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下面的小嘴好紧水|说说合租房里的尴尬事

2020-10-12 13:19:52【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吴军候的两位世子也太跋扈了! ”徐蛮愤愤不平道, 替陆风打抱不平。“算了,几句口舌之利罢了。” 陆风道,他生性孤傲,沉默寡言,能动手的事情,绝不多言,至于这种平白无

吴军候的两位世子也太跋扈了! ”

徐蛮愤愤不平道, 替陆风打抱不平。

“算了,几句口舌之利罢了。”

 文学

陆风道,他生性孤傲,沉默寡言,能动手的事情,绝不多言,至于这种平白无故的嘲笑,他不屑于理会。

对陆风来说,那两人不过是井底之蛙,陆风见识过的世界,是他们完全无法想象的。

陆风骑上了战马,和两名侍卫除了铁武城,朝着武夷山的方向疾驰而去。

铁武大帝出行,必要乘坐銮驾,驾九马,贵妃同乘,大将军随车护卫,车辇共计八十一乘,宫女、太监、禁卫不下数万,浩浩荡荡,他们的速度注定不会太块,不出片刻,陆风就追上了他们。

等到了武夷山,已经过了正午,此时正是大雪封山,堪称惊心动魄的奇景,身处铁武城内,无论人如何也是看不到这样的景色。

侍从、宫女、下人们在一片草地上安营扎寨,铁武国大帝、王侯将相则是纷纷骑上了战马,武夷山狩猎从现在就要开始了。

铁武国大帝铁补天身穿黄金战甲,披着金龙战袍,虽然已经年迈,但依旧威风凛凛,可以明显看出来这位帝皇的心情不错。

“呦,这不是陆军候的世子陆风吗?”

“陆世子不和铁武城的那些才子们吟诗作赋,来这里作甚,上一次跌落山崖没有死,这一次难道是想死在野兽的嘴里吗?”

“你们还不知道吧,陆风这两个月在家每日练武,现在力量大增呢。”

“一个九品武学天赋的废物,练个一百年也就筑基三重吧,哈哈哈……”

萧军候、吴军候的世子萧林、吴辰的两个世子说道,正是在军候府外嘲笑陆风的那两个人。

王侯将相之后,都聚在了一起,大多是十五、六岁,也有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发出一阵哄笑。

铁武城内,所有人都知道陆军候的世子,是一个只有九品武学天赋的废物,若是出生在寻常人家也就罢了,出生于一品军候之家,一下子成了笑话。

尽管陆风颇有才华,被称为铁武城第一大才子,但铁武国一向重武轻文,依旧免不了沦为笑柄。

“你们这群人不要太过分了!”

陆风只当是没有听见,身边的徐蛮倒是忍不了,大声怒喝,众人不仅没有收敛,反而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

哄笑声引起了王侯将相们的注意,陆尧战功赫赫,深受大帝重用,偏偏生了一个只有九品武学天赋的儿子,这个时候有心存嫉妒之人用此事来嘲笑陆尧。

“陆军候盖世神武,可惜陆家后继无人,不能为铁武国尽忠了。”

镇国候笑道,他是铁补天皇叔之后,掌握大权。

“文臣治世,武臣开疆,不分什么高低贵贱。”

铁补天道,诸侯纷纷应是,但谁都明白,铁武过实际上是由武将掌权。

铁武国大帝拿出了一枚玉珠,绽放出神圣的光泽,让很多人的目光都投在了这枚玉珠上。

“天级灵珠!”有人惊声道。

“不错,是一枚天级灵珠,所有不满十七之龄的世子们,在日落之前,谁拿回来的猎物最凶猛强大,这枚天级珠就是谁的。”铁补天喝道。

此言一出,王侯世子之中,顿时传来一阵兴奋的呼喊声。

灵珠是一种珍贵的奇石,吸纳天地灵气,携带在身上对修炼有着极大的好处,因品质好坏分人、地、天三个级别,天级灵珠是让一些真气期强者都眼红的宝物。

而那些已经超过十七之龄的世子们,无不失望惋惜,铁补天的一句话直接抹去了他们得到这枚天级灵珠的机会。

驾…………

顿时,便有王侯世子扬鞭策马,冲了出去,天级灵珠这样的至宝,没有人不想要。

万丈外,一万名禁军分成两股钢铁洪流,闯入了莽莽群山之中,深入武夷山,凶猛的野兽会吃人,何况现在正值寒冬,又是大雪过后,饥肠辘辘的野兽格外凶狠。

陆风眼中闪过一抹精芒,天级灵珠难得,他势在必得,冲了出去,徐蛮一惊,连忙跟上。

“陆军候,铁武城第一大才子,不吟诗作赋,反而要和众多世子争夺天级灵珠,这传出去,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本王可真替陆军候担心,上一次陆风在这武夷山吟诗赏雪而跌落山崖,侥幸捡了一命,可别死在了野兽的口里。”

荣王铁世渊嗤笑道,身为王爷,他在朝中的军权却不如陆尧,视陆尧为眼中钉。

“荣王爷,你还敢提风儿跌崖之事,若不是你那个混当儿子,风儿怎能落崖!”

陆尧怒道,手指荣王,毫不客气。

“陆尧,你不要血口喷人,你儿子明明是自己不小心,失足落崖,那日竟敢派人围了王府,让本王威严何在?此事本王正要和你算账!”

“好啊,那就以武论事吧!”

针锋相对,陆尧驰骋战场那么多年,无惧当朝皇亲。

这时候,铁补天开口,皇命不可违,两人方才作罢。

每一次的武夷山狩猎,都是对铁武国王公子弟的考验,若能在狩猎中表现惊人,就能够得到铁武大帝的重视,从此平步青云可想而知。

更何况这一次铁武大帝拿出了天级灵珠作为狩猎的奖赏,所有王公子弟无不卯足了劲,快马加鞭,直奔武夷山的身处而去,只有猎杀那里的凶猛野兽,才有可能在这场狩猎之中取胜,最后得到那枚天级灵珠。

“少爷,您是第一次参加武夷山狩猎,还是小心谨慎一些为妙,不要和其他人一样,过深的闯入武夷山。”

徐蛮在旁边嘱咐道,他的父亲既是陆军候身边最强大的侍卫,也是铁武城内赫赫有名的高手,武夷山狩猎,他不止参加过一次。

原本徐蛮对那枚天级灵珠是有点想法的,他今年已经到十六岁,错过就没有机会了,但他必须要保证陆风的安全,索性也就不去考虑了。

不过,他眼中的那一抹不甘之色,却没能够逃得过陆风的眼睛。

“徐蛮,你现在的实力达到了筑基期几重?”陆风问道。

“筑基第四重,已经开始淬体了,就算是遇到筑基期五重的王公子弟,我也有把握战胜。”

这家伙的资质不错,四品武学天赋度放在王公子弟中也算是上等,身受陆尧的重视,提供的修炼资源一点也不必其他王公子弟少。

“徐蛮,你都已经达到了筑基期四重,难道还没有勇气和那些王公子弟比上一比吗?”

陆风笑道,大喊一声‘驾’,骏马扬蹄,以更快的速度朝着武夷山深处狂奔而去。

第七章 致命一击

 

见到陆风突然扬鞭而去,徐蛮目瞪口呆,随即反应过来,咧嘴发出一声大喝。

“驾!”

陆风的激将法,燃起了徐蛮心中的斗志,他达到了筑基四重,以自己的力量,就算是面对一位筑基期五重的强者也不畏惧,现在有得到天级灵珠的机会,岂能放过。

至于少爷的安全,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毕竟旁边还有禁卫军守护。

“嗷!”

“吼!”

……

万马狂奔,大地震动,山中树木乱颤,惊动了武夷山中的那些野兽,一阵阵低沉的咆哮声在山林间回荡。

王公子弟们遇上了凶悍的野兽,然而这并不能让他们停下脚步,猎杀这里出没的野兽,不能让他们得到那枚天级灵珠。

陆风和徐蛮遇到了攻击,三头浑身毛发雪白的巨狼,从树枝上跳下,扑向两人。

“少爷小心!”

徐蛮喊道,这种雪狼对他没有什么威胁,可他担心陆风的安全,他刚抽出手中的长剑,要把三头雪狼全部干掉,然而陆风的动作更快,长剑早早已经出鞘,一踏马背,腾空而起,剑光闪动中,三颗狼头已经被砍了下来,鲜血冲的很高。

随后,陆风稳稳的落在了马背上,策马继续狂奔!

“这……”

徐蛮神情惊愕,陆风的动作太块了,他甚至还没有看清楚,三颗狼头已经抛下了,他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幕太让人吃惊了,谁能想到,两个月前还文文弱弱的陆风,在这个时候竟会如此果断勇猛。

“少爷,你什么时候学的剑法?”

徐蛮道,他是习武之人,能够看得出来陆风刚才斩杀雪狼,看似随意洒脱,实际上只有在用剑高手在能能做到在一瞬间连挥三剑,几乎在同时斩下三颗狼头。

“想学?等这场狩猎结束之后,我就交给你。”

陆风道,他前世侵淫剑道几十载,剑法之高深,可以说在人间界的任何一位高手之上。

这句话若是让其他人听到,一定会认为陆风是疯了,一个不过筑基二重的武者,居然扬言要教筑基四重的武者剑法,简直是贻笑大方,但徐蛮是内行人,他看得出来陆风剑法的精妙,远非自己能够企及。

雪狼只是武夷山上最普通的猛兽了,数量很多,但并没有对陆风和徐蛮造成过多的困扰,

隆隆!

蓦然间,前方传来大地隆动的巨响,山林簌簌,一股狂风席卷着冰雪从前方袭来,铺天盖地。

“是禁卫军中的高手,把武夷山深处的强大野兽驱赶了出来。”

徐蛮道,禁卫军中的罡劲级别高手,能在树尖上飞行,比战马更快,他们会先一步进入武夷山的深处,将那些凶狠的猛兽都赶出来,磨练王公子弟。

一时间,狮、虎、熊、豹、豺狼、巨猿、雪鹰等等兽类,如潮水般下向着众多王公子弟奔腾而来。

大地隆动,一些古松被猛兽撞断,轰的一声倒地,扬起漫天雪花。

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让所有王公子弟的脸色都变了,几位第一次参加狩猎的王公子弟,当即吓得腿都软了,转身就逃,有禁卫将他们护住,当然他们也失去了争夺天际灵珠的资格。

也有一些自恃实力的王公子弟,迎着兽潮冲了上去。

吼!

低沉的咆哮声中,一头巨大的穿山甲生物,出现在陆风的视线之中,通体细密的鳞甲犹若黄金浇筑而成,异常的凶猛,在兽潮之中横冲直撞,不知道撞断了多少古松,碾死了多少猛兽,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

“杀了它!”

有人喝道,几十位王公子弟跟在他的身边,一起杀向那头巨大的穿山甲。

猎杀了这头穿山甲带回去,极有可能得到那枚天级灵珠,在天级灵珠的诱惑下,谁也无法淡定。

“就是它了!”

陆风目光一凝,一夹马腹,冲向那头穿山甲。

“啊!”

前方传来惨叫,穿山甲巨尾横扫了出去,将几位王公子弟连人带马撞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大口咳血。

铿、铿……

还是有人冲到了穿山甲的身前,挥起手中的剑刃,火星迸溅,只能在细密的鳞甲上,留下一些痕迹。

“让我来!”

荣王之子铁钧山大喝一声,抡起一杆七尺长的战斧,在空中划过一道黑色匹练,劈在了穿山甲的身上。

这一斧绝对有筑基四重的力量,坚硬的细鳞被豁开,鲜血溅了铁钧山一身,恐怖的反震之力让他从战马上飞起,落到了地上,这一摔着实不轻。

受了伤的穿山甲,凶性大发,利爪乱挥,巨尾狂扫,没有人能够靠近他的身体。

这个时候,陆风已经悄然不觉的爬到了一棵古松上面,居高临下,猛然一跃。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陆风将手中的长剑,快准狠的插入到穿山甲的眼睛里,随即他松开了剑柄,一踢穿山甲,平稳的落在了地上,动作如行云流水,好像事先演练好的一般。

穿山甲哀嚎一声,倒地暴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王公子弟无不目瞪口呆,连不远处的禁卫都惊呆了。

“这头穿山甲是本少爷的了!”

陆风道,他站在了穿山甲的头颅上,拔出了血淋淋的长剑。

若以蛮力陆风没有一丝可能杀了这头穿山甲,以身法取胜,正中穿山甲的要害。

荣王之子铁钧山从地上爬了起来,手持那柄沉重的战斧,脸色阴沉的走了过来,嘴角还带着血迹。

他震惊于陆风能将穿山甲击杀,却心生一股怒意。

“陆风,是我一刀把这头穿山甲劈成了重伤,你竟敢坐享其成,好大的胆子!”

铁钧山说道,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陆风,他还将陆风看作是那个瘦弱的少年,欺负惯了,说话毫不客气。

“你给我下来,这头穿山甲是我的!”铁钧山道。

萧林、吴辰等几位世子,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针对陆风,很适时宜的拍了铁钧山的马屁。

任谁都可以看出来,铁钧山的那一斧的确伤到了穿山甲,还远没有到致命的程度,凶性大发的穿山甲,没有人能够靠近它的身体。

但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将矛头对准了陆风,其他人也默不作声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下面的小嘴好紧水|说说合租房里的尴尬事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