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走绳结三角木马贵妃|用内裤最爽的飞机方法

2020-10-13 11:27:25【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就给病人诊断清楚,他口里微动,说着一个个词:“川芎龟甲白芷粉各五钱,银翘七钱,生地三钱……” 他一边说着,旁边一位年轻的男助理,则在电脑上打着这些字,等

就给病人诊断清楚,他口里微动,说着一个个词:“川芎龟甲白芷粉各五钱,银翘七钱,生地三钱……”

 

 文学

 

他一边说着,旁边一位年轻的男助理,则在电脑上打着这些字,等老中医说完,他也打完了字。然后打印出来,让病人到后面的药房去取。

 

 

老中医诊完一个病人,不时伸手去揉一揉发僵的左腿,年龄大了,这些老部件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

 

 

仅从这个动作,黎政就敏锐的察觉出来,老中医这是患了严重的风湿病,而且是长年的顽疾。

 

 

风湿病这种东西,在地球上还是一个不可攻克的医学难题,所有治疗都只能缓解症状,决不可能根治。

 

 

老中医自己就是成名的医生,医治了天下人,却治不好自己的毛病。

 

 

看看排成长龙的队伍,老中医还不知道要坐多久才能诊完,一大把年纪了,想想也挺可怜的!

 

 

黎政看了一会儿,想起自己的正事,就拿着自己写的药方,向门的另一边走去。他不需要诊脉,所以也不用排队。

 

 

还没走到门口,立即走过来两个穿着白褂子的小伙子,气势汹汹地拦在门口说道:“诶诶诶,你又来干嘛?出去出去!”

 

 

黎政气得一扬眉,我来干嘛?当然是买药了。来药店难道是来泡妞的吗?

 

 

还没等他说话,门后面几个跑堂的六七个工作人员也聚来了,就听见他们乱七八糟地说着:

 

 

“别让这小子进来了,他准是又来赊药的。”

 

 

“对,决不能让他进来,起码得让他还上以前的欠款!”

 

 

“对,还钱,还钱,哪怕还不上,起码也得还一半!这小子都欠了好几万了!”

 

 

“我们药店的‘龙虎药’都被这小子给赊完了吧?啧啧啧,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活脱脱成了个吸毒鬼,还不知道收敛!”

 

 

“甭跟他废话,先还钱!”

 

 

“没钱还想吃壮阳药,不行就别整那么多女人!”

 

 

“就是,有钱玩女人,没钱还药钱吗?”

 

 

“……”

 

 

这一顿叽叽喳喳,把黎政吵得脑仁疼。

 

 

他也想起来了,白家致这个不是完意的完意儿,以前光知道沉迷美色,不但掏空了身体,还滥用了一大堆透支身体的“龙虎药”,活生生把一个年轻的身体给提前整垮掉完了。

 

 

不说别的,现在还欠了这家药店七八万块的药钱。

 

 

光是“龙虎药”的钱都能欠七八万,对自己够狠的!

 

 

抬了抬手,他真想一掌间让这些叽叽喳喳的声音消失掉,让自己清静一会儿。但是不行,既然用了这“败家子”的身体,他的债也只有算在自己头上了。

 

 

毕竟还得靠这身体去找他如花似玉的老婆。

 

 

“药费啊?没问题。我帮你们老中医瞧好风湿病,就把这药费给抵了吧?”黎政想了想,说道。

 

 

风湿这种病,在地球上还属于顽疾,但在他不死医圣手里,这算得了什么?

 

 

“切!老中医自己就是成名的老医生,用得着你医?”

 

 

“笑话!真是大言不惭,你脑子是坏掉了吧?”

 

 

“草草草!一个败家子儿,今天居然想出这种把戏来,真不简单啊!马的,把大伙全当傻子呢?”

 

 

“败家子,你认识字吗?知道咱们叶老神医是什么来头吗?就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真新鲜,还有人敢说给叶老神医看病的,你倒是给大伙说说,你打算怎么看哪?”

 

 

这一群叽叽喳喳又叫开了来。

 

 

黎政不胜其烦,大声说道:“我给你们叶老神医开个方子,就这么看病!”

 

 

他这一嗓子,带上了一二分的灵力,镇住了这些人。

 

 

这些人难道都是老中医的脑残粉?什么都还不知道,就叽叽喳喳的为他说话!

 

 

不过也难怪,黎政只要抬头看看这间“百叶堂”的匾额,就知道眼前这老中医是什么来头。

 

 

堂堂叶家中医百年闻名,老字号的“百叶堂”药店遍布全国各地。那位须发皆白的叶神医,名叫叶永青,是百叶堂上一代传人。

 

 

由于他年事已高,就把位子给传了下去,现在退休在家。

 

 

但老中医闲着也是闲着,没事就出来摆下义诊,既活动了身手,也让一部分病人受了益,当然最关键的,那肯定也是维持了百叶堂的好声誉。

 

 

所以,老中医理所当然地拥有极好的名声。

 

 

但是,这跟黎政有什么关系?他只是用一个方子治好老中医的顽疾,抵去以前那个败家子欠下的债务而已。

 

 

话说老中医名下有那么多分店,免个几万的债务还叫事?

 

 

刚才这一嗓子,镇住了叽叽喳喳的人,但老中医的大弟子从人堆里站了出来,说道:“你小子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欠债就想办法还钱,我师傅他老人家一天给多少人治病?用得着你在这里信口雌黄?”

 

 

黎政听到这话,也不生气,悠悠地说道:“唉呀,可怜的老神医,一天给多少人治病,却连自己小小的风湿都治不好!”

 

 

这一句话直接引发了众人再一次狂喷:

 

 

“你小子懂不懂啊?不懂就不要在门口乱说,风湿是目前的世界医疗难题,没人能根治!”

 

 

“滚滚滚!在大门口胡说什么呢?”

 

 

“有钱就还钱,没钱赶紧滚……”

 

 

就连在老中医身边的年轻助理,也忍不住丢下手头的事情,跑过去插一句嘴:“你小子还敢说治疗风湿呢,我看你要先治下脑子,要不你也跟着先排下队,让我们家神医给你瞧瞧!”

 

 

叶永青老神医早就听到了动静,原来只以为是件小事情,也没多放在心上。

 

 

但眼看越吵越大,周围的人都聚了来,小事已经变成了大事。

 

 

他心里当然也是有气的。你说别的行业我可能不懂,可是在医药行,你这样在人家大门口放厥词,眼里还有我这个老中医吗?

 

 

但毕竟是多年的名医,心里再不高兴,脸上却依旧云淡风轻,一点也看不出来。

 

 

偏偏黎政还继续说道:“小小风湿有什么了不起?我随手开张方子,连吃三个疗程,保证根治!”

 

 

这句话简直能将人气得吐血!

 

 

老中医忍不住了,抻着腿站了起来,久坐引起血液循环不畅,加重了风湿的问题,但他顾不了这么多,就是瘸着也走了过来……

第7章 笔走龙蛇

 

老神医叶永青迈着僵痛的腿走过来,但看到眼前闹轰轰的人群,他把嘴边的话硬生生改成了:“年轻人,话不要说得太满,你要是真能根治风湿,得拿出证据来呀!”

 

 

他是德高望重的老神医,是“百叶堂”的上一代传人,难道也能跟眼前这些人一样,叽叽喳喳的瞎吵一通?

 

 

即使心里有气,他也得硬做出一幅超然的姿态。

 

 

他的助理见老神医居然还心平气和的跟“败家子”谈上了,急得以为老人家要上当,连忙阻止道:“二爷爷,您可别上他的当啊!他就是一胡说。”

 

 

助理算是叶老神医的孙辈,名叫叶非凡,目前在给老神医当助理。

 

 

屋里的那堆人也叽叽喳喳地附和叶非凡,让老人家不要管这事,他们会把黎政轰走。

 

 

眼看周围乱轰轰的,就连过往的行人都聚了一些过来,都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叶老神医连忙挥手制止:“大家不要吵!都不要吵!须知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虽然活了七十多岁,但也不敢称为天下第一啊!”

 

 

他这话有两个意思,表面上当然是谦虚,体现了老人超脱。

 

 

但另一层意思也很明显,我活了七十多岁,行医一辈子,不敢称天下第一,那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人能比的。

 

 

你小子要是没什么真本事,趁早滚蛋!

 

 

还想以治疗风湿为由,免去旧债,百叶堂虽然有钱,可也不会被人当傻子啊!

 

 

黎政在他的星球上,活了一千多年,早就活成了人精,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老人这点玄外之音,他当然能听得出来。

 

 

但他丝毫不在乎,轻笑着说道:“不就是要证据吗?”

 

 

说完挤过人群,径直来到了药房的柜台前,随手抓起一支笔,拿上一张纸,写了一张方子。

 

 

活了一千多年的不死神医,开个风湿方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七八个人挤在一堆,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情。刚才哥几个明明把门堵了呀?那小子怎么轻轻就走过去了?完全当这些挤在门口的人没有重量。

 

 

他们回过身,看着正笔走龙蛇的黎政,话说这厮提笔写字的样子,还真像那么回事。倒颇有一番大师风范。

 

 

众人还在发傻间,黎政已经写好了方子,又从容地挤过了人群,走出来把方子递给叶永青。

 

 

来去也就分把钟的时间。

 

 

叶永青接了方子抬眼一看,还没看清内容,心里就连连赞道:“好字!好字!”

 

 

现代中医基本上都改用了电脑,所有的方剂都用电脑打出来,没多少人会用这样漂亮的字体来写,这年轻人倒是有两下子。

 

 

这是什么字体?

 

 

嗯,先不管字体了,看方子要紧。仔细看一眼方子的内容,老神医心里就再也淡定不下来。

 

 

他表面虽然依旧维持着云淡风轻,超然出众,但内心早已是惊涛骇浪,心里说道:

 

 

“这鬼砂怎么能和云帆一起使用?冰虫黄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啊?但是……但是……火苏芷再加上云片,也的确可以治疗风湿……这方子,太诡异了!但真按这个方子,还真说不定可行啊!”

 

 

不但出位大胆,在用量和用法上,也与常人理解的大不一样。可以确定的是,这方子对人体无害。

 

 

老人行医几十年,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方子,一时间看得迷住了。

 

 

反复仔细看了三遍,老人突然大叫了一声:“来人!”

 

 

他的大弟子立即上前应道:“师傅!”

 

 

“按这个方子抓药,我要现煎!”老神医的语气有些急促,并且坚定。

 

 

行医几十年,看到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好方子,就犹如一个修炼之人看到一件从来没见过的绝世神兵,这还能淡定?

 

 

要是这方子真能治好他的风湿,那就真是不凡了。

 

 

老中医道行深,能看得出个两三成,但其余人就完全看不懂了。虽然也觉得这字迹的确是笔走龙蛇,写得很漂亮,有劲道,但这能治风湿?

 

 

一个败家子随手写出来的东西,还能治病?

 

 

大弟子看了方子三四遍后,不放心的问叶永青:“师傅?您真相信这是正确的药方?您……不会还要亲自喝吧?”

 

 

其它人也纷纷劝老神医,不要误信了人言,把自己身体喝出个好歹。

 

 

“喝!我当然要喝,你记着按方子上面写的煎就行,一定不要出现纰漏!”叶永青点头,坚定地说道。

 

 

这方子既然害不了人,他试上一试又有何妨?如果真能治疗风湿,这在医学史上可是一个巨大的突破啊!

 

 

大弟子无奈,师傅有命,焉敢不从?

 

 

他很快就去亲自抓药了。这个方子他生平仅见,不敢让别人代劳,生怕出了一丁点差错,害死了自己的师傅。

 

 

按照方子上写的,煎药得花一个多小时。这么多人都杵在门口也不像话,按老中医的意思,把黎政请了进去,在药方旁边隔出来的小会客室,先休息一会儿。

 

 

所有人都陪着一起等着。

 

 

大弟子看着煎药,不时调控着温度,再看看锅里,有时候配以搅动一下,一阵阵药味传过来。

 

 

一个多小时后,药煎了出来。

 

 

刚好煎成一碗,深褐色的液体散发着不明的药味,这让整整一间药堂的工作人员都感到了一种未知的害怕。

 

 

老神医真要喝这个东西?

 

 

喝出个好歹怎么办?

 

 

有人企图再次相劝叶永青,他伸手阻止道:“大家什么都不用说了,今天我一定要亲自试这味药!”

 

 

药稍微放凉了一点,老人端起碗来,一饮而尽。

 

 

众人伸长了脖子,观察着叶永青的神态。若是有一丝不爽,他们必定要把黎政抓住,告他个投毒害人。

 

 

黎政仅凭观色,就知道这些人心里在想些什么,但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气定神闲的翘起了二郎腿,靠在沙发椅上。

 

 

约十五分钟过后,叶永青觉察到了身体的异样。

 

 

身子微微发热。

 

 

似乎有一条火龙在身体里游走,游到了患有风湿的左腿。

 

 

火龙很灵活,在左腿上游来游去,一直发僵发痛的左腿猛然间有了一些活力,发麻的情形也顿时好了很多。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走绳结三角木马贵妃|用内裤最爽的飞机方法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