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第章破瓜雏女落红|汉口卧铺客车上的艳遇

2020-10-13 11:54:44【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可真是小儿难养啊! 初次见面,小楚澄就令林昆痛定思痛,悟出了这个深刻的道理…… 职业奶爸得尽责,受伤也不能下火线,让小楚澄又抱着自己起了会腻,林昆这才他把慢慢

可真是小儿难养啊!

 

 文学

 

初次见面,小楚澄就令林昆痛定思痛,悟出了这个深刻的道理……

 

 

职业奶爸得尽责,受伤也不能下火线,让小楚澄又抱着自己起了会腻,林昆这才他把慢慢的分开,然后尽量用一种父亲的口吻说:“澄澄乖,爸爸先给你和妈妈准备早饭,等吃完了早饭,爸爸再陪你玩好不好?”

 

 

“好!”

 

 

小楚澄开心的答应。

 

 

林昆转过身继续准备早餐,小楚澄依旧待在厨房里,眨着一双清澈的小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林昆的背影,仿佛怎么也看不够,稚嫩的小脸上满是兴奋的色彩。

 

 

“爸爸,你去过非洲么?”小家伙憧憬好奇的问。

 

 

“嗯,去过。”林昆笑着回道。

 

 

“那里的小朋友是不是都是黑皮肤?”

 

 

“嗯。”

 

 

“他们为什么是黑皮肤。”

 

 

“额,这个嘛……”

 

 

林昆回过头,看着一脸认真的小家伙,想了想道:“他们那边太热,晒的。”

 

 

“哦哦。”

 

 

小家伙信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问:“爸爸,你认识超人叔叔么?”

 

 

这又是什么问题……

 

 

林昆摇摇头道:“不认识。”

 

 

小楚澄马上挺起小胸脯,骄傲的道:“我认识!”

 

 

林昆被小家伙的模样逗的一乐,笑着道:“哦?你和超人叔叔是怎么认识的?”

 

 

小楚澄道:“昨天晚上我和妈妈在车里看到的,超人叔叔一个人打倒了四五个坏人呢,还救出了一个漂亮的阿姨,只可惜超人叔叔后来被警察叔叔带走了,我问妈妈为什么,妈妈说超人叔叔也不能随便打人……爸爸,可超人叔叔打的是坏人呀,坏人就应该被打的,对不对啊?”

 

 

“对对,坏人就应该被教训。”林昆笑着应道,心里却是兀自的一愣,小家伙说的故事情景怎么那么熟悉呢,怎么感觉像是昨天晚上的自己呢?

 

 

“咦,爸爸……”小家伙的眼神突然疑惑起来。

 

 

“怎么了?”

 

 

“你怎么像……像……”

 

 

“像什么?”

 

 

“像澄澄昨天晚上看到的超人叔叔……哇哦,爸爸,澄澄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超人叔叔!”小楚澄变的更兴奋了,喊道:“爸爸是超人爸爸,我要去告诉妈妈——妈妈,妈妈,爸爸回来了,爸爸是超人爸爸!”

 

 

小家伙边喊边朝楼上跑去,林昆稍稍的一愣,继而摇头笑了笑,初次见面,小家伙给他的印象不错,也能看出来小家伙也很喜欢他这个爸爸,这算是个不错的开端。

 

 

楚静瑶还在睡觉,迷迷糊糊的听到孩子在喊她,睁开眼的时候,小楚澄一脸兴奋的站在她的窗边,“妈妈,爸爸回来了,爸爸是超人爸爸!”

 

 

“嗯?”

 

 

楚静瑶一头雾水,不过马上就想起来了昨天晚上和楚相国电话里说好的,可这个‘超人爸爸’又是怎么回事?

 

 

楚静瑶从床上坐了起来,摸着小楚澄的脑袋,笑着问道:“澄澄,爸爸怎么成了超人爸爸?告诉妈妈这是怎么回事。”

 

 

“哎呀,妈妈,这个澄澄说不明白,你跟澄澄下楼去看看就知道了。”小家伙又兴奋又着急,两只小手拉着楚静瑶就要拽着她下楼去。

 

 

“澄澄别拉妈妈,妈妈跟你下楼就是了。”楚静瑶对儿子非常的溺爱,平常几乎小楚澄说干嘛就干嘛,不过也不是盲目的溺爱,她之所以给小楚澄比母爱更多一分的爱,是因为孩子从一出生开始就没有父爱,她希望能通过这种更多一份的爱,来填补一下孩子在情感上的缺失。

 

 

楚静瑶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衣,被小楚澄手拉着手下楼,越到楼下的时候,她的内心越不安的紧张起来,马上就要有一个陌生的男人以她孩子爸爸的身份进入到她的生活里,这在她过去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

 

 

“算了,也没什么可紧张的,自己才是这个家的主人,他只不过是雇来给澄澄当爸爸的,表现的不好直接滚蛋!”楚静瑶在心里安慰自己道。

 

 

楚静瑶母子刚到餐厅,林昆正好端着早餐出来,楚澄马上兴奋的叫了一声爸爸,便朝林昆扑了过来,林昆下意识的侧了一下身子,防止再被小家伙的脑门击中人中要害,眼神却是正好跟楚静瑶四目相对……

 

 

“好漂亮啊,比照片上还漂亮!”林昆在心里暗暗说道。

 

 

“原来是他!?”楚静瑶暗暗惊讶道。显然已经认出了林昆就是昨天晚上停车场打架的那个人。

 

 

小楚澄抱着林昆的大腿起了会腻,然后仰起稚嫩可爱的小脸,看着还在四目相对的林昆和楚静瑶,疑惑的道:“咦,爸爸妈妈,你们好久都没见面了,怎么见面了也不说话呢?”

 

 

林昆和楚静瑶同时回过神,楚静瑶脸颊微微发红,笑着对小楚澄道:“澄澄,你还小不懂,爸爸妈妈不是不说话,而是心里有太多的话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昆跟着笑道:“是啊澄澄,爸爸妈妈好久没见了,心里有太多的话要说了。”

 

 

“哦,那没关系。”小楚澄一脸天真可爱的说:“爸爸妈妈晚上可以躺在床上慢慢说,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

 

 

“澄澄真棒,这个主意不错!”

 

 

林昆马上咧嘴笑道,却被对面的楚静瑶狠狠的剐了一眼,马上收敛了笑容。

 

 

“好了澄澄,咱们吃早饭吧,吃完饭妈妈送你去学校。”楚静瑶笑着道。

 

 

“不,我要爸爸妈妈一起送我去上学!”小楚澄倔强的道。

 

 

“这……”

 

 

楚静瑶看了林昆一眼,虽说以后他就是孩子名义上的父亲了,但楚静瑶现在还不想让他这么快就融入进她们母子的生活,于是笑着对楚澄道:“澄澄乖,爸爸一会还有别的事要忙,只能妈妈送你去学校了。”

 

 

“澄澄不干,就要爸爸妈妈一起送我去上学。”小楚澄撅着小嘴倔强的道,并回过头来可怜巴巴的看着林昆,那清澈的小眼神满是希冀的目光。

 

 

林昆果断的不顾楚静瑶眼神的暗示,两手一摊,道:“我没事要忙啊!”

 

 

“哦哦……太好了,爸爸妈妈能一起送我上学了!”小楚澄马上开心的叫了起来。

 

 

楚静瑶又凶巴巴的瞪了林昆一眼,林昆却像是个二流子似的,完全不在乎她的眼神,一副嬉皮笑脸的表情,把早餐摆在了桌子上就准备吃早餐,哪知,小家伙又不干了,吵着嚷着非得要爸爸妈妈来个拥抱才行。

 

 

为啥?

 

 

爸爸妈妈拥抱才显得相爱嘛。

 

 

楚静瑶的心里是一百个不乐意,她才不想让对面这个二流子一样的男人抱,同时也想不明白了,楚相国一世英名,怎么会找了这么一个男人来……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小楚澄在那执拗的要求着爸爸妈妈非得拥抱一下才行,林昆心里乐得,脸上却故意摆出一副有些为难的表情,冲楚静瑶坏笑着道:“孩儿他妈,要不咱就应了孩子的要求吧,抱一下吧。”

 

 

“你……!!!”

 

 

楚静瑶气的差点说脏话,林昆一脸坏笑的张开手朝她走过来,最终即使心里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她也不得不和林昆抱在了一起。

 

 

为了演戏给小楚澄看,楚静瑶脸上挂着微笑,却是咬牙切齿的在林昆的耳边小声道:“我警告你,不要得寸进尺的胡来,否则我立马让你滚蛋!”

 

 

林昆一脸没所谓的吊儿郎当表情,小声的戏谑道:“孩儿他妈,你还真别说,这女人穿罩罩和不穿罩罩的触感还真就是不一样啊,舒服哟!”

 

 

楚静瑶玉脸一红,贝齿顿时咬的咯咯响,不等她放出狠话,怀里的这个臭流氓已经松开了她,转过身抱起身后的小楚澄,爷俩开始有说有笑的吃早餐,看着这温馨的一幕,楚静瑶的心脏一阵的抽紧,气也不是,妒忌也不是……她想马上把这个臭流氓给轰出去,但明显已经为时已晚了,小楚澄喜欢林昆的那个劲头,完全超乎了她最开始的预想,要真现在把林昆给轰出去了,小楚澄的心里一定会受到伤害的……

 

 

哎,一切都是为了孩子,楚静瑶即便心里装满了火药,也得暂时忍着。

第一卷_第七章

 

一顿早饭,吃的林昆心里美滋滋的,本来痛快的应下这份职业奶爸的工作,主要是看孩子他妈长的万中无一,结果没想到孩子还这么给力,一上来就强烈的要求他们拥抱。

 

 

话说,刚才抱住楚静瑶的那一刹那,就好像抱住了仙女一样,她身上那股淡淡微妙的馨香的味道,胸前两处傲人身材的触感,真叫人心旷神怡,甚至就在吃早饭的过程中,林昆还在有意无意的去回味刚才的那一幕,

 

 

吃过了早饭,楚静瑶带着小楚澄去楼上洗漱穿衣服了,林昆一个人到别墅的外面抽烟,清晨的阳光已经高高的升起,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别墅区里很安静,时而能听到海鸥的叫声,或是小鸟叽叽喳喳的声音。

 

 

林昆的老捷达停在别墅的大门口,紧挨着的是一辆红色的轿跑,闭上眼睛稍微的一回忆,昨天晚上确实看到过这辆车,没想到这辆车竟然是楚静瑶的,并且当时她们母子俩就坐在车里,呵呵,还真是缘分啊。

 

 

每栋别墅都有自己的车库,但还是有许多车停在外面,一来是因为车停在外面方便,二来呢,能在寸土寸金的中港市海边买的起别墅的主儿,有几个家里会只有一辆车?两辆车甚至都是少的,至少得三四辆。

 

 

楚静瑶带着澄澄从别墅里出来,澄澄穿着一身漂亮的校服,背着一个蓝色的卡通书包,楚静瑶把头发盘在了脑后,扎着一个银白色的精致发卡,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连衣裙,脚上踩着一双水晶款的细高跟鞋,脸上涂了一层淡妆,一眼看上去,就仿佛国际时装秀T台上的超级名模。

 

 

林昆掐灭了烟头,咧嘴笑着称赞了一句:“我老婆真是漂亮啊!”

 

 

楚静瑶恨恨的白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转过身向旁边的车库走去,小楚澄跑到了林昆的跟前,拉起林昆的手一本正经的笑着说:“怎么样,爸爸,你不在的这几年,我把你媳妇照顾的还不错吧,以后呢我就把你媳妇和我都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的照顾我们、保护我们,好不好呀?”

 

 

林昆被小楚澄逗的哈哈乐,道:“好好好,以后要是有人敢欺负我的老婆孩子,我就把他揍的姥姥都不认识……这样成了吧,乖儿子。”

 

 

小楚澄高兴的一个劲儿的点头,“好好好!”

 

 

楚静瑶把车开了出来,结果林昆差点跌爆了眼球,以为这位富家小姐能开出个什么贵族豪车来呢,结果只是一辆普通款的十多万的家庭轿车。

 

 

看来,这喜欢玩低调的,不光他林昆啊。

 

 

“澄澄,上车。”

 

 

楚静瑶摇下车窗,冲小楚澄招呼道。小楚澄拉着林昆的手准备上车,刚打开车门突然变卦了,小家伙仰起头问林昆:“爸爸,你有车么?”

 

 

林昆笑着道:“有啊。”伸手指了指一旁的破捷达,“那个就是爸爸的车。”

 

 

小楚澄马上关上了车门,冲楚静瑶道:“妈妈,我们去坐爸爸的车吧。”说完,也不管楚静瑶答不答应,小家伙兴高采烈的就向捷达跑去。

 

 

楚静瑶再次忿忿的瞪了林昆一眼,不情愿的从车上下来,林昆两手一摊,无奈的一笑,示意他很无辜。

 

 

一家三口坐上了捷达,小楚澄主动坐到了后座上,楚静瑶不想和林昆挨的太近,也跟着坐在了后座上,林昆发动了车子,向小区外驶去。

 

 

路过小区门口的时候,新来的保安盯着捷达的屁股一阵的费解,等捷达开远了后,这名三十多岁的新保安喃喃的道:“MD,这社会太疯狂了吧,开捷达的都能住得起别墅了?”

 

 

这辆老捷达还真没让林昆失望,动力相当的够用,操控性也十分的流畅,比一般的合资车、国产车开起来都要舒服,大约二十分钟后,车停在了浩浩上学的幼儿园门口。

 

 

浩浩读的不是贵族幼儿园,而是市中心的一家公立幼儿园,这年头可别小瞧了公立幼儿园,贵族幼儿园的设施条件固然要比公立幼儿园好,但要读贵族幼儿园的话只要有钱就行了,读公立幼儿园有钱也不一定好使。

 

 

幼儿园的门口停满了车,打眼一看,最便宜的也是二三十万的合资车,林昆的老捷达往边上那么一停,一下子就成了最底层的了,可咱林昆不在乎这个,在场所有的车主包括在内,敢说开的车比他好的人人皆是,但敢说老婆比他老婆漂亮的,绝对一个都没有,对于男人来说,这就够了。

 

 

林昆锁好车门,澄澄一边一个拉着他和楚静瑶的手,一脸幸福的朝学校里走去,这一幕马上引来了无数非议的目光,其中有羡慕嫉妒恨,也有替楚静瑶扼腕叹息的——这么水灵的一颗白菜,咋就被猪拱了呢?

 

 

“楚澄你个小崽子,给我站住!”

 

 

一家三口刚要走进学校大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这么一个声音,声音是一个三十多岁男人的,嗓门很大,听起来十分的愤怒充满敌意。

 

 

林昆眉头一皱,回过头,就见一个膀大腰粗的男人,领着一个脸上挂彩的小男孩跑了过来,这男人脖子上拴着个大金链子,匪气十足,过来后二话不说,挥着巴掌就冲小楚澄打了过来,完全不把林昆和楚静瑶当盘菜。

 

 

楚静瑶护子心切,上前一步就要把孩子挡在身后,眼看着对面男人的大巴掌就要拍下来了,楚静瑶心里一紧张闭上了眼睛,然后就听啪的一声……

 

 

楚静瑶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但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却看见林昆高大的身躯挡在面前,完全将她和那个男人隔开。

 

 

周围立马围过来无数看热闹的人,将林昆一家三口和那个男人跟小男孩围在了中间,学校门口的保安看到这个情况后,仔细的辨别了一下界线,确定事发地点是在学校的大门外后,便老老实实的待在了保安室里,也不怪这保安不作为,能来市中心幼儿园上学的,哪个不是有点背景家庭的,他一个保安要是硬往上凑,就纯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男人的巴掌没有打中林昆,而是被林昆把手腕给攥在了手里,林昆一把甩开了他的手腕,冷着脸问道:“哥们,大清早上的你发什么彪?”

 

 

这男的抬眼上下打量林昆,仍然怒气汹汹的道:“靠,你特么的谁啊!”

 

 

林昆嘴角淡淡一笑,压住火气,道:“我是楚澄的爸爸。”

 

 

“楚澄是你儿子?”男人一把拽出了身后的小男孩,怒道:“你看你儿子把我儿子打的!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说道,我连你一块儿揍了!”

 

 

小男孩脸上多处挠伤,都已经长了血痂了,左眼眶乌青,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确实伤的不轻。

 

 

楚静瑶看了小男孩脸上的伤后,马上就严厉的问楚澄:“澄澄,这是你干的么?”

 

 

楚澄低着头,点了点头,抿着小嘴唇,眼眶里兀自的涌现出一层泪花,他毕竟是一个只有五虚岁的孩子,刚才中年男人怒气汹汹的冲过来,把他吓到了。

 

 

楚静瑶严厉的道:“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不让你在学校里打架么,快向同学道歉!”

 

 

楚澄低着头不吭声,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来,对面的中年男人见了急眼了,大声的怒吼道:“你个有人生没人教的小杂种,还不赶紧给我儿子道歉!”

 

 

小楚澄被这么一吓,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同时,林昆也火了,脸上的表情一冷,眼神突然变的冰冷起来,抬起手来指着男人的鼻子低声怒道:“你特么的再敢多说一句话,我马上把你送进医院,你麻痹的!”

 

 

男人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哑火了,目光触及林昆冰冷眼神的一瞬间,整个人不由的一哆嗦,仿佛看见了一头大漠里穷凶极恶的野狼一般。

 

 

男人咕噜的咽了一口唾沫,一声不吭。

 

 

林昆弯下腰下来,摸了摸小楚澄的脑袋说:“澄澄,是男子汉就别哭。”

 

 

小楚澄‘嗯’了一声,又猛的抽泣了两下,随即便强忍着止住了哭声。

 

 

“跟爸爸说,你为什么打架。”

 

 

“他……他说,我是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小楚澄哽咽的道。

 

 

楚静瑶听的心里一酸,眼眶里顿时有些干涩。

 

 

“好!”

 

 

林昆突然哈哈笑了起来,道:“打的好,儿子!不过你以后得记住了,咱是男子汉,打人得用拳头,不能用手指尖挠,那是女人的做法。”

 

 

中年男人一听林昆说这话,也不顾刚才被林昆的眼神震慑住了,马上又是一股怒火由心而起,怒吼道:“你特么的说什么,说你儿子打的好!?老子今天非给你点颜色……”

 

 

啪!!!

 

 

一记清脆的耳刮子,林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反身给了中年男人一巴掌,这一巴掌下去,中年男人的怒吼声戛然而止,‘啊’的一声惨叫向旁边倒去。

 

 

林昆又蹲下了身子,笑着对小楚澄道:“澄澄,还记得早上爸爸跟你说过的么?谁要是敢欺负你和妈妈,爸爸就把他揍的姥姥都不认识。”

 

 

小楚澄抿着嘴唇点头,眼眶中泪花闪闪。

 

 

林昆又笑着道:“可爸爸不能打小朋友,你再去把骂你的那个小子揍一顿,记住要用拳头,不能用指甲,明白了么?”

 

 

“嗯。”小楚澄点头。

 

 

“澄澄,别听他的!”楚静瑶阻止道,她不想让儿子养成打架的坏习惯。

 

 

林昆抬起头,眼神异常坚定的看着楚静瑶,语气同样坚定的说道:“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孩儿他妈,你就别管了,我在教澄澄怎么样成为一个男人!”

 

 

说完,也不顾楚静瑶的反应,林昆摸了摸小楚澄的脑袋,笑着道:“澄澄,去揍他吧!”

 

 

“嗯!”小楚澄坚定的点了点头,握着一双小拳头就朝那个小男孩打了过去。

 

 

中年男人站稳了身体,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又要挨揍,就要向小楚澄扑过去,结果直接被林昆一拳撂倒,紧跟着就是一顿拳脚无眼的暴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第章破瓜雏女落红|汉口卧铺客车上的艳遇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