼:“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弄死他!”

 

  然而,往日里对李阳唯命是从的狗腿子们,此时却谁都不敢上前。

 

  开玩笑,经受过地狱集训的保镖都莫名其妙的倒下了,比那些人弱了不知道几个的等级的普通保镖怎么敢和李阳打?

 

  大堂里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江华肺都气炸了,但他也知道这些人的心思!

 

  “砍他一条腿十万,一条胳膊十万,直接废了他五十万!”江华怒道,在他看来,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至少目前为止他没遇到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果然有几个人想偷袭李阳。

 

  但在李阳头也不回的把那几个人放倒之后,再也没有人出来找不痛快了。

 

  李阳犹如无人之境般走向了陈子琪,他每走一步,江华的心就颤一下,不由的就后退一部,脸色也越发难看一分。

 

  陈子琪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的越来越快,她心里欢喜,希望,又带着一种忐忑和不安。

 

  江城和陈兴和的脸越来越黑,宾客们眼睛里的玩味也越来越重。

 

  在场的只有江母祝兰始终一脸平静,除了李阳打到几个超级保镖的时候她眼里闪过惊奇之外,没有任何的愤怒。

 

  此时,她淡淡的说道:“老三!”

 

  就在李阳和陈子琪之间的距离还有不到五米的时候,一个看似普通的中年男人横在了两人之间。

 

  “小子,这里不是你能肆意妄为的地方,你自断手脚,从这里滚出去,饶你不死!”

 

  中年男人眼睛像是毒蛇,声音里透着霸气和嚣张。

 

  “他是江母的保镖三叔,据说他是国术高手,之前那些保镖在他面顶多只是学前班,不知道他能不能收拾的了这个闹事的小子!”

 

  “如果三叔都收拾不了这小子,那这乐子可就大了!”

 

  看客们依然一副看戏的神色,而有些人甚至希望李阳能折了江家的面子。

 

  看到三叔出手,江父和陈父的脸色才稍微恢复了一些。

 

  陈子琪紧紧攥着手,她想让李阳走,但她心底的声音告诉她,李阳一定能带她走,她翘首以盼。

 

  “你马上退下,我就不打你!”

 

  李阳调笑道,比三叔更狂。

 

  “不自量力!”

 

  三叔冷哼一声,面无表情,强劲有力的手变成爪,直取李阳的喉咙。

 

  这一招看似很随意,却很刁钻。

 

  更重要的是,三叔用上了内劲。

 

  “倒是有几分龙爪手的样子!”

 

  李阳一眼就看出三叔是个国术高手,不过和他比还差了很多。

 

  他以同样的方式去抓三叔的手腕,速度似乎更快。

 

  三叔微微吃一惊,也仅此而已。

 

  他忽然到了李阳的身后,犹如影子一般。他的站位把李阳的路都封死了,无论李阳是进是退,他的手都能在第一时间掐住对方的脖子没,他有这个自信。

 

  李阳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微笑,另一只手忽然一巴掌扇了过去。

 

  “不好!”三叔预感到不妙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啪!”脆亮的耳光声清晰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三叔脸上五道手指印触目惊心。

 

  “什么?”江母没有了之前的镇定自若,风韵犹存的脸上满是匪夷所思。

 

  三叔一脸惊恐的看着李阳,他居然被一个少年打飞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情人的东西很大怎么办|花蒂肿大调教穿环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