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满员巴士中和ol下半身紧贴-军婚h边走边做

2020-10-13 14:06:52【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到后来变成了认命般的沉默。 张导的大手在她身上抚摸着,一边摸还一边说着下流的言语。 我想要过去帮忙,但是张导的四个保镖把我给压在了这里不让我动,只能看着张导在我面前

到后来变成了认命般的沉默。

 

 文学

 

张导的大手在她身上抚摸着,一边摸还一边说着下流的言语。

 

 

我想要过去帮忙,但是张导的四个保镖把我给压在了这里不让我动,只能看着张导在我面前凌辱苏悦。

 

 

“贱人,怎么不出声?昨天晚上不是还很骚的吗?快点叫!你不是想要女主角吗?给老子叫,叫好了老子就给你女主角!”张导一边摸着还一边说着。

 

 

不知道是不是张导的话刺激到了苏悦,她居然真的张开樱桃小口,一声美妙的呻吟从她的口中,让人听了热血沸腾。

 

 

我难以想象的看着这一幕,这真的是和我交往了四年的女朋友?

 

 

莫非时间真的能彻头彻尾的改变一个人,又或者是我从前根本就不了解她?

 

 

望着苏悦的模样,我的心都在滴血,曾几何时,我会喜欢上这种女人?

 

 

望着苏悦那不知廉耻的样子,我知道自己和她再也没有可能了。

 

 

抓着我的四个保镖注意力都已经被吸引,我完全有机会挣脱,但是我放弃了,就算是真的救她又有什么用?或许最后还会怪我多管闲事。

 

 

就在这时候,门铃响了。

 

 

张导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了我一眼,“妈的,小子你还敢叫人过来!”

 

 

一边说着他一边让一个手下去门口看了看。

 

 

“张导,来了很多人,是庞姐亲自带来的。”那人在猫眼看了一眼,然后紧张的对张导说道。

 

 

“娘的,庞洁这个女人,老子给她一次面子了,她居然还敢直接带人过人,未免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把门打开!”张导听到是庞姐之后皱着眉头说了一声。

 

 

从他说话的底气我就明白张导背景不小,心里有些愧疚,今天又给庞姐添麻烦了。

 

 

门刚一打开,庞姐就带着人走了进来,看到我躺在地上的狼狈样子,还有苏悦那淫乱的模样,庞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张导,既然我已经来了,就不和你扯太多,人我今天要带走,你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庞姐对张导说道。

 

 

望着庞姐这强势的样子,张导随意的笑了一下,“说的轻松,庞姐,上次我可是已经给过你面子了,这次不是在你的庄园,就这么一个小白脸,你还要亲自过来保他,难道他是你的相好?”

 

 

张导这话一说完,他和他边上的人也都一起笑了起来。

 

 

换做其他女人听到张导这种调戏的话早就生气了,不过庞姐这时候却是一脸平静,“他是我手下的人,出了事情我自然要保他一下,这事我看也不是什么大事,他的女朋友也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就没有必要再追着他不放了。”

 

 

张导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庞姐,不屑的笑了笑,“算了?”他走到我的身边,用力拍了两下我的脸,“你说算就算了?这小子今天早上敢来偷袭我,老子的脑袋就是被他给打的,这种事也能算了?”

 

 

“张导,你也是混了这么多年的人了,没有必要和一个刚出学校的小年轻一般见识,这样,你开个价,我替他出了。”

 

 

庞姐的话让我充满了感动,扪心自问除了工作之外,她对我确实照顾的不错。

 

 

“一百万,不然老子今天非要弄死这个小子!”

 

 

“一百万,你怎么不去抢!”听到这声音我马上就喊了出来,这点伤口去医院处理一下撑死几百块的事情,他居然要一百万。

 

 

“哼!强子,现在知道错了吧,敢动张导,有你好受的!”苏悦的声音这时候传了过来,我没有想到她居然会不要脸到这种地步,这个时候居然还帮着张导说话。

 

 

“那也比你强吧,为了一个女主角,连自己的尊严都不要了,我真后悔今天来这里,如果我今天不来,说不定你也不会有什么怨言!”我目光注视着苏悦。

 

 

苏悦被我说的脸色发白,咬紧牙关一脸怨恨的看着我。

 

 

有些人就是如此,连恨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恨谁。

 

 

“十万,十万你让我把人带走,张导,你也知道我一个女人家出来做生意赚点钱不容易,一百万实在是狮子大开口。”

 

 

张导的视线在庞姐的身上扫了扫,然后猥琐的笑了笑,“十万,庞姐,你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就这么点钱,和打发要饭的有什么区别?你要是没钱也好办,不是也有人吗,听说几年前你庞姐也算是道上响当当的美娇娘,不如今天再做一次老本行怎样?”

 

 

张导的话是赤裸裸的调戏,庞姐望了张导一眼,眼神中迸发出了杀机!

 

 

庞姐的过去我一概不知,只是现在听张导提起,莫非庞姐还有一段见不得人的往事?

 

 

“把人带走!”庞姐没有继续理会张导的调戏,大手一挥便是让身后的人朝我走了过来,态度依旧强势。

 

 

或许是因为张导触碰到了她的底线,所以她现在连价钱都不愿意和张导谈了。

 

 

张导看到庞姐这样脸色也变了变,“庞洁,你不要太嚣张了!真以为蝎子哥愿意罩着你你就能嚣张了?快点带人给老子滚蛋,不然老子一定让人弄死你!”

 

 

“上!”庞姐无视张导的威胁,直接让人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

 

 

最后出门的时候,庞姐还留下了一句:“张导,我庞姐只是生意人,不想参合道上的事情,但是如果你真的要撕破脸的话,我也不会怕你!”

 

 

张导留在房间里,看着庞洁的背影脸色铁青。

 

 

我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上的苏悦,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我忽然觉得心不是那么疼了。

 

 

或许,是死了吧。

 

 

庞姐出门之后就让我上了她的车,一路上我们两个谁都没有说话,车内的气氛异常凝重。

 

 

我感觉到庞姐是真的生气了,想要安慰她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等到了庄园之后,庞姐让我去了一次她的办公室。

 

 

“强子,你知不知道干我们这一行最基本的原则是什么?”

 

 

我摇了摇头。

 

 

“不能干涉顾客的家事,你今天居然还敢私下去找安晓,你知不知道你应该坏了行业的规矩,张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庞姐一边拍着桌子一边对我说道。

 

 

我羞愧的低下了头,确实如果今天不是我去找安晓,或许就不会有这种事情了。

 

 

不过我没有后悔,因为我看到安晓受欺负的一面,而我也帮了她一把。

 

 

“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做的没错,因为你帮了安晓,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你知道你这么做惹了多大的麻烦吗?”

 

 

我惊讶的看着庞姐,我没有想到她一眼就看穿了我心中所想。

 

 

“你不光害了安晓,不光坑了我,你还害了你自己!”庞姐指着我说道。

 

 

“额……”

 

 

“有了这件事情之后,你以为安晓的婚姻还能保得住吗?你了解她的,你就这样干涉她的生活,或者你觉得你有能力干涉?”

 

 

“今天为了帮你,我已经和张导撕破脸了,你知道张导的背景吗,你知道这对我们会有多大的损失吗?”

 

 

“而且,你犯了规矩,你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惩罚吗?”

 

 

我震惊的看着庞姐,她所说的一字一句,都是我没有想到的。

 

 

然而就在庞姐训斥我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能不敲门就走进庞姐的办公室,不用问也知道这个人的身份比起庞姐还要高,而且在他进门的一瞬间,庞姐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蝎子哥!”

 

 

这人就是张导口中的蝎子,庞姐背后的靠山!

第5章 都怪苏悦那贱人

 

我站在不远处看着眼前的蝎子哥,他并不像平时在庄园里看到的那些小混混一样十分痞气,而是面无表情身上散发出的那种狠劲让人觉得后背发凉。

 

 

他从进屋到现在都没有看我一眼,坐在沙发上看了看庞姐,示意她坐在自己身边。

 

 

庞姐知晓蝎子哥的意思,立即坐了过去,被蝎子哥搂在了怀里,由此可见两个人的关系很不是一般。

 

 

“柔儿,怎么回事?”蝎子哥开口问道。

 

 

柔儿?庞姐不是叫庞洁吗?哪来的柔啊?

 

 

蝎子哥的声音十分的沙哑,庞姐表情充满了敬畏,在这灯光暗色的包厢里,庞姐脸上那一丝害怕不为人知。

 

 

待庞姐将我这事情经过说完后,蝎子哥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点了一支烟随后站起身和庞姐说道:“好了,这件事交给我,你不用担心了。”

 

 

说完,蝎子哥亲了庞姐一口便直径走向我,与他那犀利的眼神对视着,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要出事,果然还没等我有什么反应,蝎子哥就一个手刀狠狠的把我打昏了。

 

 

依稀记得昏迷前庞姐拉着蝎子哥不知道说什么,但那恭敬地态度,我知道是为我求情。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自己正在一个包厢里,被绑的就像个马上要被开水褪毛的猪,动弹不得。

 

 

昏迷前蝎子哥那犀利的眼神还历历在目,虽然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怎么在这?你们都他妈是谁啊?”我挣扎了几下发现并没有鸟用,便大声喊道。

 

 

我这满脑子的问题没得到一个回答,就又被人来了一手刀,当时疼得我就想问候他十八辈祖宗,可是没等我说出来,一盆凉水直接向我泼了过来。

 

 

“小子,你记住以后在庄园里不许惹事,这次我是警告,下次你就被人抬出去吧。”

 

 

说话的这个人距离我并不是很近,我脸上的水一滴一滴的掉下来模糊了我的视线,脑子涨着疼的要命,但我认出来了,正是蝎子哥。

 

 

“草,下黑手算什么本事,来有本事单挑。”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冲他吼了起来。

 

 

“呵呵,好啊!还他妈挺有骨气。”蝎子哥听我这么说倒没有生气,反而笑笑让一个手下给我松绑了。

 

 

“好,你来和我单挑,只要你伤我一下我就放你走,还给你十万医药费,怎么样?”蝎子哥站起身,只听着他的脖子掰的咔咔响。

 

 

“好!”

 

 

我说是好,但心里其实虚的像个70岁老大爷进青楼,就他妈靠嘴硬。

 

 

我心里突突,但是行动上不能怕,我猛的向前一冲,想给蝎子哥一个偷袭,其实我也没轻锻炼,身子上的腱子肉也不是中看不中用,爆发力还是不错的。

 

 

让人意外的是,蝎子哥看我向他冲去,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拳头离着他脸还有二十厘米的时候我一下笑了,这一拳肯定砸他脸上啊,他刚才说的只是为了装逼?

 

 

正想着,拳头离着还有十厘米的时候,蝎子哥动了,一个转身左臂紧紧的勒住了我的脖子,只觉得他那胳膊上的肌肉就像是一只强有力的大手锁住了我的喉咙,难以呼吸,然后又是一即手刀,我就如死狗般趴地上了。

 

 

心里有千万句草泥马,最终只能被自己咽下去,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剩下我就不知道我是怎么被他们弄上车的,又是怎么被他们丢到医院的。

 

 

我只记得我迷迷糊糊的躺在医院门口,依稀听着蝎子哥警告我说:“小子,以后别再给柔儿找麻烦,否则下次坏的就不仅仅是一根肋骨了!”

 

 

随后,我就什么都忘记了,脑海里不断重复的只剩下急救车上那扯着脖子喊的警鸣声。

 

 

最后留在脑子里的画面是,安晓趴在我的怀里哭,哭的那么的伤心,可是看着她哭起来的样子又是那么好看,我有心安慰她,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

 

 

最后,我吻住她,她狠狠的抱住我,然后将我按在那包厢里的沙发上,用她那细嫩光滑的小手抚摸着我的胸口。

 

 

我一件件褪去她的衣服,直到她身上只剩下一件粉红色的内衣,我一把将其拽下,将脸埋在她的巨峰里。

 

 

她将身体紧紧的贴着我,我似乎有些弄疼她了,她的指甲像是一根针要扣进我的肉里,她的手那么凉,冰凉感顺着我的血脉流串到我身体的所有地方。

 

 

直到我我睁开眼才知道,原来特么的老子做了个梦!

 

 

我抬头望向天花板,发现脖子上戴着一个像是狗圈的东西动弹不得。

 

 

全身最疼的地方是肋骨,每喘一口气哪里就像被人打了一拳那么疼。脸上也传来火辣辣的痛感,看来蝎子哥对我昏过去之后又对我进行了一顿暴打。

 

 

在疼痛中,我的脑子也渐渐恢复了清醒,想起来蝎子哥对我做的一切还有警告。

 

 

其实我心里气的想杀人,可是无奈我一个无后台无背景的人要和一个大哥比,那简直是云泥之别,再生气也只能忍气吞声做不了什么。

 

 

这个社会总是这样,在你浑浑噩噩勉强度日的时候,社会会用一记特别响亮的耳光告诉你,什么叫弱肉强食。

 

 

如果自己够强,苏悦那个贱人就不敢这么对我,那之后的那些伤也就不会受。

 

 

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让自己强大起来,直至有一天把我现在所受的伤都加倍还到他们身上!

 

 

而就在我暗下决心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熟悉的人走了进来,正是庞姐。

 

 

“李强你……你终于醒了!”

 

 

庞姐一进来看向了我,见我睁着眼,兴奋地一下扑了过来,压在了我身上。

 

 

她胸前那座高耸紧紧贴在我身上,再加上我穿的衣服比较薄,软软的感觉传来,让人心神荡漾。

 

 

刚醒来就给我这样的待遇,看来那一顿打不算白挨,同时我也知道,庞姐是真的关心我。

 

 

“那个,庞姐,我昏迷了多长时间?”

 

 

为了避免尴尬,我先开口了,蝎子哥最后那一下不轻,估计我至少昏迷了一天。

 

 

果然,庞姐看着我,伸出了三根手指头,当时我就愣了,我特么就是被打了一顿,竟然昏迷了三天?

 

 

“误事了误事了,庞姐我三天没上班了,不会扣我钱吧?”

 

 

稍微清醒一下,我就要下床,这尼玛三天的费用虽然不多,但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上哪弄医药费去!

 

 

但还没等我坐起来,庞姐一下按住了我,笑着说道,“你只要醒了就行,其他的放心好了,医药费也早就给你交好了。”

 

 

那一瞬间,我真有点想哭,从小到大,还真没一个陌生人这样帮过我。

 

 

正想对庞姐说声感谢,庞姐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庞姐脸色一下变了,走到一旁接起电话低声说了两句,然后转过了身。

 

 

“李强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再静养两天我来接你出院,我现在有点事就先走了。”

 

 

“庞姐你不用管我,有什么事你去忙就行,等我出去了会把钱还给你的!”

 

 

听我这么说,庞姐笑了笑,挥挥手转身走了出去,看着庞姐的身影,我不由叹了口气。

 

 

堂堂一个男子汉,我竟然需要一个女人保护,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想到这,我对苏悦那贱人更恨了,要不是因为她,我不会被打住院,更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越想越生气,心底那份信念也愈发坚定起来,我一定要变强!

 

 

又在医院里呆了两天,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然后我就自己办理了出院手续,总不能一直让庞姐为我破费。

 

 

回到家,我放了一浴缸的水,好好的洗了个澡,什么烦心事都去他妈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满员巴士中和ol下半身紧贴-军婚h边走边做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