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电击精牛强制取精:临产h 边做边生

2020-10-13 11:41:0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 一枪崩了你 徐甲闻着冷雪身上散发的诱人馨香,娇柔的身体亲密贴入怀中,旖旎温软的拥抱让他迷失。 这妞的胸前真的好软,不比嫦娥小呢。 “冷警官,你怎么了,是不是这混蛋

  一枪崩了你

 

 文学

徐甲闻着冷雪身上散发的诱人馨香,娇柔的身体亲密贴入怀中,旖旎温软的拥抱让他迷失。

 

 

这妞的胸前真的好软,不比嫦娥小呢。

 

 

“冷警官,你怎么了,是不是这混蛋袭警?”几名警察跑过来,对准徐甲举起了枪。

 

 

真是红颜祸水!

 

 

“不是我袭警,是冷警官故意袭击我。”

 

 

徐甲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一把将冷雪给推了出去,推出之前,指尖在冷雪脉门上滑过,病因了然于胸。

 

 

冷雪蹲在地上,痛苦呻吟。

 

 

一名警察打开车门,大吼:“快,送冷警官去医院。”

 

 

冷雪咬紧了粉唇:“不,我在执行任务,不能擅离职守。”

 

 

说话的时候,身体不受控制的颤动,脸蛋红热滚烫,如璀璨的火烧云。

 

 

几名警察把冷雪强行拉到车上,发动警车,赶往医院。

 

 

徐甲一把抓住车门,向冷雪耳边吹气,小声说:“来不及了,冷雪警官,你阴阳失调,痛经引发妇科病变,若再耽搁,以后极有可能不孕。”

 

 

“那怎么办?”

 

 

冷雪貌似坚强,但毕竟是个女孩子,听到可能不孕,吓得瑟瑟发抖,害怕到了极点:“你别吓我,我好怕。”

 

 

徐甲将其余警察给推了出去,关上车门,凝重道:“你的情况很严重,必须立刻诊治,你背过身去,将衣服掀开,我给你治疗一下。”

 

 

“这……”冷雪非常犹豫,怀疑徐甲别有用心。

 

 

“不识好人心,我懒得管你。”

 

 

徐甲意兴阑珊,开门就要下车:“实话告诉你,自恋是种病,别以为人人都想占你便宜,比你漂亮的我见多了,对你这种一般货色没有半点兴趣。”

 

 

“混蛋!”

 

 

冷雪被徐甲的蔑视气炸了肺忍着痛,抬枪指上了徐甲的脑门:“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

 

 

她十分想看到徐甲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

 

 

徐甲不以为意的吹着口哨:“我不信。”

 

 

“为什么?”

 

 

“因为枪里根本没有子弹。”

 

 

“你怎么知道?”

 

 

冷雪惊得目瞪口呆,完全想不通徐甲为什么会这么神奇。

 

 

看着徐甲嘲讽揶揄的笑,冷雪痛的更厉害了,想了想,将手枪扔掉,背过身去,脱去警服,露出诱人的贴身小衫,双手紧张兮兮的抓紧了衣角,一点点的挽上去,冷漠中带着无限娇羞。

 

 

“你要是敢骗我,我……我真的会一枪蹦了你。”

 

 

徐甲看着冷雪洁白如玉、毫无瑕疵的美背,像是温润的美玉,心里起了旖旎,涌上伸手触摸的冲动。

 

 

“看什么看,你不是对我这种一般货色没有半点兴趣吗?”

 

 

冷雪捂着发烫的脸,似乎能感受到感受到徐甲贪婪的目光锁定了玉背,紧张得腰身颤抖。

 

 

“额……”

 

 

徐甲老脸一红,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感到丢脸:“好吧,我收回刚才那句话,你很美。”

 

 

“我美不美跟你没关系。”

 

 

冷血居然有一丝小得意:“你要是治不好,有你好受的,诶呦,痛……”

 

 

徐甲捏了一个神秘的手诀,体内仅存的一点念力流动至中指。

 

 

刹那间,中指一片殷红。

 

 

他咬破手指,那点殷红渗透出来,正是包裹着念力的精血。

 

 

“皆!”

 

 

徐甲念动咒语,指尖划过冷雪的美背,慢吞吞的写了一个“皆”字。

 

 

皆:道家九字真言之一,意为:解!配合咒语、手诀、念力、精血,可以消灾解难,祛除病痛。

 

 

“哼……”

 

 

指尖在冷雪细白的美背上轻柔划过,使得她身子突然的绷直,指尖传来的灼热感让她舒服的忍不住嘤咛。

 

 

听着自己发出的声音太过暧昧,冷雪的俏脸发烫,急忙捂住红唇。

 

 

“叫出来,这是病气外排,越大声越好。”

 

 

徐甲也没想到冷雪会叫的这么勾人,指尖碰触滑腻的肌肤,让他心里极为紧张和兴奋,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冷雪以为徐甲是在故意骗她,心中骂他是个登徒子。

 

 

可是叫了几声,居然神奇的发现,居然真的有黑灰色的气从口中排出,小腹上的疼消失了大半。

 

 

“哼……”

 

 

冷雪这才相信徐甲的话,忍着羞,红唇一张一合,抑扬顿挫的嘤咛。

 

 

警车玻璃是特制的,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那几个警察看到车子震动,还传出冷雪诱人遐思的叫声,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满脸震惊。

 

 

“冷警官在玩车震啊?”

 

 

“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

 

 

冷雪是松江警界一支带刺的玫瑰,追她的人有一个加强连,可她一个也看不上。

 

 

这个蹬三轮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居然把冷雪弄到了手,真是不可思议。

 

 

徐甲写了一个“皆”字,足足用了十分钟,道气外泄,累得他额头见汗,心中狂跳。

 

 

写到“皆”字最后一笔,徐甲一声大喝,一掌拍在了冷雪光滑的后腰上。

 

 

“嗯!”

 

 

冷雪身子控制不住打颤,一阵尖叫过后,身软无力,慵懒的爬在座椅上,气喘吁吁。

 

 

“咦,真的不痛了。”

 

 

冷雪这才发现小腹不痛了,浑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透着一股清爽。

 

 

徐甲长出了一口气:“你叫的太不矜持,我不喜欢,给你一个差评。”

 

 

说完,起身打开了车门,车门摔得啪啪响。

 

 

“徐甲,你混蛋!”

 

 

冷雪臊的满脸通红,想着自己刚才那花样繁多的叫声,别提多丢人了。

 

 

徐甲刚钻出来,就被五六个警察给围住,通红的眼睛锁定徐甲,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又没惹你们。”徐甲感受到了浓浓的敌意。

 

 

“冷警官呢?”几人一同质问。

 

 

徐甲道:“你们放心,冷雪警官好着呢,只是浑身酥软,气喘吁吁,想要躺一会。”

 

 

几名警察满脸沮丧:完了,冷警官这朵玫瑰花的刺儿果然被这小子给拔光了。

 

 

冷雪慵懒的躺在车椅上,隔着车窗看着气质超群的徐甲,终于意识到徐甲不是在吹牛,医术当真高明,堪称神乎其技。

 

 

松江医院的那些专家与徐甲一比,真成了砖家。

 

 

“以前倒是小瞧了这小子。”

 

 

冷雪对徐甲的坏印象大为改善,但听着徐甲与几个警察说话,故意往邪恶的地方引导,满脸羞红,一脚踹开车门,拿枪指着徐甲大吼:“再敢乱说话,信不信我真一枪崩了你?”

第一卷第7章 煞气冲天

 

徐甲连忙举起手:“我错了,这是咱们的隐私,我不该乱说,为了你,今后我一定守口如瓶。”

 

 

几个警察更加误会了徐甲和冷雪之间的关系。

 

 

冷雪气的酥胸起伏:这小子百分百是故意整我,遇上他真倒霉!

 

 

她害怕徐甲再说出什么夹缠不清的话来,拿枪指着徐甲的头,冷冰冰道:“你给我立刻滚下山,我一秒都不想再见到你。”

 

 

徐甲伸出手:“怎么下山?我把你伺候舒服了,你连钱都没给。”

 

 

那些警察惊的差点背过气去。

 

 

“天呢,冷警官和这小子玩车震,还要给他钱?”

 

 

“没天理啊,人比人气死人。”

 

 

……

 

 

冷雪臊的粉脸火热,气呼呼的拿出钱包:“多少钱?我现在给你,你给我立刻消失。”

 

 

徐甲竖起一根手指。

 

 

冷雪满脸鄙视:“不就是一百块吗?我给你……”

 

 

“不是一百块,是一万块!”徐甲说的理直气壮。

 

 

“什么?一万块?”

 

 

冷雪噎得满脸潮红:“你怎么不去抢?”

 

 

徐甲非常不耐烦:“你应该去大医院检查好几次了,花了多少钱你自己清楚。你扪心自问,我救了你的性命,包括你未来的下一代,难道还不值一万块?”

 

 

“这……”

 

 

冷雪被徐甲驳斥的哑口无言。

 

 

她去医院跑了十几趟,被医生指使的团团乱转,做了几十项检查,加上开药,花了好几万,还没有治好病。

 

 

而徐甲分分钟给她治好了病,要一万块,虽然有点敲诈的嫌疑,但真的不贵。

 

 

其实这点钱,对于冷雪来说算是九牛一毛,但今天急着出任务,就只带了一点零用钱。

 

 

徐甲盯着冷雪手中那几百块钱,馋的直流口水:“冷雪警官,你该不会想要吃白食,赖账吧?”

 

 

“谁赖账了?”

 

 

冷雪脸蛋艳若朝霞,心中大骂徐甲是个守财奴,气的大吼:“你少罗嗦,我今晚去仁心堂,亲自送给你还不行吗?”

 

 

这句话刚巧又被那几个警察听到了,羡慕的眼睛都红了,恨不得将徐甲暴打一顿。

 

 

这小子真有口福啊。

 

 

冷雪和他车震还不算,不仅给钱,居然还要赶去过夜,羡慕死人了。”

 

 

“算了,你别来找我,我伺候不起你,收这一点意思一下就好了。”

 

 

徐甲一把将冷雪手中那几百块钱抓到手中。

 

 

他现在身无分文,蚂蚱再小也是肉啊。

 

 

冷雪一愣:“这点就够了?”

 

 

徐甲摇摇头:“你再给我一点方便,这笔账就算抹平了。”

 

 

“什么方便?”

 

 

“对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你让我进山门就行。”

 

 

“不可能!”

 

 

冷雪断然拒绝,将子弹上膛,打开了枪栓,对准了徐甲:“钱我一定给你,但你敢闯山门,我一枪打死你。”

 

 

正待此时,慈云庵中传出悠扬钟声,群尼高耸佛号。

 

 

“超度鬼煞?”

 

 

徐甲眯着眼睛,感受着佛法之力,遗憾的摇摇头:“鬼煞凶猛,这点念力微不足道,捉鬼不成,反而惹得鬼怒出窍,这姑娘危险了……”

 

 

果然,不出三分钟,就见一缕黑气从慈云庵中涌出。

 

 

阴风萧瑟,和煦的天气传来阴冷之气,让冷雪和几名警察心里发毛。

 

 

鼓声戛然而止,佛号中断,紧接着传出一阵凄惨混乱的哭声。

 

 

“糟了!”

 

 

徐甲眉头紧蹙:“鬼煞冲天,苦主遭受反噬之苦,神魂湮灭,命不久矣。”

 

 

冷雪冲着徐甲大吼:“你在胡乱念叨什么东西?”

 

 

徐甲收起了玩世不恭之心,看着冷雪,面色凝重:“我没时间和你逗趣,你最好进去传个话,就说我可以帮助苦主消灾解难。”

 

 

冷雪丝毫不为所动:“你死心吧,不用耍花招了,谁都不能进去,也包括我。”

 

 

徐甲摇摇头:“你可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算了,我只等十分钟,一切随缘。”

 

 

其实,冷雪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都是保密的,心中也很好奇。

 

 

既然是治病,为什么不去医院,反而进了慈云庵?

 

 

尼姑会治病吗?

 

 

但听着里面传出悲切的哭声,就知道出了大乱子了。

 

 

冷雪蹙眉,犹豫着要不要相信徐甲一次。

 

 

这厮虽然讨厌,但医术却非常精湛。

 

 

“可是,一旦进了山门,可就违反了纪律……”

 

 

冷雪左思右想,里面的哭声越来越撕心裂肺,她狠狠的瞪了徐甲一眼,终于闯了进去。

 

 

徐甲其实也很担心。

 

 

“一旦鬼煞外泄,阴气四散,将会掩盖慈云庵微弱的佛气,相当于明珠暗投,猪八戒那懒猪怎么也找不到这里来,那就耽搁了自己的大事。”

 

 

等了十分钟,不见冷雪出来,徐甲失望至极。

 

 

“看来,只能另想办法联系八戒了。”

 

 

他上了三轮就要离开。

 

 

“等等!”

 

 

冷雪从慈云庵中跑出来,被庙中阴冷的气息侵袭,浑身冷飕飕的,娇脸发白,抱着肩膀叫住徐甲:“算你得逞了,叫你进去呢。”

 

 

徐甲大喜,疾步走到门口。

 

 

“站住!”

 

 

一个五十多岁,举止高贵的妇人堵在门口,眼睛挂着泪珠,上下打量徐甲,满脸失望:“我当是什么大师,原来不过是个毛头小子,你给我立刻出去,这不是你行骗的地方。”

 

 

徐甲一声冷笑:“苦主鬼煞附身,怨气冲天,佛不能度,不出半个小时,必然殒命,亏你还有闲心在这里大放厥词。”

 

 

那贵妇就是想要试探一下徐甲,害怕他是骗子。

 

 

听着徐甲一语道破机关,激动的涕泪交流,急忙向徐甲恭敬的行礼。

 

 

“大师勿怪,请大师救救我女儿性命,我们白家必当厚报。”

 

 

徐甲进入了庙门之中,佛号之声断断续续吟诵,但浓烈的鬼煞之气却让他浑身发凉。

 

 

观音殿前横躺着一个知性女孩,一身雪白的连衣裙,领口撕开,雪白的肌肤晶莹剔透,胸口点缀着一串闪闪发亮的佛珠,饱满的山峦若隐若现,动人心弦。

 

 

一头乌黑秀发随意披散开来,五官精致,美艳不可方物。

 

 

但是,女孩双目紧闭,眉心处冲出一抹骇人的青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贯天中。

 

 

徐甲吓了一跳:“这鬼煞之气当真凶猛。”

 

 

这缕青色就是鬼煞之气。

 

 

天中乃是神魂之晶,一旦天中被煞气冲破,就意味着女孩魂飞魄散。

 

 

砰!

 

 

正在此时,女孩胸口那串佛珠瞬间崩碎。

 

 

女孩的身体像是打摆子一般剧烈抖动,青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逼近天中。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电击精牛强制取精:临产h 边做边生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