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绑住蹂躏肿胀小核|吸乳军营小说

2020-10-10 17:03:49【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她怒气冲冲来了。 “王小志,你在哪儿?给我出来!”隔着门,我听到她在走廊里大喊。 呵!牛逼什么?还你钱你还这样,我招你惹你了?我就不说话,故意让她着急。 不一会儿,我听到&l

她怒气冲冲来了。

 

 文学

“王小志,你在哪儿?给我出来!”隔着门,我听到她在走廊里大喊。

 

呵!牛逼什么?还你钱你还这样,我招你惹你了?我就不说话,故意让她着急。

 

不一会儿,我听到“蹬蹬蹬”的脚步声,在朝我宿舍靠近;“王小志,你在不在里面?”她敲了敲我们宿舍的门。

 

我还是不说话,故意挫挫她的锐气,省得一见面,她又用那种大人的口气教训我。

 

“王小志,我知道你在里面,宿管大爷都告诉我了,你给我出来!”她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没有勇气开门;毕竟这是男生宿舍,万一进错了门,挺尴尬的。

 

我坐在椅子上,轻轻吹着茶杯上的热气;听着她焦急的语气,我简直不要太得意哦。

 

“行!王小志,你不出来,那我走了,再也不来了!”

 

一听这话,我吓得热水差点洒出来;其实我特想见她,最起码把钱还给她。但我又放不下面子,就故意咳嗽了一声:“咳哼”!

 

听到里面有人,她猛地推开门,见我悠闲地坐在那里喝水,她又气又笑说:“你个小混蛋,在这里也不说话,你怎么这么坏?故意让姐着急是不是?!”

 

她放下包,握着小拳头就打我;我站起来,冷眼看了她一下说:“钱在桌上,你拿走吧。”说完我就别过头,故意不去看她。

 

可她非但没走,还拉着凳子坐了下来,嬉皮笑脸地说:怎么?还生气啊?大男人家家的,心眼可真小哦!

 

我最受不了她这种语气,麻酥酥的,可爱的要死!我就说:我生什么气?自己几斤几两,我心里有数;不就是穷嘛,母亲还病成那样,哪个女人会看上我?呵!我就是个大傻逼!天真死了!

 

一口气说完,我心里痛快了不少;她在那里沉默不语,我就说拿着钱,赶紧走吧!还有,我不想欠你什么,那三万块钱,我会还给你。

 

“王小志,别说这些行吗?”她转头看向我,不是太开心。

 

“不说这些,还能说什么?谈爱情吗?呵!”我自嘲地笑着,眼泪差点溢出来。

 

她见我要哭,赶紧站起来,拿纸巾要给我擦眼泪;我挡开她的手,她愣了一下,又咬了咬嘴唇说:饿了吧,姐带你去吃饭。

 

吃饭?她可真会转移话题。我冷冷告诉她:吃饭就不必了,拿钱走人吧!

 

我本以为她过来,拿了钱就会走;毕竟当初,她说再也不联系了,她不爱我,更瞧不上我;这些话,都是她亲口说的。

 

可现在,她却赖在这里不走,还要带我去吃饭;呵!同情我、可怜我吗?我愤愤看着她说:我不需要你可怜,别以为有钱就了不起!

 

说完,我转身就要出去;那时候,我真的打算跟她断了,因为我们没有将来,更不会有爱情;那一夜,只是个美丽的错误。

 

可还没出门,她却在背后,一下子抱住了我;“小志,你不要这样,你这样,姐心里难受……姐知道,姐对不起你,都是姐的错!你原谅姐好吗?”她哭了,脸不停地在我背上蹭。

 

我仰着头,鼻子酸酸的;她没有错,却老说自己错了;搞得我一点脾气都没有,因为自始至终,都是我在占她便宜。

 

最后我说:姐,你到底想怎样?你告诉我好不好,你这样,我心里也不好受。

 

“姐不想怎样,姐饿了,就想带你去吃饭。”她松开我,眼睛红红的,像个被欺负的孩子,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我真拿她没办法,都快被折磨死了;她成熟的时候,高贵优雅,又近乎无情;可撒娇的时候,却像个孩子一样,俏皮可爱,让人怜惜。

 

最后我稀里糊涂就上了她的车,她好得意,似乎阴谋得逞了一般,嘴角带着坏坏的笑。

 

“小志,姐漂亮吗?”她听着音乐,哼着歌问我。

 

“嗯,特漂亮;但我妈说,漂亮的女人不可靠。”我笑着说。

 

“哎,你找打是不是?有你这么夸人的吗?谁不可靠了,你才不可靠,男人都不可靠!”她撅着嘴反驳我,我想辩解,可她一句接一句,完全不让我说话,特不讲理。

 

后来她说累了,就在那儿得意的笑;那眼神仿佛在告诉我:跟姐斗,你还差得远呢,小屁孩!

 

现在想想,那时跟她斗嘴,感觉挺好玩儿的;只是时光荏苒,多年以后,我们都已不再如从前那么单纯了。

 

那天,她带我去吃了自助餐。

 

进门的时候,她问我:吃过自助吗?

 

我摇摇头,挺不好意思的,那时我那么穷,哪里有钱吃自助?

 

她倒没笑话我,而是一本正经说:吃自助,就像打一场硬仗,要想赢得胜利,就必须要讲究策略!一会儿你跟着姐,姐教你怎么把花掉的钱,全部吃回来!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我觉得特别好笑;她却掐了我一下说:哪里好笑哦?你这人好奇怪!

 

进了餐厅,她拿给我一个盘子,让我跟着她夹菜。

 

我看那里有红烧肉,刚要去夹,她立刻制止我说:别先吃肉,先吃海鲜。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海鲜比较贵!

 

我们走到另一边,我看那里有香蕉,刚要去拿,她又制止我:你傻啊?香蕉那么便宜,不吃!

 

后来我看旁边有蒸的小笼包,特别香;我想拿一屉,她直接打我手说:包子多占肚子,一屉就吃饱了,太亏本,不能要!

 

“可是姐,我想吃,你别老管我好不好?我饿……”真的,我都快哭了;我不知道怎么能把成本吃回来,我只想美美吃一顿,捡自己喜欢的吃就好了。

 

她看我可怜兮兮的,就特无奈地白了我一眼,“哎呀,不管你了,请你吃自助,真亏本!”

 

后来她自己跑掉了,我就捡自己喜欢吃的拿。最后我们在餐桌前汇合的时候,她旁边摆着三文鱼、鲜虾仁、牛排,还有一小碟水果沙拉;而我这边,小笼包、蒸饺、一大把香蕉,外加一大杯可乐。

 

她看到我选的食物,脸都绿了;最后张了半天嘴,才蹦出三个字:没出息!

 

我根本不理她,闷着头就吃,这家餐厅做的饭特别香,比外面摊上卖的好吃多了。

 

吃饭的时候,她一看我吃包子,就说我傻,说我穿龙袍都不像太子。

 

我被她说得,吃饭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她瞧不起我。

 

最后我只吃了八成饱,她却吃了很多,最后都走不动路了,是被我扶着出去的。

 

到了外面,她长舒了一口气,很满足地摸着肚子说:小志,你今天高兴吗?

 

我说高兴,她问我为什么高兴,我说不知道,可能跟她在一起,就高兴吧。

 

她说她也高兴,吃饱了就高兴;还说她小时候,无论遇到多么伤心的事,只要大吃一顿,就什么都忘了。

 

我看着她,觉得她好单纯;如果那天,我没有看到那个老男人,我一定会认为,她是这世上最纯洁的女人!

 

“今天晚上,去我那儿吧。”坐上车,还不待我回答,她就一脚油门,直接冲了出去。

 

一路上,我们彼此都没说话,仿佛一切都在不言中。

 

可一想到,那天她赶我走的场景,我的心就隐隐作痛;最后我说:“姐,你把我送学校吧,我回宿舍睡。”

 

可她却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把车子开得飞快。

 

到了别墅,我还没来得及换鞋,她一下就搂住了我,疯狂地亲吻我。

7. 姐,你要好好的

 

她被我问的愣了一下,随即一笑说:“姐不会了,都是姐不好。”

 

说完,她又扑上来吻我;那时候,我觉得她特别渴望,渴望我给她那种刺激,渴望到近乎失去了理智。

 

其实我也想和她那样,她那么美,身材那么棒,我恨不得把她揉进骨子里;只是过后呢?没有爱情的性,对我来说,那是钻心的痛。

 

“姐,那天那个老男人是谁?”我捧着她的脸,很认真地问她。

 

“小志,不要说这些,我们去卧室好不好?”她咬着红唇,轻轻拉扯我的衣服。

 

我知道,她又要逃避,每次遇到关键的问题,她总是岔开话题;可是这次,我不再给她机会,而是近乎霸道地问她:姐,你爱我吗?如果爱,你想怎样都行!

 

“那如果不爱呢?”她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眼神直直盯着我,似乎在等待我的回答。

 

“如果不爱……”我咬着牙,吞咽着心里的苦水,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否则她不会这么反问我。

 

我含着眼泪,刚要张口,她却猛地推开我,跑进了自己的卧室,狠狠关上了门。

 

我在原地愣了好久,她的卧室里传来了哭声;我不知道她为何要哭,但我听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或许我太贪心了吧,她给了我那么多,而我却还向她一味地索求;她是个好女人,或许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我仍旧认为她是个好女人;我不该惹她哭,我真他妈混蛋!

 

后来我走过去,敲了敲她卧室的门说:姐,我错了,你让我进去吧,咱们做什么都行。

 

可她却不理我,哭的特别凶;后来她骂我,说我是小混蛋,为什么偏偏就遇上了我?为什么非要折磨她?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但我不想让她伤心,就说姐,你到底想让我怎样?你告诉我,我一定照做!

 

可她还是不理我,哭得特别伤心。最后我实在没办法了,就跟她说:姐,你别哭了,我走了,再也不来了,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是好女人,是我想多了……

 

“白姐,对不起……”含着眼泪,我哽咽着说了最后一句话,转身出了门。

 

我还记得,那天天气格外的好,虽是晚上,但漫天繁星;滨河里的冰融化了,风吹过水面,传来“呼啦呼啦”的声音,仿佛像大海一样。

 

滨河的夜景很美,两岸布满了城市的霓虹;我走在滨河大道上,眯着眼、吹着风,仿佛释然了,因为只有离开,才是对彼此最好的保护,心才不会那么痛。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拿着手电筒追了出来。

 

“王小志,大晚上的你去哪儿?!”她跑得急,手点筒一晃一晃的。

 

我朝她大声说:姐,你别过来了,夜里怪冷的;我回学校了,我答应你,回头一定好好念书,等毕业了,我会找一个温柔的、爱我的,不需要多漂亮女孩在一起!

 

她却哭着说:你回来,回姐这里来!

 

我说不回去了,你要好好的,别老哭,都不漂亮了;我希望你开心,更希望你能找到一个…你真正爱的人!姐,你回去吧,我走了……

 

说完,猛地跑了起来,风吹在脸上,眼泪就那么不受控制地往下流。

 

我明明知道她不爱我,明明知道她可能是被人包养的小三,我知道爱她不值得,可我为什么要哭?为什么那么心痛?!

 

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对她几乎一无所知,可我真的好痛、好痛,痛到无法呼吸、泪流满面。

 

从滨河到工大,八公里的距离,我几乎是一口气跑回去的。

 

到了学校,我抱着操场的单杠,嚎啕痛哭,像个无助的孩子。

 

不见了,再也不要见了;白姐,你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我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没有爱的性,让我做了一次真正的男人。

 

那天过后,我一直把自己封闭在宿舍里,除了吃饭,我几乎足不出户。

 

最初的两天,我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一直神情恍惚、浑浑噩噩的;而且老不自觉地往楼下看,似乎对她还有期盼,希望她能来找我。

 

可每看一次,就失望一次,心也跟着痛一次;后来我索性不看了,而是拿起书本,认真复习知识,准备开学后的补考。

 

时间一天天过着,学校里的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原本寂寥的校园,再次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与气息。

 

宿舍长阿川,是第一个到的,刚刚卸下行李,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两句话,他就急匆匆出门,说要订房,憋了一个假期,晚上要跟女朋友,好好来几发。

 

紧接着,宿舍里其他哥们都到了,冷清的宿舍,瞬间变得热闹了起来;只是我的心,早已经冷了……

 

记得那是开学的前一天,阿川跑图书馆找到我说:“小志,有个女的过来找你,巨漂亮!”

 

女的?当时听到这话,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白姐来了。

 

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我颤着嘴唇问阿川:她长什么样?

 

“漂亮呗!”阿川吊儿郎当说,“个子挺高,有一米七,短发,打扮的很时尚,就是胸有点小。”

 

胸有点小?我皱了皱眉,这肯定不是白姐,那会是谁呢?我问阿川,她真是找我的?

 

阿川不耐烦道:别装了,人家指名道姓找你,快去吧,就在书馆门口。

 

我挠挠头,怎么也记不起来,我认识这么一个女人。

 

直到出了图书馆,我才恍然大悟。

 

“哎呀,是你啊!”小茜很吃惊地朝我跑了过来。

 

“嗯,你好!”她叫小茜,是跟白姐一起的,当初我在工地上救了她。

 

“嘿!真没想到,你竟然是工大的学生,好牛逼的样子哦!”她拍着我的肩膀,特别开朗;尤其嘴角那个小酒窝,笑起来很迷人。

 

我问她说,好端端的,你来找我干嘛?

 

她直接拉住我胳膊,特别亲昵道:当然是报恩咯!当初你为了救我们,差点被打死,我许一茜这么爱憎分明的人,岂是那种知恩不报的人?!

 

我说你可拉倒吧,当初我住院的时候,也没见你来看我。

 

“哎呀,当时不是家里有事吗?又赶上过年,我就回老家了。”她有些不好意思,但随即又说:再说了,有白姐照顾你,我放一百个心,她那人可仔细了,比我强多了!

 

听到“白姐”两个字,我的心莫名地颤了一下;当时我特想问她,白姐现在怎么样了?过得还好吗?但话到嘴边,我又咽了回去。

 

断都断了,还提那些干什么?

 

我就问她说: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的?

 

她拉着我胳膊,一边走一边说:我问了白姐,她告诉我的;说你是工大的高材生,而且人长得巨帅!我哪里肯相信?你明明就是个农民工嘛!不过现在见到了,还真把我吓了一跳,你果然超帅,我都快爱上你了!

 

我说你真的假的?你要这么说,我可认真了!

 

她呵呵一笑,转头看了我一眼,又微微低头说:哎,王小志,你长这么帅,肯定有女朋友吧?

 

我说有啊,不过那女的劈腿的!

 

“啊?真的假的?她脑子有问题吧?你这么帅,她舍得劈腿?!”小茜特吃惊地看着我。

 

“这有什么舍不得的?现在这社会,女人不都看钱嘛,我一个穷小子,谁会看的上?”我自嘲地笑了笑。

 

可小茜却立刻反驳我说:你这么说可不对,我就不是那种拜金的女人,我姐也不是。

 

我一愣,“你姐?你还有姐啊?”

 

她说:白姐啊,你认识的;我跟你说,我姐可纯了,到现在都没谈过一次恋爱;很多高富帅追她,她连正眼都不瞧一下。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绑住蹂躏肿胀小核|吸乳军营小说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