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14种方法让男人更持久*人妻喂奶

2020-10-13 14:05:4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和尚曾经问过一个很没水准的问题:‘苏酥,你为何要把自己打扮得这么性感、火辣啊。简直就比那些风尘女子都还要堕落。’ 王谦记得,当时苏酥的回答很让他们震撼:&lsquo

和尚曾经问过一个很没水准的问题:‘苏酥,你为何要把自己打扮得这么性感、火辣啊。简直就比那些风尘女子都还要堕落。’

 

 

王谦记得,当时苏酥的回答很让他们震撼:‘人都是如此,只有得不到的东西才会疯狂的想要得到。’

 

 

和尚不懂,王谦懂了。其实这就是苏酥对自我的一种保护。一个女孩子,而且还是绝色顶级的美女,如果不这样,怕是早就出意外了。只有当她自我表现出一种堕落的时候,男人才会有顾虑。

 

 

就如苏酥说的那样,曾经她被一个男人觊觎。她却无比干脆利落的直接准备脱衣服,可最后那男人害怕了,害怕什么,因为苏酥太主动了,他怕苏酥有艾滋。

 

 

人性!这就是人性。王谦当时很震撼,一个小姑娘,竟然对人性有着如此深厚的理解。

 

 

离开!不是回星城市的家,而是要离开这座城市了。很显然,苏酥家里已经知道她在哪里了。只有逃离才能清净。这就是苏酥的决定。可苏酥做不到叫上王谦他们一起。朋友归朋友,别人没有义务陪着你一起流浪和逃亡,像是和尚,好不容易在这里扎根了。去其他地方,那又得从头再来。

 

 

王谦笑了笑,点头道:“好,我送你。”

 

 

别看和尚一直在忙碌着收拾摊子,可那虎视眈眈的眼神让张秘书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文学

 

走过昏黄的街头,从酒吧街旁边的一条巷子穿了过去。到了这边,道路就四通八达了。王谦不担心苏酥会怎么样,不管是离开还是回去,苏酥都能安全而美好的活着。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生存之道。

 

 

走了半个小时,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苏酥却仿若不急一样,而是跟王谦聊着。

 

 

九点半左右,在距离建国西路已经有三公里的地方,苏酥直接进了一家银行,从那精致的小背包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直接进了VIP客户室。

 

 

苏酥对着银行柜台的职员道:“这一张卡,给我取两百万现金出来。”

 

 

看得出来,苏酥的银行卡等级不低。按理来说这么大的额度取现是必须要预约的。可苏酥说完之后,对方竟然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办理了。两百万的现金摆放在柜台上显得有些震撼。

 

 

好在有王谦陪同,两百万拿着走出银行,苏酥直接打车去了十公里外的另外一个银行,一进门,苏酥就对王谦道:“谦哥,拿你身份证去开个户。帮我把这些钱全部都存进你新办的卡里面。”

 

 

填写开户资料,设置密码,一全套的流程走下来,一张新的银行卡已经到了苏酥的手中。同时王谦直接把钱拿出来,把刚刚取出来的现金全部都存到了新办的这张银行卡里面。办理好了这些,王谦直接返回出租车上面。把银行卡递给了苏酥。

 

 

接过了银行卡,苏酥的神色轻松了许多。看着王谦道:“谦哥,这银行卡借我用了。你没意见吧。”

 

 

王谦自然是没有的,好一个聪明的女子,这样一来她家里想要查她的资金用动恐怕也难以办到了。

 

 

苏酥此时对着司机道:“师傅,我包你车子去江城可以么?”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出租车师傅在金钱的攻势之下终于是妥协了。从星城市去江城,八百公里的距离,苏酥足足给出了五千的价格,至少三千块的赚头,没有人会拒绝,生活都不容易。

 

 

车子开到了出城的道路这边,停了下来,王谦和苏酥都走下了车,看着苏酥,王谦笑着道:“苏酥,我不知道你跟你家里有什么误会。但是,我希望你能活得开心。常联系!”

 

 

苏酥微微一笑,看着王谦道:“谦哥,就要分别了,你不表示一下么?”

 

 

这话立刻让王谦尴尬起来。不是不想表示,是不敢啊。就自己这身体,自己知道啊。拥抱都能产生异样,这还表示,那不是找死么?

 

 

王谦摸了摸鼻子,他能够感受到苏酥的那种不舍和情意,可他不能啊,所以王谦讪笑着道:“那啥,时间不早了,要不,你就一路顺风?”

 

 

就在此刻王谦没有料想到的是,突然苏酥直接就搂住了自己的脖子,这让王谦浑身顿时一震,心头那种火热的感觉一下就起来了。原本已经压制的心火也在这一刹那被点燃了。

 

 

这还不算完,更让王谦没有想到的是苏酥的烈焰红唇已经直接吻了上来,结结实实的吻在了一起,王谦睁大的眼睛能够看到苏酥那眼中的笑意。

 

 

紧接着,王谦又感觉到了一条灵活的舌头,就那么轻轻的搅动了一下,紧接着,苏酥已经放开了王谦,打开车门坐到了后座。

 

 

就这一下,对于王谦来说绝对是恐怖的。浑身瞬间变得红润起来。再然后一根根头发都开始变得枯黄了。那状态就好比是烧焦了的茅草一样。事实上这就是阳火燃烧的表现。

 

 

王谦心中一万头草泥马飞过。大小姐你这是闹哪样啊。这哪是吻别啊,这简直就是死亡之吻啊。就这么一下,直接就让自己到星城市的这两个月的功夫都白费了。

 

 

苏酥此时却是笑着道:“好了,谦哥哥,别装出这么一副无辜的样子。我知道你不会死的。来星城市这两个月的女人可不是白捡的。这一下,你应该不会忘记我了。这一下就算是你去找其他女人的惩罚。我走了……”

 

 

说到这,这妮子还故意的伸出了丁香小舌,舔了一下她那烈焰红唇,这姿态、这样子说不出的魅惑,车子启动,行不多远却又停了下来。

 

 

她打开车门风一般扑进王谦的怀里,整张脸埋在他胸膛间,王谦一时僵住,只听到她似压抑的低泣声:“半年,我只给你半年时间。半年内当你有了财富、名声、地位,一定要来找我。不然……我会恨你一辈子!”

 

 

看着载着苏酥的车子远去,王谦运转着真气,将心火给强行的压制了下来,长吁了一口气,可身体却出现了疲惫和虚弱的状态。唉,这丫头,怎么会忘记呢,简直就是刻骨铭心啊。别人接吻是要钱,你接吻是要命啊。

 

 

强撑着到了市区,王谦也奢侈了一回,打了一个车子直接回到了跟和尚一起合租的房子。

 

 

这时候,和尚早已经熟睡了,而王谦却怎么也睡不着。

 

 

半年里具有财富、名声、地位,说起来倒是简单,可他都下山这么久了,如今生活尚且是个问题。

 

 

但……

 

 

王谦眉头逐渐紧蹙,思考着如何得到所谓的财富时,手机响了起来。

第5章 阴煞风水局

 

王谦的手机虽然是老年机,可各项功能也还是一应俱全的,至少电话簿的功能还是很完善的,来电的显示是三个字——‘刘老板’。

 

 

看着电话,听着铃声,如此反复的直到电话自动的挂断,可紧接着刘老板的来电又执着的响了起来。这一次,王谦还是不接,等到了第三次来电的时候,王谦终于是慢慢悠悠的接通了电话。

 

 

电话一通,那边就传来了一个火急火燎的声音:“王大师,您可总算是接电话了,您要是再不接电话。我都想要直接去找您了。”

 

 

王谦此时却是淡然道:“那也得能找得到我啊。”

 

 

这话王谦可真不是客套,也不是装逼。他不过就是在路边摆了一个看相、算命、测字、看风水的摊子而已。如今这年代,即便是道教名山、佛门圣境也鲜有那种大规模的相师摊点了。

 

 

那种名山大川的摊位那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跟王谦这种野路子是无缘的。所以王谦摆摊往往是流动性的。确切的说,哪里没有城管,王谦就有可能摆在哪里。有时候甚至是晚上出摊都有可能。这也是王谦为何给人留下电话号码的原因,对自身的能力王谦是自信的。做久了,自然能有回头客。

 

 

这如此直白的话语,顿时让电话那端的人无比尴尬,讪笑了一下,刘老板继续道:“王大师,你可真是神了,之前说我能小赚一笔。果然应验了……”

 

 

刘老板直接把那些直话给忽视了。反而开始吹捧了起来。

 

 

王谦的嘴角已经带有了一丝微笑,无事不登三宝殿,尤其像他这个行业,谁没事给自己问候啊。所以,王谦直接道:“废话少说。说正事吧。”

 

 

刘老板再次被怼了一下,却也不再废话了。压低了气势,满嘴的阿谀和奉承,道:“王大师,你可要救我啊。”

 

 

约定好了时间和地点之后,王谦直接出门了。不要说什么大师架子。温饱都没有解决何谈架子啊。

 

 

转了两趟公交之后,王谦终于到了青湖山庄这边,作为星城市有名的一个纯别墅小区,远是远了一点。可胜在风景秀丽。刚一下车,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一路小跑着迎了上来。

 

 

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体型已经开始发福了。精干的板寸头,黑色的短袖T恤,蓝色的休闲牛仔裤,手腕上那金色的大金表十分的晃眼,手中还拿着一个普拉达的黑色手包。

 

 

一凑近过来,刘老板就笑着道:“王大师,两个月不见风采又胜从前啊。大师真乃天人也。”

 

 

听着这刘老板半文不白的马屁,王谦虽然觉得有些恶心,可却也有些兴奋和期待起来。这两年下来,自己虽然一直都从事这一行当。可是,年纪轻轻的,又没有一个固定的场所,再说了,看相算命能有多少钱,日子也是过得紧巴巴的。而现在,刘老板越是这么说,就说明这事情越大,看着这样子,自己这是要时来运转了啊。

 

 

王谦不动声色边走边说道:“刘老板,闲话就不要多说了。说说看,怎么回事吧。”

 

 

刘老板引领着王谦一路走进了青湖山庄小区,一边道:“王大师,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月前不是承蒙您关照给我算了一命么?果不其然,这两个月下来,我还真就小小的赚了几十万。”

 

 

“这不,前几天正好遇到这么一个朋友,他在青湖山庄这里有一套空闲下来的独栋别墅,面积不大也就是三百八十几平米而已,带有一个接近三百平米的大花园。可他这豪华装修的房子却只要价五百万……”

 

 

刘老板说到这,王谦其实就已经明白了,以星城市现在的房价来说,这类的独栋别墅,就青湖山庄这种地方,光是这么大的花园和别墅面积,空壳就要五百万往上走了。更遑论还是豪华装修了。要知道,这类别墅的装修,随便做一下没有三百万都是下不来的。

 

 

这也就是说,刘老板看中了这个便宜。五百万的卖价,买过来不管是自住还是出售都是赚了。

 

 

王谦心中已经猜到了,问题恐怕就出现在了这别墅上,王谦神情淡然,看了刘老板一眼,道:“你买了?然后出问题了?”

 

 

刘老板立刻变得尴尬起来,竖起了大拇指,一个马屁立刻就拍了过来:“王大师厉害。”

 

 

说完,刘老板神情立刻黯然下来,叹息一声道:“唉,真是悔不该贪小便宜啊。这房子住了还没有几天,我这一家人就出事了。先是我父母生病了。接着我老婆孩子都做噩梦了。老是听到晚上有人在别墅里晃动。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开始我还不信,可这一两天我也听到了。这不房子都不敢住了。我只能求王大师您了。”

 

 

王谦此刻却是眉头一挑,轻松道:“那有什么不好办的,既然有问题,不住不就好了。挂一个低价,哪怕是亏损一点卖出去不就行了。”

 

 

这话一下就让刘老板尴尬了起来,露出一丝苦笑道:“王大师,哪有这么容易啊,这五百万我可是卖了原来的房子,还做了按揭才买下来的。如今还欠着房贷呢。王大师,我知道你是有道高人。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无论如何您都得帮帮我。事成之后,我给您五万块!”

 

 

王谦眉头一挑,心中却是大骂起来,五万块!还真敢开口啊。

 

 

这刘老板也是一个能察言观色之人,一看王谦这神态,立刻就改口道:“二十万,二十万如何?”

 

 

说到这,刘老板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王谦,道:“王大师,这可是我能凑出来的最大数目了。”

 

 

二十万!王谦表面平淡,心中却已经是激动得飞起了。这可是他这两年能赚到的最大数目了,有了这笔钱,自己的修为可以更进一步不说,这欲火焚身的问题也能大大的缓解了。

 

 

至于更多,王谦倒是没有想过,如果这差价都让自己赚了,那别人也没有必要买这个便宜了。再说了,自己除了钱,还能赚到名声,赚到人情不是。以后刘老板要是能介绍几个生意,那自己的路子就铺开了。

 

 

说话之间刘老板已经打开了别墅的大门,王谦此刻也缓缓道:“看看吧,能不能解决我也没有把握,尽力而为吧!”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14种方法让男人更持久*人妻喂奶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