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女朋友太瘦找不到感觉_高潮分泌黄液

2020-10-13 10:33:1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看去就跟平民房没有什么不同,可里面却是内有天地。正是燕京国安分局的总部所在之处。 任由着两个国安的办案人员押送着,刘毅脸色如常,没有一丝紧张,一步步的来到一间黑暗的屋

看去就跟平民房没有什么不同,可里面却是内有天地。正是燕京国安分局的总部所在之处。

 

 文学

 

任由着两个国安的办案人员押送着,刘毅脸色如常,没有一丝紧张,一步步的来到一间黑暗的屋内,在铁板凳坐下,手上的手铐并没有解掉,反倒是给他多按上了一幅脚铐。

 

 

这完全是把刘毅当成重刑犯来对待,对此,刘毅并没有反对,更没有反抗,依旧如常,很平静的看着隔着一排铁拦杆另一边的审讯桌椅。

 

 

刘毅很清楚,重量级的人物马上就要出场了,他岂能错过一观那个重量级人物的风采呢。

 

 

其实,从两个国安的办案人员出现开始,刘毅就隐隐有所猜测,但也仅仅是猜测而以,并未确认。

 

 

不过很快,刘毅就确认了自己的猜测,期待之中的重量级人物到来了,一个中年人,长相与在教室里打的那个叫陈俊逸的嚣张年轻人有点相似。

 

 

对此,刘毅脸上勾起一个细小的狐度,挂着不屑的微笑。

 

 

放在以前,发生这种事情,刘毅的选择是杀戮,把所有人统统杀光,只是不知道为何,从踏上故土开始,刘毅的心性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这其中包括杀性,已经减弱了很多。

 

 

但是,那份属于他的骄傲却没有丢,刘毅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善类,想对付他,必须付出代价,这个代价有多重,还要视情况而定,最严重的是血的代价。

 

 

一幅手铐,外加一幅脚铐!

 

 

能够锁住他吗?别开笑玩了,那怕是在前方的那排隔离的钢铁拦杆也未必拦得住刘毅,更别说是一幅手铐和脚铐了,刘毅之所以会乖乖的跟着两个国安的办案人员来这里,其目的不过是为了弄清楚是谁想对付他,又想如何对付他而以。

 

 

“是因为我把你儿子打吐血的原因吧。”审讯的人还没有开口,刘毅倒是先开口了。

 

 

“是。”陈建设心里虽然对刘毅的冷静沉稳感到惊讶,可一想起那疼爱自己儿子的岳父,陈建设也就放宽心,并且非常直接。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和职务吗?”刘毅再次发问。

 

 

形势似乎发生了变化,身份调转了过来,犯人不受审,反倒是犯人来审要审讯他的人来了,看上去有多别扭就有多么的别扭。

 

 

陈建设也感觉到了身份的调转,可他一点都不介意,被他弄到这里来,一切都由他说了算,刘毅现在向他发问,在他想来,不过是呈一时口舌之欢而以。

 

 

“燕京国安分局副局长,陈建设。”陈建设很自傲的回答。

 

 

四十岁刚刚出头,就爬上这个位置,的确不易,毕竟国安系统是出了名的严格,没有背景,没有成绩,一切免谈。

 

 

“最后一个问题。”刘毅并没有为陈建设的职务感到惊讶,脸色如常,语气更是没有任何变化,淡淡的问道。“你打算怎么对付我。”

 

 

“没有一个人可以把我儿子打吐血之后逍遥法外,不管是谁,都要付出血的代价。”陈建设脸色突然变得狰狞,很是可怕。

 

 

“不管是谁吗?”刘毅又问。

 

 

“是的,这里面包括你。”陈建设怒火在不断的燃烧,已经到达失去理智的地步了,语气更加冰冷,犹如千年寒冰一般。

 

 

“啪…啪…啪…”

 

 

几声钢铁断裂的声音回答了陈建设的话,紧接着,刘毅从铁板凳上站了起来,移动的速度奇快,很快就到达那排把审讯室隔成两边的钢铁拦杆边上。

 

 

伸手轻轻按在钢铁拦杆之上,接着,又是“啪啪…”两声,钢铁拦杆也不顶用,直接变形,扭曲,接着断裂,再接着,氧化了…

 

 

刘毅动用《霸气阳刚诀》的真气,在双手按在钢铁拦杆上时,就把真气渗透进了钢管里,这才有钢管的变形,扭曲,再接着断裂,到最后才是氧华成空气。

 

 

说是多,那是快,这一切发生在不到几秒钟的时间,一直坐着的陈建设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一直到刘毅穿过钢铁拦杆,在向他靠近之时,他才猛然反应过来,手伸进腰间,快速拨枪,对准刘毅便开了一枪。

 

 

“砰…”

 

 

子弹出膛,向刘毅飞射而来。

 

 

近了…

 

 

直接穿透刘毅的脑门?

 

 

可是下一刻,却让陈建设傻眼了,因为他并没有看到鲜血飞贱而出,只看到中枪的刘毅身影慢慢的消失。

 

 

那不是刘毅的正身,更加贴切的说,那仅仅是一个残影而以,此刻的刘毅早已来到陈建设的旁边,掐住陈建设的脖子,稍微用点力,就把陈建设整个人提了起来。

 

 

玩味!

 

 

刘毅脸上全是玩味的笑意,可你要是仔细看,就不难看到,在玩味的笑容下,那张俊美的脸却是有些扭曲,双眼更是布满了血丝,已经通红了。

 

 

“咳…”

 

 

被卡住脖子提起,使得陈建设喘不过气来,不断的咳嗽,双手更是不断拍打着刘毅卡住他脖子的手,想挣脱开来,只可惜,陈建设并没有办到。

 

 

渐渐,陈建设全身的力气被抽空了,神智在一点点的涣散,大脑严重缺氧。

 

 

“难道要死了?”

 

 

陈建设在此刻的心里活动很复杂,但最多的是惧怕,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学生竟然有如此的力量。

 

 

不过他毕竟是国安局的副局长,知道的事情比别人多出很多,自然也就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有一些人是超越常规的存在的,比如说武者,就是超越自然法则的存在。

 

 

无疑,刘毅应该就是一个武者。

 

 

面对着一个武者,他陈建设毫无反抗之力,他的岳父恐怕也是一样吧,没有任何办法,因为得罪了一个武者,能够剿灭还好,要是不能,那么威胁绝对是致命的。

 

 

正当陈建设奄奄一息之间,却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可以自由呼吸了。

 

 

近一百五十斤的身体就那么被提起了,飘浮在空中,下坠力的拉扯,很快就能致一个人死地,只是陈建设是幸运的,他存活下来了,在最后一刻,刘毅把他放下,但也只是暂时存活下来而以!

 

 

不理会狼狈趴在地下拼命咳嗽的陈建设,刘毅从之前陈建设放在审讯桌上的手机拿起,按了一组号码,拨了出去。

 

 

……

第七章闹大了(下)

 

求救么?

 

 

在外人看来,刘毅打电话似乎是为了求救,可是以他的身份需要求救吗?

 

 

答案很快就揭晓,电话响了两声便被接通了,说话之人虽隔着话筒,声音变质,可依然能让刘毅听得出来,那是一位年轻人,想来担任的是秘书职务吧。

 

 

“陈局长,您好!你找部长吗?”电话那头的人问道。

 

 

“我不是陈建设,我叫刘毅,让你们部长接电话吧。”

 

 

刘毅的话说得很轻很平静,可是任谁都听得出来,在平静的背后却是带着丝丝凉,这点从已经恢复一丝清醒的陈建设的惊恐脸色可以看得出来。

 

 

只见陈建设混身打了一个抖,特别是在刘毅最后报出自己的名字时,陈建设更是被吓了一跳。

 

 

对于刘毅这个名字,陈建设不是第一次听说过了,可是之前听说过的时候,他还不以为意,认为他与刘毅是不可能产生任何交集,故而抛之脑后。

 

 

可现在呢,却是产生了交集,刘毅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有很多,可是同样的名字,拥有神鬼之能的身手,这世上也就仅有一个,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国内权倾朝野刘家的第三代嫡孙。

 

 

这层身份还不是最重要的,更为重要的还是当时整个四九城里国安系统副局长级别以上的内部会议,主持会议的人正是国安部的部长,当时国安部的部长是这么说的:“刘毅,他拥有神鬼莫测的身手,同时也是全世界绝大部份国家的头号通辑犯,嗯,还是全世界各国都不愿意招惹的人物。”

 

 

拥有强悍的背景也就算了,可再加上一句全世界各国都不愿意招惹的人物,那此人的恐怖就可想而知了。

 

 

陈建设甚至还记得,在会议的最后,要散会之前,国安部的部长下达了一条命令,嗯,命令是这样说的:“凡是与刘毅有关的事情,谁都不能自作主张,必须通报我。”

 

 

郑重其事阿!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四九城里的所有国安系统达到副局长以上的级别,个个有国安部的部长贴身的电话号码,这才让刘毅大大的方便了一把,可以很轻松的在陈建设的手机里找到国安部部长的电话打过去。

 

 

陈建设的岳父是权力极大没错,可权力再大也大不过刘家,要知道刘家现在可是有一位核武器级别的人物存在,他老人家甚至还很健康,现在的中央高层要做出什么大决策时,都要与这位老人家商量过才决定呢。

 

 

能与之相比吗?

 

 

不能,完全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

 

 

不过让陈建设最为惧怕的不是刘家的权势,而是刘毅的危险系数,从国安部部长的口中,陈建设可以读出很多条信息,那便是刘毅的危险系统很高,可国安系统不会对他怎么样,甚至于在碰到刘毅的时候都要退避三舍。

 

 

换句话来说,就是刘毅现在把他陈建设给杀了,国安部的部长来了,也不会触怒刘毅,而是选择草草了事。

 

 

他陈建设招惹了刘毅,再到刘毅打电话给国安部的部长,命运几乎已经决定了,他陈建设的仕途完了,甚至面临的是牢狱之灾,可没有关系,有岳父在,等过些时日,刘毅的怒火消了,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走出来。

 

 

然而,问题是刘毅会放过他吗?

 

 

相比起性命来,官职已经无关紧要了,现在的陈建设最期待的就是刘毅不要杀他,让他存活下来。同时,刘建设的心里也恨阿,恨透了儿子,恨透了老婆,更恨透了自己。

 

 

恨儿子很好理解,因为是他的儿子招惹刘毅的,恨老婆同样很好理解,是他老婆教唆他对付刘毅的。至于恨自己嘛,则是因为他平时没有好好的管教儿子,更是妻管严,一切都听从老婆的。

 

 

只可惜,一切都晚了!

 

 

“我是国安部的部长!”电话里传来一个低稳的声音,很明显,此人的年龄应该不小了。

 

 

然而,刘毅不知道的是,此刻国安部部长的内心跟说话的沉稳不成正比,他是强忍着爆怒,强压着心境的起伏,同时还在暗暗祈祷中跟刘毅对话。

 

 

在接到秘书的汇报时,国安部部长原本还不在意,认为刘毅打电话给他不会有什么大事,可是当秘书说刘毅是拿着陈建设的手机打的电话,国安部的部长就坐不住了。

 

 

这个世界上聪明人不少,举一反三非常的容易,从种种迹象表明,得出来的结果就是陈建设招惹到了刘毅,且还是那种得罪惨了的程度。

 

 

“我是刘毅,我想请问一下部长大人,你们国安局办案是不是经常使用屈打成招,有时候甚至是审讯的手续都免了就对犯人宣判呢。”刘毅平静无波的说了一句,之后也不等国安部部长开口,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一切谜底都揭开了,刘毅相信,以国安部部长的聪明,就不难猜出这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于是,刘毅也懒得去跟他多说,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端坐在之前陈建设所坐的椅子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吐了几个烟圈,连看都不看那躺在地上,像死狗一样的陈建设。

 

 

刘毅在等,等着国安部的部长到来!

 

 

刘毅有理由相信,陈建设作为国安系统的人,他惹出来的事情,国安部的部长不会不管不问的,嗯,就算是对陈建设不管不问,可对他刘毅呢,总要给个交代吧。

 

 

然而,刘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一通电话,却是由国安部的部长散播开,先是一号首长被告之了,再接着是陈建设的岳父也被告之了,紧接着才是刘老爷子,也由一号首长转告而得知了。

 

 

四九城里本来就不是密不可透风的墙,所谓京城无小事,在这里发生一件小事,可随着演变,就会变成一件大事,特别是关系到刘毅,那更是大事之中的大事。

 

 

短时间内,一些权力不弱的世家都知道了此事,更是了解得非常的详细,陈建设的儿子在燕京大学里为了抢一个坐位,对刘毅动手,被刘毅反击,打吐血重伤入院,而后陈建设以公谋私,利用手里的权力把刘毅给抓了,估计是想下黑手。

 

 

轰动了…也热闹了!

 

 

一下子,整个四九城像是平静的湖泊里丢进一块大石一样,激起了大浪。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女朋友太瘦找不到感觉_高潮分泌黄液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