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揉捏小核鞭打花唇夹子_晚上熬夜听到父母房间

2020-10-12 13:48:43【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脸色铁青,瞪着罗杰咬牙切齿道:“你敢用这种态度对我,我看你是不想在医院混下去了,信不信我只要打一个电话就能开除你。” 罗杰眼中寒光一闪,淡淡的说:“我信,但你

脸色铁青,瞪着罗杰咬牙切齿道:“你敢用这种态度对我,我看你是不想在医院混下去了,信不信我只要打一个电话就能开除你。”

 

 文学

罗杰眼中寒光一闪,淡淡的说:“我信,但你不敢。”

 

“为什么我不敢?”周宏伟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你自己心里清楚。”

 

周宏伟身体猛的一颤,他的确不敢开除罗杰,纯粹是吓唬吓唬他,一来赵雄的事情一出,医院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很多人都说他是幕后主使,如果这时候开除罗杰,那岂不是不打自招,很有可能会让有些人拿来利用打击院长老爸。

 

二来知道了罗杰治好林冰的事,万一这小子白浅诺的病也能治,自己可就惨了。

 

白浅诺气的不轻,没看见她都已经向罗杰承认错误道歉,这时候周宏伟对罗杰发彪分明就是在她拆的台,眼见周宏伟还想再说什么,白浅诺立刻瞪着他喝道:“不准对罗医生没礼貌,赶快向罗医生道歉。”

 

周宏伟惊叫道:“浅诺,你有没有搞错,我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你居然让我向他道歉。”

 

白浅诺用力跺了一下脚,气呼呼道:“周宏伟,我最后再说一遍,你立刻马上向罗医生道歉,如果你不做,立刻从我眼前消失,以后别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我。”

 

四周的医生护士听见狗皮膏药四个字,想笑又不敢笑,只能强行憋着,小脸胀红别提多搞笑了。

 

罗杰似笑非笑道:“白小姐,你就别为难周少了,他是院长的儿子,我只是一个实习医生,如果让他向我道歉岂不是逼他吃大便吗?没人愿意吃大便的。”

 

白浅诺瞟了罗杰一眼,沉声道:“罗医生,这件事你不用管,做错了事必须道歉。”

 

“好吧!我坐看周少会不会吃大便,其实我觉得吧!如果周少真对你一往情深,别说吃大便,就算要他的心要他的肝,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罗杰摇头晃耳的说,这么污辱周宏伟比痛打他一顿更解气。

 

周宏伟气得差点晕过去,万万没想到罗杰这个王八蛋如此阴险,三言两语就把他的路给堵死了,如果不向他道歉,那就是不爱白浅诺,这对他简直是致命的打击,如果向他道歉,那就是吃大便,这事传扬出去他以后还有什么脸来医院。

 

“周宏伟,我给你一分钟考虑,要么道歉,要么滚蛋。”

 

“浅诺,你看能不能打个商量。”周宏伟苦着脸说道。

 

“不能。”白浅诺态度很坚决。

 

周宏伟心里恨死罗杰,如果不是这货,他怎么可能面临如此艰难的选择,想起追不到白浅诺会失去的东西,周宏伟深深吸了一口气,咬咬牙,说道:“罗医生,对不起。”

 

罗杰掏掏耳朵,笑道:“可能是耳屎比较多,你说啥我没听见。”

 

周宏伟强压怒火,提高音量说道:“罗医生,对不起。”

 

“还是没听清。”

 

周宏伟羞愤得快吐血,但事已至此他没有退路了,再次提高音量:“罗医生,对不起。”

 

周围的所有医生和护士全都特别震惊的看着罗杰,他们真心觉得罗杰太牛逼了,居然硬生生的逼着院长的儿子吃大便,放眼整个医院,也只有罗杰有这个胆量和实力。

 

“这下听清了。”

 

白浅诺眼中精光一闪,望着罗杰问道:“罗医生,这下你可以帮我治病了吧?”

 

“可是可以,但我现在是上班时间。”

 

周宏伟急声道:“没关系,我可以帮你请假。”

 

罗杰摊开双手,淡淡的说:“有周少出面自然没问题,他都为了你吃大便了,我总不能让他的深情厚意付之东流,呵呵!”

 

周宏伟想骂又忍住了,如果可以,他现在就恨不得吃罗杰的肉喝他的血。

 

“我们走。”

 

“去哪里?”白浅诺好奇问道。

 

“你这病在医院治可不行,先去买药,然后再找地方。”

 

“哦!”

 

周宏伟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他在心里发誓,只要白浅诺的病一治好,他就要让罗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半小时后。

 

罗杰带着白浅诺和周宏伟来到小有名气的药材交易市场,按照无字天书上记载的药材开始买药。

 

当然,跑腿打杂的事全都交给了周宏伟这阴险的家伙,没一会,他的肩上扛着两袋中药,手上也提着几大袋,累得他大汗淋漓,每走一步都想‘去死’。

 

慢悠悠逛了整整两小时。

 

罗杰终于把所需的药材买齐,他让白浅诺想办法找一个接地气的房子,最好是那种老式四合院,而且院里有树的,然后就是再买一个结实的木桶。

 

白浅诺的身份的确不俗,一个电话交待下去,二十几分钟就找到了这样的一个院子。

 

专车把罗杰、白浅诺、周宏伟三人送到地方。

 

推开门走进去,罗杰打量一眼四周的环境,点点头,说道:“不错,理想的治病场所。”

 

白浅诺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知道罗杰要干什么,想问又没问,因为她知道问了罗杰也有可能不会回答。

 

罗杰打开其中一个袋子,指着那些外壳坚硬的药材说道:“给你半小时把这些药材用药锤捣成粉沫。”

 

“罗杰,你玩我。”周宏伟忍无可忍大叫。

 

罗杰耸耸肩,瞟了白浅诺一眼,似乎在说:我没辙了,交给你。

 

白浅诺盯着周宏伟冷声道:“你不做就消失,我自己来捣。”

 

周宏伟都受了这么多委屈,如果这时候走人那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周宏伟在心里狠狠骂了罗杰几声,望着白浅诺赔着笑脸道:“浅诺,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说完,周宏伟立刻拿出药锤开始捣药。

 

罗杰掏出一根烟吸了一口,笑道:“白小姐,你的眼光真不错,找到一个愿意为你吃大便的人,你好福气,一定要珍惜啊!”

 

正在捣药的周宏伟脸色大变,差点气晕过去,你妹的,有这样夸人的吗?

 

白浅诺撇撇嘴,望着罗杰问道:“少说没用的,你什么时候替我治疗?”

 

“现在烧水,等药材捣成粉沫,立刻开始治疗,别急嘛!我都跟着你出来了,你还担心我跑了不成。”

 

白浅诺白了罗杰一眼,她早就看他不爽了,如果不是为了治病,白浅诺才不会忍罗杰这么长时间。

 

“白小姐,周大少还在一旁呢,你别对我抛媚眼行不行,就算要抛那也得等他不在的时候啊!他愿意为你吃大便,我可比不了。”

 

我忍,我继续忍,周宏伟捣药捣得手痛不已,身体的痛远远不及心里痛的万分之一。

 

白浅诺重重冷哼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如果罗杰不能治好她的病,她会让罗杰付出沉重的代价。

 

罗杰不再调戏白浅诺,开始烧水配制药格。

 

一小时后。

 

整个大木桶里盛满了热水。

 

罗杰把配制好的药材全都倒了进去,用木棍搅了十几圈,望着缓缓升起的白烟,罗杰笑了,无字天书上记载的传承几百年的洗髓壮骨汤成了。

 

“周大少,我要马上给白小姐治病,你出去门口守着,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进来。”

 

我靠!真把我当成小弟使唤了。

 

周宏伟在心里骂了一怕,盯着罗杰沉声道:“我不走,谁知道我不在你会不会对浅诺乱来?”

 

白浅诺见罗杰投来的目光,立刻道:“周宏伟,你出去,我相信罗医生不是那种无耻的小人。”

 

“浅诺,可是我担心你……”

 

“出去。”

 

周宏伟恶狠狠瞪了罗杰一眼,黑着脸走了出去。

 

罗杰走过去锁上门,转身望着白浅诺笑道:“白小姐,你脱光了坐到木桶里去。”

 

“啊!”白浅诺惊叫一声,指着自己问道:“你让我在你面前脱光了?”

 

罗杰走上前,正色道:“没错,这有什么问题吗?现在你是病人,我是医生,我想你这么聪明不会连病不讳医这个道理也不懂吧!”

 

白浅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咬牙切齿道:“罗杰,你是不是打着治病的幌子故意占我的便宜?”

 

罗杰觉得受到了屈辱,眼中精光一闪,淡淡的说:“你可以选择不治啊,我又没逼你!”

 

周宏伟听见白浅诺的惊叫立刻想冲进来,发现门锁了以后,周宏伟认定罗杰欺负白浅诺,又怒又急的吼道:“罗杰,你这个王八蛋快开门,你死定了,没有谁救得了你……”

 

罗杰呶呶嘴,淡淡的说:“去管管你的那条狗,让他没事别在那里瞎叫唤,如果他报警,那乐子可就开大了。”

 

白浅诺心里正烦着,周宏伟在门外的喊叫让她更烦,双手掐腰走到门口,大声道:“周宏伟,你给我闭嘴,我没有事,你老老实实的在门口守着。”

 

“浅诺,你没事你刚才大叫干什么?你别害怕,我现在就冲进来救你。”

 

“周宏伟,我再跟你说一遍,我没事,如果你再敢叫一声,我立刻收拾你。”

 

周宏伟面色大变,吓得不敢说话了。

 

白浅诺冷哼一声,走回原地,盯着罗杰一字一句问道:“除了这个办法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罗杰摇摇头:“没有,白小姐,我再强调一遍,你可以选择不治。”

 

白浅诺脸色也是一变再变,心里激烈挣扎一会,深深吸了一口气,望着罗杰说道:“好,我按照你说的去做,但我丑话说在前面,你治不好我的病,我跟你没完。”

 

罗杰很是无所谓的耸耸肩,他真不是故意占白浅诺的病,无字天书上就是这么记载的。

 

白浅诺脸色泛红,再次深吸一口气,不停的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在治病,然后双手颤抖着将衣裤都脱了,顿时露出那洁白如玉的性感胴体。

 

罗杰看了一眼就呆了,美!实在太美了,也不怕人笑话,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欣赏一个女人的胴体,以前看的小电影都不算,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这才几分钟就感觉某个部位有了惊人的变化。不过,这无字天书也真够色的,怎么动不动就要脱衣服才能治?再这么下去,自己会不会变成脱衣狂魔?

 

白浅诺看见罗杰像丢了魂一样盯着她,心里又羞又气,赶紧捂着胸口跨进木桶,瞪着罗杰喝道:“罗杰,你混蛋,赶紧给我治病。”

 

罗杰回过神,走上前,讪笑道:“白小姐,你别生气,我真不是故意的,这个你这么漂亮,对男人有多大的诱惑力,你懂的。”

 

白浅诺寒着脸咬牙切齿道:“少说废话,赶紧给我治病,绝对不能今天的事说出去。”

 

“放心,我的嘴巴紧得很,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罗杰取出银针,立刻按照无字天书记载的插在几大要穴上,然后不停的转动。

 

白浅诺刚开始感觉痛痛的,后来感觉一股暖暖的气流在身体里流动,似乎身体打开了一个洞,木桶里的药液源源不断的流进了身体,不断的滋补着她的心脏。

 

慢慢的,罗杰额头上冒出了浓密的冷汗,给白浅诺这样的美女在这种情况下治病,真是万分的折磨人,得经受很大很大的考验。

 

不知过了多久。

 

罗杰看着木桶里的药液全都被白浅诺吸收完,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立刻将插在她胸口的银针取了下来。

 

“好了!你可以出来了。”

 

白浅诺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胸口不在隐隐作痛,她指着后面说道:“罗杰,你转过去,我要穿衣服。”

 

“刚才该看的都看完了,真是的,有必要这样吗?”

 

罗杰小声嘀咕一句转过身。

 

白浅诺气的不轻,出了木桶,利索的穿上衣裤,冲到罗杰面前,沉声问道:“罗医生,我的病治好了吗?”

 

罗杰惊叫道:“白小姐,你自己知道患的病有多严重,我的医术再好也不可能一次性帮你治好,这是第一次治疗已经有明显的效果了,再治疗两次才能痊愈。”

 

白浅诺身体有了直观的变化,她自是毫不犹毅相信罗杰,想起刚才发生的事,俏脸又是一红,凶巴巴的望着罗杰再三警告。

 

“放心,我答应了你就绝对不会说出去。”

 

“最好是这样,不然我……”白浅诺说到这里神色古怪的说不下去了,因为现在还指望着罗杰给自己治病。

 

出了房间。

 

周宏伟立刻七嘴八舌的各种询问。

 

白浅诺只是告诉他有明显的疗效,其它的什么也没说。

 

罗杰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三点多,他要回医院,就在路口和白浅诺俩人分开了。

 

来到医院,罗杰刚按照惯例走到病房门口打算巡房,这时一个留着寸头的医生走过来,面色不善的沉声道:“罗杰,你违返医院的规定私自带人出去治病,院长让你立刻去会议室一趟。”

 

罗杰愣了几秒,怎么回事?周宏伟不是替他请过假了?莫非这小子又阴了他一把?

 

“罗杰,你听清楚我说的没有,院长让你立刻去会议室一趟。”

 

罗杰扫了医生一眼,淡淡的说:“我的耳朵没聋,用不着这么大的声音,我现在就去会议室。”

 

“哼!算你识相。”

第七章 院长不信

罗杰来到医院内装修最豪华的房间,院长的办公室门前。一打开,罗杰便愣了下,因为房间里此刻已经做了三个人,正在交头接耳的聊天。

 

“呵呵……”罗杰脸色略微尴尬的笑了笑,看那三人的模样,明显是在开黒\会。

 

“你连进门前敲门的礼貌都不知道吗?”年过五旬,头发有些灰白的院长,也就是周宏伟的父亲周亮怒喝到。

 

罗杰微微皱眉,但鉴于是自己理亏在先,只好先忍着。心中暗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笔帐老子记者。

 

房间里,除了院长外,另外两人中一个是人民医院的副院长秦明,另外一个穿着西装,带着圆形眼镜的中年男子,罗杰却不认识。

 

这时,只见带眼镜的中年男子轻笑一声,劝说道:“年轻人嘛,做事难免莽撞一些,体谅一下!”

 

周亮拧着一张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的样子,“刘教授,我这可是医院,只要有个人做事粗心了,搞不好就会闹出几条人命的医疗事故,你说他这样能行吗?”

 

“那是,那是……”刘教授颔首赞同道。

 

罗杰冷笑一声,自己到医院实习已经两个月了,从来可没出现过一次,哪怕再轻微的医疗事故,但凡在医院工作过的老油条都会自己啧啧称奇,夸罗杰创造了一条新的记录。

 

周亮拿他进门忘记敲门这种小事来推论他工作不用心,显然是在借题发挥。

 

“周院长就话就说差了,小罗在我们医院不论是医生还是病人那都是有口皆碑的!”副院长秦明神情淡然的说道。

 

周亮冷哼一声,但凡一个单位的正副职都是天生的死敌,相互看不顺眼,因为副的永远想取缔正的上位。

 

周亮跟秦明就是这样一对搭档,明面上和和气气,暗地里却斗的你死我活。

 

不过,这些事情对于还是个随时会被开除,在医院毫无地位的实习医生来说简直就是神仙打架。

 

罗杰皮笑肉不笑的朝秦明微微点头,算是答谢他刚才帮腔了一句话。

 

罗杰神情轻松自在,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让身为医院最好领导的周亮感到自己的权力受到了蔑视,顿时心中大怒,越看罗杰越不顺眼。

 

“秦副院长既然说他敬业,那就让他交代今天去干了什么?”周亮得意的一笑,短短的一句说,便将局势翻转,还来了个一石二鸟,既打到了罗杰,又打到了秦明身上。

 

秦明表情错愕了下,脸上闪过一丝懊悔,刚太得意忘形,居然忘了罗杰今天犯了一个大错。

 

周亮继续笑道:“罗杰,这位是刘善水教授,是国家在神经科的权威,你来告诉他,你今天去做什么了?”

 

罗杰瞥了眼刘善水,见他也看像自己,只好含笑着朝他点头执意,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位因为就是周宏伟口中给白浅若治病的刘教授。

 

“我今天去给白小姐治病了。”罗杰淡淡的说了一句。

 

……

 

房间里安静了半分钟,三个中年男表情各异的看着罗杰。

 

“完了?”周亮脸色有些疑惑,更多的是愤怒。

 

罗杰耸了耸肩,重复道:“今天上午我正在值班,然后白浅若小姐邀请我去她家给她病,还需要我说的更仔细一些吗?”

 

既然从一进房门开始,周亮便在针对自己,由此可知,周宏伟答应帮自己请假的事,多半是个大坑,罗杰索性不提周宏伟答应给自己请假的事,直接把白浅若搬了出来。

 

另外,在跟白浅若分开的时候,白浅若为了表示感谢,还特意说道,若是罗杰在医院有麻烦,可以随时找她。

 

白浅若当时说了非常随意,但罗杰知道,越是位高权重的人,才会越无所谓的许下承诺。因为在他们眼里,罗杰遇到的天大的麻烦,都只是小麻烦。

 

果然,周亮一听居然是罗杰搬出白浅若给自己撑腰,而不是儿子口中的“翘班外门”后,神情微滞,欲言又止。

 

“咦,听你的口气,你已经治好白小姐了吗?”刘善水神色微变,但一见罗杰居然点头,立刻站了起来,满脸震惊道:“你真医治好白小姐了?”

 

罗杰翻了翻白眼,是把人医活,又不是医死,这种事还能骗人不成?

 

“今天只是第一个疗程,后续还需要两次,不过我敢百分之百保证白浅若的病可以彻底根除!”罗杰补充道。

 

“只……,只需要三个疗程?”刘善水瞪大了眼睛,“你用的什么方法医治白小姐的?”

 

罗杰眨了眨眼睛,心中暗道,无字天书的事可不能顺便跟人说,这件事一定要成为自己心中最大的秘密。

 

“祖传的针灸,刚好跟白浅若的病对症。”罗杰瞎掰了一个借口。

 

既然是祖传的方子,那刘善水就不方便继续答应了,毕竟那是人家吃饭的手艺,随意打听只会犯忌讳。

 

“哈哈,没想到小罗居然还是中医世家的传人,果然深藏不露啊!”秦明笑道。

 

周亮冷笑一声,朝刘善水和秦明说道:“你们都一大把年纪的人,走过的桥比他走过的路还长,怎么还被会被他给骗了!”

 

周亮这话一出,刘善水和秦明的脸色顿时难看了。

 

就像罗杰心里想的那样,把人医死的事拿来骗人容易,但把人医活的事拿来骗人却很难,刘善水和秦明都是下意识的选择了相信罗杰。

 

毕竟罗杰敢拿这种事撒谎,面临的就是要跟他的医师生涯说“再见”了。

 

但周亮心里却是另外一番想法,白浅若得的什么病,他身为院长可是一清二楚,就连刘善水这位医学界的权威花了数十年时间都没医治好,就凭一个乡下来的小子,靠一两张“祖传”的针灸秘方给医治好了?

 

中医?呵呵……

 

周亮当了这么多年医生,也学过中医,但在他心里认为,中医现如今的作用也只是修身养性,至于治病救人,还是交给现代医学好了。

 

“周院长要是不信的话,可以现在打电话给白家问一下。”罗杰对周亮说他的是骗子的事一点也不生气。

 

周院长骂的越狠,等会被打脸的时候,耳光才会越疼。

 

周亮讥笑一声,罗杰越是镇定,他越认定罗杰撒了谎,骗子不都是这样吗?

 

“我现在就打,要是你敢骗我们,我便以院长的名义要求你这个骗子立刻离职!”周亮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了一个号码。

 

刘善水和秦明对视一眼,随后看向站在门口的年轻人,心中也开始打鼓了,但一想到周亮刚才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心里又暗暗希望罗杰的话是真的。

 

罗杰摸了摸鼻子,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喂,你好,我是……”

 

电话很快接通了,周亮谄媚的笑道,然而还没等他开口,电话那头便传来一个老头子大声的咆哮的声:

 

“周亮,你是不是不想在临海,不想在华夏混了,我许女病了十几年,你居然把能医我许女的大夫给隐藏起来!”

 

“额,什么?”周亮一时没反应过来,但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额头上冒出丝丝细汗。

 

“什么什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临海市的事能瞒得过我老头子?看在那医生昨天治好了我许女的份上,老头子不跟你计较这件事了!”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忙音,但周亮仍旧拿着电话筒,神情呆滞。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揉捏小核鞭打花唇夹子_晚上熬夜听到父母房间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