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我是暴露狂我喜欢暴露|女人自慰一级看片

2020-10-13 11:56:22【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不防远处一个小角门里冲出一群红衣绿裳的美妇人来,还未等伊人反应过来,她们已经风驰电掣地跃过她身边,冲到了大厅里,全部莺莺燕燕地围着贺兰雪,殷殷劝酒,勤勤布菜,个个都顶得上花楼

不防远处一个小角门里冲出一群红衣绿裳的美妇人来,还未等伊人反应过来,她们已经风驰电掣地跃过她身边,冲到了大厅里,全部莺莺燕燕地围着贺兰雪,殷殷劝酒,勤勤布菜,个个都顶得上花楼最专业的姑娘。

 

 文学

而周围等着伺候的丫鬟们,则口口声声,景王妃、丽王妃地关照着。

 

那就是逍遥府的诸位王妃?

 

伊人无语了一会,更加坚定自己要去冷宫的志向。

 

转过身,她正准备自己从那角门里走出去,刚迈步,不知怎么,又‘噗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原来是系着的腰带在方才松了,缠成双层的裙摆落了下来,伊人一个不小心,踩到了裙摆上。

 

这个突变,终于将身边那个发花痴的小丫头的魂儿给唤了回来,小丫头连忙弯下腰,想将自家二小姐扶起来,伊人已经试着自己爬起身了。

 

她还没习惯被别人伺候着。

 

爬到中途,一只修长好看的手伸到了伊人面前,然后,便是一个温润若水的声音,在伊人耳边,蜻蜓点水一般响起。

 

“你还好吧?”

 

伊人抬起头,这一次,她没有被惊艳到。

 

映入眼帘的容颜并没有贺兰雪那般美得天绝人寰,可是极清秀,看着……很舒服,非常舒服。

 

伊人的心动了动,有种被什么东西熨帖的感觉,那种暖暖的,冬日喝热茶的感觉,丝丝潜来。

 

她的脸色有点发红,也顾不上手心上的污泥,毫不客气地攀上那只漂亮的手。

 

那人微微一笑,握紧她,将她拉了起来。

 

站起来后,伊人仍然没有松手,只是望着来人。

 

无端端地,她想起黄金分割点。

 

从前上学,老师解释什么叫做黄金分割点时,会简易地说:就是那种看着很舒服的分割,完美,无所挑剔。

 

她一直以为老师的解释过于抽象。可现在,她信了。

 

世上真的有黄金组合之说,至少面前的男人,真的,无可挑剔——即使称不上多么英俊,总而言之就是无可挑剔。

 

那人又是笑笑,笑若春风,也不急着抽回自己的手。

 

“裴若尘!”里面却传来了贺兰雪已然有了醉意的呼声,男子的视线跃过伊人,朝里面望去。

 

“本王的大喜之日,你怎么才来?”贺兰雪在里面拍着桌子叫嚷道:“怎么,不急着看美人吗?”

 

男子,裴若尘回以一笑,终于不着痕迹地抽回手,问:“这位可是新娘子?”

 

“错了!”贺兰雪无不郁闷地说:“是新娘子的妹妹,哎,我说,还不找人将新王妃带进去,站在那里吓到我的贵客了。”

 

“王爷也别这么说,这位王妃虽然没有诸王妃这样沉鱼落雁的容貌,但是圆润可爱,也是一风格啊。”有人安慰道。

 

贺兰雪撇撇嘴,一副混账纨绔样,“本王最不会欣赏这种风格,刘兄若是有意,借去便是。”

 

“这哪行,上次向王爷借的吴王妃,刘某还没归还呢。”

 

“这有何妨,不还也可,女人而已。”贺兰雪弯唇笑笑,欺霜赛雪的容颜倒让在座的诸位王妃,全部黯然失色了。

 

旁人痴痴愣愣地看着他,不由得想:也难怪,自己都长得这般妖孽了,又有什么美人能入得了你的眼?

第6章再摔

那边很不堪地打趣着,裴若尘倒是不为所动,很礼貌地行了一礼,轻声道:“裴若尘见过王妃。”

 

伊人受宠若惊地点点头。

 

裴若尘也不再说什么,又欠了欠身,方朝喜宴的方向走去。

 

在他离开的时候,伊人闻到一股沁人的墨香,真所谓,心旷神怡啊。

 

直至裴若尘走出老远,伊人还停在原地发呆。

 

贺兰雪远远地看见了,虽然猜不出什么情况,却没来由得一阵心烦,挥挥手道:“怎么还不来人,送新王妃回房!”

 

王爷有催,自然走出两名侍女,客客气气地请伊人从角门出了前厅,往后院新收拾出来的新房走去。

 

虽然没有敲锣打鼓拜天地,伊人也不觉得什么,乐得清闲。

 

等不知道转了多少弯,穿过多少亭子,终于来到后院最深处的、所谓的新房前,伊人早已累得够呛。

 

也顾不上考究那房间装修得是否高档了,她大剌剌地推门走了进去,取了头饰,脱了繁琐地外套,便要往婚床上爬。

 

将伊人引进来的那两名侍女慌忙拉住她,道:“王妃,还是等王爷回来了再……”

 

“他也没让我等他啊。”伊人眨眼,挺无辜地说。

 

侍女语塞,一时答不上话来。

 

“安啦。”伊人见她们为难,也很贴心地安慰道:“你们就说不知道,在外面等着就是,我要睡了。”说完,她挺无害地笑了笑,然后踢掉靴子,呼啦啦地爬上榻,继续方才未尽的梦。

 

五彩缤纷的哈根达斯……

 

伊人很快地沉入了梦乡,可是梦里的,却并不是哈根达斯。而是一张,看着极舒服极舒服的脸,浅笑嫣然,温润如玉。

 

这一场梦不知持续了多久,伊人糊糊涂涂地听到外面簌簌的一阵跪地声,似乎有人在请安,说什么‘王爷吉祥’。

 

王爷?

 

她短路了半刻,终于意识到今天已经嫁为他人妇的事实。

 

今晚,正是洞房之夜。

 

桌上红烛垂泪,已将燃尽。

 

伊人睁开眼,透过微开的窗户,望着外面清冷的夜色,无星无月,夜黑风高,正是杀人放火时。

 

王爷来干什么?

 

难道不是直接打入冷宫?在打入冷宫之前,还要将她折磨一番不成?

 

伊人倒没有什么太强的贞观,何况那人又是她名义上的夫君。

 

作为以后安享富贵闲散生活的代价,她还是能忍的。

 

不过,能免还是免吧,毕竟,那个什么,还是很累人的说……

 

伊人正一心打着自己的小九九,那稳稳当当的脚步声,已经停在了房门口。

 

时间已不容她多想了,先熄灯再说。

 

她一骨碌爬了起来,摸索着想去熄灯,桌离床铺尚远,她伸手够啊够,还未够到桌脚,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伊人被惊了一跳,重心不稳,半边身子跌了下来,倒挂在了床上。

 

这是她,一天中,第三次摔跤了。

 

伊人很郁闷。

 

大门前,冷眼看着房内景色的贺兰雪,同样郁闷。

 

方才探子说,伊家的二小姐是一个天生傻子,原先还不信,可是看见眼前狼狈的景致。

 

他已信了九成。

 

又傻又胖。

 

贺兰雪上当受骗的感觉越发浓重,直想转身就走。

 

也许过来看一眼她,这个决定本身就是错误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我是暴露狂我喜欢暴露|女人自慰一级看片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