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丰满少妇情趣内衣:将双手绑在床头惩罚h

2020-10-13 13:51:23【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什么,与易家联姻!” 越氏总裁的办公室里,闫景乐冰冷的看着越老头子。 一想到易晓慧做作的样子,就知道是一个不简单的的人,不禁反感:“我不答应,我没义务做这种无

“什么,与易家联姻!”

 

 文学

越氏总裁的办公室里,闫景乐冰冷的看着越老头子。

 

一想到易晓慧做作的样子,就知道是一个不简单的的人,不禁反感:“我不答应,我没义务做这种无聊的事。”声音冷的结成冰,让人不寒而栗。

 

越老爷子看着自己的爱孙叹息道:“这是在你们还没出世之前就已定下的,不联姻的话,这不是给自家丢面吗,会被人说成背信弃义。”

 

“后天就是明天就是你易爷爷的大寿,正好宣布你们订婚的消息。”

 

“不去。”

 

脑海里不由浮现出易青青清可爱的模样,如果订婚对象是她,倒还不错。

 

“唉,景乐,你也该长大了,成家有什么不好,再说了只是个订婚仪式而已,你易爷爷那么喜欢你。”

 

越老爷子下定恒心,今天一定要让他孙子答应不可。

 

“这么说吧,我是不会勉强自己和看着就讨厌的人订婚的。”

 

越老爷子生气的用手里的拐杖敲了敲面:“臭小子,你要造反啊你。”

 

南木见状不禁说道:“老爷消消气消消气。”

 

心焦的看着两人:“小少爷,不能这样啊。”

 

闫景乐坐在自转的高级皮椅上,两腿交叉,满不在乎:“我哪样了,你要喜欢你去订好了。”

 

“臭小子,你易爷爷对你那么好,你看看你现在都什么态度。”真是恨铁不成钢。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不喜欢易爷爷,而是不喜欢订婚对象。”

 

“你都没见过你的订婚对象就说不喜欢?”

 

没见过?闫景乐挑眉疑惑的看着越老爷子,易家不就只有一个易晓慧,哪来什么没见过。

 

越老爷子看穿他的疑惑:“小子,你订婚对象不是易家大小姐。”示意身后的人,递了份封闭的文件给他。

 

闫景乐慢悠悠的打开文件袋,反正是谁结果都一样,却在下一秒看见文件的同时不由一惊,是她。

 

“她是朵儿的女儿,朵儿是易老的女儿,你还在襁褓的时候她就抱过你,很喜欢你,她说以后要是生女孩的话,一定要你做她女婿,可惜,唉…朵儿这孩子的命太短暂了。”回忆着以前的事不禁伤感起来。

 

“你们的亲事也是在那时候定下来的,虽说朵儿是开玩笑的,但是我和你易爷爷却是当真的,这么多年了,不提也罢。”

 

“为什么我从没听你们提起过她。”包括这个易青青。

 

“易家发生很多事,我们毕竟是外人,不便掺和。”

 

难怪他怎么也查不到易青青的详细背景,原来是易老爷子故意封锁住的。

 

看着越景沉默的模样,越老爷子以为他又会反对:“我打从第一眼就喜欢这孩子,这孩子这么多年父母不在身边,独自生活长这么大,不容易。”

 

越老爷子没告诉他,其实也是为了能靠越家实力好好这个孩子,易家虽然是她该有的栖身之所,但他和易老爷子都知道易家其实很不安全。

 

半响,传来闫景乐低沉磁性的声音:“我订。”

 

越老爷子有些不敢相信的确认道:“真的?”

 

“当然,我现在就派人准备好厚里,明天就去给易爷爷祝寿。”吩咐着身面的南木。

 

“是。”

 

“嗯,这才像话,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爱孙,高兴的走出办公室。

 

闫景乐看着手里的照片,易青青清澈动人的模样,嘴角挂着无害的微笑,仿佛是在勾引他,向他挑衅。

 

这个女人身上有太多太多的神秘,等着他去探索去了解。

 

女人,我说过我们会再见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好久没那么好的心情了,深邃的眼睛满是笑意。

 

偌大的客厅,只听见哭泣声,易老爷子苍老的面容染上哀伤,任由易青青扶着,来到一个房门前。

 

易叔拉着有些生锈的钥匙打开房门,拉开窗帘使里面看的更清楚些,空气中还浮着灰尘。

 

一片蓝色的天花板,窗台还挂着用贝壳做的风铃,大型的玻璃书柜里安静的躺着一把透明的小提琴,有些失了颜色,没有以前透亮,床头放着好多母亲的照片。

 

带着沧桑语气,有些哀伤:“你母亲走出易家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敢进来,怕触景生情,直到现在你回来,我对不起你们母子。”

 

“爷爷!”看着房间的一些,有止不住的哽咽,他相信眼前的这位亲人是爱她的。

 

易老爷子不停的责怪自己:“孩子,一个人在外面是不是很苦,都怪爷爷没用,守不住你们,咳咳……。”

 

易叔偷偷的在一旁抹了泪水,轻拍着易老爷子的后背,劝慰:“老爷,休息身体。”扶他坐到椅子上。

 

向易青青招了招手:“孩子,来。”

 

易青青乖巧的握着他的手坐在身旁。

 

“你放心,只要我老爷子还有一口气在,绝对会把你保护的好好的,没人敢欺负你,你母亲已经不在了,我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只要你以后得生活能过得开心,爷爷就满足了。”

 

轻轻拍着她的手,给予她郑重的承诺。

 

清澈的双眼闪着泪光,鼻子通红,语气却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爷爷,别这样说,我听着难受,我就剩你一个亲人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你要平平安安的,以后我永远留在你身边,连母亲的份好好孝顺你,好吗?”

 

慈爱的看着眼前的孩子,激动的点着头:“好,好,我的乖孙女。”摸了摸她的脑袋,满足的笑了。

 

“老易,去,快去再次确认一下来祝寿的宾客,该少的一个都不能少,我要把青青介绍给他们认识,快去。”

 

“是,老爷。”欢喜的出门布置去了。

 

“爷爷,这不太好吧,毕竟是您的寿宴。”有点担忧。

 

“爷爷高兴,我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有一个这么好的外孙女,这里清凉了好久,是该热闹热闹了。”

 

不一会易叔一脸喜色的走到易老爷子身旁,在他耳边轻声说着,易老爷子开心的连说三个好,笑的合不拢嘴。

 

易青青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爷爷,什么事这么高兴。

 

“爷爷。”

 

与越家联姻的事情只有易叔和易老爷子知道,考虑着该不该告诉她,想了想又否定了心里的想法,以免吓到她。

 

神秘的说着:“明天就会有件关于你的大喜事,青青啊,爷爷做什么决定都是为了你好,你以后就会明白的。”

 

易青青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但她知道爷爷说的话肯定有道理,他不会害她的。

 

“好了,带你去你房间看看,昨天刚布置好的,去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改的,需要添置的都告诉我。”两爷孙开心的聊着。

 

一栋沉寂已久的房子里好久都没有这么爽朗的笑声了。

 

有两个人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侍女拿着果盘走进易晓慧的房间,却被无情的轰了出来。

 

“没有我的吩咐,不要再送东西进来。”

 

“是,是,大小姐。”收到她凌厉的目光,害怕的快速往外走。

 

“乖女儿,不过是一个野丫头,何必气成这样,开心点。”

 

易晓慧摇着段素梅的手,委屈的顺道:“妈,你又不是没看见,爷爷现在满眼都是她,根本就看不到我的存在,就像是透明的一样,她凭什么一声不响的夺走爷爷的宠爱,我不高兴。”

 

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哪能跟你比,你爷爷才见到她,激动起来难免会忽视你的存在,过两天就好了,你还有我和你爸,她可什么没有,哪比得上你,她什么都争不过你的,放心吧。”

 

“真的吗?”

 

“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易晓慧躺在段素梅的怀里,安心的闭上眼睛:“妈妈,就知道你最爱我了。”

 

宠溺的摸着她的秀发:“你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不爱你爱谁,不过你爷爷在的时候你要对她好点,别惹你爷爷不高兴,知道吗。”

 

“嗯,我知道分寸。”撇了撇嘴,不在意的回答着。

 

晚饭时,易晓慧不停殷勤夹菜到易青青的碗里:“青青,你太瘦了,多吃点,这就是你的家,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来告诉我,可别跟我客气哦,是吧爷爷。”

 

迎来母亲的一记赞赏。

 

“嗯,晓慧真懂事,就像晓慧说的一样,青青啊,在这个家别拘束,想做什么做什么。”

 

“嗯,知道了,谢谢姐姐。”看着旁边的人说到,对易晓慧不讨厌也不喜欢。

 

“都是姐妹了,还说什么谢谢的,下次再这样说我可跟你急哦。”眨巴眼睛,开玩笑的说道。

 

“哈哈,晓慧这丫头越来越有姐姐的样子了。”看着一家和和美美的,易老爷子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

 

不就是个野丫头,跟我斗,你还嫩了点,本小姐还收拾不了你,表面却笑脸盈盈关心着她。

 

易青青对她这个所谓的姐姐有点吃不消,太热情,反而自己显的太过牵强。

 

一桌饭上每个人都各怀心事的。

 

回到房间,消化了下今天发生的事,怀里抱着枕头,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原来在这个世界上她还有亲人,这种感觉真好。

 

拿起手机打电话给慕容晶分享下。

 

一开机就看见组织里发来的信息,微微皱了下眉。

第5章 准备礼物

国内特工组织的地下工作室里,景林锐手一手拿刚从超市买的热咖啡,一手拿着磁卡划过感应器,验证指纹,待门开后走了进去。

 

听见响声,任零少停下手里的动作,默契的接过他丢过来的东西。

 

微微朝弄的看着他:“怎么,你的那些甜心肯放你回来了?”

 

“女人,给点甜头,稍微哄一哄不就行了。”自恋的挑过额前帅气的刘海,修长的身体直接坐在电脑桌上,邪魅的眼睛里满是不屑,性感的嘴唇理所当然的回应他的话。

 

“小心最后栽在女人手上。”

 

“任零少,少诅咒我!”

 

真是,不和他对着干,他心里不舒服是不是,手握着咖啡罐,大口的喝下去。

 

“你说,这世上有没有一见钟情啊。”

 

“噗!咳咳,咳咳!”景林锐听到他的话,不自觉的把咖啡喷了出来,由于用力过猛,呛了一下。

 

任零少快速的躲过他喷出来的物体,嫌弃的看他,把纸巾递到他的面前。

 

景林锐优雅的擦拭着,还好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眼神死死的瞪着他,下一秒想到他的话有怪物似的眼神盯着他看,看的他很不自在。

 

手覆上他的额头,刚贴上两秒就被无情的拍下去。

 

好听的声音在偌大的空间回荡,嘻笑着:“没发烧啊,你不会是受刺激了吧零少,走走走,我带你去看病去。”

 

说着故作上前拉他的手,被躲开了。

 

正色道:“我看上去像是生病的?”

 

景林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都看不出来,我就不用再女人圈里混了,我说,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一提到情感方面你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当初景林锐甚至还以为他性向有问题骗他去做心里咨询检查。后来被任零少知道后两个月都没个好脸色,还被上级批斗,可苦了他了。

 

“我只是昨天遇到一个女孩,她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感觉很微妙,又说不上来。”帅气的皱眉,轻薄的嘴唇疑惑的说着。

 

“是不是脑海时不时的会浮现出她的样子。”

 

“嗯!”

 

“是不是想再见她一面。”

 

“嗯!”

 

“是不是有时候想她想到失神。”

 

“嗯!”

 

景林锐心里赞叹到,你丫的真够诚实,故作夸张的说着:“零少,你中毒了。”

 

就知道他没好话,懒得理他:“我是说你中了那女孩的相思毒了。”

 

任零少感觉自己被耍了,感觉被他戏弄了

 

又继续手里的工作,见他忽视自己,不放弃的说道:“你是不是喜欢那女孩了。”眼神暧昧的眨着。

 

喜欢吗,仅仅才见过她一面,脑海里又浮现出她清纯的样子,可笑的笑了笑自己,努力挥去脑海里的东西,专注手里的工作。

 

第二天,易家上下焦急的忙碌着,易振海在公司交代事务,好多事都靠着易叔和段素梅在打点。

 

一下楼就可以看着一个个仆人忙碌的身影,虽然有些嘈杂,但一点都不影响他们吃早餐的心情,相反,听着忙碌的声音反而心情愉快些。

 

“爷爷。”用餐巾抹了抹嘴。

 

“嗯?”

 

亲切的看着她:“怎么了。”

 

“我想吃早饭后就先回家一趟,拿些衣服之类的。”

 

“不用着急,要不这样吧,我让老易给你多买点衣服回来,你喜欢穿什么牌子的,尽管给他说。”

 

易青青微微摇了摇头:“不用那么麻烦的,我那里还有很多衣服可以穿。”

 

易老爷子不再坚持,随她高兴:“那好吧,我一会让司机送你,记得快去快回。”

 

“嗯,我知道了。”

 

漂亮的眼睛弯成好看的幅度,微微一笑。

 

对面的易晓慧默默切着盘子里的煎鸡蛋,手握着刀柄微微发白。

 

“大小姐,大小姐。”

 

易叔在她身后喊着。

 

“啊!”

 

回过神来回头看着后面说到:“怎么了?”

 

“大小姐,您的礼服我已经让女仆放到你房间里了。”

 

“嗯,知道了。”

 

“晓慧,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易老爷子关心的看着她,易青青也把视线移向这边

 

淡淡的微笑一下:“没事。”

 

易叔又接着汇报:“小小姐的礼服可能要下午才能送过来,昨天才去定做的,但绝对不会耽误寿宴的。”

 

“那就好。”

 

易晓慧看着易青青温柔的笑道:“妹妹要是不嫌弃可以穿我刚定做好的,我穿其他的就是了。”

 

易青青正要开口,易老爷子抢先说道:“晓慧心疼妹妹是好事,你的礼服是为你量身制定的,不用担心,青青的礼服下午就回送过来了。”

 

其他晚宴倒也罢,毕竟今天是青青和越家小子的订婚宴,穿着自然不同。

 

不知道为什么出了易家大门反而要自在一点,摇下车窗,叮嘱司机开慢一点,她除了来拿行李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为爷爷准备礼物。

 

有了,下车后直奔二楼的房间里,那是她母亲原来住的房间。费力的从床底下拉出一个算是新的皮箱子,上面布满厚厚的灰尘“咳咳,咳咳。”不由呛了呛。

 

按下开关,里面的工艺品安静的躺在软纸上面,掀开上面一层薄薄的纸面,上面的图案更加清晰。

 

这是她的得意之作,在出任务的时候无意中在黑市发现的,并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花高价买回来的,是她唯一的珍品。

 

一个元朝瓷盘, 葵花向阳,蜂穿牡丹,画面生面盎然,令人心驰神往,盘壁较薄,拿起来秀气轻巧,并不厚重,看到的第一眼就爱不释手。

 

易青青又小心翼翼的放进去装好,生怕碰碎。

 

“小少爷,老爷的车已经在外面等候了。”光亮的皮鞋在大理石上来回走动,闫景乐的打着领带,朝外面走去。

 

“礼物都备好了吗?”

 

“是的。”南木恭敬的为他拉开车门,和越老爷子坐后座,自己则坐到另一辆车里,向着易家出发。

 

推开化妆间的门,易青青正做着头发,老实说还挺不习惯的,易晓慧早就弄好一切,在下面招呼缓缓进来的冰客。

 

易老爷子推开门,看着里面的可人慈祥的笑着。

 

“我外孙女就是漂亮。”

 

“谢谢爷爷赞美,爷爷今天也很酷。”调皮的眨着说着。

 

“呵呵,都一把年纪了还酷,形容你们年轻人还差不多。”

 

正色道:“青青,今天不只是我的寿宴,还是你的订婚宴。”

 

漂亮的眼睛惊讶的看着他,不知该做和反应:“什么!”这对她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这是当年你母亲和我为你订下的,我们必须遵守约定,明白吗?”

 

易青青有些不能接受,才刚回家接着又要嫁人了。

 

“你母亲现在还活着的话一定很期待今天,你不能让她失望,对吧!”知道她很难接受,和蔼的说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想让她能留在身边,也只能这样做了,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非得是今天吗?”微微咬着红唇。

 

“唉,这也是不得已,你就听爷爷这一回吧,爷爷我不会看错人的。”

 

易青青真是越来越好奇易家到底藏有多少秘密是她不知道的。

 

“你和景乐订婚后,他一定会好好待你的,我和你母亲的眼光不会错的,相信……”

 

忍不住打断易老爷子的话:“景乐?爷爷,和我订婚的就是越氏集团的那个闫景乐吗?”

 

“这么说青青你认识他。”惊喜的问着。

 

“额,见过一次而已。”

 

真是冤家路窄,前天才刚见过,今天就要和他订婚,老天再开什么玩笑,真是欲哭无泪。

 

“咚咚!咚咚!”

 

“进来。”

 

易叔推门而入,把礼服放到化妆台上,把一精致的礼盒递给她:“小小姐的礼服已经送来了,这是老爷叫我取来的。”

 

“打来看看。”

 

易青青轻轻的打开礼盒,不由惊叹:“好漂亮!”里面是一对耳环和项链。

 

深邃的钻石蓝发出闪光点,如夜空里的星星般璀璨,小巧精致,设计者考虑搭配的角度,把原本华丽的部分稍加修饰,显得更加时尚夺目,是一款很适合年轻人的首饰。

 

即使穿着朴素,也遮盖不住它的美,同样有气质魅力。

 

“这是给我的吗?”

 

“嗯,这是她最爱的首饰,她离开这里的时候没带走,我只是让老易拿到饰品店重新修饰一下,应该说是你母亲就给你的,你要好好珍惜,你母亲看到你带着它会感到安慰的。”

 

易青青努力的控制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以免把脸上的妆弄花。

 

“谢谢爷爷。”真挚的小脸真诚的说着。

 

“傻丫头,先把礼服换了。”

 

由易叔扶着,起身往外走去,直到走远些,才忍不住咳了出来。

 

“老爷,你最近太过操劳了,我先扶你下去休息。”满脸的担忧。

 

“没事,我这把骨头还撑得住,走吧,别让宾客等久了。”

 

来参加的都是些名门贵族,没有请帖不得入内。

 

易晓慧看着易老爷子,撒娇的挽着他的手:“爷爷,您可是寿星,这么晚才来,可得受罚哦。”

 

“呵呵,那你想罚爷爷什么?”

 

故作低头想了想:“那就罚爷爷,长命百岁,身体健康的陪着我环游世界,中途不许反悔哦。”

 

“哈哈!哈哈!”周围的宾客都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易老真是有个好孙女。”

 

夸赞的声音不断想起。

 

大门再次拉开,吵闹的声音瞬间静止,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着进来的人,尤其是各家的名媛淑女在看到闫景乐的时候都止不住的兴奋。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丰满少妇情趣内衣:将双手绑在床头惩罚h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