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体育老师吸我奶,打工夫妻租房不隔音

2020-10-12 14:05:02【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王谦就从随身携带的黄布包中拿出了一个老式罗盘。罗盘边沿锃光瓦亮,乃是久经摩擦所致,再加上那依稀可辨的模糊花纹,可见这罗盘的年代之久远。 王谦一手托着罗盘来回渡步,只见那

王谦就从随身携带的黄布包中拿出了一个老式罗盘。罗盘边沿锃光瓦亮,乃是久经摩擦所致,再加上那依稀可辨的模糊花纹,可见这罗盘的年代之久远。

 

 

王谦一手托着罗盘来回渡步,只见那罗盘上的指针摇颤不止。王谦凝视着罗盘沉吟道:“不得不说,这的风水的确堪称一流。”

 

 

刘老板闻言笑了笑,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王谦面带忧色的继续说:“不过……”

 

 

 文学

“王大师,不过什么?”刘老板脸上肥肉一抖,这大喘气让他紧张了起来。

 

 

王谦没有回答,只指向不远处那座青葱翠绿的假山,道:“那下面应该有一个盆地,在行话中我们称作‘金盆献瑞’。”

 

 

说着又向前走去,刘老板不时点头仔细听着,这时耳畔有潺潺流水之声落入两人耳中,叮咚流水清澈动听。

 

 

王谦点头赞道:“好一个‘水榭中堂’。”

 

 

再走几步,行至大门前,一股劲风袭面而来,只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南北通透虎虎生风,正是丁财两旺的极好布局。”

 

 

刘老板不住点头,满脸敬佩道:“王大师果然厉害啊,不瞒您说,在您来之前我也请过别人,说的和你都差不多。不过……他们又说这宅子没问题,让我放心住着。王大师,你说我这有问题么?”

 

 

“哦?”王谦眼中精光一闪。

 

 

既然已经来过好几个了,正好就说明了问题的严重。自己来之前的价格,怕是要作不得数了……

 

 

王谦心中暗笑,面上却紧蹙着眉,发出一声长叹:“这个,哎,倒也不是不能解,但着实麻烦呀……”

 

 

刘老板是谁?那是人里头的老王八,都快活成精了。当即便明白过来,连忙掏出一张金灿灿的银行卡,递给王谦后哀求道:“王大师,这三十万不成敬意。你可一定得帮帮我啊!”

 

 

看来这家伙是真怕了,毕竟王谦跟他不是头一次打交道,那可真是一个抠字当头。如今这么爽快拿出三十万,着实让王谦高看了一眼。

 

 

收起银行卡后,王谦老神在在道:“虽说麻烦了点,但也不是全无办法。你去准备些东西,我要开坛作法。”

 

 

“是是。”听说要作法,刘老板不疑有他,急忙准备去了。

 

 

没多久后,他家大厅之中放好一张方桌。王谦解开自己的包裹,原来这包裹就是一张印着八卦的黄色法袍。

 

 

穿好法袍,又将取出的木剑、白烛一一摆上,最后让刘老板弄来一碗石灰水,王谦不知从哪掏出几张符纸,双指捏着默念几句法决,猛喝一声便见那符纸‘噗嗤’一下燃了起来。

 

 

将符纸丢入石灰水里,王谦双手持剑闭眼凝神,仿佛在做什么极了不得的事情。

 

 

刘老板看得一愣一愣,大呼高人,更是感叹道:“果然是专业的,随身都带着家伙走呢。”

 

 

“那是。”闭着眼的王谦撇嘴道:“刘老板,我这些家伙什都是一次性的,所以费用你还得报销一下。你看我这白烛,那不是一般的蜡烛,是我们道门在三清面前供养了千百年烧下的蜡水做的。还有这木剑,更是传家的宝贝,刚烧的两张符纸我一年才能画五张……你之前那三十万,最多只能算人工费。”

 

 

“好说好说……那个王大师,那这些大概要多少钱啊?”刘老板说话痛快,脸上还是透露出肉疼之色。

 

 

王谦想了想,回道:“你也算老主顾了,收你五万得了。”

 

 

“五万?好的好的。”刘老板松了口气,这个价钱还在他心理底线之内。

 

 

王谦嘴角微微一勾,某宝全套一百块的物件,一下就翻了五千倍,看来回头自己得多买一些。

 

 

又多赚五万后,王谦也终于做起了正事。手上的木剑随手一挽便显高人风范,只见他持剑往正门一刺,一道劲风就从门口冲来。

 

 

“好浓的阴煞啊。”王谦皱了皱眉。

 

 

这劲风之后,刘老板却觉得头重脚轻冷汗不止,胃里更是翻江倒海险些吐了出来。待风散后他才缓过气,后怕之余更忍不住问道:“王大师,你不是说我这风水好得很么,怎么会……”

 

 

“单个拎出来确实是好。”王谦解释道:“不过万物相生相克,风水也是这样。你像那个金盆献瑞,放在屋后那就是个聚宝盆,可结果拦在了大门前,把财气全给落下了。还有这水榭中堂,本来也没毛病,但水主阴,这庄园原本阴煞就浓,估计以前埋过不少人。”

 

 

“建国前这的确是个坟场来着……”刘老板喃喃道,浑身一个激灵,越发觉得心寒。

 

 

“所以咯,这一盆一水,恰好就成了阴煞之气聚集的乐土。再配合上你这正好卡在中间的位置,好死不死还是个南北通透的样式,这阴煞在屋里头进进出出,住在这种地方,呵呵。刘老板,你命真大。”

 

 

王谦一席话落,刘老板已经浑身瘫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待反应过来急忙哀求道:“王大师,你可得救救我啊!”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搬走,当然啦,想必刘老板你也舍不得。”王谦安抚他后,取出狼毫鸡血,又摊开一张长三尺宽五寸的黄布条。

 

 

狼毫沾血,王谦猛地一提气一跺脚,一手落下下笔如飞。不过刹那之间,黄布之上便被涂上一个符文,一个‘赦’充满着杀意,令人不敢直视。

 

 

抬笔后,王谦才吐着气道:“好了,把这个符挂在跟前后门一条直线上,然后在后院五米的地方修一堵墙,不用太宽,和门对称就行。房子两边左右再各种八棵柳树,再把前门的台阶加高一点,保你日后无忧。”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刘老板小心翼翼的接过黄符,心里总算是踏实了几分。

 

 

而后王谦收了钱,心满意足的打道回府了。

 

 

“诶,王大师您的传家宝不要了?”

 

 

“我跟你有缘,送你了。对了提醒你一句,立这风水局的也是高人,整个青湖山庄就你这中了招,自己掂量去吧。”

 

 

直到出了青湖山庄,王谦才急忙掏出银行卡,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缝。

 

 

想不到一个小小的阴煞风水局就能赚到三十几万,这钱来得可实在太及时了。

 

 

说到底也得感叹那些神棍,都只会些皮毛没有真本事,这才能彰显出他‘王大师’的手段。

 

 

哎,全靠同行衬托呀!

 

 

而如今有了这三十五万,不但未来几个月的生活费都不用愁,也终于能把苏酥之前一吻亲掉的两个月努力弥补回来了。

 

 

一想到三十几万就要这么没了,王谦禁不住仰天长叹。

 

 

苏酥啊苏酥,你这嘴是真值钱啊……

第7章 纯阳无极功

 

钱龙山,是王谦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曾经钱龙山上有一座道观,不拜三清四御、不供天地道祖,大殿之上唯有一‘人’字,悬挂了千百年之久。

 

 

不过这些年城乡发展快,钱龙山那么偏僻的地方也开展了开发工程,准备建立生态度假村,那座小小道观终究是被推平了。

 

 

好在师父死的早,没能看见那一幕,不然怕是死也不得瞑目。

 

 

等道观被推平之前,王谦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在那张数百年不曾动过的‘人’字长幅后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

 

 

《纯阳无极功》,传自不知何年何月,不知出自谁人之手。当王谦下山之后,就兴致勃勃的修炼了起来。

 

 

可造化弄人,他没有因此成仙成神,反而是一个不小心走火入魔,差点把这条小命给弄没了。

 

 

不得已,他只好一边靠着跟师父学来的相面、风水知识混生活,一方面每晚去酒吧门口捡尸,倚靠女人的阴气来缓解自己经窍中时刻燃烧的阳火。

 

 

然而最苦逼的是,在这个问题彻底被解决前,他都不能真正意义上的干那事儿。

 

 

就算是动情,都有可能激发阳火燃烧,一个不慎就是被烧得神形俱灭的下场。这也是为什么,之前苏酥亲了他一下就让他俩月功夫白费。

 

 

本来他都已经依靠积攒的阴气,让自己短暂的寿命续费了两个月左右。可如今估摸着又只有四五个月可活了。

 

 

“哎,真是个妖精。”想起苏酥,公车上的王谦叹了一声,随后又挂起了微笑。

 

 

“你他妈瞎啊!”王谦出神的时候,旁边忽然穿来一声厉喝。

 

 

转头一看,原来是个辣妹打扮的妹子,同样是酒红色头发。可同王谦比起来,她不论长相还是气质就着实有点寒碜了。

 

 

而她之所以叫骂,只因司机的一个刹车,让她后面的女生猝不及防撞到了她身上。

 

 

再看那女生,扎着马尾辫十分朴素的穿着,精致的眉尖微微下垂,水汪汪的眼中写着委屈二字。

 

 

她踮着脚很努力的抓着吊环,面对那个辣妹的喝骂只小声应道:“对不起。”

 

 

辣妹低头扫了她一眼,不屑哼道:“死矮子。”

 

 

女生低着头,不敢反驳。

 

 

王谦打量了几眼就没有多看了,这世界上不平的事情多了去了,他又不是道德楷模,管那么多闲事干嘛。

 

 

“喂,我说你让个座行不行?”

 

 

王谦正继续想着苏酥呢,那个刺耳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扭头左右一看,最后落到了满脸写着嚣张的辣妹身上。

 

 

“看什么呢,就是说你呢。好歹还一大男人呢,不知道女士优先啊?”辣妹嚼着口香糖,唾沫星子都快飞王谦脸上了。

 

 

王谦愣了一下,随后哦了一声就起来了。

 

 

辣妹得意一哼,正准备坐下的时候王谦却伸手一拉,把那个努力想抓好吊环的女生给拉着一甩就丢到了座位上。

 

 

女生懵了,辣妹也懵了。

 

 

“你特么什么意思?”

 

 

王谦很耿直的解释道:“尊老爱幼女士优先啊,一看你就成年人了,不会好意思跟小学生争座位吧?”

 

 

“那个,我不是小学生……”被王谦甩到座位上的女生举手弱弱道。

 

 

王谦瞄了她一眼,三秒后转头对辣妹道:“就算她是初中生,你也得让着她不是。”

 

 

“我也不是初……”

 

 

“有病啊你!?”辣妹一声吼,直接让车厢里所有目光都投射过来。

 

 

王谦脸皮厚,不在乎众人目光,辣妹显然也没这个觉悟,只有那个夹在中间的女生头已经快埋进了胸口。

 

 

“老子让不让关你屁事啊,找茬是吧?”辣妹唾沫横飞,还顺带狠狠的推了王谦一把,可惜她发现后退的是她自己。

 

 

王谦一米八出头的身高,虽然不显壮硕,却也不是她能推得动的。

 

 

扫了这辣妹一眼,见车已经快到站了,王谦淡淡道:“你是男人嘛你就自称老子,别在这烦我,你长太丑影响我心情。再见。”

 

 

说完的时候车正好也停了,王谦正准备下车,一个和苏酥那个有点相似但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包包砸了过来。

 

 

王谦一偏头,顺手抓住了她手腕,然后轻轻一推就把她送到了一米开外。

 

 

辣妹跌倒趴在地上,尚不敢置信王谦居然真的动手。

 

 

“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王谦说罢直接跳下了车,他可不想被人诟病自己打女人。

 

 

“你给我等着!”

 

 

下车后王谦还能听到辣妹的嘶吼,却完全没有将她放在心上。

 

 

星海好几千万人呢,你上哪儿找哥去?

 

 

正准备走,旁边经过一个脚步匆匆的娇小身影,正是那个怯弱的女生。

 

 

嗯?这是怕留在车上有麻烦么?

 

 

“那个,刚刚多谢你了。不过,我不是初中生。”女孩转过头来道了声谢,然后就转身匆匆离开了。

 

 

看样子我在她眼里也不算好人啊,王谦摸了摸带着唏嘘胡渣的下巴,心道这妹子眼光还行。

 

 

起码能一眼认清我不是好人的本质,不容易。

 

 

先去就近的银行取了几千块钱傍身,然后又跑到了中和堂,也是王谦本次的目的地。

 

 

在星城中药房不少,但只营中药就只有中和堂一家,而且外面难找的珍稀药材,在中和堂基本都能找到。

 

 

当然,价钱不便宜。

 

 

王谦这是第二次来,第一次是两个月前,问了价格后他就老老实实去酒吧捡尸了。

 

 

因为练功出错,他的阳火一直燃烧着,寿命也十分短暂。

 

 

而要将阳火炼化可不容易,要么吸收足够多的阴力,借用阴力来调和阳火。要么,就是用外物来逐渐消磨掉阳火。

 

 

用药肯定是来得更安全一些,毕竟王谦对自己的定力可没什么信心,保不准哪次自己一个没把持住,直接欲火焚身把自己烧死那可就搞笑了。

 

 

唯一的难点就是没钱,这年头药本来就贵,况且他要的还不是普通药材。加上苏酥说的那三个条件,让王谦觉得自己从未如此缺钱过。

 

 

找柜台开了一个方子,全是些外头听都没几人听过的稀罕物,一算价格足足三十万,还说是给他打了折的。

 

 

王谦心里大骂黑商,拿着方子到了另一个柜台取药。

 

 

“王谦先生,您的药。”

 

 

声音有点熟悉,王谦一抬头,愣了几秒后喃喃道:“我靠,果然是黑商,这么有名的店居然还招童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体育老师吸我奶,打工夫妻租房不隔音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