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被一群男人在肚子里尿了_白嫩的馒头没有一根毛

2020-10-13 11:39:14【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五六个黑色紧身短袖上衣的彪悍汉子一阵狂风般涌了进来,半裸的胳膊上布满纹身。进了大厅,他们二话不说,径直上去,一把架起眼镜男就往外走。 所有人大惊失色,慌忙起身,带的椅子一

五六个黑色紧身短袖上衣的彪悍汉子一阵狂风般涌了进来,半裸的胳膊上布满纹身。进了大厅,他们二话不说,径直上去,一把架起眼镜男就往外走。

 

 文学

 

所有人大惊失色,慌忙起身,带的椅子一阵乱响。

 

 

“谁让你们进来的?”

 

 

“你们干什么?”

 

 

这些公子哥也见过些场面,又仗着自己豪阔的家世,一般的社会人还真不放在眼里,上前拦住他们,纷纷呵斥。

 

 

“果然来了,这些富二代要吃一个大亏!”看到满脸杀气的大汉,满场只叶天旁若无人的坐在椅子上,端着一杯果汁,嘴巴含着吸管“吱吱”作响。

 

 

“我看你们怎么收场!”只要不动到王子涵,叶天懒的理会这些横行霸道的公子哥,给他们一个教训也好。

 

 

“别多管闲事,要不你们谁都走不了。”横了一眼众人,一名大汉森然说道,眼镜男不断的挣扎谩骂,他一个耳光怒甩过去,眼镜男脸颊登时肿起老高,喝道:“再动老子现在就废了你!”

 

 

这一下吓了众人一跳,想不到他说动手就动手,无不对大汉怒目而视。

 

 

“惹到茬子了!”想到之前眼镜男打的女子,尚荣心中一凛,不过这件事情他自信还能处理,便说道:“这位兄弟,你总得把事情说明白吧。”

 

 

大汉道:“对,就是说明白,他打了人,我们就要带他去说个明白。”

 

 

“你们大哥是谁?”尚荣想掂量一下对方的身份。

 

 

“你也配知道我们大哥?”大汉轻蔑的笑了一声,拿手指着环顾众人,“让开!最好都给我老实点,不然让你们一个个横着出去!”

 

 

“卧槽,你特么谁啊,这么牛逼!”有人脾气急,当即炸了,上前推了他一把。

 

 

在座之人哪一个都家世不俗,霸道惯了,常常身处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中,耳濡目染之下,根本不怵这三五个纹身大汉,加上喝的半醉,比之往常更为张狂,气往上冲,这一推搡立即演变为打斗,大汉虽然凶猛,面对三十几人,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被人干翻在地。

 

 

一名黑衣大汉爬起身子,迅速掏出手机叫人。

 

 

“叫他喊人,我看他们有多大的能耐。”一个老爹是市府副秘书长的少年叫嚣道。

 

 

“我们三十多人,还有尚哥在,有什么搞不定的!”他们身后是三十多个世家,一般的人物还真得掂量掂量,况且刚刚将几名大汉打倒,他们状甚得意,好像自身的牛逼度又增长的几个百分点,立即有人大声附和。

 

 

尚荣点点头,趾高气扬的看了叶天一眼,好像在说,这种情况下,还得拼家世,你连根毛都算不上。

 

 

眼前山雨欲来,众人却浑然不觉。

 

 

片刻之后,六七十名凶神恶煞的大汉“呼啦”闯进大厅,将众人围了起来。

 

 

见到这个阵势,众人暗呼不妙,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嚣张之态顿时收了起来,脸色变得凝重。

 

 

大汉们站定,三人紧跟着杀气腾腾的走了进来,一望便知,非是等闲之辈,正是李东,秃顶与妖艳女子。

 

 

看到妖艳女子,眼镜男心中一慌,双眼乱晃。

 

 

妖艳女子见到眼镜男,泣声大骂,众人也听明白了事情原委。

 

 

盯着躺倒在地的几个汉子,李东眉头一皱,心中怒意腾升,冲众人喝道:“在我的地盘,得罪我的贵客,打了我的人,你们是不想要脑袋了吗?”

 

 

“这位大哥,咱们有话好说!”尚荣上前,不卑不亢的说道。

 

 

“哦?你是谁?”看着眼前故作姿态出来充大头的小屁孩,李东玩味的笑着说道。

 

 

“我叫尚荣,我爸是宝光集团的尚正阳。”搬出他父亲,尚荣觉得事情应该会迎刃而解,话说的很有底气。

 

 

“尚胖子?”冷哼一声,李东讥笑道:“就是他现在站在这里,也没有勇气这么和我说话,我叫他磕头赔罪,他就得老老实实的照做,你一个他射出来的玩意儿,有这个级别吗?”

 

 

“你是?”听着他狂妄的话,尚荣一时不敢反驳,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浑身冒起冷汗。

 

 

“我叫李东。”舔一下嘴唇,李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众人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脊椎骨窜了上来,这个名字他们太熟悉了,刚才还在讨论这个风云人物,却没想到现在竟然惹到他的头上,此事绝对无法善了。

 

 

尚荣垂头丧气的站在当场,再也不敢多说一句,忽然想到马文,他心里生出一丝希望,马文是这里的地头蛇,李东这强龙势力再大也得对他忌惮三分吧。

 

 

李东不再理会尚荣,指着眼镜男喝道:“把他拉过来。”

 

 

“东哥,是我错了,我有眼无珠,我该死,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再也不敢了。”他身子发软,站也站不住,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喊。

 

 

“我饶你马勒戈壁!”秃头上来一脚狠狠踢在他的胯.下,眼镜男身子一蜷,弓成一只大虾,脸色瞬时煞白,冷汗涔涔的空张着嘴喊不出来。

 

 

“色胆不小啊你?”秃头採着他的头发,“知道惹到谁了吗?啊!今天我让你三条腿都断在这里。”

 

 

“摁住他!”秃头叫了一声,拖过一把椅子来,把眼睛男的脚腕往椅子上一担,让他的腿悬空着,跳起身子,整个人就要往他膝盖上砸下去。

 

 

众人惊呼一声,别过脸去不敢再看,这一下砸上,整条腿立即就会从中折断,眼镜男也算彻底废了,可是他们根本不敢发声。

 

 

“等一下!”这一声在寂静的大厅格外刺耳,说话的正是尚荣。

 

 

秃头下意识止住身子,怒不可遏的看着尚荣。

 

 

“东哥,文哥马上就来了。”声音有些发抖,尚荣拿着电话,强壮着胆子说道,他报出马文的名号,在腾龙山庄必然好使。

 

 

果然,李东对秃头说道:“老哥,先等一下,马文是我的小兄弟,这个场子他在看,我总要招呼一声。”

 

 

秃头点点头,说道:“我不可能放过他们!”

 

 

“那是自然,别说你,我也不会轻饶了他们!”李东的人被打,就如同当面打他的脸。

 

 

“东哥,我还想去敬你杯酒呢。”一会儿,马文果然来了,笑着与李东握手。

 

 

看到马文,尚荣精神一振,暗暗舒了口气。

 

 

“小文,事情我不跟你说了,你这小兄弟可以走,但是其他人必须留在这里,我要给这位老哥一个满意的说法,也要给我的人一个交代。”他一指尚荣,说的话斩钉截铁,不容反驳。

 

 

众人听罢,心里直冒凉气,看样子李东还要压着马文一头,这种情况,即便把自己的老爹老妈全搬出来,不但不起半点作用,还徒增祸事,他们现在终于明白,事情完全在掌控之外,今天必然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东哥,谢了。”不住的点头,马文陪着笑说道,也不问事情前因后果,他知道李东已经给足了面子,能保住尚荣已很不错,对于其他人的死活根本置之不理。

 

 

“我不是跟你说了别给我惹事吗?”冷着脸对尚荣喝了一声,“快走吧!”

 

 

尚荣脸色灰败的看着马文,就像被人打了一闷棍,思虑再三,却没有动,若抛下兄弟朋友独自离开,他以后没法在圈子里混了。

 

 

见他不动,马文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他好像有急事,与李东招呼一声就走了。

 

 

最大的依仗也没了,众人噤若寒蝉的站在那里,从未有过的恐惧感慢慢涌了上来。

 

 

“哈,招呼也打过了,今天老子要大开杀戒!”狂笑一声,秃头狰狞的指着众人。

 

 

“随你高兴。”李东耸耸肩,好整以暇的看着。

 

 

几名女生无助的“嘤嘤”哭了起来,这种任人宰割的感觉,令每一个人都面无血色。

 

 

“怕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们不成?”嘿嘿笑着,秃头露出满口黄牙,“来来来,都跪下给我打自己的耳光,什么时候打的我满意了,我一开心,说不定就放你们走了!”

 

 

他说完话,又冷笑一声,对着眼镜男道:“等会我再跟你好好玩儿。”

 

 

眼镜男听罢,不住的磕头求饶,嗓子都哑了。

 

 

秃头恍若未见,看到众人没有动作,黑着脸骂道:“兔崽子们,不打是吧,好啊,很有骨气啊。”跟着对大汉们喝道:“妈的,给我脱.光了他们的衣服,赶着他们在腾龙山庄跑一圈。”

 

 

黑衣大汉们似乎格外喜欢这一手,大笑着去捉他们,撕扯众人的衣服,尤其面对几位女孩子的大汉,脸上都是淫邪的笑容,几个女孩子奋力挣扎,泣不成声,叫大汉狠狠甩了几记耳光,身上的衣服被扯的凌乱不堪,露出大片雪白。

 

 

王子涵无力抗衡,双眼之中全是无助与柔弱,紧紧抓着自己的衣服,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尚荣。

 

 

尚荣惊慌失措的站在一旁,拼命的道歉,却不敢阻拦。

 

 

这时,一个声音爆炸一般震彻大厅。

 

 

“你们现在收手,我还考虑放你们一马!”

第七章 出手

 

一声爆喝,令得大厅鸦雀无声,一名少年从容不迫的缓缓走了出来,在大厅负手而立,成为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叶天!”

 

 

在场富二代见罢,无不骇然惊叫一声,想不到他居然敢这般强势发声。

 

 

“刚才是你说要放我一马?”带着玩味的笑容,李东夸张的做出胆怯的样子,怪声喊道:“我好怕啊!”

 

 

秃顶也跟着叫道:“哎呦呦,我也好怕啊!”

 

 

两人相顾哈哈大笑一起来。

 

 

“赶紧给我滚!”看着他们一副欠揍的模样,叶天有些不耐烦起来。

 

 

此话说完,李东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一众富二代心中惨呼一声,“这是头猪吗?以为认识岳山就可以目中无人了?难道看不出来眼前的李东连马文都忌惮三分吗?你想死,不要拉上我们啊!”

 

 

“叶天,你要害死我们吗?快给东哥道歉!”尚荣低声怒吼,急的脸色通红。

 

 

王子涵霎时心如死灰,对于叶天,她再也不抱任何希望。

 

 

“哈哈哈!”李东怒极反笑,“你知道上一个这么跟我说话的人在哪里吗?”一边大笑,一边指了指地,“被我活埋了!”

 

 

“彻底完了!”

 

 

一众富二代知道事情再无转圜余地,他们也没有想到,叶天居然如此逞能,如此无脑。

 

 

“三子,把这位小英雄拿下!”拍拍手,李东戏虐的笑着说道。

 

 

站在李东身旁,自始至终都一动未动的汉子应声而出。

 

 

他浑身的肌肉像一块块岩石,几乎撑爆衣服,左右晃动脖子,骨头“咔咔”作响,一边走一边嘿嘿笑道:“小子,国港电影看多了吧?逞英雄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位叫三子的大汉曾经是部队的特种兵,在边境独自一人干掉过十几名毒贩,但他性格暴戾嗜血,只因几句口角,就把同队几名特种兵打成重度残疾,若非李东出手捞人,现在还在蹲大牢。

 

 

他不出手则以,出手就要人性命。

 

 

他那一身杀气可做不了假,手里没几条人命,根本养不出来,普通人看一眼就心底发颤,旁观富二代见罢,无不倒吸一口冷气,甚至有人闭上双目,不想看到接下来叶天血溅当场的一幕。

 

 

三子狞笑一声,一拳直捣叶天太阳穴,带起“呼呼”风声,这一拳要打实了,叶天不死也得瘫在当场。

 

 

“啊!”

 

 

终于有人忍不住眼前杀人的景象,大叫一声。

 

 

听到惊呼,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叶天眉头一皱,居然还有空回过头来,看看喊叫的人,喝道:“就这点场面,乱叫什么!”

 

 

说完话伸手一格,举重若轻的架住三子的胳膊。

 

 

三子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老虎钳制住,火辣辣的疼,大叫一声,才奋力挣脱出来,暗自心惊。

 

 

“有两下子啊,怪不得跟吃了牛逼是的。”盯着叶天,他脸色兴奋的笑了起来,“我最喜欢你这样的高手,每次杀完之后,那种满足感,简直是一种享受!”说着话,他从怀里掏出一把弧形格斗刀,刀身双刃,在吊灯下闪着寒光,这种格斗刀能划、能砍、能刺,是杀人的利器,显然三子动了杀心。

 

 

“既然你想要我的命,也别怪我手辣!”

 

 

看着格斗刀,叶天胸膛生出一股怒气。

 

 

三子将格斗刀在手上熟练的转了几个刀花儿,往叶天胸口直刺,叶天出手更快,搭上他的手腕往外一带,避开这致命的一刀,不想三子刀把一转,瞬间刀交左手,如一道寒光,往叶天咽喉划去。

 

 

刀刀取命,叶天目光一冷,拽着他的右手往自己怀里猛地拉过来,跟着一脚飞起,在他的格斗刀刺到身上之前,蹬在他的胸口。

 

 

在所有人的惊呼声中,三子的身子如同破麻袋一般平飞出两三米远,轰的砸在地上又滚出去两三米,到了李东脚下这才停住。

 

 

“三子!”惊叫一声,李东的脸阴沉的像冰块。

 

 

三子是他的金牌悍将,以一敌十,所向披靡,他能有今天的势力,这许多的地盘,有三子一半儿的功劳,没想到今天栽在一个学生手里。

 

 

三子胸口凹陷下去一块,明显断了几根肋骨,不过没有性命之忧,他觉得自己刚刚被一辆卡车撞飞,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

 

 

“老大,我没事!”才说完话,三子就“哗”的喷出一口血来。

 

 

李东猛地看向叶天,脸色狰狞,这几年他呼风唤雨,没有人敢直面挑衅,他决不允许自己一世威名,丢在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手里,喝道:“都给我上,弄死他!”

 

 

六七十名大汉,从怀里掏出砍刀。

 

 

若非因为腾龙山庄的管制,他们现在掏出来的可就是枪了。

 

 

他们拿的是一种蛮刀,轻便易藏,看着就有很重的煞气,蜂拥扑向叶天。

 

 

旁边的富二代各个双腿打颤,面无血色的躲在一旁。

 

 

叶天冷笑一声,身子如同一阵旋风,冲入人群之中,拳脚飞舞,带起阵阵的劲风,他每一拳每一脚都有数百上千斤的力道,挨上的大汉立即飞跌出去,叶天纵横驰骋,所过之处,人影翻飞,四下立即一空,几分钟的时间,六七十名大汉散落在云天厅的各处,一个个或者抱着胳膊,或者抱着腿儿,连声惨叫。

 

 

叶天仍旧负手而立,瘦弱的身子,拔天依地般的雄伟。

 

 

“他……他还是人吗?一个人单挑六七十个?”也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李慧声音抖的厉害,看着叶天,眼里充斥着无数的小星星。

 

 

尚荣的眼睛都快瞪得飞了出来,心里被无数的“卧槽”填满,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觉得微微晕眩。

 

 

“刚才让你滚你不滚,现在都留在这里吧!”叶天的声音淡淡响了起来,连那些呻吟的大汉都吓得禁声。

 

 

看着眼前的场景,李东额头冒汗,脸色苍白如纸,许久说不出话来,然而,他毕竟是经历过许多大场面的人物,曾经无数次直面生死,到了这一刻,显现出来一个大哥级的人物应有的风度与魄力,缓过来后,居然哈哈一笑,大喇喇的一屁股坐在身旁的椅子上。

 

 

“小兄弟,你确实有跟我叫嚣的资本。”他上下打量着叶天,见他一身烂大街的衣服,轻轻一笑:“不过,我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光靠能打就可以吗?小兄弟,这些年我不是白混的,在黑白两道的关系网不是你可以想象的,我兄弟手里有枪,你能挡住吗?我一个电话就能叫你变成一个杀人犯,或者吃枪子儿,或者后半生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

 

 

秃顶也是大佬级的人物,早就平复下情绪,跟着大喝一声:“小逼崽子,老子拿钱就能砸死你!”

 

 

李东越说越得意,身子往椅背上一靠,用一种俾睨的目光看着叶天:“我有一百种方法能活活治死你,除非你现在杀死我!”

 

 

他目光炯炯的紧盯着叶天,他觉得现在的叶天就是攥在自己手里的一只虫子,一用力就能捏死,而且,他不相信叶天有杀人的胆量。

 

 

旁观富二代脸色凝重起来,这事绝没那么简单,现在拼的是人脉,是背景,身手再好都不管用,看来叶天这一次闯下大祸,必定吃不了兜着走,以后的人生也算是彻底毁在这里了。

 

 

叶天目光忽然变的刀子一般锋利,修真六百年的仙尊,手上人命如草芥,在地球上杀死一个人虽然麻烦一些,但是他也能悄无声音的办到,留不下任何蛛丝马迹,这时,他已动了杀心,他不可能让李东说的事情发生,他重生回来已经发誓,绝不要再让悲剧重演,他的声音阴冷下来,道:“你信不信我有一百种方法能叫你生不如死。”

 

 

李东皮笑肉不笑的坐在那里,不屑的道:“就凭你?槽!”

 

 

这时,叶天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谁?”叶天正有些火气,烦躁的喝了一声。

 

 

“叶大师,我是绫儿!”那边声音恭恭敬敬。

 

 

“哦,绫儿,什么事?”想到绝美的女子,叶天语气缓和下来。

 

 

“马文跟我说李东在你们云天厅闹事?”

 

 

“他在这儿!”叶天怀疑绫儿到底什么身份,很是捉摸不透。

 

 

“他没有给您造成什么麻烦吧。”

 

 

“这倒没有,倒是我打伤了他们几十个人。”

 

 

“这就好,这就好!”绫儿明显松了口气,接着说道:“叶大师,你叫李东接电话。”

 

 

“你认识他?”叶天有些意外。

 

 

“您就说我是他姑奶奶!”

 

 

叶天翻了个白眼,这绝美少女有点小恶魔的性子啊,便将电话递给李东,道:“叫你接电话!”

 

 

“哈,知道叫人求救了?”这样的场面他见多了,神色间更加得意起来,一般对方走到这一步,算是服软,付出一些代价来摆平此事,他已掌握了主动权,要杀要剐,要宰要割,只是他一句话而已,他脑中急速运转,已想好计策,准备让对方大出血一次,便嘿嘿笑道:“找的哪路神仙?”他有些好奇,这样的少年,能找个什么人救自己。

 

 

“她说她是你姑奶奶!”叶天实话实说。

 

 

“卧槽尼玛……”李东立即炸了,一把夺过手机就骂,什么人这么狂,敢这么耍自己,可是才说完话,他的身子猛然站了起来,脸上的汗珠一溜溜的往下滚,隔着电话,不住的点头哈腰,口中谦卑的应着:“好好好,是是是,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

 

 

电话挂断,李东惊骇的看着叶天,忽然弯腰鞠躬,双手将手机奉上,头却不敢抬起来,哆哆嗦嗦的说道:“叶大师,我……不知道你跟绫儿小姐的关系,求你……求你原谅我!”

 

 

见到李东这般,秃头“哎呀”一声,一个劲儿的说道:“兄弟,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是干什么,他一个小屁孩你怕什么?”可他不傻,看这态势,也不敢说过分的话了。

 

 

听到李东的话,众人身子一歪,差点跌倒在地,刚才他还占尽上风,将叶天拿捏在手里,现在忽然毕恭毕敬的躬身而立,一副认错的模样,让他们忽然觉得自己参加了一个假的宴会,遇到了一个假的李东。

 

 

尚荣见到自己得罪不起的人物谦卑的站在叶天身边,忽然失神般的喃喃自语:“日了狗,日了狗,说的是不是就是这种情况?”

 

 

“哇,叶天好棒啊,连李东都不敢惹他!哼,子涵,你把他藏的真深啊。”李慧满脸崇拜的看着叶天,脑海中的高丽小鲜肉全部灰飞烟灭,眼珠一转,又狡黠的说道:“这样的男人你不要,我可上了啊!”

 

 

王子涵苦笑一声,心中涌起惊涛骇浪,她对叶天知根知底,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怎么突然会有这么强大的能量呢?巨大的疑问,几乎将她的心脏撑爆,然而听到李慧说的最后一句话,她的心里微微有些异样,不太舒服的感觉。

 

 

叶天问道:“你跟绫儿什么关系?”

 

 

“我算是绫儿小姐手下的人。”

 

 

叶天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既然这样,我给绫儿面子,我的人也没受什么伤,这件事就算了吧,不过你以后行事要收敛一点。”

 

 

李东把腰弯到了九十度,仿佛躲过一劫,连声道谢,才道:“叶大师,绫儿小姐说要为您换菜。”

 

 

“还哪有心情吃了,告诉绫儿,不必了。”叶天摆摆手,却不知道绫儿为他换的是飞龙宴。

 

 

李东不敢反驳,点点头。

 

 

叶天缓缓离开云天厅,一场狂风暴雨过去,众人跟着散去,一切归于平静。

 

 

……

 

 

“老哥,对不起,我只能让你受委屈了!”回到泳池别墅,李东连连苦笑,对着秃顶道歉。

 

 

秃顶有些不忿,问道:“谁啊,让你吓成这个样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被一群男人在肚子里尿了_白嫩的馒头没有一根毛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