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不出来 放在里面,床戏片段小说多肉

2020-10-12 14:37:1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不是我还能有谁,这是我房间。”   “怎么可能,这是我定的,我闺蜜的房间就在……”   我裹着浴巾和他争辩,他忽然上前,一股特属于他的男

“不是我还能有谁,这是我房间。”

 

 文学

  “怎么可能,这是我定的,我闺蜜的房间就在……”

 

  我裹着浴巾和他争辩,他忽然上前,一股特属于他的男性气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略带薄茧的指间触,摸到我的腰,气息滚烫的渗人,“你在跟我玩欲擒故纵?”

 

  “我没有。”我立马否认,感觉到他的眼里的火热的欲望,我惊恐的挣扎,“放开我,要不然我喊人了。”

 

  “是不是你们女人就喜欢这种欲拒还迎被强迫的感觉,恩?”他勾着唇,脸上的笑容愈发加深,一把扯掉了我的浴巾,“如果是这样,我满足你的愿望。”

 

  浴巾被他甩在了地上,我想拿毯子挡,却被他忽然重重压在了床~上,他下~身紧贴着我,隔了一层布料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他蓬勃的男,性~欲,望。

 

  “陆三爷,我说了,我是跟我闺蜜一起来的,就在隔壁,如果这真是你的房间是我走错的话那我道歉,我——”我推着他,尽力让声音听上去冷静,但话还没说完,忽然有人推门闯了进来。

 

  我惊叫着出声,陆湛北比我速度更快,一把捞起床~上的薄毯披到了我身上,冷眼斜过去,“不会敲门?”

 

  “对,对不起,三爷,今晚乔姗姐不在,我没想到您房间还会有人。”那人被陆湛北一眼神吓得不轻,连连低头道歉,直到陆湛北不耐烦的问什么事,他突然道出一句,“周局来了,说是特意来见你,见还是不见?”

 

  听到他说周局,我浑身一颤,腿软的差点跪在地上。

 

  金主曾经宠幸过一个刚出道的小野模一阵子,对她好的程度任谁看了都眼红,可那妹子贪心不仅要钱权还想出名,为了上~位搭上了一个导演,陪睡。

 

  后来这事不知道怎得被捅到了金主那里,没多久我就从圈子里听到了她毁了容被扔到洗脚房一天接待十几个民工的消息。

 

  我这样子要被金主撞到了,下场想也不敢想。

 

  陆湛北挑起眉,一脸玩味的看我,“你说见还是不见?”

 

  我立马摇头,“不见。”

 

  “拿什么说服我?”

 

  他勾着唇,一脸痞笑,不管今晚是意外还是他早就设计好的,但我明白,要我不牺牲点什么,是怎么都没法保全自己了。

 

  我深吸了口气,双手勾着他脖子,对着他的唇就印了上去。

 

  他很享用这方式,环住我的腰,收的很紧,探出舌头和我唇齿间纠缠,能在金主身边做那么久的情~妇,我当然懂点到即止这个道理。

 

  一个男人对你感兴趣的时候,千万不能让他轻易得手,就像一个人天天有东西吃,你再送上去,人家不会有感觉反而会撑,但你若吊着他,饿着他,饿极了再雪中送炭,他就会记得你味道的鲜美。

 

  我很快离开了他的唇,凑到他肩膀上,贴着他耳朵问够不够。

 

“你在周辰床~上也这么骚?”他捏着我的脸,眼底映着我此刻欲拒还迎时勾人的样子,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挥手让那人下去。

 

  那个人得令,立马带上了门,我的心刚放下,还在想着要如何脱身,外面一个声音响起,我差点吓没了魂。

 

  “我人都到门口了,三爷不请我进去坐坐?”

 

 

 

 

  带着他一贯雷厉风行的风格,说话间脚步声音已经接近了房门口,我鞋子都来不及穿,光脚踩在地上想躲却发现这房间就连洗澡的地方都是透明玻璃隔的,根本没有能够藏身的地方。

 

  最后是陆湛北抓着我的手,我整个人都慌的不行,注意力都在想着该怎么办,他忽然一用力,我完全没防备,轻而易举的就被他丢到了床~上,他手一扯,拽过毯子把我从头盖到了尾。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就听到门被猛地推开,金主走了进来。

 

  “早就听闻陆三爷在这一块地头上无法无天,你正当生意怎么做我都不管,但要一家独大怎么也要懂个限,把恶意调低的价格改回去。”

 

  “如果我说不呢?”

 

  “那就要看是你头硬,还是我的子弹硬了。”

 

  我躲在被窝里,看不到外面情形,枪上膛的声音让我一下想到了有一次我跟金主执行公务时,有个逃犯要开车撞过来和我们同归于尽,他立马开枪,一枪毙命时的狠厉决绝。

 

  见识过他那一面,所以我清楚金主的手段究竟有多狠厉,我真的很怕,陆湛北再狂傲下去别让金主真开了枪,到时候连带着我一块玩完。

 

  我大气都不敢喘,却听到陆湛北却像个没事人一样轻笑起来,“我猜是我的头硬,除非是周局不怕青山仓的那批货出问题。”

 

  房间里气氛顿时沉寂下来,跟在金主身边这么久,我自然也知道金主除了头上的官衔,暗地里还有好几个自己的产业,不过碍于家里的关系,都是做的幕后老板,就连我都不知道具体是哪些,没想到陆三爷这些居然都已经掌握的清清楚楚。

 

金主重重的把枪拍在了桌子上,声音里尽是冷意,“你阴我?”

 

“要说阴,我怎么也比不上周局你啊,前阵子你送我的大礼可是让我一直铭记在心,不回你一个,怎么我都过意不去。”

 

   金主沉默了良久,大概在权衡斟酌,最终听到他沉下的语气,“货还回去,你接下来一个月内的生意,我不干预。”

 

  “不够,再加一个条件。”

 

   金主冷打断了他,“别得寸进尺。”

  

“你都不听听我要什么,怎么就知道我开的条件过分?”

 

房间里的气氛剑拔弩张,我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偏偏这时候,该死的广告电话打了进来,我吓得立马挂掉按了静音,跟着就听到金主不悦的开口,“床~上有人?”

 

我浑身一震,金主的脚步声已经走到跟前,已经感觉到他手落在毛毯边缘时,我浑身汗毛都竖到了一块,只要他掀开这毯子,我的人生就全完了。

第7章 情浓

“我就想要个人,你身边那个叫辛澜的女人。”陆三爷忽然开口,掷地有声,可能刺激到了金主,他一顿,注意力没再停留在我身上,转身,逼人的视线紧盯陆三爷。

 

“两次都对我提她,你和她之间有过什么吗?”

 

  “当然,我不是说了,她夜夜都出现在我梦里,割不割爱,一句话。”陆湛北故意回答的模棱两可,我已经被吓出了一身汗,他这是在把我往火坑推。

 

“她是人不是物品,没法用来买卖,所以我做不了决定,你要有本事让她点头,我自然不会说什么。”即便金主习惯性压低了声音,但我还是听出了他话语间的不痛快。

 

“今晚就这样,还有,管好你女人的嘴。”他隔着毯子扫了我一眼,半威胁的语气,说完没有继续留在这里。

 

等到他脚步声走远,我猛从床的另一侧跳下来,瞪着他“你故意的!”

 

“我要不这么说,刚刚你就该暴露了。”陆湛北耸肩,他事不关己的在沙发上坐下,兀自倒了杯酒,对着我讥笑着说,“啧啧,女人果然都是最没良心的生物,帮了你还怪我。”

 

  “你要真是想帮我,刚刚就不会故意那样说,要金主对我跟你的关系有一点怀疑,我就完了。”

 

  “有什么完的,到我这里来,绝对比你在他身边过的更好。”陆湛北扬眉,笑的像个奸诈的狐狸,“况且,刚才他不是说了,只要你点头,他屁话都不会放一个。”

 

  “这话你信?”我对他装傻的模样恨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无论是做陆湛北的女人,还是跟在金主身边,都不是条好路子,我谁都得罪不起,但我和陆湛北根本不熟,自然不可能把我的后路赌压在他身上,相比之下,我宁愿守住我现在的。

 

  我快速的穿好衣服,这次陆湛北没拦我,出了包厢,我给瑶瑶打了个电话,她没接,应该还在享受服务,我便没去打断她,给她发了条信息就匆匆赶回了家里。

 

  金主比我速度更快,我进门就看到他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烟灰缸里的烟头已经堆满了小半。

 

  我心头一跳,刚进门换好鞋,金主就朝我问,“去哪儿了?”

 

  “去会所做保养了。”

 

  “和谁一起?”

 

  “和瑶瑶。”

 

  “真的?”他声音很低,伴随着是一股浓重的烟草味席卷而来,不给我思索的机会,他掰过我的身体,强迫我跟他对视。

 

  给我的感觉就像他在审犯人一样,锋利追究到底的眼神差点让我以为他已经发现了在陆湛北包厢的女人是我,差点我就想招了。

 

  结果下一刻,他却忽然拽下了我的包裙,衣服都没脱完,把我按在了客厅的桌上,没任何前言直接撞进了我。

 

  “啊——轻点,疼。”我知道估计是陆湛北的话刺激到他了,可他这样的粗暴仍然让我忍不住轻呼出声,他掐的更用力,每一下都用尽力气,几乎将我撕裂。

 

  我哭喊到最后,被他掐住了咽喉,所有的声音都呜咽在喉咙里,听到他压在我背后重重喘息的问,“辛澜,你会不会背叛我?”

 

  我被他掐的疼的开不了口,眼泪都憋在眼眶里,我没让它留下来,我知道今晚他的怒火,我肯定得受着,能得到他的信任这坎,我就算过了,得不到他的信任,我的情妇生涯可能到此就玩完了。

 

  我忍受着他的暴虐,呜咽着一个劲的摇头。

 

  他扒了我的上衣,来的更猛,把我撞的整个客厅都听得到啪啪啪的声音,他那玩意又大又长,我可疼惨了,直到他把欲望在我身体里释放,我没说一句求饶。

 

  人冲动的时候,是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我说再多都没用。

 

  那一晚,金主拉着我,从桌上到落地窗前再到浴缸,就是不让我躺床上,各种高难度的姿势凌虐我。

 

  动物世界里雄性喜欢在自己的雌性身上留下属于它的气味一样,金主每次兴头上来了,就对我又掐又咬,我承受了他一晚上的暴戾,镜子里看到我的身体,我自己都觉得不忍直视,浑身都是青紫的。

 

  玩到最后,他没力了,才抱着我到床上,澡都没洗,直接睡觉。

 

  我身上全是他弄出来的粘腻,我有洁癖,不擦干净怎么都睡不着,等到他差不多睡过去了,偷偷从他怀里钻出来去卫生间冲干净。

 

  全部弄完已经凌晨三点,我坐在床上,从床头柜里抽了盒事后药,水都没喝,直接准备干咽,还没递到嘴边,一只手按住了我,我偏头,看到金主不知道什么时候睁了眼,已然在盯着我了。

 

  “干嘛?我吃药。”

 

  “你难道不知道这药吃多了以后孩子都会怀不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不出来 放在里面,床戏片段小说多肉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