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3p的姿势和玩法图解,女娃娇嫩h

2020-10-10 17:23:1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江北南谯区的一个街道上。 一副李氏诊所的广告牌已经被人泼上黑墨。 中年男子提着一个箱子,四下观看,从车子里出来,在清晨的薄雾下迅速朝诊所奔去。 这个男人正是李氏诊所

江北南谯区的一个街道上。

 

 文学

 

一副李氏诊所的广告牌已经被人泼上黑墨。

 

 

中年男子提着一个箱子,四下观看,从车子里出来,在清晨的薄雾下迅速朝诊所奔去。

 

 

这个男人正是李氏诊所的主医李永,诊所里面的其他几名护士,在丁俊飞的恐吓下,纷纷辞职不干了。

 

 

此时这所坐落在江北商业大道上的诊所变得空荡荡的,上面贴满了各种催债的标语,让这个中年男人焦头烂额,毫无抵抗之力。

 

 

此时他箱子中装着从别人那里借来的五十万,做缓兵之计,希望能暂时保住这所倾注了自己十多年心血的诊所。

 

 

他坐在曾经问诊的办公室里,有种壮士暮年,英雄垂暮的悲壮感,想来李氏诊所刚开的时候,还是在一条小胡同里,帮周围邻居看看感冒发烧,开点常见药。要说诊所真正做起来,全靠自己日夜诚信的经营,获得整个南谯区的好口碑。

 

 

唉!谁知道才半个月,一切都毁了……

 

 

“砰!”

 

 

一声巨响炸裂开来。

 

 

来了,那伙人来了,李永有预感。

 

 

他从办公室出去,外面的玻璃大门已经被人用大锤给抡开了,玻璃碎了一地。

 

 

门外站着一群人,打扮怪异,面相凶狠。

 

 

其中一个油腻的胖子,眼角挂着一道疤,肥头大耳,看起来像是一头猪。

 

 

“李老板,咱们约定的期限到了,我老子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那边昨天就把缴费单给我送过来,你说我怎么办?”

 

 

此人便是丁俊飞。

 

 

李永见到这凶煞,便怯了三分。

 

 

“丁少,我实在拿不出那么多的钱。你看,是不是再能少点?”

 

 

“少点?”

 

 

“嗯,我这里有五十万,还是东拼西凑给你筹来的,诊所也就这两年生意才有些起色,我们真是拿不出那么多的钱?”

 

 

砰!

 

 

丁俊飞拿起旁边一个摆件花瓶就往地上砸。

 

 

“少特么给老子哭穷,你们家光是那房子现在就值还几百万,区区的一百万块钱,你说拿不出?再说了,我最孝敬的父亲差点死在你的手上,你必须对此负责!”

 

 

他可没打算放走到嘴的肥肉,李永这个人,名牌医学院毕业,看病救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但是为人懦弱,胆小怕事,说到要把他送进局子里,给丁老爷子一命偿一命,吓得他脸色刷白。

 

 

“丁少,这房子要是卖了,我跟家人几口人该住在哪里?现在我老婆的侄子还住在我们家,要是真没房子,他该到哪去?”

 

 

“我他妈管你们去哪住?爱去哪去哪。如果你不把一百万的赔偿金给老子,我丁俊飞马上报警抓你,关进牢房,枪毙你这个杀人犯!”

 

 

丁俊飞仗着身后人多,自己又像是占了大理,气焰极度嚣张。

 

 

“你不能这样!咱们说好的私聊,我给钱,给钱还不行吗?五十万你先拿着,剩下的我再想想办法,尽快凑给你。”

 

 

“去你妈的!你当打发叫花子呢,今天如果拿不到钱,老子就要砸了你的李氏诊所。”

 

 

身后的小弟纷纷附和道。

 

 

“不给钱就砸店,庸医害人。”

 

 

“咱们飞哥,那可是黑白两道都有人,把你送进局子里,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

 

 

“哼,不给钱?你女儿上的那所学校,班主任叫什么名字,要不要哥几个给你念一遍。”

 

 

李永一下瘫软在地,仿佛天塌下来一般,压得他一口气怎么也喘不过来。

 

 

“妈的,给老子装病,给我砸,把店砸了,砸出这庸医拿出钱来为止。”丁俊飞发狠起来,凶神恶煞。

 

 

“慢着!”

 

 

此时又一位煞星出现,当场大喝一声。

 

 

李永抬头一看。

 

 

“小天?”

 

 

周天从门外慢慢走进来,整个人气质非凡,超然脱俗。

 

 

“姑父,你没事吧?这帮无赖,太可恨了!”他望着眼前的恶徒,怒由心生。

 

 

“小天,你跑来这里干嘛?这些人全都是混混,他们身上可是有刀的,你快走,这里危险。”

 

 

李永把周天护在身后,准备送他出去。

 

 

丁俊飞哈哈大笑起来。

 

 

“呦!哪里来的毛头小子,难不成还想做什么英雄?有种过来陪老子过两招啊。”

 

 

丁俊飞两个拳头一撞,身上的肥肉抖三抖。

 

 

普通人跟他打架?上去就得被一拳打得半残。

 

 

“姑父,你退后!”

 

 

“什么?”

 

 

李永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把他给护在身后。

 

 

周天早看这肥头大耳的无赖不爽了,也怪这家伙倒霉,遇上周天这个煞星,等下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大肥胖子一身油,跟条傻狗一样,我能请问你一句,到底在得意什么?”周天怒骂道。

 

 

围观的其他混混跟着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不许笑!操,小畜生,我看你是找死!”

 

 

丁俊飞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朝着周天挥来一拳。

 

 

粗壮的手臂就是炮架子,那拳头坚硬如玄铁,像是一个炮弹炸了过来。

 

 

“小天小心啊!”姑父担心的叫了一声。

 

 

“哼,就凭这种货色,跟山间的豪猪有什么区别,怎可伤我分毫?”

 

 

周天脚步轻盈,左右一晃,轻松躲过丁俊飞的那记重拳。

 

 

接着。

 

 

丁俊飞像是狗皮膏药一样,连出数拳,围着周天打。

 

 

“他妈的,老子就不信今天打不中你。”

 

 

“来,给你打!”

 

 

周天五指紧绷,快速出拳,和丁俊飞的拳头来了一个相撞。

 

 

从他的拳间生出一股气,气化凌波。

 

 

轰——

 

 

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几声响。

 

 

丁俊飞倒地握拳,痛苦不堪,看来手上的骨头断了几根。

 

 

周天松了一下筋骨,并无大碍,他从小把老头子的炼骨淬体汤当成红糖水一样喝,身体机能比常人,要强上几十倍。

 

 

也就是说,丁俊飞敢跟周天对拳头,意味着他用力去砸一块铁疙瘩,能不疼吗?

 

 

“你们这群废物,吃瓜吃够了没?吃够了就给老子上,拿刀砍死这小子。”

 

 

在场的混混连忙反应过来,纷纷从背后抽出一把大砍刀。

 

 

砍刀白光泛起,露出锋利的刀刃。

 

 

这一幕看得李永心惊肉跳的,这砍刀可不比手术台上的手术刀,看起来大而尖锐,有的人刀上还沾着没有清洗的血渍。作用更是不同,一个是用来救人,另一个是用来杀人。

 

 

“哦?有刀?告诉你们,就算是带着锋利牙齿的恶狼,我周南川也是见一只撕一只。”

 

 

“少特么吹牛逼了,老子看你还能是刀枪不入的神仙不成。”

 

 

其中一个黄毛咋咋呼呼冲上来,对着空气一顿乱砍。

 

 

啪。

 

 

周天上前轻踢一脚,那黄毛手中的刀便一个不稳,掉落下来。

 

 

“连刀都拿不稳,还杀人?”

 

 

为了防止更多不知死活的人冲上来,周天目光一寒,猛地又踢出去一脚。

 

 

“哐当!”

 

 

那黄毛被一下踢飞出去,重重的砸在门前的花坛里。

 

 

其他人见此景象,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大为吃惊。

 

 

“好你个庸医,竟然到哪找了个高手来对付我。等着,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把你送进监狱里去。”

 

 

“这……”

 

 

李永的眼神中划过了慌张。

 

 

“姑父,你别怕,让他打。我看他这是报警抓自己吧。”周天冷笑道。

 

 

“笑话!庸医把我父亲治死了,该受到法律制裁的是他,我能有什么罪?”

 

 

丁俊飞早把兜里的手机摸出来了,却迟迟没有拨下警局的电话。

 

 

“是啊,小天,何出此言,丁老爷子明明是吃了我的药,才昏死过去的。”

 

 

李永也是一脸疑惑。

 

 

“姑父,不要给这个无赖骗了,是他,就是他,改了您的药方,竟然毒辣到害自己的父亲。真是天理不容,罪大恶极!”

 

 

听了周天的话,丁俊飞的脸一下僵住,仍然故作镇定的反驳道。

 

 

“你有什么证据?我会害自己的父亲,你这话说出来,谁能信?再说了,我害他干嘛?我图什么啊?”

 

 

“图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你因为赌博欠了赌场老板一百万,马上就到归还期限了,竟然想到用自己父亲的命来勒索我姑父。怎么样?我说的是也不是?”

 

 

“没证据!你把天说破都没用,就算我欠赌场一百万,跟庸医谋害父亲,两者有关系吗?”

 

 

丁俊飞这是打死也不承认的节奏啊,他心里死了心,就算到了警局,也一口咬定,丁老就是吃了庸医开了药,昏死过去的。

 

 

“谁说我没证据的?”

 

 

周天的嘴角挂起了一抹邪笑。

第7章 再遇白凝柔

 

“哦?你能把我怎么样?”丁俊飞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你父亲的病我已经治好了。他现在正在警局交待你的罪行,马上就会又警察来抓你。”

 

 

周天淡淡道。

 

 

李永一头雾水,这丁老爷子已经成为了一个植物人,中心医院那么多名医都束手无策,我这侄子能治好?

 

 

“小天,你说的是真的吗?”

 

 

“姑父,这家伙为了骗你的钱还赌债,不惜连自己的老父亲都下毒杀害,真是个畜生。”

 

 

周天指着丁俊飞一字一句的说道。

 

 

而这个恶魔此时已经瘫倒在地,毫无抵抗之力,“不可能!不可能!”,他嘴里还小声嘀咕道,不愿接受自己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被人拆穿。

 

 

“哼,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丁俊飞,你好自为之吧,我姑父连一毛钱都不会给你。等待你的只有两个结果,要不做一辈子监狱,要不被赌场的人乱刀砍死。”

 

 

谁知那丁俊飞绝望至极,眼神呆滞,竟刷地跪倒在李永面前。

 

 

“李医生,都怪我是个畜生,求您放我一马,绕我一命。”

 

 

李永身躯一颤,连连后退。

 

 

周天上前,那姓丁的流氓便寸步不敢靠前。

 

 

“姑父,别理他,这种人就是活该!走,我们现在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还在家担心的姑姑吧。”

 

 

“好。”

 

 

李永喜色挂上眉梢,原本心里的慌张一扫而空,只觉得身边站着的不是自己侄子,而是一个世外高人,是自己的救星。

 

 

回程中,李永一边开车,一边轻声问道。

 

 

“小天,你在山上学了功夫?”

 

 

“也不算吧,我从小喝过一种药,自身体质别别人都要强上几十倍,也就是说,我比现在的国家运动员身体素质还要强上许多。”

 

 

“哦?什么药,还有这种奇效。”

 

 

周天挠了挠头,笑道:“中南山上有很多连《本草纲目》中都没有记载的灵草,灵药,人吃了,自然会有奇效。”

 

 

“你姑姑知道自己侄子这么有出息,肯定得高兴坏了。”

 

 

“姑父,你回家休息休息,这两天肯定被丁俊飞那个无赖给弄得心神不宁,累坏了,等过几天,再把诊所重新开起来。”

 

 

“好,有小天的帮忙,我这小诊所一定能闻名江北,越做越好。”李永显得很高兴。

 

 

而周天顿了一下,很抱歉的说道。

 

 

“姑父,我准备去江北医学院做助教,那里有个老教授,以前是我师父的徒弟,也算我师兄了。今天你能送我过去看看吗?”

 

 

“没事,小天,年轻人就应该多出去闯闯。正好江北医学院离你表妹的江北一中不是很远,快放学了,我在路口等你们两个。”

 

 

李永打了方向盘,转了方向。

 

 

周天跟那位老教授约好了,在江北医学院的实验楼见面,帮他办理入职手续。

 

 

车行两公里,来到一个气势磅礴的校门前。

 

 

这所医学院门前竟然修着一副巨大的孙思邈雕像,底下署了很多熟悉的名字,鬼未,风行,张浩然……

 

 

周天不禁泪目。

 

 

那些下山的师兄弟,竟然全都没忘记老头子的恩惠,这也许老头子魂魄在九重天之上,也能有所告慰了。

 

 

李永开车先行离开了,周天踏上江北医学院的大门。

 

 

突然。

 

 

一辆跑车像是失控一般,竟朝着周天撞过来。

 

 

他一个闪躲,迅猛如闪电,那车子失控撞上学校大门前的雕像上,原本的石像跟着跑车前端,一同裂开来。

 

 

只见这辆车色泽发亮,闪闪发光,上面挂着一个兰博基尼的车标,价格能抵得上李永一家房子的钱了。

 

 

从车上下来一个分头青年,对着周天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骂。

 

 

“操尼玛,小瘪三,没长眼啊,怎么走路的?”

 

 

周天向身后看了看。

 

 

”哦?你说的是我?“

 

 

”妈的,不是你还有谁,穿得跟个卖白菜的似的,你别告诉我,就你这种货色,也能是江北医学院的学生?”

 

 

这个开着豪车的富二代,一脸嚣张,无情的把自己会翻车的锅全甩在周天身上。

 

 

周天微笑道:“的确,我不是你们江北医学院的学生。”

 

 

“操,那就好办了老子一眼就看出来,你只是街头一个小混混你,等着,看我不弄死你。”

 

 

他拿起了一个苹果手机,像是在招呼人过来。

 

 

周天懒得陪这种富家子弟玩什么江湖,喊打喊杀的游戏,他夺步而走。、

 

 

“你给老子站住,别想跑。等下就有人过来收拾你。”

 

 

周天走了几步,突然停在那里。

 

 

他转身望去,几个同门的煞星,修的那座药王雕像,底座已经裂开,上面摇摇欲坠,大有一阵风刮过,这药王便站不稳,从上面要摔下来。

 

 

“辱药王石像,便是辱我师门,辱我师门,便如欺凌自己,欺我者,便十倍,百倍奉还!”

 

 

“小瘪三,你他妈的说什么呢?今天算你倒霉,竟然惹我江北第一帅,吴少。”

 

 

从学校里围过来一群人,虎视眈眈,跟街头茬架的流氓无异。

 

 

见到这开豪车的青年,众人连忙上前献殷勤。

 

 

“谁敢惹我吴明社长,那就是不给我们跆拳道面子,死路一条!”

 

 

“就是,连吴少也敢惹,知不知道吴少家什么背景。”

 

 

“哎呦喂,把咱们吴少车弄成这样,这可是三百万的兰博基尼啊,今天大家伙非扒了这家伙的皮不可。”

 

 

此时吴明仗着人多势众,点了一根烟,眼神里满是不屑。

 

 

周天没想到,这江北医学院竟然会堕落成这样,有钱就能上学,有钱就能为所欲为,他在这里这么长时间,门口的保安还在岗亭里面呼呼装睡。

 

 

“不相干的人走开,今天我只要他赔礼道歉,并且把石像给补好。”

 

 

众人哄笑。

 

 

这吴明可是他们跆拳道的社长,而且是黑带三段,都达到了国家跆拳道运动员的水平,跟他打?你不是想找死吗?

 

 

“好!这家伙,想跟我过两招,老子就教他做人,让他知道谁是爸爸,谁是儿子?”

 

 

吴明摆出姿势,一脸轻松。

 

 

“凭你!”

 

 

周天冷哼一声。

 

 

没想到自己今天入职报道,竟然打起了学生。这样也好,身为助教,我先教你一课。

 

 

那吴明眼神怨毒,出手狠辣。一脚重如泰山,直奔周天的脑袋。

 

 

要是被踢中的话,单是这一脚,就会造成他脑震荡。

 

 

可是周天带着九玄风眼,那些招式再疾如闪电,在他眼里,全都像是慢播放的电影一般。

 

 

他轻轻一躲,吴明那脚便落了空。

 

 

啪!

 

 

周天上前抽了他一巴掌。

 

 

那吴明发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掌印。

 

 

”你……“

 

 

吴明气得浑身发抖,立马展开了更加迅猛的攻击,他的腿脚,拳头,像是快速扫射的子弹,轮番轰炸过来。

 

 

而周天化身黑客帝国里面的高手,连连躲避,让吴明的所有攻击都落了空。

 

 

”还来吗?”

 

 

“你别嚣张,被老子打上一拳,你就去医院里哭吧。”

 

 

“还来?”周天又问了一声。

 

 

众人大惊。

 

 

只见周天一手接住吴明的拳头,另一只手掐在他的脖子上。

 

 

赶来的社团成员根本没有料到,身为黑带三段的高手吴少,在这个小瘪三面前,竟然手无缚鸡之力,简直是被吊打的节奏。

 

 

“啊——”

 

 

吴明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

 

 

周天轻轻一推,他便瘫坐在自己破烂的豪车面前。

 

 

“妈的,我不信。就你这种穷屌丝,竟然会有这样的实力,你师从何处?来此何意?”

 

 

吴明仍不服输,厉声问道。

 

 

“我本三清观的小道士,现在来你们学校当助教,你们可以叫我周老师。”

 

 

众人闻后,背后生出一阵凉意。

 

 

暗暗庆幸自己刚才没出手,否则落下个打老师的罪名,肯定是要受学校处分的,轻则扣学分,重则直接开除。

 

 

吴明白了一眼,讥讽道。

 

 

“三清观,那不是骗子的聚集地吗?哼,过来当助教,也就是说还没入职,怕你做甚。”

 

 

这个富二代平时蛮横惯了,那里受得了这么大的委屈,周天在众人的面前,把他的面子一下都撕碎了。

 

 

就算冒着被开除的风险,吴明也铁了心,要跟周天拼命。

 

 

就在他爬起来,准备豁出去跟周天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

 

 

在石像的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吴少,别人饶了你一命,还是好好珍惜吧。”

 

 

从后面走出来两个人。

 

 

周天定睛一看,发现说话的这位就是火车上的那位,白家的大管家,而另一位是他救活的校花白凝柔。

 

 

此时的白凝柔穿了一件齐身的旗袍,古韵十足,梳起来的头发微微发卷,脸白唇红,在阳光下像是一块羊脂玉,美化人心。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3p的姿势和玩法图解,女娃娇嫩h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