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晨勃顶弄h_用绳子把老婆绑起来吊

2020-10-10 16:54:38【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这次他才真正尝到了美味,还在李大明的床上,心里无比的激动。 在自己家,毕竟太匆忙了,而且还有些噪音。 雨,哗哗地下着,卧室里更是如火如荼,林秀梅也完全动情了,涨红的俏脸张着小嘴

这次他才真正尝到了美味,还在李大明的床上,心里无比的激动。

 

 文学

在自己家,毕竟太匆忙了,而且还有些噪音。

 

雨,哗哗地下着,卧室里更是如火如荼,林秀梅也完全动情了,涨红的俏脸张着小嘴狠狠地咬在李峰的肩头,小手更是用力抓着床单,她完全失控了,感觉飞到了天上,太美妙了,女人还能这般的美妙,李大明根本没给过啊。

 

此时李大明,再次返了回来,想着自己媳妇和李峰在家,两人说不定还会再一次做那种事,走在雨地里,心里却滚烫滚烫的像喝了热油难受。

 

路上还滑了一跤,满身的泥,好不容易来到家外,发觉自己没带钥匙,好像是自己走的时候插上的,想跳墙,自己家围墙很高,根本上不去。

 

雨水顺着李大明的头发,流淌到了脸上,抹了把脸,隐约听到自己媳妇好像还在大叫。

 

李大明那个心里难受,想用力“啪啪”拍门,可害怕邻居们听见,那自己还有脸呆在村里吗?

 

此时李峰正压着林秀梅疯狂,林秀梅更是抱着李峰,不自主地大叫着,外面大雨哗哗的响,不仔细听,倒也听不到什么。

 

李大明却清晰地听到林秀梅的嚎叫,因为他趴在铁门上,那一声声的嚎叫,就像匕首一般刺进他的心里。

 

“李峰,我草你祖宗,你不得好死,林秀梅你个贱货,老子还没死呢,你就和别的男人搞!”

 

李大明心里愤怒地大叫着,早把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忘记了,自己要不去赌钱,这些事能发生吗?

 

可他又不敢拍人,更不敢大声骂出来,最后无力地坐在门外,痛苦的眼泪流淌了下来,以后再他妈不去赌了。

 

李峰和林秀梅可不知道这些,两人抱在一起还在折腾。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李峰才抱着白璧如玉的林秀梅来到厨房,李大明家居然还安着太阳能热水器。

 

白色浴缸里放满温温清澈的水,才把林秀梅放了进去。自己也跳了进去,心说:“回头,我也给娘安一个。”

 

林秀梅舒服的闭上了眼睛,轻声说:“阿峰,村里人都被你骗了,你根本一点也不老实,那么欺负姐,还让姐用嘴……”

 

李峰坏笑着向林秀梅身上撩水,感觉真的像做梦一般,以前林秀梅是那般的高高在上,端庄的她都很少看男人,现在自己任意地弄她,连小嘴都没放过,嘿嘿。

 

天亮了,一缕阳光,照射进了卧室,李峰抱着香软的林秀梅,低声说:“姐,不要装睡了,睫毛都动了,嘿嘿,我还想再来一次。”

 

林秀梅忙睁开大眼睛,摆着小手,慌乱地说:“不,不行了,昨夜你就是头野牛,洗了澡都不放过,现在,真的不行了,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腿软的都下不了床,还饿的难受。”

 

李峰看着那红润的小嘴,想着昨夜的舒服,忍不住,嘿嘿地笑了,轻声说:“饿了,还没吃饱?”

 

“滚,你个大坏蛋!”林秀梅羞得举着小拳头,砸在李峰脸上,可柔弱无力根本不管用,林秀梅此时好像回到了新婚,自己就是娇羞的新娘子,而李峰就是新郎。

 

李峰的厨艺很不错,娘身体不好,妹妹上学,家务也大多是李峰做的。

 

满满的一大锅红豆粥放了蜂蜜的,风味十足,大半碗风干兔肉,红油油的亮,很有嚼劲儿。六个卤汁浓郁的咸鸭蛋里面流油儿,香的很。

 

伴着黑豆面的大馒头,虽不够松软,但绝对有营养。做饭的时候,李峰还感慨李大明家条件真不错,没想到却去赌钱,十赌九骗,难道不知道?

 

白生生的林秀梅裹着被单,被李峰抱到餐桌前,羞得不敢抬头,轻声说:“坏人,让人家先穿衣服。”

 

“先吃饭。”李峰坏坏地偷看,帮着林秀梅盛了一碗红豆粥,递给她个大馒头。林秀梅为了吃饭,被单露出好些洁白如玉的地方,看的李峰胃口更大了。

吃过早饭,林秀梅穿上衣服,没带罩罩,说话颤巍巍的,李峰看的入迷,忍不住又抱住,急切地说:“姐,再让我弄一次。”

 

“啊,不要,你就是头牛,怎么都不知道累?”林秀梅羞得想推开李峰,可李峰让她扶着餐桌,从后面脱掉了裤子,撞了进去。

 

“阿……峰,你就是头……牛,姐站不稳了,你……”林秀梅红着脸,含糊不清地说着,腿也有些颤抖,却还是翘着屁屁。

 

“啪啪”院门响了起来,林秀梅女儿的声音传了进来:“娘,开门,开门。”

 

李峰猛然疯狂了几下,松开了林秀梅,却发觉林秀梅哭了,晶莹的眼泪让李峰不知所措,低声说:“姐,怎么了?难道不舒服?”

 

林秀梅一下扑到李峰怀里,哭着说:“阿峰,对不起,对不起,姐不能跟你过,真放心不下妞妞,昨夜,权当一场梦吧,以后,你还是忘了姐。”

 

李峰一下懵了,想着昨夜的疯狂,那般的舒爽,忙说:“姐,你离婚了,我娶你,我会对妞妞好的,像亲女儿一样,难道你还想跟李大明那个人渣过?”

 

“妈妈,开门!”女儿清脆的声音,让林秀梅抹了把眼泪,慌乱地收拾了下,低声说:“阿峰,姐的心乱了,你让姐再想想。现在我女儿来了,你也收拾下,装作没事的样子。”

 

门开了,“妈妈”女儿大叫着,跑了进来,一下扑进林秀梅的怀里,林秀梅眼睛又红了。

 

李大明也穿戴干净,跟在女儿身后,看到李峰,心里一阵难受,咬着牙才忍着没冲过去,想着他昨晚压着自己的媳妇,让媳妇那般的叫,杀人的心都有了,可清楚地知道,自己打不过他。

 

“妈,你怎么哭了?咦,李峰叔叔怎么会在咱家?”妞妞看到了李峰,很奇怪地问道。

 

“刚才有东西迷了眼,妈准备给你阿峰叔叔找个媳妇,早饭吃了没?”林秀梅错开了话题,却感到有什么东西流到腿上,粘粘的,她很清楚那是什么,羞得脸红了,倒少了不少悲伤。

 

“妈,你走路怎么怪怪的?腿一撇一撇的。”妞妞发觉了妈妈的不同,不由问了出来,这下羞得林秀梅简直想钻进被窝躲起来。李大明气的再也压不住火了,大声说:“李峰,这儿没你什么事了,你回去吧。”

 

当着妞妞的面,李峰也不好发作,林秀梅此时羞得手足无措,哪顾得上李峰,只想着怎么能骗过女儿。

第七章:浓浓的失落

“昨儿下雨路滑,妈妈跌倒了,腿还疼着呢。”林秀梅红着脸,汗滴都出来了,才编出了谎话,以前她根本没撒过谎,真的难为她了。

 

李峰看着林秀梅的样子,也不想让她为难,毕竟昨夜自己那般的欺负人家,甚至都把李大明没享受过的小嘴,都享受了。

 

“姐,要不,我先回去吧,提亲的事,以后再说。”

 

“李峰叔叔,听说你捡了个金元宝,能让我看看吗?”妞妞的话,让李大明脸色更是难看,林秀梅慌忙拉着女儿说:“别听那些谎话,都是骗人的,叔叔要是有金元宝,早去大城市买房子了。”

 

“嘻嘻,我就说嘛,一定是骗人的,金元宝哪有那么容易捡到。不过,李峰叔叔你说到底有没有啊?”

 

看着像极了林秀梅的妞妞,特别是那张小嘴儿,李峰心说:“从小就这般的精明,喜欢钱,好像也不太好啊。”

 

“哪有啊,都是瞎传的,不过,以后叔叔有钱了,你想要啥,叔叔给你买。”

 

“好,叔叔,人家想要个学习机。”妞妞还真不客气。

 

“妞妞,不准胡闹。想要啥,爹给你买。”李大明上前打断了女儿的话。

 

“姐,那我走了。”李峰给林秀梅打了声招呼,拿着雨衣转身离开了,路过李大明身边时,一句话也没说,心里却叹了口气,李大明把孩子拉来,林秀梅真的很难离婚啊,我可怎么办?

 

回到家,大黄看到李峰,很是兴奋,一道闪电般扑了过来,张着大嘴吐着舌头,想舔李峰的脸,被一巴掌拍一边去了:“滚,嘴臭死了。”

 

大黄是李峰从后山捡来的,当时,觉得它很小很可怜,没想到,长大很猛,村里老人说是山里野狼的种,容易反主,让李峰杀了吃肉。

 

李峰不信,也舍不得,大黄很有灵性的,不让他咬人,这么凶悍的它,从没咬过人,最多撕扯衣服。

 

自己敢去后山挖山货,它可是有很大功劳的。

 

后山怪石林立,灌木丛生,毒蛇很多,特别是过山风,就是大眼镜蛇,性情凶悍,毒液又多,会抓蛇的老人都害怕。

 

大黄嗅觉无比的灵敏,再隐蔽的毒蛇,也躲不过去。为此,李峰在后山挖草药的时候,很是安心。

 

冬天,更是没少逮野兔,肥美的很, 吃了肉,皮毛卖给收山货的小贩儿。

 

李峰美美地睡了一上午,中午吃了点饭,丢给大黄两根大骨头,骑着摩托砸石头去了。

 

这些年,什么别墅院儿,城里的步行街,人民广场,都喜欢铺青石板儿,不但整洁干净,夏天踏上去凉丝丝的很舒服。

 

以至于大青石价居高不下,李峰就是去山上砸开那些大青石,石料厂再用高压水枪截割成一片片青石板。

 

砸石头挣得多,可很累人,像李峰这样的年轻人,很少做这个,甚至认为砸石头丢人,只有上年纪的山里男人才做。

 

李峰也想去城里闯荡,可妹妹上大学需要不少钱,害怕到城市找不到活计。

 

李峰还是热心肠,谁来借钱,多少借点儿。结果,被当作老实蛋,觉得占他便宜很容易。

 

为此,输了钱的李大明,把媳妇送到李峰的床上,白白嫩嫩的媳妇,被李峰疯狂地折腾,整整一夜,吃早饭都要来一次,林秀梅走路完全变了样子,躺在床上一整天都没怎么动,满脑子都是李峰雄壮的样子。

 

而李峰满脑子都是林秀梅白生生的身子,砸着石头还偷偷笑呢。

 

想着林秀梅,时间过得飞快。大家也确定李峰根本没什么金元宝,要有的话,哪会来砸石头?

 

下工时,天已经黑了,李峰没顾上吃饭,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去找林秀梅了,没想到林秀梅无比的冷淡,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李峰,过去的就过去了,别多想了,大明不会和我离婚,妞妞还小,我也舍不得,以后,你还是别来了。”

“姐,我……我忘不了……你。”李峰听着林秀梅的话,一颗火热的心,沉了下去,浓浓的失落,让他心里难受。

 

“唉,不要来了,别让邻居说闲话。”林秀梅一下把门关上,李峰又敲了几下,里面没了动静。

 

李峰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骑着摩托回家了,感觉真的要失去林秀梅了。

 

却不知道,林秀梅靠在院门后,眼泪流淌,想着李峰帅气的脸,想着他给自己的快乐,一次次的用力,真的好美!

 

那晚,自己才好像刚成亲,强有力的臂膀抱着自己才是幸福,一次次的欺负自己,感觉才是真的生活。

 

可自己真的离不开女儿,心里也眷恋大明。而且人言可畏,自己能受得了被村里人指指点点吗?

 

夜里,李峰睡不着,辗转反侧,想着如何让林秀梅回心转意,可想了许久,也没啥好办法,沉沉睡去了。

 

李大明洗了澡,想用身子行动,让林秀梅原谅自己,可没等他爬上床,就听到林秀梅冷冷地说:“今晚,我和妞妞睡,明儿你也别闲着,去砸石头挣钱。”

 

“啥?砸石头?那是人做的活吗?我不去。”李大明想起那沉甸甸的大锤,那挥汗如雨的情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不去?不去哪来的钱?”

 

“今儿不是给你钱了?”

 

“那是昨儿李峰给的,难道准备让他养活我们娘俩?”林秀梅的话,一下激怒了李大明,猛然扑上去,按住林秀梅的脖子,举起拳头就想打,可看到林秀梅冰冷的眼神,一下又软了下来,颓然地坐到一边,低声说:“你难道还忘不了他?还想让他……”

 

“对,就想着他,还不是你逼的?你把车上的钱都偷偷赌了,现在哪个车老板敢用你?”

 

“不用我,我还不给他们开车呢,借钱买辆面包,去镇上跑出租,也能养家。”李大明来劲了。

 

“谁会借给你?亲戚朋友谁不知道你输钱,人家李峰能砸石头,你凭啥不能去?不是说我忘不了他吗?正好你去看着他。”

 

林秀梅再次成了那个强势端庄的妇女主任。

 

李大明想了想,居然挤出一丝笑容,说:“行,我去砸石头,不过,等有钱买面包车了,就不砸了,至于李峰那老实蛋儿,我知道媳妇儿看不上他,媳妇,看在明儿要去砸石头,就让我在这大床上睡吧。”

 

李大明说着,就想躺下来,眼睛贪婪地看着睡裙下媳妇那饱满的柔软,白生生的小脚都那么的美。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晨勃顶弄h_用绳子把老婆绑起来吊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