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把她抵在试衣间疯狂律动,高官美妇人向我借种

2020-10-10 17:08:27【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冤家宜解不宜结。若有姓凌的得罪了您,小女子愿意替对方向您道歉。只是病人无辜,其他凌姓人无辜……还请神医放下恩怨,能……” “我若说不

冤家宜解不宜结。若有姓凌的得罪了您,小女子愿意替对方向您道歉。只是病人无辜,其他凌姓人无辜……还请神医放下恩怨,能……”

 

 文学

“我若说不能呢?你算什么东西?你又是对方的什么人?你来道歉?”

 

“我……”凌嫣然轻咬薄唇,柔弱却坚定的说,“如果骂我几句能让神医放下成见和恩怨,那我愿意心甘情愿受着。神医,您骂吧。”

 

旁边有人实在看不过去,“神医何苦这般为难一个姑娘家?”

 

“就是,神医堂堂男人,也太没风度了些!”

 

轿子里,百里绯月嘴角勾着几分讽意。

 

果然眼瞎的人太多。

 

不,应该说这些人某个程度眼瞎是有的,凌嫣然越来越可怕也是真的。

 

把玩弄人心用得轻车驾熟!

 

“男人怎么了?我又没兴趣睡她,至于去讨好她?”

 

这话大庭广众之下实在粗俗又难听。

 

牵连甚广,骂了太多人。

 

凌嫣然受了天大委屈似的,脸色红红白白。

 

她也的确受委屈了。

 

不说这人不给凌府面子这事。

 

她就不信对方没在轿子里偷偷往外看她凌嫣然几眼。她还从来没遇到年轻男人这样不给自己面子的!

 

这对她来说,才是最大的打击和侮辱!

 

“神医……小女子不知得罪您的姓凌的人,和您具体恩怨就多事。轻而易举说出替对方道歉的话,确实是我不知天高地厚,鲁莽肤浅了……”她咬咬唇,“我是诚心诚意来替家母求医的。我们凌府和您并没有什么仇怨,也请看在小女子一片孝心上,能不能网开一面,给我一个公平领号码牌的机会……三月后,若小女子有幸拿到医牌,还请神医不计较我们也姓凌,能替我母亲看病。”

 

果然厉害啊!

 

马车里百里绯月漫不经心吃着盒子里的点心。

 

凌嫣然不求她破例现在去给她娘治病,只是说三个月后给她一个公平领号码牌的机会。

 

一如既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为了目的,旁人都是她的垫脚石。

 

毕竟,这次的名额已经没了。她凌嫣然肯定不会犯众怒,她这明显是一步步无形中煽动周围人的情绪,把各种责任错处都往她这个神医头上推。

 

呵。

 

“名字。”

 

“啊?”

 

“你的名字。”

 

世族大家,闺中小姐的名字怎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

 

这话问得太无礼!简直就是侮辱人!

 

凌嫣然咬咬唇,水眸盈盈挣扎一番做出艰难取舍的样子。

 

“小女子……名……嫣然。”好像说得很困难。

 

众人一听!

 

原来是凌五小姐凌嫣然,难怪有这般气度!

 

要说在京都,才女众多,美人如云。凌嫣然这两样并不算其中的佼佼者,但是这凌五小姐,和旁人都不一样!

 

现在的闺中女子,但凡有点家底,都被惯得不像话。或者过于聪明,就显得狡诈。或过于有才,就显得清高。或过于美貌,就显得过于自傲自信。

 

只有这凌五小姐,美貌才气家世都有,但是怎么说……可当四个字,纯净无垢!

 

真正纯净无垢的仙女!

 

现在,对这个所谓的神医和凌五小姐,就不仅仅是看热闹态度了。许多人心里都有了偏向。

 

“凌嫣然,凌五小姐。既然你这么大脸,要我看在你的面上。又如此一片感天动地的孝心,我不成全好像不太近人情?既然如此,你来陪我的家丁睡一觉,我就破例治你娘如何?”

 

“你……”凌嫣然嘴唇几乎咬出血,“神医,你何苦欺人如此……”

 

马车里的百里绯月的确能看见凌嫣然,看着那张时时刻刻都在做戏,熟悉又陌生,却刻到骨血里的脸。

 

欺人如此?

 

好熟悉的对话啊。

 

她记得五年前,她娘满脸血泪的问李氏,为何欺辱她们母女如此。

 

为何?

 

她们彼此的理由都一样。

 

她不屑的嗤笑了声,“当然是看你们凌府不顺眼啊。”

 

凌嫣然双眼泪光盈盈,看碎了多少人的心。

 

周围男人多,男人这个物种,免不了怜香惜玉。

 

“老子真是听不下去了!这是什么劳什子神医啊?有这么莫名其妙的人吗?就算有天大仇天大怨,人家姑娘低声下气来求,就不能好好说话?一个劲儿的侮辱别人,最后居然只是看不顺眼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

 

他这次不是来求医的,三个月前他也排过一次队,领了号码牌没好运气。最后跪在浮屠阁门前求,头都磕破了,也没有人开门的!

 

回到家,重病的母亲早已断气!

 

新仇旧恨一起爆发,“治病救人还拿乔?我们不给银子吗?现在这般侮辱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人家是大家小姐,脾气又好。老子可忍不了。神医?谁知道不是在装神弄鬼?如果不是,为什么一个大男人藏头露尾这半天也不敢出来?有本事出来大家敞开肚皮说!别躲在里面装乌龟!就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所谓‘神医’,就算一辈子把脑袋缩在龟壳里,也只有暴尸荒野的下场!”

 

暴尸荒野?

 

如果不是遇到师父,她早就暴尸荒野,现在只怕骨头渣子也被野狗啃光了!

 

轿中的百里绯月心底毫无波动,被骂算什么。

 

这一场戏,她已经期待很久了!

 

“我就是欺人了,你们看不惯可以滚啊。”

 

“你!”那骂人的男人被她嚣张的欠揍语气气得脸红脖子粗,半晌没在骂出来一个字。

 

旁边凌嫣然微垂的眸子在看到某道熟悉的身影时,眼底深沉一闪即过。

 

扑通一声。

 

众目睽睽。

 

林嫣然朝着轿子,跪了下来!

 

这一跪,众人心底所有坚硬的东西,都被跪得粉碎!

 

她抬头,泪盈于睫。

 

“神医,求求您。”

 

就在她跪下来那一刻,在突然俱静中,一道温雅的声音心痛又惊怒的响起。

 

“嫣然!”

 

听清这个声音的瞬间,饶是百里绯月早就心硬如铁,也不免微微蜷曲了下手指。

 

那毕竟是十年一起长大,曾经动过真心的情谊!

 

尽管,事实证明是她瞎了眼。

 

错把渣渣当成宝!

 

凌嫣然泫然欲泣的回头,就见不远处几匹高头大马上,几个世家贵公子模样的人正一脸震惊,又好奇意味的打量这边。

 

最前面马上风华如画的,是她的洵哥哥!

 

她有整整两个月没见到上官洵了。

 

只柔弱的喊了一声,“洵哥哥……”想到什么,她立刻背过身去擦眼泪。好似不愿他看到自己哭了。

 

当然,是个人都看见了。

 

上官洵下马过来,“嫣然,先起来!”又想到浮屠阁近来的名声,嫣然应该是来求医的。“不管怎么,都先起来再说。”

 

凌嫣然摇头,“不,洵哥哥。神医若是不答应三个月后给我们凌府公平的求医机会,我就不起来。跪多久都愿意。”

 

“你身体本来就弱,现在地上还这么凉。有什么不能起来好好谈?”

 

凌嫣然声音更低了,“有姓凌的人得罪了神医,神医不替姓凌的治病。”她眼泪终于滚了下来。

 

这时候,和上官洵一起来的那几位公子哥看见那个写着‘凌姓与狗,不治’的牌子了。

 

“上官兄,你看!”

 

上官洵抬眼,也看到了那牌子。

 

“好大的胆子!”其中一个贵公子惊叹了声。

 

这神医是有多孤陋寡闻,在京都最繁华的大街上,在大门口写这样的牌子?

 

不知道大景的第一大将军也姓凌吗?

 

上官洵看清那字的瞬间,就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大概猜到。但是也和凌嫣然看到那些字的第一反应一样,并没觉得这个凌姓是针对将军府的。

 

垂眸看了一眼眼圈微红的凌嫣然。

 

心底漫上几分怜惜。

 

这丫头,还是这样柔软善良的性子。

 

虽然对方这凌姓肯定不是指的凌府,但完全可以借机治对方的罪,何苦跪下来求。

 

“嫣然,听话,先起来。这浮屠阁如此无礼。想必也不会是什么真正有医德本事的人。你这样岂不是白遭罪了?”

 

“可是洵哥哥……只要娘的病能好……只要有一点希望,我都一定要去做……”

 

旁边一个贵公子也是怜香惜玉的人,他们这几个人相熟,当然知道凌嫣然是上官洵的未婚妻。

 

立刻想到了帮她的主意。

 

“这浮屠阁管事的呢?”对身边小厮道,“进去把浮屠阁管事的人请出来。”

 

虽然凌嫣然朝马车跪着的,他们都没想到马车是浮屠阁的。

 

他们都以为那样华丽的马车,肯定是哪位贵人家的女眷。

 

不过又在心底寻思,什么贵人家的女眷才能用那样华贵的马车。

 

周围的人倒是知道,不过看到上官洵几人出现后,发现事情越来越不可控制,都不敢冒然插嘴了。

 

就在小厮准备进去找人时,一声轻笑从那华贵的轿子中传来。

 

“别进去弄脏了我的地方,里面只有一个守阁的药童,没什么管事。有什么事,直接找我。”

 

贵公子们都是一愣,谁也没想到。

 

反应也快,先前那位贵公子再度开口,“是吗,想必轿中这位就是神医了。为了这浮屠阁和你自身的安危,还请神医现身一见。”

 

看上去礼貌,却,不容拒绝!

 

呵呵。

 

百里绯月饶有兴趣的勾了勾唇,手指轻扣车壁。

 

只见马车上一直像个背景板,如果不是此刻她动了,简直让人忘了那里还坐个车夫的白衣女子起身,掀起马车那华丽的帘子。

 

大家的目光都盯着马车。

 

那个人出来时。

 

先是眼前一亮,然后又有些失望。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把她抵在试衣间疯狂律动,高官美妇人向我借种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