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不要插嘤嘤嘤|花壶灌满浓精肉器

2020-10-13 14:01:1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手被一把抓住。   整个人随着一道强大的力量跌向后方,苏念震惊的看着始作俑者。   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倒在了一边的桌上,而身体被柯景琛用两只胳膊禁锢着。   &ldquo

手被一把抓住。

 

 文学

  整个人随着一道强大的力量跌向后方,苏念震惊的看着始作俑者。

 

  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倒在了一边的桌上,而身体被柯景琛用两只胳膊禁锢着。

 

  “放开我!”苏念有些怒,冷冷地喊着。

 

  “怎么,看见我不高兴?是不是觉得我回来之后会打扰到你和你的新欢?”柯景琛讥讽地看着她,手一把掐住她的下巴,强迫苏念看着他:“苏念,三年了,你再次看到我是不是愧疚地想要逃呢?”

 

  “闭嘴!”苏念挣扎着想要离开,然而对方的手却一点都不放松。

 

  苏念有些吃痛:“柯景琛,你给我放开,你没有权利这么做!觉得愧疚的人不应该是我,而是你!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这么对我!”

 

  她的话直接激怒了身上的男人:“呵?愧疚的是我?苏念你的心还真是够大啊!要不是你……”

 

  “我?我怎么了!”苏念冷冷地瞪着他。

 

  他还真有胆子说这种话,要不是当初他劈腿被她发现,她还真不知道自己喜欢的居然是这样的男人。狼心狗肺的东西,她不顾爸爸的反对也要跟当初一穷二白的他在一起,结果回报她的就是背叛!

 

  “柯景琛你有种就把话说清楚,你要是个男人就别颠倒黑白。人渣!”苏念恶狠狠地骂着。

 

  忽然,嘴被人狠狠地堵上,眼前是一张靠的极近的俊脸。皮肤好的一如当初,连一个毛孔都看不见。不,应该说现在的男人比三年前刚毕业的他更有男人味,淡淡的古龙香水味弥散在鼻间,提醒着她,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当初她认识的那个人了!

 

  一想到曾经的种种,苏念就气不打一处来,狠心一咬。

 

  “嘶……”柯景琛吃痛的抬起头,手一甩放开了苏念。嘴角上一抹鲜血顺着嘴角缓缓流下。用手抹了个干净,看向苏念的眼中满是戾气。

 

  “呵,你还是老样子。谁得罪你,你就绝对要对方付出代价。”柯景琛话语中满是怀念。

 

  苏念讽刺的哼了声:“柯先生你跟我也不算很熟,恐怕你还并不是那么了解我。至少某些畜生我是不用客气的。订婚仪式即将开始,我先走了。”

 

  恶狠狠的擦了擦嘴唇,厌恶地离开。

 

  柯景琛好笑的看着即将离开的小女人,不怀好意的笑道:“苏念,你要是现在走的话,我想柯氏和通灵珠宝的合作可就……”

 

  他以为小女人会害怕,谁知她闻言顿下脚步站在门口,理了理衣服,一本正经道:“柯先生合作不成也没什么大不了。另外也请你记住一点,以后不要再喊我苏念,请称我一声宇太太。之前忘了说,我是宇通国际总裁宇皓辰的夫人。告辞了。”

 

  说完优雅的离开房间。

 

  柯景琛闻声,脸上青黑一片。

 

  宇皓辰的夫人?宇太太!她就是宇皓辰藏着的正牌夫人!苏念,你竟然嫁人了。

 

  柯景琛狠狠地攥着拳头,阴冷的看着门口。

 

  不管你是嫁人还是没嫁人,三年前你是我的,三年后你也只能是我的!曾经我一无所有你离开了,现在我以柯氏总裁的身份回来,我看你还会不会从我手下逃走!

 

  苏念气呼呼的走出大门,他柯景琛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当初劈腿还好意思现在来耀武扬威?不合作就不合作!大不了回头去求宇皓辰!本来就是那家伙欠她的一笔合同!

 

  懊恼的刚走到走廊的拐角,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宇皓辰!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干嘛去了?”宇皓辰倚在墙边上看着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可是目光却死死地盯着她嫣红的嘴唇。

 

  苏念没注意到,淡淡的说:“没干什么,去办点事情,你怎么会在这里?啊……”话刚落下就被宇皓辰拽了过去抵在墙上。

 

  “你干什么?有病啊!”她刚刚才被柯景琛玩过这一招,现在宇皓辰又来?神经反射的就捂着自己的嘴。

 

  果然,面前男人的眸色更加阴沉了一点。

 

  宇皓辰不知道从哪里掏来的一块手帕,一手将她的手拉下,一手拿起手帕狠狠地在她嘴巴上擦着。

 

  苏念吃痛不已,想要挣扎,奈何对方力气太大,直接将自己的身体禁锢住。

 

  “呜呜呜……”不满的抗议着。

 

  宇皓辰来来回回的擦着,直到苏念感觉自己嘴上的皮都快被磨掉了才放过她。

 

  嫌弃的将手中的手帕扔在地上,阴森森的看着她:“苏念,我警告你,跟你领证的是我宇皓辰,你进的也是我宇家的门,别想有什么歪点子。你这条命,这个人,这颗心只能是我姓宇的!我的东西被别人玷污,你知道后果的!”

第5章 警告她?

  苏念皱眉揉着她的嘴,听到这话止不住的身体一寒,随后也反应过来。宇皓辰是看见她和柯景琛了?所以,这是在警告她?

 

  可他说的这是什么话?她作为他的老婆不能被别人玷污,可他身为她的老公却能随意带女人回家?

 

  抬头,直视着对方隐藏着滔天怒火的鹰眸,苏念哼了声:“我跟柯景琛没什么,你可以放心。不过话既然说到这份儿上,宇皓辰我也希望你记住一点。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独占欲,我也有洁癖。你不希望我给你带绿帽子,同样,我也不希望我自个儿从头绿到尾。”

 

  宇皓辰闻声,怒火平息了一点,挑眉玩味地看向苏念。印象中这还是第一次因为他带女人回家她发火。所以,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个女人其实是有点在意的?

 

  “所以呢?”宇大有些期待的看着小女人,想听听她接下来会说什么。

 

  “所以,请你在我们离婚之前给我这个宇太太留点颜面!”

 

  宇皓辰眯了眯眼,危险的看着她:“你说什么?离婚?”

 

  苏念耸了耸肩:“我们这样貌合神离的夫妻有什么意思?你不在乎我,我也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其实我早就想说了,找个机会,把婚离了吧。”

 

  “你再说一遍!”宇皓辰气得浑身发抖,阴鸷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我说,我们找时间把婚离了!”苏念毫不退缩的重复了一遍。看着宇皓辰寒着脸,一拳砸过来时,她吓得闭上了眼。却只听耳边“咚”的一声,拳头落在了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苏念,离婚这个念头你想都别想,我跟你的债没算完,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说完大步离开。

 

  苏念愣在原地,心情翻江倒海,忽然冲上前朝着那个森冷的背影大声吼:“宇皓辰,你终于说实话了,你就是要折磨我,也折磨你自己!我们这三年我早就还清了!还清了!”

 

  她疯了一样的吼着,痛苦的蹲在原地抱着头,优雅从容荡然无存。

 

  身边来来回回的人全部奇怪的看着她。

 

  整个订婚宴会,苏念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下来的,浑浑噩噩的回到家过了一夜。

 

  第二天去公司的时候,精神不济。

 

  偏偏张天成看见她倒是一脸喜气。

 

  “苏总,你可算来了,柯总一早就在您的办公室等着了。”

 

  “柯总?哪个柯总?”苏念有些心不在焉,看见张天成满脸喜气的,忽然反应过来:“柯景琛?他在我办公室?”

 

  说完加紧步伐朝自己办公室走去。临进门的时候,特意将张天成拦在外面:“张经理没事的话你先去忙吧,柯总我亲自来接待就行了。”

 

  张天成点头,转身就走了。

 

  苏念看着自己办公室的门,心情莫名地有些发堵。

 

  打开门,柯景琛正站在她办公室的柜子边欣赏她的照片。手指爱怜地抚摸着她不久前照的一张艺术照。

 

  看到这个场面,苏念心里更是泛起一股恶心。

 

  “柯总,私人东西还是不要动的好。”苏念上前一把将他手中的照片抢下放在桌上。

 

  “柯总,如果不是为了合作的话,我想您不用亲自来我们公司。”苏念没好气地说。

 

  老实说,她现在特后悔自己昨天的冲动。私人方面,她不想跟柯景琛再有任何关系,但是昨天一时赌气又和宇皓辰提了离婚,现在拉下脸来求宇皓辰根本就不可能。她简直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柯景琛不是没有察觉到苏念的抗拒,脸上却没有任何的不满:“我就是来谈合作的,我知道你们通灵珠宝有资金问题。”

 

  他这意思是要来谈合作的?

 

  苏念将信将疑的看着柯景琛:“你有什么条件?”

 

  “呵,念念别说的那么生分。我真的只是来找你谈合作的,但是在你办公室有碍心情,不如我们换个地方?”柯景琛扫了眼苏念办公室的环境,提议道。

 

  苏念怀疑的看向他,犹豫了一会儿点头同意:“好,我们去哪儿?”

 

  “跟我走吧,我车就在下面。”柯景琛抿唇笑道。

 

  苏念皱了皱眉跟着他离开。

 

  柯景琛开车一路朝郊区走去,苏念坐在车上心神不宁,她不知道男人到底要将她带到什么地方去。

 

  开了足足有两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苏念一看有些愣住,竟然是她第一次遇到柯景琛的地方。一个高级的骑马会所!

 

  遇到柯景琛的时候,她还是苏家捧在手掌心的大小姐,而对方只不过是一个会所的一个小服务员。

 

  她马术不行只是跟着朋友一起来的,而全程为她服务的就是柯景琛。

 

  一来二去两人就有些熟了,苏念也是情窦初开,渐渐地便对柯景琛动了心,随后便发生了之后的事情。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不要插嘤嘤嘤|花壶灌满浓精肉器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