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肿胀 耸动h|拳头伸进屁股很深

2020-10-10 17:17:09【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秦子琛微怔,他看着跪在地上的乔圆圆,思绪翻涌成灾。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她以前,生机勃勃得,像是一朵向阳花,眸中的机灵劲儿,让人看得移开眼。他常年活在黑暗中,不由自主地被她那一

秦子琛微怔,他看着跪在地上的乔圆圆,思绪翻涌成灾。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文学

她以前,生机勃勃得,像是一朵向阳花,眸中的机灵劲儿,让人看得移开眼。他常年活在黑暗中,不由自主地被她那一身的明媚吸引,甚至,他都觉得,她那圆滚滚的身材,分外可亲。

可是现在呢?

她身上,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生气,眸中的光芒,仿佛一瞬间散尽,那双眸,依旧是美的,只是,却由一方璀璨的星空,变成了一潭死水。

钝钝的疼,又开始席卷他的胸腔,他讨厌极了,她这一副厌世的模样!

暴躁地甩开乔圆圆,秦子琛的声音,冷得滴水成冰,“乔圆圆,你这条贱命,没那么值钱!”

“别在我面前寻死觅活,我不吃你这一套!想要我救那个孽种,就赶快给我生个孩子!”

死都不能么?

乔圆圆疲惫地躺在地上,后脑勺着地传来的痛意,让她的大脑格外清醒。既然,求死不得,那她便好好地活着,她现在,已经沦落地狱无间,再不会有比现在更糟糕的状况,哪怕她的生活,有一点点的改进,于她而言,亦是重生。

”秦子琛,嘟嘟等不了那么久了,他最多还剩下三个月,就算是我答应给你生孩子,嘟嘟也等不了!“

乔圆圆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再次保持跪地的姿势,只是腰杆挺得笔直,“先救救嘟嘟好不好?求你。”

“三个月还不够让你怀上孩子?”秦子琛猛地将乔圆圆从地上托起,长裙中的底裤,被他一扯而碎,“我还没那么无能!”

乔圆圆眸光大亮,又慢慢枯萎,他这意思,是只要她怀孕,他就愿意救嘟嘟了?

可是,这势必又要与他纠缠不清,万一,那些人曝光了那张照片,该怎么办?

重重地闭上眼睛,又缓缓睁开,水汪汪的眸中,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她要,以最快的速度怀上秦子琛的孩子,而她也必须做些事情,不能一辈子被那些人威胁!

“好,我答应给你生孩子。”

沉默了片刻,乔圆圆又用商量的语气问道,“我们去人工授精好不好?”

“人工授精?!”秦子琛直接将乔圆圆压在了后车座上,“乔圆圆,你就这么不想我碰你?!”

乔圆圆轻轻地叹息,其实,她想去人工授精,不是因为讨厌他碰她,而是因为,就算是他一次次碰她,她也未必能够怀孕。

她怀嘟嘟的时候,被人打得差点儿流产,生产的时候,又大出血,差点儿死在了产床上,身体受到重创,医生说,这辈子,她可能都不能再怀孕了,她想赶快怀孕救嘟嘟,只有人工授精一条路。

“说!”

秦子琛带着薄茧的大手,粗暴地在她的身下游移,那种带着刻意折辱的愉悦,让她的身子控制不住地颤栗。

乔圆圆知道,若是她说,她现在的身体,自然怀孕成功率几乎为零,秦子琛不会相信。

她只能抬起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秦子琛,你不是嫌我脏么?难道你不怕跟我一起变脏?”

秦子琛没有说话,他只是狠狠地盯着乔圆圆,眸中恨意无边。

身下骤然传来的痛意,让乔圆圆的小脸止不住地皱成了一团,身子,无力后仰,她没有想到,秦子琛竟然真的在车上要了她。

“秦子琛,你放开我!”

乔圆圆挣扎,她越是挣扎,他越是深入,“怎么,怕被你的恩客看到?”

不等乔圆圆说话,他又托起她的下巴,让她的视线无所遁形,“乔圆圆,你看清楚,现在上你的人是谁!是你当年,最瞧不上的穷小子!”

猛地挺身,他身上的力道,越来越重,让乔圆圆呼出的声音,都不成调。她深吸一口气,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她包里的手机,就催命似地响起。

凌奕辰。

乔圆圆眼皮跳了跳,若是被凌奕辰听到什么不和谐的声音,只怕,他会打断她的腿!

慌忙地将电话挂断,还没放回手机,手机铃声就又开始响起,那样的急促,让她几乎能够想象到等套子等不到的凌奕辰此时的心情有多狂躁。

“谁的电话?”秦子琛一脸的阴晴不定,冷冷逼问道。

乔圆圆咽了口口水,“我……我老公。”

“接!”

秦子琛一个翻身,将乔圆圆压在后车座上,“刚好让你老公听听你的叫声有多淫~荡!”

乔圆圆不敢接,但是秦子琛已经替她按了接听键,她没有别的选择。

“喂……”

乔圆圆想问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被秦子琛用力一挺,她就控制不住地发出了不和谐的声音,她怕被凌奕辰听到,忙不迭地捂住嘴。

“乔圆圆,你死哪儿去了?!”

电话那头凌奕辰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暴躁,“十分钟,十分钟之内给我滚过来!否则,我饶不了你!”

电话,重重地挂断,乔圆圆的心,却久久无法得到安生,她有些失神地盯着被秦子琛抬起的那条腿,只怕,这条腿真的保不住了。

秦子琛却将乔圆圆的走神当成了她在想她的富豪老公,他更加狂肆地在她的身体内出入,几乎要将她的身体,揉碎成灰……

昨夜的战场,由郊外又回到了秦子琛的别墅,他放过她的时候,已经是正午。

乔圆圆捏着手中的避孕套心慌得不成块,昨天晚上,她没能给凌奕辰送套,坏了他的好事,今天,等待着她的,注定是一场狂风暴雨。

但就算是那样,她也只能认命地出现在凌奕辰面前,否则,等他找到她,后果她更加无法承受。

秦子琛,凌奕辰……

大名鼎鼎的帝都四少其二,秦子琛背后的秦氏财团,更是赫赫有名的国际十大财团之一,她怎么就招惹了这两尊魔星呢!

站在凌奕辰的公寓外面,乔圆圆指尖轻颤,挣扎了许久,她还是按下了门铃。

几乎是下一秒,公寓的大门,就被打开,乔圆圆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第7章 恶魔凌奕辰

“乔圆圆,你这个贱货!”

一摞照片重重砸在乔圆圆脸上,她的眼泪,都被砸得流了下来,她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到凌奕辰正斜倚在沙发上,上扬的眼角,邪肆不羁而又冰冷残酷。

“对……对不起,我……我来晚了。”对凌奕辰的畏惧,已经是根深蒂固,乔圆圆在他面前,总是战战兢兢底气不足。

“乔圆圆,昨晚你去哪儿了?”凌奕辰狭长的眸微微眯起,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危险的意味如同埋在脚下的雷,随时能够将人炸得死无全尸。

“我……我遇到了点儿麻烦。”乔圆圆垂眸,“我以后会注意,及时把套套送过来。”

“麻烦?”凌奕辰唇角邪魅上扬,“编,继续编!”

不等乔圆圆说话,凌奕辰指着地上的照片阴恻恻说道,“乔圆圆,谁给你胆子给我戴绿帽子?!”

听到凌奕辰这么说,乔圆圆心中止不住地咯噔了一下,她以为是她和秦子琛之间的关系被凌奕辰发现了,连忙手忙脚乱地查看散落了一地的照片。

那些照片中没有秦子琛。

乔圆圆来不及缓一口气,心就又提了起来。

那些照片,是昨天晚上,她被那些个小混混欺负时拍下来的照片。

她确确实实没有跟那些小混混发生什么,但因为角度的关系,看上去格外的暧昧。

其中有几张照片,她一身凌乱地躺在地上,好几个小混混压着她身体的不同部位,就像是他们一起,在做少儿不宜的事情。

“怎么不继续编了?”凌奕辰见乔圆圆不说话,眉眼越发凌厉,“还玩NP?!强奸犯的女人就是淫贱!”

不管凌奕辰怎么折磨她,乔圆圆都习惯性地忍气吞声,可是她容忍不了,他侮辱她爸爸!

在她看来,爸爸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他把她的前半生,宠得像是一个公主,那样慈爱宽厚的长辈,打死她她都不相信他会做出那种禽兽不如之事!

而且,她从来没有见过,比她父母更深爱的夫妻,那种一生一代一双人的爱情,容不下背叛,更不会有出轨这样的瑕疵!

爸爸做不出那种事情,只有一个可能,是苏澜陷害的爸爸,只是苏澜已死,死无对证!

“我爸爸不是强奸犯!”乔圆圆倔强地抬起小嘴,她的唇角,刚刚被照片锋利的边角刮破,艳红的血液,沾在她的脸上,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这样的乔圆圆,愤怒,而又生气勃勃,夺目得令人移不开眼,让凌奕辰微微恍了下神。

“凌奕辰,我不许你说我爸爸!”乔圆圆一字一句,固执无比地说道,“你该向我爸爸道歉!他没有做错,你凭什么把脏水往他头上泼!”

“他没做错?!呵!想不到强奸犯的女儿,这么会颠倒黑白!”

“我说了,我爸爸不是强奸犯!”乔圆圆的背脊挺得笔直,“凌奕辰,你凭什么以苏澜的一面之词就断了我爸爸的罪?!我爸爸不可能强奸苏澜,一定是苏澜陷害的我爸爸!”

“乔圆圆,你该死!”凌奕辰将乔圆圆的脖子掐得咯咯作响,“谁许你这么说澜澜的?!若不是乔正邦那个混蛋强暴了澜澜,澜澜怎么会自杀!”

“澜澜都已经死了,你还把脏水往她身上泼,乔圆圆,你真该死!”

凌奕辰凶狠地将乔圆圆甩在地上,瞥到乔圆圆锁骨处清晰的红印,他那张邪肆的俊脸愈加残暴,“乔圆圆,你就那么喜欢被男人上?”

“既然你那么喜欢,我就让你被人上个够!”

“你想要做什么?!”乔圆圆从地上爬起来,一脸警惕地看着凌奕辰问道。

凌奕辰没有说话,他看着乔圆圆,森冷一笑,那张带着邪气恣扬的俊脸,看上去格外的令人胆颤心惊。

“乔圆圆,今天晚上,我会让人送你去天上人间。”

听到凌奕辰这话,乔圆圆的身子,控制不住地猛烈地抖了抖。

她没去过天上人间,但天上人间四个字,帝都的每一个人,都是如雷贯耳。

那里,是富人的销金窟、享乐窝,虽然面上打着会所的幌子,实际上,里面最多的,就是权色交易。

而且,天上人间和夜色之类的高档会所还不一样,去夜色的,大都是富贵有品位的优质男人,常年流连在天上人间的,十之八九是一夜暴富的暴发户,他们追求极致的享乐与快感,根本就不把女人当人,据说,每年都有不少女人死在那里,只是天上人间后台太硬,没有被大肆报道罢了。

“我不去!”

乔圆圆一点点后退,她不知道,该怎么摆脱凌奕辰这只恶魔,可她真的受够这样被他摆布折磨了!

凌奕辰却仿佛没有听到乔圆圆的话一般,他微微勾起唇角,如同撒旦降临人间,“哦,对了,天上人间的男人,都喜欢玩处,乔圆圆,你这种被人玩烂的女人,只怕会没人要。”

乔圆圆微微松了一口气,凌奕辰觉得她没人要,今晚,或许她就能躲过被一群恶心油腻的男人玩弄的命运了!

只是,乔圆圆远远低估了恶魔的残忍,凌奕辰慢慢踱步到乔圆圆面前,修长的手指,冷厉地托起她的下巴,“不过,我有个好办法,保证,你能卖个好价钱!”

猛地放开乔圆圆的下巴,凌奕辰冷声命令道,“去医院修补处女膜!”

“什么?!”

乔圆圆蓦地瞪圆了眼睛,就算是被凌奕辰折磨了这么多年,她依旧没有想到,他会扭曲到让她去修补那张膜!

“我不去!”乔圆圆使劲摇头,“凌奕辰,你疯了!我绝对不会去做这么荒唐的事情!”

“不去么?”凌奕辰轻轻转了下自己的手表,“你若是不去,只怕就算是你弄来了钱,乔念琛的药,也得断!”

“凌奕辰,我不许你再伤害嘟嘟!”乔圆圆焦急大吼,她不明白,为什么秦子琛和凌奕辰都喜欢用嘟嘟来威胁她!嘟嘟没有做错任何事,他们凭什么把他扯进来!

“不许?不伤害乔念琛,哪能让你痛不欲生!”凌奕辰发狠似地吼道,“罪人的女儿,就该生不如死!乔圆圆,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去不去修补那张膜?!”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肿胀 耸动h|拳头伸进屁股很深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