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王老汉又长又大又粗*啊疼一挺身冲破那层膜

2020-10-13 11:49:20【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话语中有点责怪,表示这兄弟间不需要那么那么客气,直接回来喝杯喜酒就好,不过,听得出还是挺高兴的。近五千元的礼物,放在农村里面也是一件厚礼,让婚礼增色不少。 他表示,货到了,没有

话语中有点责怪,表示这兄弟间不需要那么那么客气,直接回来喝杯喜酒就好,不过,听得出还是挺高兴的。

近五千元的礼物,放在农村里面也是一件厚礼,让婚礼增色不少。

 文学

他表示,货到了,没有马上安装,希望杨奕早点回去。他准备留在结婚那天,再抬进屋,这样倍有面子。

“叔,我尽量早一点,主要我这边还有点事忙。”杨奕开口道。

趁着这两天,杨奕疯狂地压榨那只竖眼的使用时间,无非就是想要在回老家前,多赚一些,人都是要面子的。

然后,接下来的一天,杨奕都是白忙,没有丝毫的收获。可见,捡漏不是那么容易的。别看古玩街千千万万的古玩,但真品少得可怜。那些想要靠捡漏发大财的,概率跟买彩票高不到哪里去。

车票他一早就预定好,是家乡的私人车,小中巴,坐十多个人的那种。

这种车子坐得其实并不舒服,但好在人家通常会接送。只要你给个地址,别人就能到你指定的地点接你,回到老家,还能送上门,方便得很。

半夜出发,第二天一早,就到老家。看着外面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杨奕感概万千。时隔四年,他又回来了。

因为家乡鼓励发展水果种植,现在很少能看到农田,所有空闲的荒地等,都种植了果树。这个时候,正值开花的时节,漫山遍野都是雪白的李花,煞是好看。

坐在杨奕后面的两三个妇女,这时一直在讨论近两年来李子的收成跟热销,谁谁家赚了多少万等等。

杨奕才发现,在家乡比外出要好了。想想自己父亲,十多年前就外出打工。那时候在家乡根本就是混吃等死,没什么收入可言。在外面,好歹混个三两万一年。

他记得自己奶奶调侃过杨奕的父亲,说小的时候,杨奕的父亲读书非常厉害。不过,就是没有长远的目光。

在当时,读好书,以后不就是当个老师什么的,当教师在以前也就一百几十块钱一个月。他老子觉得,到外面怎么混也不止这个数吧!于是,他戳了学,到外面厮混。

这一点,不得不说,跟杨奕是一模一样的。因此,他奶奶总是说,他们两父子就是一个脾气,犟,都有主见,却不怎么听劝的人。

“响水的到咯!带齐行李准备下车了哈!”司机喊道。

杨奕立即收回思绪,捉起背包就起身。下了车,马上发现村子的氛围充斥着一股喜庆的味道。

“哦哟!这不是小奕吗?你好多年没有回来了吧?”一个大婶眼尖,当场认出杨奕来。

“七婶你这是越来越年轻了呀!”杨奕恭维一句。

“今天你堂弟结婚,我就说你肯定会回来的。”

聊了几句没什么营养的,杨奕就赶紧朝老家赶回去。他刚离开,身后就响起阵阵的议论声。

“他就是当年姓杨佬的第一位大学生呀?看起来还斯斯文文的,只是没想到混得那么差。”一个刚嫁到这村子不到三年的少妇开口八卦道。

“你不知道,当时他姓杨佬有多神气呀!请了很多人,后来丢脸了吧!”

“可不是吗!都被学校强行退学了。”

“要我说,他也够不争气的。”

……

还没到家门,就看到老家门口的晒谷坪架起火炉、摆好桌子等等,搞得热火朝天,一些早到的客人正在围在一起聊天,相互恭喜等等。杨奕的父母、大伯、三姑六婆等都在。

“小奕回来了。”四姑忽然说道。

所有人都朝正在走回来的杨奕看过来,脸色各异。

“坐车晕车没?刚好热了一些包子,来吃点吧!”杨奕的老妈接过背包,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有时候会晕车,见杨奕脸色有点疲惫,心疼道。

“妈,这次我没晕车,但刚下车也不想吃东西。”

他开始对叔伯婶娘等人问好,一些有印象的在场人士,也客套几句。

那些心里虽然看轻这个年轻人,却也给面子,没有揭伤疤,提当年的事情。尤其是得知杨奕送了一台近五千元的洗衣机,有两三个人还赞挺大方的。

“我奶奶呢?没起床?”杨奕问老妈。

“在里面呢!哪能还睡觉?我们一大早就起来了。你三叔他们也就睡了三五个钟头。”

“我去找奶奶说话。”

“去吧!你都三四年没回来,你奶奶想你。”杨奕的老子挥手把杨奕赶走。他对自己这个儿子最欣慰的,就是还懂得孝顺老人。

尽管那么久没有回来看老人家,但几乎每个月都会打电话跟老人聊上好久,逢年过节,都会寄点钱回去。

这一点,在所有兄弟姐妹的孩子中,算是做得最好的了。

昨晚,老母亲还说着,这三四年,小奕给她寄了很多钱,会经常给他打电话。不像那几个丫头,出去后都要把她这个奶奶给忘了。

“杨二,什么时候喝你儿子那一杯?他是大哥,应该结婚了。”在场的人见杨奕离开,开始“攻打”杨奕的父亲。

杨奕的父亲排行第二,所以很多人都喊他杨二。

“年尾就喝他那杯呀!最好是你那个第二的仔也同一年,你们这家今年就三个喜事了。”其他人纷纷开玩笑道。

“就是还没咯!大家有合适的姑娘,最好帮忙介绍个。”杨奕的母亲倒是一个会交际的人。作为母亲,不着急当奶奶,那是不可能的。

“没问题呀!就不知道你家小奕能不能看上人家,毕竟他是大学生。”一个妇女说道。

杨奕的父母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那八婆明显是找茬的。虽然两人也不经常在老家这边,却也知道,眼前这八婆满村子唱衰小奕。

现场的气氛,立即有点尴尬起来。杨奕的那些姑姑婶婶都颇为不满地瞪了一眼那八婆,暗道:今天又不是你家儿子结婚,刷什么存在感?

从昨天开始,这八婆就一直吹自己儿子结婚那天怎样、怎样,特烦,好像人家的婚礼都比她的寒酸似的。

现在又拿小奕的陈年旧事说事,真是让人憎恨!

不过,有一个事实不能否认,人家的儿子确实能干,在市区开了一个家电商场,据说现在资产都超过百万了。在同龄人中,读书不是最多的,却是混得最好的一个。

第七章 外公的惊喜

屋外面的暗波汹涌,杨奕没有功夫理会。到屋里面,正好碰到走下楼的奶奶。她本来跟几个人在房间聊天的,但得知自己爱孙回来,马上放弃闲聊。

“变瘦了呢!在外面很苦吧?”奶奶拉着杨奕的手细细打量。

这两三天,都在外面晒,能不黑吗?还好,额头处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只留下一个小伤疤,很淡,影响不大。杨奕猜测,应该也是那只竖眼的功劳。

“不苦,只是平时有点忙,所以这三四年来都没能回来看你老人家。”杨奕开口道。

“阿四呀!去洗一个苹果给小奕吃。”奶奶发布号令。

听到这话的四姑有些无奈,让她一个姑姑给侄子洗苹果,也就您老能喊得出口呀!

杨奕也是哭笑不得,看见四姑秋后算账的眼神,连忙开口:“奶奶,不用忙,我刚下车不怎么想吃东西,喝口水就好。”

“嗯!也对,那样阿四你去倒杯茶过来。”

得!四姑彻底死心了,自己老娘真坑。

又碰到正在忙碌的三婶,杨奕立即恭喜:“三婶,很快有孙子抱了。”

“希望就是这么希望啦!小奕你也太破费了。洗衣机不用买那么贵的。你如果回来早一个钟头,都可以跟着去接新娘。”三婶笑道。

杨奕的大姐、堂妹、堂弟他们就跟着去凑热闹了。去的兄弟姐妹越多,就越给女方面子,也越能显示男方家庭的底蕴。

“奶奶,我这当大哥的,需要做点什么的吗?”杨奕询问道。对于这些礼节,他是不怎么懂的,一般也很少年轻人懂,都是长辈提醒的。

“也没什么指定要当大哥做的,你都送了礼物的。另外,还没结婚,不然等新娘进门的时候,跟我们这些长辈给他们两口子挂一个红包就好。”奶奶想了一会说道。

一定要说需要大哥帮忙的,可能就是去接新娘了。不过,杨奕晚回来了一步,没能赶上。

二姑在旁边提醒,表示杨奕的大姐就是封个红包:“封个红包也好。”

在他们这种乡下,当地风俗就是这样,新娘、新郎进门,长辈给他们挂红包,脖子上的红包越多,就越有面子。

杨奕微微点头,心里暗想着放多少钱。兄弟就那么三两个,这时候不能吝啬的。作为大哥,一定要弟弟长脸,毕竟这一天是他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天,不能让那些来宾看轻。

陪奶奶一段时间,杨奕跟老妈去了一趟外公家。难得回来一趟,应该去探望他老人家的。外公家不远,只有三四百米的距离。

以前,还有人开玩笑,这边磨一个豆腐,到门口喊一声,都能将亲家喊上来一起吃。这样的情况,在农村其实并不罕见。

外公以前是个老兵,到现在还改不了老兵的蛮横脾性,在村里面是一个难缠的角色,人家差点没当面叫老流氓。

他很难得地语重心长地跟杨奕讲:“小奕呀!这里没外人,外公也就不怕训你。你现在年纪也不小,看你三弟都结婚了,你们两兄弟还是光棍,得努力呀!你爸妈在外面买了屋地,两兄弟就要省点钱,将屋子盖起来,找媳妇也好找一点不是?”

他是听女儿说过,这几年来,小奕工资很少寄回给老爸老妈。

杨奕闻言点头,也清楚老爸将存款全掏出来,在城市的城乡结合部买了地皮,三十多万。就想着今年向别人借些钱,把楼房建起来,好让两个儿子结婚用。

“现在钢材价格降了很多,建楼房可以省下一两万。我目测一下,你们可以先建两层起来,暂时不装修,住着先,以后有钱了再弄好点。”外公出注意道。

“你爸也是这么想的。”杨奕老妈对儿子说道。

本来报建是四层,但暂时没有钱呀!杨奕的父亲算了一笔账,在那儿建四层,加上装修,没有六七十万弄不好。但如果只是弄两层,把壳弄出来,二十万左右就好。

“小奕你现在工资多少?”外公直接问道。

杨奕迟疑了一下,心想着怎么说好,毕竟现在情况不一样,不靠拍卖行那三千左右的工资吃饭。

见杨奕迟疑,还以为他工资低,不好意思说出口,外公将语气缓下来:“你把工资省下一半左右,都能给家里减轻不少负担的。”

“我知道,过两天我先转十万过去,让老爸把前期的地基打好。还有些资金,我需要点时间变现,这两个月肯定能转回去。让老爸直接规划四层,装修好点。”

此话一出,杨奕的外公、老妈都愣住,嘴巴张大,半饷没说出话来。

“十万?还有其他资金?”杨奕的外公回过神来,忽然发现,这小子似乎对家里隐瞒很多呀!

不过,他心里极为高兴。外孙厉害,他脸上也有光。这三四年,村里那些长舌的家伙诋毁自己外孙,都跟人家吵了好几架,差点没打起来。

“这几年,多少积累了点资金,然后学了点东西。”杨奕没有完全交代,捡漏这些事情,也不需要说太多。

“好,好,那就好!我就说,你小子自小聪明,怎么可能混得比别人差。”外公显然很开心,激动得老脸都有点潮红。

杨奕的老妈反应过来,心里也是骄傲,都说儿子都是母亲的骄傲,一点没假。只要儿子做出一点点成就,在母亲的心里、嘴上都会无限放大。

她想着,等自家的楼房建起来,也是时候物色两个好的儿媳妇了。

“你小子呀!跟小时候就是一点没变,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憋着。”外公感叹道。

这个外孙长得文静,以前在学校会被人欺负,却从不跟家里说,憋着一口气,有机会再找回场子。现在也是,估计被四年前的事情刺激到,一直没有回来,也从没有跟别人说自己在外面的经历。

“这样也好,让某些人睁大他们狗眼瞧瞧。以前我外孙读书比他们的小家伙牛,现在他们还是得抬起头看人。”

聊着聊着,就到了中午,杨奕的父亲来电话,要他们回去吃饭,顺便将外公喊上。

“外公,这些钱你留着平时买菜。”杨奕塞了两千块过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王老汉又长又大又粗*啊疼一挺身冲破那层膜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