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小受被男主啪的不能动的漫话\坐在脸上 舌头伸进去

2020-10-13 13:33:13【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她向后看过来的时候后颈拉出优美的弧度,韩宸的吻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她的脖子上,迟欢敏感的尖叫出声,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笼罩着她,耳边是韩宸低沉喑哑的嗓音:“欢欢…&hell

她向后看过来的时候后颈拉出优美的弧度,韩宸的吻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她的脖子上,迟欢敏感的尖叫出声,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笼罩着她,耳边是韩宸低沉喑哑的嗓音:“欢欢……”

 

 文学

迟欢听着他的声音,浑身都酥酥麻麻的,他的嗓音更深地勾起了她的欲念,她仰着头,韩宸扣住了她的下巴狠狠地吻着,强势却又带着丝丝的温柔,迟欢全身无力,只能攀着墙壁承受着男人的冲击,渐渐地昏迷……

 

……

 

迟欢醒来的时候,身侧的位置已经空了,她的手探过去,似乎还能感受到韩宸的温度,眨眨眼,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韩宸的吻落在她的脸上。

 

缠绵的吻让迟欢最后一丝睡意彻底消散,迷蒙的眸子变得清明,男人已经穿上了黑色的丝质衬衫,金色的扣子折射出微光,晃得迟欢的眼睛微涩。

 

“韩宸,我要去上班。”迟欢推了推男人的肩膀,现在以她的身份,根本就没有哪家公司会聘请她这个声名狼藉的女人,而唯一能够帮她的就只有韩宸,可是韩宸一向是不愿意她出去工作的,已经毕业了半年,她一直都呆在这里,这样的生活让她彻底地厌倦了。

 

闻言,韩宸果然皱了皱眉,眉宇间的寒意浮起,长指划过女人微肿的红唇,轻柔地碾过,嘴角微微勾起:“我不答应呢?”

 

“那你就别去上班了。”迟欢圈着男人的脖,美眸望着男人完美的俊脸,笑的娇媚动人。

 

“真的想工作?”韩宸的脸色未变,顺势压下来把迟欢困在自己的怀里。

 

迟欢点点头,语气带着一丝委屈:“在这里很闷。”

 

“我让林泽在环球给你安排。”韩宸把女人长卷的棕发拢在耳后,一张绝美的小脸露出来,在微光的勾勒下美得倾心。

 

“我不要去环球。”迟欢的手垂下来,小脸撇向一边。

 

污言秽语,她就算早已习惯心里也始终会难受,何必要在那里工作找罪受。

 

“没有人敢对你有意见。”韩宸知道迟欢的想法,但是那些谣言,他完全可以控制。

 

“不要。”迟欢还是不愿意,看着他道:“算了,我去找季晴,她最近在筹备杂志公司,我去她那里打杂好了。”

 

韩宸的手勾着女人的长发,听到她的话微微一扯,顿时疼得迟欢蹙眉:“韩宸!”

 

“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韩宸站起身子,双手插着裤袋居高临下地看着顾晴:“但是有的事,不该管的不要插手。”

 

“我不能看着迟家倒。”迟欢忽地坐起来,就算她再恨迟家的人,可是她还是姓迟,有些事情,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

 

“欢欢。”韩宸皱眉:“你现在是我的人。”

 

迟欢沉默,她怕再说下去,两人又要冷战了,她不知道为什么韩宸一定要针对迟家,可是却偏偏留她在身边。

 

男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迟欢出神地望着窗外,看见那辆耀眼的轿车驶出去别墅,她才收回目光,拿起一旁的手机给季晴打电话。

 

季晴的杂志公司靠近市中心,是一栋独立的小洋房,迟欢过来的时候,季晴正坐在花园的摇椅上晒太阳。

 

“季大小姐,你是来养老还是在工作?”迟欢摘下脸上的墨镜在季晴身边坐下。

 

“要是真的在养老就好了,可惜我还太年轻。”季晴配合地叹气,哀怨地看向迟欢问:“你和韩宸和好了?我就说嘛,你们俩怎么会掰了,都老夫老妻了,就将就着过完这辈子……”

 

季晴的话还没说完,迟欢一手就把杂志拍到了她的脸上:“别提他,我们才不是那种关系。”

 

“对了,迟家那边怎样了?”迟欢转移话题问。

 

季晴皱了皱眉:“迟氏最近的情况越来越遭了,可能很快就撑不下去宣布破产了,你也别太上心,迟家那群狗那样对你,破产了最好。”

 

迟欢的身子微震,眼底的慌乱浮现,她抓着季晴的手腕:“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迟氏?”

 

季晴一副看白痴的眼神望着迟欢,点了点她的额头:“现在是你家那位要弄死迟氏,谁敢去救迟氏就是找死,你知道韩宸的手段的。”

 

“可是……”迟欢还想要说什么,季晴已经打断了她:“我说迟欢,这个时候你就别再心软了,想想你这二十三年过的都是什么日子,迟家从来没有把你当作女儿来对待!”

 

“还有!”季晴补充道:“陈立诚和迟欣下周就回国了,我看迟氏一时半会也还是有救的,不过我想也就只能再撑一段时间,我哥说,韩宸这一次是真要把迟氏毁得渣都不剩。”

第005章父亲的电话

闻言,迟欢的脸色刷地苍白,季晴看着她惊变的脸色,本来是不想说出来的,就是怕迟欢会有这样反应。

 

“算了,迟氏的事你就别管了,好好给我在这里工作。”季晴拍拍她的肩膀。

 

迟欢愣怔地出神,陈立诚,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勾勒出男人俊逸的轮廓,他温和的笑,他指尖的温度,他温暖的怀抱,竟是勾起了她过往所有的回忆。

 

他是她曾经的爱,却也成为了她一生的痛。

 

季晴的杂志公司规模不大,现在刚刚运营,员工也就十来个人,虽然大家都知道迟欢,私下里不免也要对她议论几番,迟欢能做的就只有温和待人,保持着淡淡的笑意做好自己的工作。

 

下班之后,季晴约迟欢一起吃饭,但是迟欢想着今天毕竟是她和韩宸和好的第一天,要是她晚了回去,说不定韩宸又要生气了。

 

听到迟欢的解释,季晴没好气地瞪她:“重色轻友啊!不过要是我身边也有一个韩宸,我也一定陪他不要你哼哼!”

 

迟欢笑了笑,开车经过迟氏的时候,她放慢了车速望着这座高耸入云的建筑,闪耀的大理石外墙熠熠生辉,迟氏的标志镶嵌在顶端,脑海里回想起季晴的话,如果迟氏没了,她是该幸灾乐祸的,可是父亲慈祥的嗓音不断地流动在耳边,虽然已经是数年前,可是迟家给过她的点滴温暖,她始终是记得的。

 

掏出手机,指尖停留在父亲的号码上,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嘟——”的喇叭声在后面响起,迟欢回过神来,丢开了手机继续开车。

 

……

 

深夜的时候,迟欢沐浴完出来,手机已经响了好几次,竟然是父亲打过来的。

 

她回拨过去,一年未听到父亲的嗓音,迟欢竟变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直沉默着。

 

迟云峰叹了一口气,过了几分钟才沉沉地开口:“小欢,下周是迟氏的周年庆,你妹妹和立诚也回国了,你到时抽出时间出席吧。”

 

迟欢紧紧地握着手机,心底的沉重蔓延开,眸底有雾气在积聚着,她想要说话,可是嗓子哑哑的竟不知道要说什么,她以什么身份出席?

 

她早就被迟家赶了出来,谁都知道是她是迟家的耻辱,可是现在,她的父亲竟然还让她在迟氏这样的场合露面?恐怕也不过是想要见韩宸罢了。

 

“我最近挺忙的,可能没时间。”半晌之后,迟欢才回答他。

 

那边安静了一会,谁也没有再出声,迟欢抑制住想要挂掉电话的冲动,颤抖地闭上了眼睛把泪水咽下去。

 

“小欢,你也知道现在迟氏的情况……”

 

迟欢冷漠地勾唇,终于说到点子上了,可是她就是该死的心软,父亲的话还没说完她立刻就打断了他:“看情况吧,有空就去。”

 

说完,她甩手就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抬眸才发现韩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来了。

 

“韩宸,我爸让我去迟氏的周年庆。”

 

“你想我陪你去?”韩宸挑眉,在迟欢身边坐下来搂着她的肩。

 

“你一定要这样做吗?”迟欢认真地望着韩宸,身侧的男人无论何时都这般冷静沉稳,她连他一丝一毫的想法都窥探不了。

 

韩宸没回答,但是他的沉默已经给了她答案。

 

“陪我去吧。”迟欢低下头,乖顺地靠在男人的怀里,他的心跳声就在耳边,可是他的心始终在她遥不可及的地方。

 

韩宸的手轻轻拍着迟欢的后背,黑眸微微眯起,他点了烟夹在指尖,半晌才应了一个“好”字。

 

……

 

迟氏的周年庆在南城的六星级酒店举行,现在的迟氏仍处在危境当中,这一场宴会邀请的贵宾都是和迟家交好多年的生意伙伴和朋友,但其实出席的并不多。

 

谁都知道现在迟氏就是一块烫手山芋,不少人都知道这一次是环球在针对迟氏,没有人愿意得罪环球,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环球总裁CEO竟然出席了这一场宴会。

 

当晚迟欢挽着韩宸高调而来,聚光灯从门口一直延续到场内,俊男美女一向是最夺人眼球的,更何况两人的身份更是备受瞩目。

 

迟欢是被迟家赶出家门的二小姐,她在的地方少不了污言秽语,但是今天她身边的人是韩宸,没有人敢说她的一句不是。

 

纤细的指尖把玩着酒杯,迟欢巧笑嫣然地站在韩宸身边,搭讪的宾客络绎不绝,但是韩宸始终是冷淡的态度,言明他只是单纯来出席周年庆,不谈任何工作问题。

 

迟欢笑盈盈地望着身侧璀璨耀眼的男人,几乎全场名媛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可是此刻他的眼里只有迟欢,嘴角噙着浅淡的笑,他夺过迟欢手上的香槟,帮她换了一杯新鲜的果汁:“酒量不好,喝果汁。”

 

“就喝了几口而已。”迟欢嘟着小嘴,颇为埋怨地瞪着男人。

 

“几口也不行,上一次你也是喝了几口,酒疯全发到我身上。”韩宸勾了勾迟欢的鼻子,脸上宠溺的笑意羡煞旁人。

 

迟欢不由得看呆了,韩宸的一举一动勾魂夺魄,总是能轻易就让人沉沦。

 

“你还记着!”迟欢嗔怒,上一次陪着韩宸去酒吧,她才喝了几口鸡尾酒就晕了,回到家的时候缠着韩宸吐了他一身,当然,韩宸把她丢进了浴缸之后,她还来了一次霸王硬上弓,本来她还不信,可是第二天看见韩宸身上的红印,她羞得一个月都没敢在床事上再主动过。

 

“我那时不知道。”迟欢羞赧地低头,她最怕就是韩宸翻她旧账,总是让她无地自容。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小受被男主啪的不能动的漫话\坐在脸上 舌头伸进去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