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村官的幸福生活/和同事出差一晚上做了4次

2020-10-12 17:22:25【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干嘛去了?” “她去娘家拿点东西。饿了吧,来,尝尝你张姐为你准备的早餐。” 我强迫自己冲赵长远露出个笑容,和他寒暄着,可见识了他的种种以后,导师这个字眼却再

干嘛去了?”

 

 文学

 

“她去娘家拿点东西。饿了吧,来,尝尝你张姐为你准备的早餐。”

 

 

我强迫自己冲赵长远露出个笑容,和他寒暄着,可见识了他的种种以后,导师这个字眼却再也不想叫出口。

 

 

瞅了瞅饭桌上放着的一些饼还有豆浆,我心里嘀咕着,早餐是张姐做的估计不假,但我可不敢吃,谁知道他有没有在里面放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赵长远给少妇用过镇定剂,是有前科的,我还真怕他在我身上也来这么一手,稀里糊涂的连丢了清白自己都不知道。

 

 

“不吃了,不饿。”我直接拒绝。

 

 

“不吃早饭怎么能行!”赵长远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苦口婆心的劝说:“你小姑娘现在年纪轻轻仗着身体好,不注意饮食规律,等你得了胃病,后悔都来不及。亏你还是学医的呢,连这都不清楚……”

 

 

见他话里话外絮絮叨叨全是为我好的模样,我心中更加警惕,又瞄了瞄那些早餐,愈发怀疑其中有问题。任凭赵长远怎么劝,我就是不吃。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赵长远见我暗暗警惕的样子,最终叹了口气,无奈的说:“思思啊,你是不是对导师有什么成见?你也是成年人,应该懂,那种事憋着会憋坏身体的,我就想释放一下,我也没想到会被你看见。”

 

 

他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反而让我有点脸红,现在冷静回想起来,昨天卫生间那一幕确实是个意外。

 

 

无论如何,人家夫妻生活和不和谐,是人家自己的事,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顶多就是被弄到腿上给恶心到了。

 

 

“导师我对那方面需求很强烈,你张姐身子又虚,每次二三十分钟就不愿意给我了,我没办法才去卫生间……”赵长远越说越露骨,要给我解释清楚,似乎是觉得因为这件事,才让我起了戒心。

 

 

但我真正警戒的是他猥亵病患这件事,我不清楚他提起昨晚的事,是在装傻还是想掩盖什么。

 

 

不过,他一个有妇之夫,和小姑娘聊这种有关‘性.生活’的话题,真的合适吗?

 

 

反正独自和他共处一室,会让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也感觉很危险,每次他看我的那种怪异眼神,都会让我忍不住起一层鸡皮疙瘩!

 

 

“别说了!既然张姐不在家,那我就先走了……”我脸色微红,稍显粗暴的打断他这个话题,朝着门口的方向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赵长远再次开口说的内容,却让我脚步忍不住一停。

 

 

“你想要调部门,我可以帮你签字……”

 

 

我惊慌起来,心中扑通扑通乱跳,赵长远竟然猜出了我的打算!随即,我又忍不住对他话语中透露的意思心动起来。

 

 

诚然,像我这种实习期未满的护士属于护士长直接管辖,但赵长远毕竟是我的导师,他如果同意,我调转去其他科室会很容易。本来我是打算瞒着他直接向护士长提出请求,没想到,他现在主动提了出来……

 

 

“我记得思思你应该还有一个月,才能申请转正吧?我还可以向医院,在你转正报告上提出录用建议。”赵长远再次抛出了一个具有诱惑力的筹码。

 

 

我所在的医院是省里顶级的三甲医院,转正后的各种福利待遇特别优渥,如果能转正,那就是捧了一个铁饭碗!

 

 

这次,我是真的心动了!转身看着他没吭声。天上不会掉馅饼,赵长远也没这么好心,他这么说肯定还有别的目的。

 

 

果不其然,赵长远见了我默认般的反应,脸上露出得胜般的笑容,坐在那里开始脱上衣。我的心止不住一沉,再联想到张姐在那方面不能满足他,顿时明白,他想要的是让我……

第7章

 

我脸色霎时变得非常难看,怜惜的看了看自己凹凸有致的身体。

 

 

“赵长远,你别做梦了!”很快,我爆发了,朝着赵长远吼了一句。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答应,出卖身体得到职位,我还没那么下贱!

 

 

看着已经脱掉了上衣的赵长远,我强忍微红的眼眶,就要摔门而去。

 

 

结果,赵长远反而一副疑惑的样子,悻悻的说:“思思,你想哪去了!我有皮炎,身上痒的不行,想让你帮我抹点药而已。你看你,想什么呢!”

 

 

“啊!?”

 

 

他说什么?抹药?不是想潜规则我?莫非是我想错了?

 

 

我愕然止住脚步,又气又羞,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才能缓解我此刻的尴尬,好在赵长远似乎并没有在意,朝我摆摆手,然后自顾自的趴在了沙发上。

 

 

“你张姐不在家,我实在痒的受不了了,快来帮我下!”

 

 

我站在原地,踌躇好半晌后,才一咬牙,不就是给一光背男人抹药嘛,在老家光膀子男人见得多了,有啥不敢的,如果这样就能换个铁饭碗,值了!

 

 

下定决心后,我强忍羞涩走到沙发前,看了看,发现他整个身子几乎占满了沙发,如果坐下,屁股肯定和他身体进行碰触,我可不愿意。

 

 

索性直接站在那里,抄起桌上放好的药膏,略微弯腰,打量两眼,发现他背上除了有些暗斑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就问:“抹哪里?”

 

 

“我症状不明显,就是痒,你都抹抹吧!”

 

 

听他这样说,我咬了咬嘴唇,直接把药膏在他背上挤了一缕出来,药膏的味道并不刺鼻,反而有点香甜的味道,很好闻,我开始伸出手指,把药膏均匀摊开。

 

 

“嘶……”

 

 

刚指尖放上去,赵长远就发出一声舒服的吸气声,我脸一红,装作没听见,继续用手给他涂抹。

 

 

这还是我第一次真正长时间接触到男人的身体,指尖在他背上游走时的感觉特别怪异,那种触感让我既异样又反感。

 

 

我只想尽快给他弄完,强忍着不适,全神贯注,把他的两个肩头包括整个背部全都抹了一遍。

 

 

完事后,我轻吐了口气,突然发现赵长远不知何时,竟然扭头在死死盯着我的胸前,眼神火热的似乎想要把我衣服焚烧殆尽。

 

 

我蓦然惊了一跳,这才察觉到自己涂太认真,根本没注意弯腰的时候,胸前早已暴露出大片春光。

 

 

赵长远透过衣领,把我半个雪白酥胸和沟壑彻彻底底看了个干净。

 

 

慌乱之下,我连忙用手捂住胸口,赵长远看上去有些遗憾的收回目光,我羞恼的不行,但又没法说什么,只能怪自己太不小心,让他占了便宜。

 

 

生了一阵闷气,我说道:“抹好了,记得你说过的事!”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村官的幸福生活/和同事出差一晚上做了4次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