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带着哭腔带玉带玉势惩罚*被做晕再做醒

2020-10-12 14:29:45【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大家都在等着看滕小春的笑话。中午,柳莲花炖了一只老母鸡,把滕小春叫了过来。“小春哥,小春哥……” 柳莲花正要询问滕小春比试的事情,门外忽然传来一阵

大家都在等着看滕小春的笑话。

中午,柳莲花炖了一只老母鸡,把滕小春叫了过来。

“小春哥,小春哥……”

 文学

柳莲花正要询问滕小春比试的事情,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叫唤声,紧接着狗蛋就闯了进来。

狗蛋十三四岁的样子,胖乎乎的,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看到桌子上那碗才吃了几口的老母鸡汤时,一双眼睛顿时发出了狼一般的亮光。

滕小春嬉笑道:“你小子跑得这么急,是不是想吃鸡想疯了啊?”

狗蛋咽了口口水,急色道:“小春哥,老村长……老村长他……他快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吧……”

老村长六十几岁,前几年,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老伴走了,现在成了鳏夫。他是桃花村最有威严的人,在他面前,刘大庆还得看他的脸色。

老村长其实有一个儿子,自卫还击那年牺牲了。

老村长担任桃花村村长几十年,一心为公,带领大家修水库,修公路,为村里做了许多深得人心的事,村民们都拥护他,爱戴他。只要是他吩咐的事,村民们二话不说,埋头就干,也不管对错。

在桃花村,如果说老村长还有敬重的人,那人就是刘武了。他们两很谈得来,经常在一起喝酒,彻夜长谈。当然,有些话是背着滕小春说的。

刘武爷儿两刚来桃花村的时候,没有户口本,也没有身份证。对于这样来历不明的人,老村长不仅将他们的户口落实在了桃花村,还以村委会的名义,跟刘武签订了一份终身的赤脚医生合同。

滕小春小时候很是可爱,常常在老村长的膝上爬上爬下,甚得老村长的欢心。老村长把滕小春当成亲孙子一样来疼爱,有什么好吃的,总是要给他留出一份。

滕小春之所以如此顽劣,与老村长的溺爱也是分不开的。

听到老村长快不行了,滕小春也没了喝老母鸡汤的心情,站起来拉着狗蛋就走。

可是没拉得动,狗蛋像是钉在了原地,眼睛盯着那碗老母鸡汤,恋恋不舍的。

滕小春转身,从老母鸡汤里抓出两只鸡腿,一只塞给了狗蛋,一只进了自己的嘴里,边啃边说道:“快走!”

等跑到老村长的家里,狗蛋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他已经累得不行了,可舌头却伸在外面,舔着鸡腿留在嘴唇上的余味。

这时候,老村长的房间已经挤满了人。听到老村长不行了,乡亲们感激他这几十年来为桃花村所做的贡献,就一个个的都跑来了,想看他最后一眼。

大堂里,刘大庆正吆喝着几个青壮年,清扫着老村长早些年为自己准备好的棺材。老村长无儿无女,后事当然要靠大伙了。

“让开,让开……”滕小春一边大声嚷嚷着,一边分开挡在他前面的人群。

乡亲们都知道老村长跟滕小春的关系,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滕小春趴在老村长的床头,几乎是哭着喊道:“爷爷,爷爷,我是小春,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

老村长躺在床上,脸色乌黑。听到滕小春的呼喊,缓缓地睁开了一线眼睛,嘴唇微微翕动,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爷爷,你究竟怎么啦?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滕小春哭着问道。

就在前几天,滕小春、铁牛、狗蛋等几个玩得好的朋友,还来看望过老村长。当时老村长杀了一只鸡,还陪他们喝了不少的酒。

这时,一个声音在滕小春背后响起:“老村长进山被毒蛇咬伤了腿,等到我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

滕小春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老村长的腿,只见右脚脚踝处,肿起了一团,有拳头一般的大,整条腿都黑了,怪吓人的。

滕小春二话不说,扣住老村长的手腕把起脉来。几秒钟后,滕小春捕捉到了一丝微弱的跳动,非常的微弱,不仔细的话根本就察觉不到。

“小痞子在干什么?”

“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在替老村长把脉。”

“什么!小痞子还会把脉?”

“装模作样罢了,死人哪还有脉啊,谁不会把?”

“小痞子,你就别费心机了,刚才刘永才已经替老村长把过脉了,说蛇毒已经攻入心脏,没药可救了。”

滕小春仿佛没听到乡亲们的冷言冷语,从衣兜里掏出一副银针来,抽出其中的一根,扯开老村长的衬衣,看准心脏的位置,就要扎下去。

“你想干什么!”一声大吼,刘大庆猛地从人群中闪出,一把抓住了滕小春拿针的手腕,眼睛怒视着他。

滕小春眉头一皱,盯着刘大庆道:“放开我,我要替爷爷排毒。”

“得了吧,小痞子,桃花村的人谁不知道,你连个感冒都治不好,还会排毒?”刘大庆冷哼道,“老村长在世的时候,对你宠爱有加,你就别再折磨他了。”

“我呸!刘大庆,你这张乌鸦嘴,我爷爷还没走呢!”滕小春恨恨的骂道,“你松不松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刘大庆自恃身材魁梧,手臂粗壮,根本没把清秀单薄的滕小春放在眼里。他藐视了滕小春一眼,冷笑道:“小痞子,为了给老村长留个完整的尸身,我刘大庆今天就不松手了,我看你怎么个不客气了?”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得损伤,尸体亦是如此。一旦动了尸体,就是对死人的大不敬。这种习俗,在农村根深蒂固,这也是火葬很难在农村推广开来的主要原因。

“对,不能让小痞子胡来。”

“这小子是想要老村长死不安宁呀!”

听到刘大庆的蛊惑,乡亲们七嘴八舌的,纷纷表达着对滕小春的谴责。

滕小春置若罔闻,冷冷的盯着刘大庆道:“刘大庆,这可是你说的!”

刘大庆讥讽道:“我就说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时间紧迫,滕小春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他冷冷的盯着刘大庆,伸出另一只手来,抓住刘大庆那只作祟的手,暗暗用力。

第007章 诈尸

自从滕小春掌握了仙术中的御敌术之后,还是第一次使用,他也不清楚御敌术究竟有多牛逼,所以不敢下狠手,怕弄废了刘大庆。

毕竟,刘大庆是一村之长,滕小春还想留在桃花村,不想他日后找自己的麻烦。

刘大庆的腕力之强劲在桃花村是出了名的,滕小春跟他掰手腕,那不是自己找罪受吗?乡亲们都在等着看滕小春的洋相。

“哎哟!哎哟……”

随着滕小春慢慢加力,刘大庆忽然惊叫起来,额头冒出一股股冷汗,但仍然抓着滕小春的手腕不松开。

滕小春的额头也冒出了细汗,手背上的青筋鼓鼓的。他猛吸了一口气,狂吼一声:“刘大庆,松开你的爪子!”

这一声,势如洪钟,跟三国名将张飞在长板桥吓死夏侯杰有得一拼。刘大庆身躯一抖,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滕小春的手腕。

乡亲们也都被滕小春这一声吼叫,吓得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好几步,目瞪口呆的看着滕小春,心想真没看出来,这个小痞子还颇有几分能耐,把刘大庆都唬住了。

滕小春毫不理会众人的惊诧,手中的银针对着老村长靠近心脏的主动脉扎了进去。

呃,老村长竟毫无反应!

难道是仙术没效果?仙术也没有描述第一针扎下后患者的反应,看到老村长的模样,滕小春心中一惊,开始怀疑起仙术来,第二根银针迟迟不敢出手了。

挤在人群中的刘永才见到滕小春迟疑的样子,不禁露出一丝冷笑。哼!本师父得出的结论,你这小子也敢怀疑,看你怎么来善后?

“臭小子,不要怀疑仙术。效果不佳是因为你的中医术等级太低,老村长中毒又太深的缘故罢了。”纯阳真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滕小春的脑海里。

“师父,那我现在该怎么办?你快救救我爷爷吧。”滕小春在心里央求道。

纯阳真人轻笑道:“我是个仙渣,哪有救人的善心?”

想不到自己在心里随口骂了一句,这老头还当真了,滕小春愈发的鄙视起他来。

但救人如救火,滕小春只好放低身段,再次央求道:“好师父,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求求你快救我爷爷吧。”

“这才是求人的态度嘛。”纯阳真人笑了笑,也不太为难滕小春,“你放松手指,跟着我的意念扎针就行了。”

第二针,滕小春随着纯阳真人的意识,瞄准了心口偏左边的冠状动脉,旋转着银针,缓缓的扎了进去。

老村长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师父,怎么还是不行啊?你到底能不能救活我爷爷啊?”滕小春急了。

“臭小子,你竟然怀疑我的医术?”纯阳真人骂道,“虽然我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但具体的操作还是由你来完成的,是你的医术不精好不好?”

“好吧,好吧,我错了。师父,那接下来呢?”滕小春只能委曲求全了。

“哼,随我来动。”

“小痞子,你不要再装……”刘永才刚想奚落滕小春几句,但是滕小春一个眼神瞟过来,就立马闭上了鸟嘴。

“小春,你医术不精,就不要逞强了……”

随后赶来的柳莲花,挤到滕小春身旁,小声的劝他。她可不想滕小春被桃花村的人在背后说三道四。

看看满脸恨意的刘大庆,柳莲花毫不怀疑,如果一旦救不活老村长,以刘大庆的性格,他肯定会揪住滕小春不放的。

滕小春知道柳莲花是为了他好,拍了拍柳莲花的肩膀,神情自若的说道:“娘,你放心,我能治好爷爷的。”

看到滕小春那么自信的眼神,柳莲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她可是从来没见滕小春治过病,他师傅都不太懂针灸治疗,这小子怎么会懂?而且老村长的病显然已经到了咽气的地步,他真的能把人从鬼门关给拉回来吗?

“小春,这可开不得玩笑啊……”柳莲花还是不放心的说道。

刘永才又冒出来说话了,但这回他不是阻止滕小春救人,而是劝说柳莲花:“莲花啊,既然小春说他能治好老村长,你就别拦着他了,这时间可不等人啊……”

刘永才自有他的如意算盘,眼看老村长就要断气了,这个傻小子还要逞能,这不是整死他的最好机会么?这样一来,两天后的医术比试恐怕也用不着再比了。

柳莲花心知自己也劝说不了滕小春,默默的退到一边,满脸忧郁的看着他。

滕小春拿起第三根银针,再次扎到了心脏偏右边的肺动脉。

三根银针扎完,老村长的眉头、嘴唇微微动了动。

有反应了!滕小春心中一喜,快速的扎进了第四根银针。这一针,直接扎进了老村长的心脏里。

老村长的上身突然猛地弹了一下,竟奇迹般的坐了起来,目光乍现,极凶无比。

“啊!”

见到老村长的反应,乡亲们吓得脸色骤变,尖叫着纷纷后退。

刘大庆被滕小春吼了一声后,慢慢的清醒过来,感觉很没面子,正想找个机会好好的报复他一下。

见此情景,刘大庆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大声嚷嚷道:“诈尸了,诈尸了,老村长诈尸了!”

刘大庆这么一嚷,相亲们更是恐惧不已,慌乱的往门外逃窜,担心鬼魂上身。

屋门又窄,只能容纳一个人进出。

众人唯恐避之不及,顿时挤作一团,便卡在了门框边,谁也出不去。一时间,尖叫声、哭喊声、骂娘声……四起。

“诈你妈个头!”滕小春恨恨的骂道,“刘大庆,你眼睛瞎了吗?看不到爷爷的眼睛已经在微微的转动了么?”

老村长的房子窗户开的不是很大,墙壁又没有粉刷,屋里的光线有点暗。

滕小春耳聪目明,老村长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他的眼神。但刘大庆却不行,他对老村长的反应看的不太清楚。

刘大庆对滕小春的话半信半疑,不禁伸长了脖子,想看个清楚。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带着哭腔带玉带玉势惩罚*被做晕再做醒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