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迷迷糊糊进了岳的被窝\按摩师舌头探了进去

2020-10-13 11:25:10【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对于别人而言,事不关己的关自己屁事。对许江而言,他的威胁也仅仅只是威胁。 祥叔则从之前的震惊中缓过来,问道:“你是说……,你愿意把这前宋圣旨卖给我们?&rdq

对于别人而言,事不关己的关自己屁事。对许江而言,他的威胁也仅仅只是威胁。

 

 文学

 

祥叔则从之前的震惊中缓过来,问道:“你是说……,你愿意把这前宋圣旨卖给我们?”

 

 

许江点了点头。

 

 

杜玥也喘着粗气问道:“许江,你说的是真的?”

 

 

许江无奈的笑着:“是的,我说的是真的。但是你们要先给我一个低价,价格合适的话我不会皱一下眉头。对于,刚才那三十万我先给你。”说着,他就要打开密码箱。说起来,他还是第一次拿着这么多的钱。

 

 

如果不是现在人太多,他早就蹦起来了。不过想想等会这圣旨卖的钱,不知道会是这三百万的几倍,所以一直都在调节自己的状态。

 

 

听到许江确定这么多,杜玥和祥叔两人赶紧商量了起来。也于此刻,保镖也打电话喊来更多的保镖。在他们眼里,这个圣旨肯定会拿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加派人手。

 

 

过了十多分钟。

 

 

杜玥才平稳下来,冷静的说:“那三十万就不要提了,在这圣旨面前简直就是九牛一毛。我跟祥叔商量过,这个圣旨放在拍卖行里不下于一个亿。所以,我们打算以四千万的前期价格,再加上拍卖行卖出的最后价格的五分之一,你看怎么样?”

 

 

许江想了想,没有过多的犹豫,将圣旨递给了杜玥:“好,这圣旨是你的了。”这个价格,说实话也超过了他的意料。

 

 

光是前期四千万的价格,也差不多是他意向中的价格。况且他也明白,带着这四千万他能从这里安全走出去。但是带着圣旨,他说不定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谢谢你,许江。”杜玥接过圣旨,双手有些颤抖,随即也拿出一张金卡:“这卡里有四千万,密码是八个八。这附近有ATM机,我可以陪你一起去验证。”

 

 

许江倒是大气的直接把金卡放好,笑着说:“不用,我信你。”

 

 

杜玥现在倒没有多说什么,连忙对祥叔说:“祥叔,等会让保镖先护送你跟圣旨回去。然后尽快安排拍卖行那边的事务,正好明天晚上就有,直接放上去。白天造势,我要在半天的时间内,让世界都知道。”

 

 

“恩,这个我晓得。有了这个圣旨,小姐你的赌约就算是稳了。”祥叔很是激动的说着,随后对许江客气的说:“小友,我现在必须离开。明天的拍卖会,请你务必参加。”

 

 

拍卖会?说实话,许江还是第一次受邀参加这样的会议。要知道,他以前参加的基本都是学生会或是大学系里的辩论会。必须这拍卖会,听名字就是有钱人参加的。

 

 

“好,我一定会去。”许江也答应下来。在刚说完,他的黄金眼也瞬间失去功能。第一次的黄金眼在这一刻,就这么用掉了。而用掉一掉黄金眼后,也为他目前带来了四千三百万的收益。一瞬间,他就从一个穷小子变成了千万富翁。

 

 

这转变,还真是天上地下之分。

 

 

祥叔将圣旨放在一个木盒内,身边已经围着近三十个保镖,他也振声喊道:“这南宋圣旨现在是我江南杜家的物品,也是我大圣拍卖行的压箱物品。无论是哪道人士,在想要动手前先掂量清楚。”

 

 

这段话,放在任何人的耳中,那都是赤裸裸的威慑。特别是提到了江南杜江和大圣拍卖行后,原本也有几批人动了歪心思,也在瞬间如同冷水浇身,彻底冷了下来。

 

 

许江听到这两个词,有些不解的问:“杜小姐,江南杜家和大圣拍卖行是什么?”

 

 

“叫我玥儿就成。”杜玥现在心情大好,对许江即感恩又佩服,可听到他的问题,张大嘴巴不敢置信:“我的天,你是松山人吗?竟然不知道杜家和大圣拍卖行?”

 

 

许江挠着头,不好意思说:“那个,我是乡下的。”

 

 

“服了你了,不过好在还是有人不知道的。整天那个老头子都在吹嘘江南杜家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哈哈,这次我可以找到对付他的梗了。”杜玥先是一愣,随即大笑起来,说着杜江不懂的话。

 

 

“走,咱们现在去赛掌柜那,我在那还订了一千多万的籽料呢。正好你也是去赌石的,我要看看你的运气会不会一直那么逆天。”杜玥心情大好,也跟许江开起了玩笑。不知不觉中,也把许江当成了朋友。

 

 

当然,她也对许江很是好奇。

 

 

一个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青年,竟然会懂得比祥叔还多。她虽然从小就接触这个行业,但现在也都只是半知半解,看走眼的次数比吃饭的次数还多。

 

 

可许江两个决定,第一个拯救了她的三千万,第二个直接价值一个亿以上。不得不说,这个男人肯定不简单,身上肯定有秘密。

 

 

许江原本赚够了钱,也就没必要再去赌石了。

 

 

可既然杜玥都这么说了,而且陪在一个超级美女的身边也是一件令人舒服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突然间,他又想起了林涵。

 

 

论起来,林涵无论是外貌还是身材,连杜玥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也不知道,她现在见到我会是什么表情。”许江在心底苦涩的笑着,不过这也只是想想。此刻就是林涵再回来求他复合,也不会有任何的可能。同时,他也不会去保护林涵。毕竟,她有她自己的人生选择。

 

 

但是那个李方,他许江就必须要做些什么。不过,要等到将父亲的病看好再说。

 

 

很快,两个人朝着赌石赛掌柜那里走去。而之前围观的那群人,也全都一股脑跟在了许江的屁股后面。甚至有的都已经上前搭讪,其中除了一些有钱的老板,甚至还有各种各样妖娆的美女。

 

 

赛掌柜的店面,是专营玉石籽料。

 

 

他店里的籽料,都是从云南那边空运而来,大多都是上品货色,不过价钱也不低。就比如杜玥订的一千万的籽料,也不过只有近一百块成色不错的籽料。

 

 

“哟,杜小姐来了,你的籽料都给你准备好了,随时准备切割。”赛掌柜是个胖胖的中年男人,满脸横肉,不过倒显得有几分富贵。他做这行有些年头,一开始也是赌石,后来发觉籽料生意肯定会发达,这才从赌石人变成了赌石老板。

 

 

“咦,祥叔他老人家今个没来?”赛掌柜看样子是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所以对于祥叔没来感到有些奇怪。他跟祥叔有故交,如果不是祥叔,光是这批杜玥订的籽料,至少要贵上一番。

 

 

“祥叔有事去了,籽料先别急着切割,让他看看。”杜玥倒十分客气,看着许江笑着说:“祥叔走了,你可得帮我看看这批籽料到底如何。”

 

 

许江笑着点点头,在心里再度默默念了句:芝麻开门。

 

 

瞬时,那种双眼畅快的感觉再度出现。而这次跟上次不同,这次,他的双眼可以直接看到那些籽料的内部。不像之前,是通过大脑反馈的信息。

 

 

虽然有些奇怪,他也没多想。

 

 

“恩,这批籽料不错,有赚头。”那一百块籽料,在他观察一番后,发现至少有八十块里面有翡翠。虽然他对翡翠的成色不懂,但是这么多的翡翠,肯定有赚头。

 

 

杜玥得到这个结果,很是满意:“恩,我相信你的眼光。对了,你也是来赌石的,也去挑选点籽料啊,赛掌柜这里其他的籽料都是很不错的。”

 

 

赛掌柜一听许江也是来赌石的,热情的问道:“小兄弟也是来赌石的?那我可告诉你,要在这松山市赌石,必须得来我这里不行。咱们店里的籽料都是好料子,出绿子也多。”

 

 

此时,杜玥的那批籽料正在切割。也恰好,前三十块石头都是有翡翠的,引得一阵惊呼。虽说这翡翠有大有小,质量有高有底。但是就目前来看,她的一千万是只赚不赔。

 

 

“恩,我先看看挑选一下。”许江现在手里拿着三百万的现金,也觉得有些不自然。倒不如就借着这个机会,将这三百万赌石赌出去得了。

 

 

不过这籽料,他可得好好瞅瞅……

 

 

赛掌柜大方的拍着胸脯:“得嘞,你随便瞅。看中哪块跟老哥说,你跟杜小姐是一起来的,老哥绝对给你一个低价,不会让你吃亏的。”

 

 

许江笑着环绕四周,虽然他店里的籽料很多,但是在他的眼中都是异常的普通。正当他要放弃时,突然发觉在店铺的正中央摆着一块通体翠绿的籽料。

 

 

那块籽料虽然通体翠绿,看样子像是一整块翡翠,但那也只是表皮而已。可在最中心,有那么一小块晶莹剔透的透绿,这种绿色跟一般的绿色不同,很有仙气。

 

 

与此同时,他的大脑再一次得到反馈信息。

 

 

“籽料有子。”

 

 

仅仅四个字,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注解。可是那里面的透绿,却让许江有些心神激动。这种情况,即便是刚才那道画中的圣旨也没让他这么激动。

 

 

“赛掌柜,那块籽料卖吗?”许江用了几分钟才缓下来,指着那块通体翠绿的籽料说着。

 

 

“那块?这个……不瞒老弟,那块籽料祥叔他老人家看过,只是表皮一层翡翠而已,里面毛都没有。不过我这人比较轴,总觉得这块籽料不简单。你要是要这块,我倒不好开价了。”赛掌柜有些为难,看着那块石头也是有些不舍。

 

 

而许江也认准了那一块籽料,仅凭着那句“籽料有子”,还有那让他心神激动的透绿,都足以决定买下那块籽料了。

 

 

许江直接说:“赛掌柜直接开价吧。”

 

 

赛掌柜咬咬牙,说:“老弟,不多说,四百万你拿走。”

 

 

许江把密码箱放在赛掌柜面前,笑着说:“赛掌柜,我这里有三百万的现金,如果这个价格合适,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反正那块籽料我也就是玩玩,如果你觉得可以,就把这钱拿走。”

 

 

“好,这笔生意我做了。”赛掌柜再三犹豫下,还是选择把那块看起来了不得的籽料以三百万的价格卖了,不过也善意的提醒着:“老弟,你可得想清楚,那籽料祥叔可鉴定过。”

第七章 透明翡翠

 

赛掌柜拿起那块籽料放在手里掂了掂对许江说道:“小兄弟,那既然这样我就开了,如果这块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废料,那我可不负责任。”

 

 

赛掌柜明显有些慌,谁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而且他也很想看看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赛掌柜,你就放胆开吧!出了什么问题就算是我自己的损失。”

 

 

“那好嘞!各位可要仔细看,有什么问题,自己承担着!”

 

 

赛掌柜吩咐手下拿走了那块籽料,在众人的注视下开料。

 

 

杜玥看着许江,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无法言说的自信,这种自信只在自己的父亲脸上见到过,如果不是方才亲眼见到了许江的能力,恐怕自己万万不会相信。

 

 

那块籽料在切割机的切割下渐渐地露出了里面的部分,赛掌柜叹了一口气。

 

 

“果然,是块废料,看来小兄弟你这次是亏大了。”

 

 

“别急!赛掌柜,继续切,精彩的还在里头呢!”许江淡淡一笑。

 

 

过了几分钟。

 

 

“难道!”

 

 

赛掌柜开始注视着那块被切开的籽料,里面出现了透明的光泽,这是他干这行几十年以来都没有见过的。

 

 

“是快透明翡翠。”

 

 

“这可真是罕见啊!”身边负责切割的伙计惊呼道。

 

 

那块透明翡翠闪着奇异的光彩,仿佛透着仙气,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翡翠,像是冰种玉!但明显色泽和手感要好得多。

 

 

赛掌柜心中不免地泛起一阵波澜,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家祥老兄可是业界有名的掌眼,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过他失手,没有想到败在了这个看似普通的年轻人手里。

 

 

“不愧是杜小姐带来的,这眼力恐怕整个松山市能够比得上的一只手也能数的出来,更何况还这么年轻,前途无量啊!”

 

 

这个赛掌柜是个老江湖,唯独喜欢关注一些有潜力的新人,给予他们帮助,这样等到他们飞黄腾达以后自会给自己不少的好处。而眼前这个许江,更是潜力无穷,日后一定会成为人中龙凤,把这个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赛掌柜,你还没有看到之前的表演呢!这个许兄弟可不止你看到得这么简单!今天他可是让家祥叔颜面扫地啊!”

 

 

赛掌柜一震,没有想到这个许江的能力还不止这些。

 

 

许江摆了摆手说道:“没有没有,就是运气好罢了!家祥叔经验丰富,我还有很多需要想他老人家学习的地方。”

 

 

许江上前拿起了那块透明翡翠,缓缓地走向了杜玥问道;“你帮我看看这块大概值多少钱?”

 

 

杜玥仔细端详了这块透明翡翠,有点略微吃惊地说道:“这块翡翠我真的没有见过,也不太好估价,不过但从成色上来看恐怕不会低于九位数。”

 

 

许江淡淡一笑,这一天他通过打赌开画已经从穷小子变为千万富翁,这次又多了一块价值连城的透明翡翠,生活已经彻底地改变了。但他隐隐觉得这块翡翠不太一般,因此根本就没有准备出手。他握紧了翡翠,这时,大脑中又传来那个稚嫩的声音。

 

 

“只差一步!”

 

 

这句话让他虎躯一震,难道这块透明翡翠真的非同凡响?而只差一步又是差了哪一步?

 

 

许江对杜玥道谢。

 

 

“杜小姐,谢谢你带我来这里,让我收到这块好料。”

 

 

“没什么,这是凭你自己的本事拿到的。家祥叔之前就已经认定了这是废料,而只有你看出了它不简单。没有想到今天家祥叔竟然连续走眼了三次,恐怕不简单的是你吧!”

 

 

“没有没有,我就是一个穷学生,哪有那么神通广大的。”

 

 

“行了,你就别谦虚了。我果然没有看走眼,你不但能力出众,而且谦虚谨慎,比那个高盛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杜玥一想到高盛心里就泛出一股莫名的厌恶感,那种为人轻拂的富二代让她作呕,更可恨的是他还仗着自己的家室以及与父亲的关系对自己死缠烂打。杜玥看了一眼许江,脸上突然泛起一阵绯红。

 

 

“杜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许江问道。

 

 

“没……没什么……”

 

 

杜玥紧张的转了一下头,回避许江的眼神。她怕许江看出自己的心思。

 

 

“许江,你把那块透明翡翠先放在我这里吧!”

 

 

“这是为何?”许江不解道。

 

 

“这里虽然是在市中心,但难免鱼龙混杂,也不乏一些眼力好的老手,这些人的背后一般都有一些大势力撑腰,如果让他们看上恐怕你很难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既然这样,那我就将它交给你了。”

 

 

杜玥接过透明翡翠,向店外的黑色车子招了招手,不一会儿,一个黑衣男子拿过来一个银色的保险箱,她将翡翠小心翼翼地放进保险箱中。

 

 

“东西我先拿着,就算那些人想动什么花花肠子,但是因为我们杜家的势力,他们也不敢动手,不然不能活着出去的就是他们!”

 

 

“那多谢了,杜小姐。”许江恭敬地对杜玥说

 

 

“你就不要叫我杜小姐了,叫我玥儿吧!”

 

 

“这……好吧!玥儿。”许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才刚认识一天而已,称呼未免有些太亲密了。

 

 

杜玥微微一笑,两眼眯成迷人的弧度,细细的长发盖过眉梢,脖子轻轻一弯,露出如白雪般的肌肤。任何一个男人见到这样的一个女子恐怕都忍不住动心,许江也不例外,他的黄金眼还没有消失,在盯着杜玥看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里面的景色,身材凹凸有致,然人忍不住全身火热,难怪高盛那个家伙会一直对着杜玥死缠烂打。这个女人比她曾经见到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漂亮,除了自己的妹妹许昱。这个妹妹也是个惹人爱的小妖精,但和杜玥是不同的美。

 

 

许江看的入神。

 

 

“许江看什么呢?”杜玥笑问道。

 

 

“没……没什么……”许江有些脸红。

 

 

“真是个傻瓜!行了,我们先收拾一下,准备走吧!”

 

 

“去哪?”许江不解的问道。

 

 

“等会再说。”

 

 

杜玥转身对赛老板说:“我的料先放在这边,你负责帮我出手,钱就打在以前的那张卡上,辛苦费赛老板你先收着,以后我们还要合作。”

 

 

她从钱包中拿出一张金卡,塞进了赛老板的口袋里。

 

 

赛老板微微一笑道:“这是,我跟杜小姐多少年的合作关系,这点小事就包在我赛老板身上吧”

 

 

赛老板将金卡放好,心中又是一喜,这一次又可以挣个盆满钵满,但这就是做生意的规矩,给别人好料,多收点好处费也是应该的。再说了,凭着自己和杜玥这么多年的交情也是应该的。

 

 

但是那块籽料也着实心疼,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眼光如此毒辣,竟然能看得出这块料里不简单,而且还如此年轻,想到这里赛老板更是倒吸一口凉气。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迷迷糊糊进了岳的被窝\按摩师舌头探了进去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