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男友嘬了一晚上我的奶头,粗大拔出带出汁液

2020-10-10 16:49:35【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居然伤了我儿,还打伤了狂战?”一个高高在上,森然冰冷的声音响起,特别是说到她儿子受伤,声音更如夜枭,此人正是齐冷云之母,齐家家主,齐天云的正妻,林美凤。 林美凤目露杀机,玉容扭

居然伤了我儿,还打伤了狂战?”

一个高高在上,森然冰冷的声音响起,特别是说到她儿子受伤,声音更如夜枭,此人正是齐冷云之母,齐家家主,齐天云的正妻,林美凤。

 文学

林美凤目露杀机,玉容扭曲,森然的声音再次响起:“无论如何,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杀了此贼。敢伤我儿,天王老子也不行!”

林美凤衣衫一挥,急急冲冲的离开了。

同时,齐云霄大展神威,打败狂战,痛殴齐冷云,犹如一团风暴,迅速的扩散出去。

刚开始,大家对于齐云霄这个名字,还不甚了解,但很快齐云霄的资料就被大家挖掘出来。而让大家好奇的是,这样一个人,不但母亲不洁,还爹不疼,姥姥不爱,以前也没有听说他跟谁习武,怎么一下子爆发出来,还那么璀璨?

一个十八岁不到的一流高手,他的未来在那里?

一些齐家的对头,甚至已经决定先下手为强,趁早将这个强大的敌人,趁他羽毛未丰之前,彻底将他抹除。

任你狂风怒号,风浪滔天,我自岿然不动。

齐云霄对于外界的事情,不管不问。现在他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关注那些,因为他的身体中的气流,居然开始自行冲击任督二窍。

虽然也像从一流高手,脱变成超级高手,但是冲击任督二窍,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其中危险重重,稍有不慎,可能就身死道消,想从头再来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任何人冲击任督二窍,都不得不慎重在慎重。

时间流逝,其身体之中,他经脉中的气流越来越大,显然也是在囤积能量,争取一举冲破。

越来越多这样的气流流入他的身体,将他的经脉都塞得满满的,隐隐有胀痛之感。

轰轰轰~~

突然,那些气流动了,宛如千军万马在奔腾,仿佛开闸的洪水,决堤而出,难以阻挡。

气流的速度越来越快,特别是最前面的,居然隐隐形成了一个锥形,并不断的旋转。

轰隆!

齐云霄全身具震,顿时觉得神经好像被针扎,脑袋好像被山岳镇压,头昏脑胀,疼痛刺骨。

气流一波一波,冲击到任督二窍之上,撕裂灵魂一般的疼痛,让齐云霄差点晕迷了过去。不过,他不敢。因为,在聂远的记忆之中,明确的提到,如果在冲击灵窍的时候,一旦昏迷,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虽然这仅仅是可能,但他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去赌。

母耻未雪,大仇未报,绝不能死!

齐云霄咬紧牙关,任疼痛一波一波来袭,他的脸色瞬间变白,豆大的汗水,不停的额头上留下,落入水中,消失不见。

“挺过去!挺过去!娘亲在天上看着!”

突然,齐云霄身体一震,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注入他的身体,虽然这股力量飘渺无形,难以琢磨,但他确实感觉到了。接着,在他的脑海之中,一张音容笑貌,缓缓的浮现。

那是一个女人,粉白黛绿,浮翠流丹,端丽冠绝,宛如天仙,一眸一笑,楚楚动人。她看着他,目光慈祥,千言万语,怎敌那温柔的眼神!

母亲!那是母亲!

齐云霄的灵魂在嘶喊,自从知道自己母亲含冤受辱,他的脑海之中,就时常浮现母亲的音容笑貌。那时,他还仅仅几岁,根本无法体会到母亲眼中的爱。现在他长大了,一想到母亲每当看到他,眼中的满足,慈爱,泪水如潮水,滚滚而流。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现在他多么想说一句,“母亲,我爱你。”

子欲养而亲不待,那个温柔如水,慈爱有佳的母亲,早已弃他而去。

两行浊泪,缓缓流下,落入水中,归化而去。

齐云霄想到母亲,虽然悲痛无比,可是却好像在他身体注入了一剂强心剂,那剧烈的疼痛,也变得微不足道。

气流越来越汹涌,在经过了前面的几波之后,好像终于到了最紧要的关头,所有的气流,都化着一道洪流,浩浩汤汤,决一死战!

咔嚓!

宛如水瓶炸破,原本那坚固的穴窍,居然在一瞬间被冲开,顿时,身体中的那些气流,终于没有了阻挡,流入全身的各处,运行了一个周天,然后又汇集到丹田之处。

所有的穴窍都被冲开,在齐云霄的身体之中,形成了一个大循环,所有的气流,按照这个循环,缓缓的在身体流淌,从大脑到四肢百骸,最后回归丹田,一周天又一周天。

在任督两大灵窍冲开的瞬间,一股更加恶臭,更加黏糊糊的黑色杂质,从齐云霄的身体拍出来。瞬间,整条小河都被染成了黑色,无数的鱼儿,都全部翻白,浮到水面上。

与前几次不同,这些黑色的杂质,在从他身体拍出来之后,就脱离了他的身体,短短几个呼吸之间,所有黑色的杂质都全部脱离了他的身体。

如果有一个女人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又妒忌的大叫,因为齐云霄的皮肤,不但晶莹剔透,而且嫩白犹如牛奶。如此好的皮肤,主人不是女人,而是一个粗鄙的男人,让那些爱美,爱白的女人,情何以堪。

齐云霄并没有注意这些,他现在正在感受自己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在,天地变得宽广,世界变得斑斓,色彩缤纷。那怕闭上眼睛,他也能够“看”到,草丛的虫子叽叽喳喳的叫着,树叶之上的那些看不见的脉络,也一下子全部看的清清楚楚。

穴窍全部打开,齐云霄终于触摸到一个新的天地。

长啸一声,声音滚滚,久久回荡,齐云霄冲天而起,手一挥,一身衣袍穿在了他的身上。

他居然就轻轻的落到了水上,不但人没有落下去,甚至连一丝丝涟漪都没有荡起。踏波而来,宛如仙人,飘逸无双。

脚踏大地,大地的脉动,在心间响起,此时,他融自身与自然,天人合一。

奇妙,神奇!

齐云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任清风拂面,看云卷云舒,

许久,齐云霄才好像回魂,他的脸上仍然露出迷醉的笑容,仿佛在回味什么。打开了任督二窍,只有他本人才明白自己提升有多么的惊人。那不仅仅是力量的增长,更多了一种对于自然的体悟,世间所有,落在他的眼中,都有了生命,连一块石头,都是如此。

蓝天白云,阳光普照。

望着天空,那无数的白云中,仿佛有一个影子浮现,齐云霄的眼神变得深邃,宛如星空。片刻之后,他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

蒿草丛生,杂草与人齐高。

一个小山头,,一个身穿青衫的男子,正埋头清理四周的荒草。不多时,那与人齐高的杂草,纷纷倒在地上,而那那些杂草之中,一个小坟堆露了出来。

小坟堆的前面,立着一块木头做的墓碑,岁月腐蚀,墓碑斑驳,上面的字也变得异常的模糊。

少年咬破手指,鲜血缓缓流淌,他好像不知道疼痛。当鲜血快滴下来的时候,他伸出手指,轻轻的在墓碑的字上轻轻的涂抹着,神色肃穆,庄重异常。

鲜血浇灌,那些斑驳的字体,缓缓而现。

至亲亡母碧云之墓!

第7章 该死之人,必须死

少年正是齐云霄,他满脸悲切,目含泪光,双膝结结实实的跪在地上,笔直如枪的腰,也深深的弯了下去。

“娘,不孝子霄儿来看您了!”

微风袭来,仿佛母亲的手,抚摸他的脸,无声的安慰他。齐云霄轻轻的抚摸着墓碑,将上面的灰尘除去。

“娘,您知道吗?霄儿现在已经灵窍全开,成为珈蓝国稍有的超一流高手了。娘,现在霄儿可以保护您了,从今天起,以后任何人都别想欺负您,侮辱您。您放心,我会放林美凤那贱人,在您坟前在忏悔,会让齐天云来为您扫墓。娘,你等着,这一天不远了。”

齐云霄所说的话,每一个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齐云霄跪在墓前,轻声说道,这是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今天仿佛要将这些年,所埋在心中的话,全部吐露出来。

太阳东升起落,日月交替,齐云霄一跪,居然是整整一天。

畅所欲言,埋藏在心中的东西,终于全部吐露出来,齐云霄感觉身上都要轻了许多,不过,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仇恨,该死之人,必须死!

从地上站起来,双腿一麻,差点又跪了下去,站了一会儿,才缓缓起身,又和坟墓中的母亲告别,然后疾驰而去。

“少爷您终于回来了,老爷正在书房等着您,让您回来之后,务必去一趟。”

齐云霄仰天而立,冷漠异常,眼前此人,算是齐天云的一条狗,对齐天云忠心耿耿。但除了齐天云,他对任何人都不屑一顾,自从他的母亲死后,更是没把他当一回事,今天装得如此卑躬屈膝,除了齐天云的安排之外,最大的原因,应该就是他打败了狂战。

不过,除了他本人,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他已经灵窍全开,不要说一个狂战,就算十个,弹指即灭。

当然,他不会傻乎乎的,大声嚷嚷自己已经成为了一流高手,打败狂战,已经一鸣惊人,成为焦点。现在应该低调做人,隐藏底牌,扮猪吃虎。

齐天云要见自己?

齐云霄冷笑不已,自从母亲死去,他就对自己不管不问,就算自己死了,恐怕他也不会有一丁点伤心难过,但是现在看到自己的实力,有利用的价值,又回过头来拉拢,难道真以为自己是傻子?

“齐云天你想利用我,我何尝不想利用你,想要去仙山门派,恐怕就只有从你身上下功夫了。”

齐云霄心中说道,同时眼中露出一丝惊喜,但马上又一闪而逝。他这是要迷惑齐天云的这条狗,让他误以为,自己非常想出人头地,非常愿意受对方接见。

“哼,一个野种,真以为自己突然一鸣惊人,老爷就会认你当做亲身儿子,你永远只会老爷的一条狗,为他卖命。”齐忠心中不屑说道,他从来都看不起齐云霄,那怕现在他突然变成了一流高手。在他看来,所谓的高手,不过是一些粗野鄙夫,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而他,作为齐天云的得力助手,统领整个齐家,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齐家的辉煌,他功不可没。

“少爷您还是快点进去吧,别让老爷久等。”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齐云霄装出一副少爷的样子,整了整衣衫,挺着胸口,大步流星朝着齐天云的书房走去。

齐家,亭台楼舍,廊腰缦回,内有花园假山,百花齐放,万木争春,处处欣欣向荣。

一路走来,景色变化,曾经的回忆,涌入大脑,桃花依旧,物是人非。

“恩哼。”

“是霄儿来了吗?进来吧。”

齐云霄平复了一下心情,将所有的怨恨,统统的收敛起来,努力装得淡定,“吱呀”一声,推门而入。

书房分为内外两层,外层摆着一些花草,花瓶,字画等东西。虽然这些东西,被摆放在外屋,但是无一不是精品,每一件拿出去,都价值千金。齐云霄没有在这些东西上流连,直径走入内屋。

书房内室,四周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在屋中央,放着一张书桌,桌子的一角,放着一个青铜小鼎。青烟袅袅,清香扑鼻,让人闻之精神百倍。

桌子的后面,檀香木做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头发略显发白的中年人。中年人穿着一身普通的衣服,坐在那里,却有一股无形的气势散发出来,让人诚服。

突然,中年人抬起头,一双犀利的眼睛,犹如利箭穿透而来。

那一刻,齐云霄只觉得这双眼睛,刺穿了他的身体,将他灵魂都看穿了。那怕此人手无缚鸡之力,但却比一个超级高手,更加气势逼人。

一个眼神,如此凌厉,一朝宰相,果然不是平庸之辈。

齐云霄心中一凛,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能够在四十岁,就坐上珈蓝王朝的宰相,而且一坐十年的人,怎么肯能简单,此时他才收起了那颗因为力量膨胀,而自大的心,小心的对付太师椅上的那人。

“哈哈哈,不愧是我齐天云的儿子,面对老夫的眼神,能不闪不避者,整个珈蓝国也为数不多,霄儿你是好样的。”

齐云霄看着齐天云,但是无论他怎么看,也看不出对方在想什么。他虽然聪明,实力也达到了超级高手的境界,但是齐天云也不是平庸之辈,一个王朝的宰相,周旋于多少势力之间,都能从容不迫,如果就这样被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看穿,那整个珈蓝王朝的人,也太庸才了些。

“霄儿是您的儿子,可是父亲大人,好像差不多已经忘记了还有我这个儿子。”

齐云霄恰到好处的表现出自己的不满,如果他一点对齐天云都没有怨念,到反而会引起对方的怀疑。毕竟,如此多年,齐天云对他不管不问,只要是个人,心中都会略有不满。

齐天云哈哈一笑,一点儿也不在乎,突然,他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回忆,幽幽说道:“你父亲也由不得已的苦衷啊。”

“当年我刚刚接任宰相一职,那时我还年轻,许多人都认为我不足以担当此任,所以纷纷排挤我。不得已,我向林美凤的娘家求助,而林美凤也因为抓住了我的软肋,直接陷害你娘,当我赶回来时,事情已经发生,你娘已经死了。为了齐家,我不得不忍,一忍再忍。……”

“孩子,这么多年,不是我狠心,对你不管不问,而是不能。因为如果我平时表现得对你关心,那是害了你,林美凤那个贱人,一定会下决心出去你,所以我才狠心,装着对你漠不关心,索性还好,你吉人自有天相,居然学得了这样一身本事。”

“你……你说的是真的?”

齐云霄全身颤抖,目露悲痛之色,但是却异常激动,而又有点不相信。其实,他根本不相信齐云霄所说的话,一切都是他装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骗取对方的信任。

“你现在贵为宰相,为什么不杀掉林美凤,为我母亲报仇!”

“不是不报,是不能。林家树大根深,我身为珈蓝王朝丞相,同时身为齐家家主,牵一发而动全身,一着不慎,甚至可能毁掉整个齐家,所以我只能舍小家为大家。”

“所以……所以你就让我娘白白的死去,还让她背上不洁的名誉?”齐云霄吼道,这不是他装的,是真情流露。

“孩子,原谅你的父亲吧,不过林美凤这颗毒瘤,我不会让她永远留存下去,你愿意来到我的身边,帮我一把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男友嘬了一晚上我的奶头,粗大拔出带出汁液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