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她疼得晕了过去/被做晕又被做醒的感觉

2020-10-12 14:02:5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刚才葛小亮进屋的时候已经瞧见了屋内炕上放着一个藤被褥的炕柜,正好能容纳两个人的空间。 “你他娘的,谁莫老子!” “龟儿子,莫要掏老子的鸟。” 新房内响

刚才葛小亮进屋的时候已经瞧见了屋内炕上放着一个藤被褥的炕柜,正好能容纳两个人的空间。

 

“你他娘的,谁莫老子!”

 

 文学

“龟儿子,莫要掏老子的鸟。”

 

新房内响起了无数的咒骂生,一群人都想着占新娘的便宜,哪知道此时葛小亮已经抱着新娘子滚进了炕柜下面。

 

“娘了个b的,咋就停电了!”屋外传来了葛宝柱的骂娘声。

 

葛小亮知道这身子恐怕是验不成了,当即一不做二不休趁着黑直接把手伸进了林凤凰的裤裆里。

 

“啊!”林凤凰发出了一阵惊呼。

 

趴在林凤凰的耳朵边,葛小亮小声说道:“大嫂子莫要喊。”

 

说罢,葛小亮的手也没有闲着,直接数着林凤凰双腿之间的那个布片伸了进去。

 

葛小亮能感觉到林凤凰在他的身下挣扎,但越是这样,葛小亮就越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林凤凰胸前的那两团软肉被挤压的有些变了形,紧紧的贴在葛小亮的胸膛之上。

 

事以至此,葛小亮的胆子反倒是大了起来,伸进了布片的手摸到了那软软茸茸的杂草,还有一条湿淋淋的小河。

 

林凤凰的身体一颤,瞬间变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娘了个b的,都给老子滚出来!”葛老二没好气的骂道。

 

知道有人在故意捣乱拉了电闸,葛宝柱急忙的带着自己家的几个亲戚拎着扁担棍棒就干了过来,生怕有人趁机坏了新儿媳的身子,这要是真的弄出点啥事儿来,他后悔都没地方哭去。

 

这时外面的人已经推上了电闸,而葛宝柱已经看清楚了屋里的模样。

 

此时新房内已经挤满了趁机冲进来的人,葛宝柱心里不禁一阵突突,这怕是要坏菜啊。

 

可是当他真正看清楚屋里样子的时候,又觉得一阵好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黑又太乱的事儿,屋内一大帮老爷们小小子抱在了一起,有的还脸对脸的啃上了,当灯又从新亮起来的时候,这才连忙捂着嘴一阵的干呕。

 

“起开,起开!”葛宝柱拎着扁担推开了人群,直接进了屋内。

 

进屋后的葛宝柱就傻眼了,此时哪还有他儿媳妇的踪影,只有他那个傻儿子站在地上还傻愣愣的瞅着那帮互啃的大老爷们傻笑。

 

“笑笑笑,就他娘的知道笑,你媳妇呢!”葛宝柱气得用扁担捅了一下葛大傻子。

 

而葛大傻子这时也才发现自己的媳妇竟然不见了,连忙扒开人群满地的找。

 

“找你娘嘞,你媳妇还能掉在地上踩扁了个?”

 

葛宝柱真不知道自己究竟造了什么孽,咋就生了这么个啥玩应。

 

正要带着人出去外面找的葛宝柱就听到屋内有人叫他。

 

“叔,俺在这里!”葛小亮从炕柜下面钻了出来,身后还跟着脸色潮红的新娘林凤凰。

 

葛宝柱眼神上下在林凤凰的新衣上来回扫视,不过瞅了两眼之后,发现儿媳妇的衣服并没有被动过,这才稍微的放了点心。

 

“大侄子,你和你大嫂跑哪里干啥去了?”葛宝柱疑惑的问道。

 

“这个小崽子心眼鬼的很,不能不防。”葛宝柱心里想着。

 

“叔,我瞅着刚才忽然停电了,然后就有人闯了进来,我怕是有人想占大嫂子的便宜,这才带着大嫂子躲进了柜子底下。”

 

葛小亮面色真诚的说道。

 

其实他也算没有撒谎,带着林凤凰躲在炕柜底下的确是怕被别人占了便宜,但是他没有说他自己没有占便宜,反正是要他来验身的,沾点便宜也是应该的。

 

葛宝柱一听,顿时眉开眼笑。

 

这小瘪犊子还算是有心,没白白的搭上一个鱼塘。

 

“大侄子,你这事儿做的好,你放心吧,叔答应你的鱼塘明个一早就给你腾出来,还有,鱼塘旁边的那个大瓦房也一并送给你了。”葛宝柱把胸口拍得砰砰作响。

 

身是验不成了,葛小亮耷拉个脸从屋里走了出来。

 

现在他也没了心思在待在那里,正好憋了一泊尿,出去放放。

 

要说葛宝柱家的条件就是不错,驴日的一个茅厕盖的都那么讲究,比起自己家的茅草屋都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竟然也他娘的是红砖水泥的。

 

村里只有那些富裕的人家才盖的起砖瓦房,但是就是这样,墙面也都是一水的红砖,没有几户是用水泥抹面的。

 

葛小亮一边解开裤子上拴着的红绳,一边急匆匆的往茅房里面走去。

 

农村不上城里那么讲究,茅房还都有个门在里面能锁的。

 

在农村上茅房是要支起耳朵听外面的,一旦有人接近,就提前咳嗽一声,代表里面有人。

 

葛小亮以前听李老蔫说城里的大高楼都是把茅房放在屋子里面,冬天一点也不冻屁股。

 

但是葛小亮怎么就想不通,那要是真的吧茅房放在屋里,那带多大的味儿啊,城里人咋就能受得了。

 

可能是由于外面的吆喝声太大,葛小亮并没有听到茅房里面又人咳嗽的声音,所以急匆匆的就走了进去。

 

走进茅房之后,葛小亮一惊憋得受不了,一手解开裤子一边往外面掏出家伙就开始嘘嘘。

 

“哎呀!”

 

在葛小亮旁边的坑传出了一声女人的叫声,顿时吓得葛小亮一惊,尿了半截的尿瞬间给吓回去了。

 

葛小亮往旁边一看,心里一声卧槽。

 

葛老二这个驴日的还真他娘的能正事儿,好好的一个茅房怎么他娘的弄出两个坑来,他是闲一个坑不够宽敞啊咋都。

 

其实葛小亮还真误会葛宝柱了,葛宝柱也是去了一趟城里的公厕,这才突发奇想的在自己茅厕弄了两个坑。

 

可是他光盖了这么个玩意,却并没有分开年女,这才整出了这样的鸟事儿来。

 

“草,王寡妇你特么上茅房咋不关门呢?”葛小亮低头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婆娘脸,可不就是王寡妇吗?

 

王寡妇这会儿满面潮红,因为惊吓嘴巴微张,好似要一口把那玩意儿给吞了。

 

看清了人,紧张的情绪过去了,全身肌肉一缓,还剩半截的尿噗噗的以更快的速度喷了出来。

 

葛小亮:……

第7章

“呸呸呸,你个驴日的玩意儿,往哪儿滋呢……”这距离太近了,王寡妇还蹲着茅坑呢,是想躲也躲不掉,瞬间被呲了一脸。

 

“该死的,杀千刀的啊!你个狗日的葛小亮,老娘跟你没完了!”王寡妇急了,干脆裤子也不提的就冲了出来。

 

葛小亮猝不及防就被王寡妇给骑到身上,两人本来就有仇,这还不小心被尿了一脸,王寡妇能好了脾气才怪,也不管场合了,骑在葛小亮身上一顿乱掐乱拧。

 

葛小亮疼得龇牙咧嘴,自知理亏他刚开始也没还手。可这王寡妇好似没完没了了,一边拧一边身子乱蹭,吃奶得劲都得使出来。

 

葛小亮是疼得,可那玩意儿却渐渐的起来了。别忘了两人裤子都没穿好的。就这么光着磨蹭,能不起反应才怪。

 

平心而论,王寡妇长得还是不错的,尤其是那对鼓鼓囊囊的胸脯,在葛小亮眼皮底下乱晃,他一个血气旺盛的年轻人,可受不了这样。

 

“你还掐呢,都掐出血来了!”葛小亮愤愤的骂道。

 

“我就掐,我就掐,我掐死你!”王寡妇不管不顾,晃着两只手,也不在乎衣领子下滑,漏出了胸前一大片。

 

葛小亮再也忍不住了,彻底立杆。

 

“妈的,瓜婆娘,欠收拾!”葛小亮心里一横,血气也涌上头了,伸出大手就抓住了那对儿木瓜样的肉球,狠狠的揉了起来。

 

“你他娘的……”王寡妇先是一楞,随后勃然大怒。可还没等怒火发出来,又感受到屁股底下那惊人的幅度,心里瞬间就是一荡了!

 

我滴个亲娘呢,那玩意怎么那么大!这要是给捅进去了,那还不得上天……

 

葛小亮狠狠的揉着那对肉球,也发现不对了,王寡妇没反抗也没动弹了。任他揉着,脸上红红的,眼里都能滴出水来。下身还在缓缓的蠕动着,在他那光秃秃的玩意上磨着。

 

“嘶!”葛小亮哪有过这经验,那感觉差点就飞了起来。

 

王寡妇媚眼如丝,咬着嘴皮子:“求你……”

 

“干!”葛小亮脑门瞬间充血,一翻身就爬了起来,也不管眼前的婆娘是啥名声了,就要提枪直入。

 

“大侄子!”可却偏偏这个时候,葛宝柱满地儿找葛小亮,眼瞅着就要找到茅房这边来了。

 

葛小亮瞬间就清醒了不少,再看了看身下的王寡妇,差点吓出了一身冷汗。

 

草他娘,差点把王寡妇给干了。这特娘的是村里有名的破鞋,小爷我第一次要是给了她,得多吃亏!

 

葛小亮提起裤子,一声不吭的就走了。

 

“明天晚上我去找你!”王寡妇看着葛小亮健硕的背影,心里顿时感到一阵痒痒。

 

就在王寡妇提起裤子的关头,葛宝柱也走了过来,笑嘻嘻的道:“王大媒婆,看见我大侄子没?”

 

对于这个坏了自己好事的人,王寡妇没半点好脾气,只扔下一句:“看你娘咧!”

 

葛宝柱无语,这娘们失心疯了吧?不就问她一句吗,至于骂人?

 

跌跌撞撞走回茅草屋的葛小亮一闭眼睛就是林凤凰那一双白花花的大腿,还有王寡妇那对木瓜胸。

 

闻了闻手上残留的味道,葛小亮更是觉得心理一阵阵猫挠似的痒。

 

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都说心事儿就好像是地里的野草,一旦发芽就疯了一样的长大,以前葛小亮还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他似乎有点懂了。

 

直到折腾到了二半夜,这才困到不行睡了过去。

 

阳光透过茅草屋低矮的窗户照进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葛小亮翻了个身套上衣服。

 

今天是兑现葛老二承诺的日子到了。

 

他今天要去屯子后面接手那个鱼塘。

 

昨天在酒席上葛小亮已经反映了过来,葛老二这个驴日的胃了不让自己捡便宜,应该是吧鱼塘里的鱼都捞的差不多了,要不然哪来的一桌子三道鱼肉菜。

 

不过就算是捞的差不多了也总算还会剩下一些。

 

再说了,新媳妇的验身只进行了一半,那个狗日的早晚还要求到自己身上,不怕他能翻天,大不了在讹他一次。

 

葛小亮一顿小跑直奔那个葛老二答应他的鱼塘。

 

还没等葛小亮走到近前,就听到鱼塘那边传来汪汪的犬吠声。

 

以前葛小亮惦记着来偷鱼的时候没少被那条狗撵,要不是担心葛老二真的急眼,恐怕他早就一包耗子药扔过去了。

 

不过现在好了真哥哥鱼塘都是他的了。

 

“狗东西,你就使劲儿的叫唤,现在鱼塘时老子的了,在让老子在鱼塘看到你非打断你的狗腿。”

 

越过了一块苞米地,葛小亮就看到了那亩鱼塘。

 

而葛老二说话也算个数,此时正领着他儿子葛大傻子正在装车。

 

车时吞自己唯一的一辆皮卡车,葛老二平时像个宝贝一样的藏着不肯开出来。

 

“叔!”葛小亮叫了一声。

 

既然人家已经把鱼塘都送给他了,以前那点破帐自然就那么算了,没必要计较那一点小事儿,该叫啥还待叫啥。

 

“来了啊大侄子,二叔这都收拾好了,打今儿个起,这鱼塘就是你的了,二叔说话算话。”葛宝柱吧胸口拍的怦怦直响。

 

“切,要不是这个狗日的还有事儿求到老子,我就不信他能那么痛快的搬走!”葛小亮心里嘟囔着。

 

两人都是心知肚明但也都没有挑明了说。

 

“小亮,啥时候还给我媳妇验身啊。”葛大傻子憨憨的问了一句。

 

“憨货,那是你说验就验的嘛,一天天的就想着那点b事儿。”葛宝柱没好气儿的骂了一句。

 

“大侄子,你大哥那个婚事还要你再操劳一次,过几天是个好日子,但事后还要麻烦你再走一趟,你看怎么样。”葛宝柱一脸笑容的问道。

 

吃人家的嘴短那人家的手短,葛小亮现在是即吃了人家的又拿了人家的,当然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叔你放心吧,什么时候去,您吱一声就行,保证不给你耽误了就是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她疼得晕了过去/被做晕又被做醒的感觉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