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玩弄强制高潮调教反抗|女主在森林被触手玩弄的小说

2020-10-13 13:50:17【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她很真诚的。 我进这里工作两个月了,从来没有和哪位同事吃过饭,那群畜生都当我是个下等人,就像林魔女眼中的上下等人一样,就连和我说多一句话都觉得浪费氧气。 只有白洁

”她很真诚的。

 

 文学

我进这里工作两个月了,从来没有和哪位同事吃过饭,那群畜生都当我是个下等人,就像林魔女眼中的上下等人一样,就连和我说多一句话都觉得浪费氧气。

 

只有白洁对我是很有善意的,还是那句老话,如果我哪天想不开要自杀,我一定扛着煤气罐进自己部门里,把莫怀仁和这些同事全部绑起来,把白洁赶下楼,然后引爆煤气罐。

 

想太多了,把别人教坏了。

 

她请我进了一家不错的餐厅,其实除了我们这些装电话的下等人,他们这些正式合同的员工待遇都是非常好的,而给于我们装电话的员工,加完全部也不过一个月一千多而已。

 

上个月把领到的工资寄了一半给父母,父母一个劲的夸我,我在电话这头一直都忍着没哭,几百块钱对他们来说都这么的重要。

 

大学生真的没什么了不起的,就像我们教授说的一样:

 

站在市中心一砖头下去倒下十个,七个是大学生,两个是硕士以上学历的。

 

我几个同学进了传销,还把我骗了去,有些同学一个月的工资不过几百到一千而已,至于刚出来工作就一个月领到两千之上那就很少了,还有一些同学连工作都没有。

 

“小殷然,你在想什么?”白洁的声音让我回到现实。

 

“没想什么,白姐,你在公司多少年了?”

 

“两年多吧。”

 

“莫怀仁什么时候进的公司?”

 

“比我早来,昨晚是不是和他打架了?”她那种邻家大姐姐关心的口气,让人骨头都酥了。

 

“对,他找了几个人打我,不过看样子他比我惨。”

 

“谢谢你。”

 

她突然很认真的看着我,虽然不是勾引的眼神,但这样的盯着人看实在让人不好意思,我低着头吃着,两个人都没作声。

 

吃完后,我说我要走了,她突然提出要和我走走,反正回去地下室也没事做,就陪着她到广场逛逛。

 

“殷然现在住哪儿?”她问道。

 

“我住在大浦区。”

 

“那么远啊?是不是家里买房的?”

 

“说来惭愧,是我一个月八十块钱租的。”

 

“啊?”她很惊讶:“有八十块钱的房子租吗?”

 

“是地下室。”我更尴尬了,恨不得她听不见这个声音,如果是谈对象,别人听到这话,恐怕早就逃了。

 

“地下室?”她更惊讶了:“是我听错了吗?看殷然你平日也来去潇洒的,更像一个家境不错的少爷。”

 

这份潇洒和张扬,都是曾经父亲还是县领导时的了,那时候的确潇洒,但现在不是了:“我没有钱,我家也很穷,我独自在这个城市闯荡。”

 

她没说话,又走了几步后:“殷然,得罪了莫部长后,你我都知道,一般不会留下来太久了,你还是赶时间找份新工作,如果没有地方住,可以到我那儿住,没有钱也可以跟白姐借。”

 

我一阵感激,真想亲她一个:“谢谢了,但我那儿还没到期。”就那破地方,老鼠窝,还到什么期啊?我早就不想在那儿呆了,但问题白姐毕竟是个离婚的女人,谁知到她家的情况如何,再说咱脸皮也没那么厚吧。

 

咱单身流氓,走到哪都无所谓,但毁了人家清白,人家也许一辈子都不好过了啊。

 

“你的那颗牙齿崩缺了一点,可爱了一些。”她看着我的牙笑着。

 

“昨晚打架不小心咬碎了。”

 

她看了看四下无人,问我道:“你去医院检查了吗?”

 

“没啊。”

 

“把上衣脱掉。”

 

我知道她想看我的伤,我脱掉了上衣,她碰了碰一些伤到的地方:“疼吗?”

 

“有一点。”

 

“怎么也不上药啊!”

 

“干嘛要上药啊?那药多恶心多难闻啊,上药了我连饭都吃不下!”

 

她埋怨的说道:“你知道不知道如果内伤的话,会毁掉你这个人的!别以为你现在年轻身体好就行!”

 

她带着我到了她家,她家在一处高雅的住宅区,两房一厅,面积不算大,但是装修得赏心悦目,给人一种叫做家的感觉,想到自己的老鼠窝,心酸得很:“白姐,你就一个人住吗?”

 

“对,离婚后这房子归我,我的父母都在县城的老家,我接他们来这住了一段时间,说不习惯,就回去老家了,老家那里还有我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很多的小侄子,老人在老家过得比在这儿开心。”

 

她家有一瓶跌打的药酒,她说是以前她老公手肘骨折的时候,向一个老中医买的,很有效,我闻了闻,药味非常的浓烈,很刺鼻。

 

我脱了上衣,她用手轻轻的给我涂上,擦着擦着,我自己内心的小兔子又不老实了起来,想到那晚和模特林魔女的疯狂,让我面红耳赤的。

 

我回头的时候看到她丰硕的胸,让我脸红了,她擦完后对我说:“应该没内伤吧?”

 

“不会有大事的。”

 

我转过身体,她正好俯下身子盖药瓶盖子,那两个硕大正好让我从衣领里看到了,我突然难受起来,脸憋得通红,她抬头起来:“怎么了?很疼吗?脸都红了。”

 

我慌忙站起来:“白,白姐,我要走了,很晚了。”

 

然后慌忙走出门口。

 

“把这瓶药酒拿走吧,每天晚上睡觉前自己擦。”

 

我点点头,拿了那瓶药酒,出了门口,回头过来,尊敬的对她鞠了一个躬:“谢谢白姐。”

 

“你别这么说,你都是为了我才这样的。”

 

“那我先走了。”我在这个伤透了我心的城市里,遇见第一个让我感觉到温暖的人,她就像我的家人一样的温暖,给我呵护,我衷心的谢谢她。

 

我走着走着,听见后面有人跑来的声音,我回过头,见白洁手上拿着我的衬衫:“你的衬衫。”

 

“呵呵,我忘记了。”

 

“你在想什么啊?衣服都忘记拿了。”

 

我刚才出来前的确想歪了,慌慌张张的出来,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白姐,很冒昧的,我能不能借点钱,等我发工资了我还你。”

 

“借多少。”

 

“两千。”

 

她给了我:“不够你可以问我要的,别拉不下面子,在外靠朋友。”。

 

我敲了敲林魔女办公室的门,她抬头看了看我:“我说了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几乎是吼出来的。

 

我走了进去,把两千元钱放在她手里:“我不是乞丐。”

 

转身走了两步,觉得话没说完,回过头来:“就算你不给我钱,你放心,我也不会把这件事透露出去。”

 

“滚!别给我再见到你!”

 

我回了办公室,莫怀仁冲进来就劈头盖脸一顿骂:“公司雇你来坐着等发工资吗?啊? 你看和你跑外面的这些家伙都出去了!就只剩你一个人在这坐着!干脆我的部长职位我也让给你了好不好?”说完把那些要装机的客户地址名单狠狠的拍到我脸上。

 

我怒视着他,我很想殴打他,但我打了他就中计了。

 

众目睽睽之下,他就故意这样做,我打了他就等着警察来干掉我了。

 

我忍,我拿着客户名单气愤的离去,这家伙真有意整我,装机的客户地址都是市郊的,让我骑着自行车围着市郊转,从东边跑到南边,南边到西边。

 

然后又到北边,整整绕了这个城市一圈,天气很热,太阳暴晒,衬衫湿透,一天下来,装了六台电话机,居然用了整整一天。

 

气愤的回公司,天已经黑了,但是没办法,公司规定,当天拿出去的电话和单子,剩下的电话机和上门装机的单子当天必须要交回公司,不论多晚,不论公司有没有人。

 

总之就是必须要交回公司,估计这破规定也就林魔女那种变态的人才能定下来的。

 

想到林魔女,就想到了那天晚上,光听她的叫声可让人销魂啊,如果能再来一次,那多好啊。

 

在办公室把电话机放好,好像听见了林魔女她们那边办公室有声音,是不是林魔女在啊?去偷看她做什么吧。

 

不是林魔女的办公室有人,而是莫怀仁的办公室有人,紧紧的关着门,不过我能听见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莫部长,别这样。”

 

“什么别这样,我怎么样的了?”莫怀仁估计又把某个女同事留下来慰安他了。

 

“啊,你敢碰我,我报警了!”

 

“来呀,你报警呀,你报警的话,看你这副脸往哪儿搁,当初老公都出gui了,咱就一起报复报复他也好。”

 

然后就听见这女的拉开门的声音,然后又叫了起来,估计被莫怀仁抱住了吧。

 

不会是白洁吧?老公出gui,有可能就是白洁。

 

“白洁,你的胸那么大,屁股那么大,你就是个骚货的,还偏偏装纯!”莫怀仁好像把她按到了地上,白洁惊恐的叫着反抗。

 

我再也沉不住气了,居然又敢对白洁动手了,我一脚把门踩开,莫怀仁果然把白洁骑在地上,衬衫的扣子已经被莫怀仁扯开,白洁一脸的惊慌,莫怀仁抬头看着我,慌忙的退到角落那里,抓起了一个凳子。

第5章 英雄救美

白洁慌乱的站起来,左手摁着扣子被扯开的衣领,右手紧紧抱住了我,哭了出来:“殷然!”

 

我慢慢推开她:“去把扣子弄好吧。”

 

她跑了出去,我看着莫怀仁,莫怀仁死死抓着凳子:“你别过来啊!这次我会反抗的!”

 

我左顾右盼,找一些能打人的东西,不过好像都没有,他看出了我的用意:“那个,那个殷然,白洁肤白屁股翘,是男人的都喜欢她,那我以后不动她了可以吧?”

 

我冲过去,他真反抗了,一凳子打到我肩膀。

 

我掐住他脖子,用力往地下一甩,这家伙重重的扑通摔在地上,我走过去一顿乱踢,他身上跌打药水的味道还那么浓,居然又敢再犯了,估计除了把他打死,没有办法拯救他了。

 

白洁跑了回来,拉开我:“殷然殷然!这样踢他会死的!”

 

我狠狠的给他最后一脚,才和白洁走出了他办公室,那个家伙鬼哭狼嚎的,还能叫那么大声,应该不会死得了。

 

白洁出来后,还想返回去:“他不会死吧?我回去看看他啊!”

 

我拉住了她,把她拉进了电梯:“你没事吧?”

 

“恐怕你慢点来的话,就出事了。”她心有余悸可怜的模样,如同一只将要被关进笼子的白兔。

 

“你知道你们就是太纵容他了,所以他才会肆无忌惮。”听说办公室里都有几个女同事都被他这样子弄过了。

 

但是很多女人为了保住那份高薪,为了保住那个脸面,毕竟如果报了警,莫怀仁被抓了,但女同事自己的脸面何存?以后还怎么在公司做下去呢,可悲。再加上如果自己男朋友老公或者亲戚朋友知道后,更不用活了,更加可悲。

 

前面说过,我们公司的员工都是统一着装,女同事都是半透明白色衬衫和超短裙搭配的职业装,像白洁身材火爆的成熟少妇,穿这样的衣服对男人有着穿透力极强的杀伤力。

 

同她一起下楼,在电梯里闻到美少妇特有的芳香,我心中的小兔子又乱蹦起来。

 

我闭上眼睛,靠在电梯里,还是多想想自己的前途吧,假如被林魔女和莫怀仁踢走了,我何去何从,工作难找。

 

“殷然,怎么了?”白洁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

 

“是不是伤到哪儿了?”

 

“没有,真没有。”

 

出了大楼,她抿了抿嘴:“殷然,一起吃个饭吧。”虽然白洁是少妇,身材也是成熟的少妇,但是那种娇羞和内向的小白兔性格,更能吸引我。

 

“那好,不过我想请你,你想吃什么?”

 

“随便吧。”

 

坐在餐厅里,我点了对我来说非常奢侈的两份十八块的套餐,以前父亲还没落马时,这样的东西,我看都不看一眼。

 

但是现在我只能在下班后,骑自行车回到我租的八十块钱一个月的房子那边,吃着也许是这个城市里最便宜的每份三块五免费加青菜加饭的快餐。

 

我也想吃泡面度日,那样会省钱一点,可吃泡面根本没力气让我踩自行车跑一整天。

 

我狼吞虎咽的狂吃,突然感觉到这不像平常我自己一个人去吃的三块五的快餐,这可是高雅一点的场所。白洁惊讶的看着我,可能现在给她的印象,我就是快饿死的样子,我尴尬的笑了笑,用手背擦了擦嘴。

 

她递过来一张餐巾纸:“我知道莫部长在整你,你才那么累那么饿。”

 

就冲这句话,我就算为白洁再跑半个湖平市,也值得。

 

她叹了一口气:“现在的社会不景气,找一份好工作都非常难,我们都是公司的老员工,薪水当然很高,所以尽管受尽莫部长的欺负,谁也不肯走。”

 

对,谁肯走?我这种新来的小临时工底薪加提成还一个月两千之上,合同工最少的一个月都有三四千,像白洁她们这样的管理职员,一个月不加上零零总总的奖金至少六千之上,就算被莫怀仁怎么欺负,忍一忍也就过了,如果走人,你能到哪个公司去找这样高薪的工作?

 

“白姐,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公司的部门,每个办公室都会有像我们公司这样乱七八糟,每天都想着算计别人的员工?”

 

“大部分都是这样吧,都是会有那么两三个人,把办公室都搅成浑水。”

 

除了餐厅后,我走向公司的停车场,白姐叫住了我:“殷然,从这踩自行车大大浦区,至少要一个多钟头吧。”

 

“也没那么久。”以前刚开始骑自行车,的确要一个多钟头,现在习惯了,四五十分钟就到了。

 

她怯怯的走过来,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给我:“殷然,你看你都累了一天了,打的回去吧。”

 

我推开了:“没事的白姐,我都习惯了。”

 

她坚决不从,硬往我手里塞,见我不肯要,有点生气的怪着我:“你不要的话,我真生气了。”

 

我还是不要,挣脱后我走向了停车场,骑着自行车出来的时候,她居然还站在那里。

 

我停在她前面:“白姐,你怎么还不回去?”

 

“殷然,我是不是伤害到了你的自尊心了。”

 

“白姐你乱想什么呐,没有了。”

 

“你能不能搭着我回去?去大浦区不是要经过我们那儿吗?”她低着声音问。

 

用这个破自行车搭着优雅的白洁?

 

我低头看了看这部破自行车,又看了看自己的白色衬衫,这两个月我都是骑着自行车顶着骄阳烈日刮风下雨到处跑,身上的衬衫污渍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洗不掉,特别是累了一天后,汗渍会把整件衬衫都弄得很怪的汗味,和白洁站在一起我就有一种难言的自卑感。

 

再让她坐到我自行车上,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风景?多煞气啊,人家路人一看,恨不得几个砖头过来呐。

 

“白姐,我今天踩了一天的自行车,很累了,估计带不了你了。”

 

她却要推我下车:“那我搭你。”

 

我急忙坐正:“上来吧。”

 

我搭着她,非常别扭的踩着破自行车,白洁这样的美女,就是保时捷来拉她也都让她掉价,更别说是咱的破车了。

 

听办公室里多嘴的人说,追求白洁的人不缺有钱帅气有别墅有劳斯莱斯之人,而且白洁还这么体贴温柔,真不知道她的老公为什么舍得离开她。

 

到了她们小区的门口,我倒是舍不得了,停车后,她下车了看着我,我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了:“白洁,我先走了,明天见。”

 

“殷然,明天你回到公司,一定又会被莫部长整的,不如你明天辞职了,住在白姐这边,白姐包你吃包你住,帮你找工作,你看可以吗?”估计这个问题她想了好久才说的。

 

我摇了摇头:“白姐,对于莫怀仁那种人,敬而远之逆来顺受,不是一条正确的选择,我不会那么轻易就离开了,我知道我斗不过他,除非是公司赶我走,不然我是不会自动离职的。”

 

“殷然,你听白姐一句劝,莫部长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有钱有势力,又会玩手段,你那么正直,吃亏的是自己。”

 

“白姐,我走了你怎么办?”

 

她却脸红了,我想她是误解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我走了以后,万一那个莫怀仁又动手动脚的,公司里那群禽兽,是不会敢反抗的。

 

见她没说话,我蹬着自行车走人了:“白姐,谢谢你,明天见。”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莫怀仁贴的创可贴更多了,表情也更奸诈阴险了,安排着我们这些员工上门服务。

 

他阴冷的拿着一份表格给我,我拿过来一看,十部电话机,每一部都属于不同的区,都是分属在湖平市地图最东最西最南最北边,假如我踩着自行车把这十部电话装完。

 

今晚十二点之前能收工已经算不错了,我无奈的摇摇头,收好了表格。

 

我转身离开的时候,莫怀仁叫住我:“殷然,上面安排下来一位市场部的同事,平时是负责售后调查,现在跟着你去调查一下市场。你随便带带她吧。”

 

我不满了:“你安排我的这些工作,我一天跑都跑不完,我怎么带他?”

 

我喊得很大声,同事们都看着我,莫怀仁挥挥手,示意其他同事先离开,其他同事离开后,他冷着脸说道:“其他员工一天能装几十部,这才十部电话机,你就不行了?小子!我就是玩你你又怎么样!你想嚣张,回你家嚣张去!跟我斗?不自量力。”

 

我咬咬牙,转身出了办公室,刚好一个女生走进来,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很似曾相识的感觉,然后看着她那双长长睫毛漂亮的大眼睛,我的心一阵刺痛,这双眼睛我最熟悉不过了,就是为了一百万抛弃了我的那双眼睛,我一直盯着她,她很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她走到莫怀仁跟前:“莫部长,我要跟谁去做调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玩弄强制高潮调教反抗|女主在森林被触手玩弄的小说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