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肥厚 茂盛 岳*下面两片皱巴巴的肉

2020-10-13 14:26:34【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夏惜之攀着男人的脖子,双腿缠着他壮实的腰,配合抬起臀,迎合着他猛烈的进攻。 一场酣战结束,如瀑的长发慵懒地散落在肩。“昨晚谢谢你,要是遇上别人,我恐怕会丑态百出。&rdq

夏惜之攀着男人的脖子,双腿缠着他壮实的腰,配合抬起臀,迎合着他猛烈的进攻。

 

 文学

 

一场酣战结束,如瀑的长发慵懒地散落在肩。“昨晚谢谢你,要是遇上别人,我恐怕会丑态百出。”夏惜之感谢地说道。

 

 

“该谢的是你自己。”祁先生淡然地回答。

 

 

柔嫩的手掌抵着他的胸膛肌肉,夏惜之媚笑:“明天起,我就是自由身,想想还真是期待。”

 

 

前晚,纪修渝打来电话,让她明天早上准时前往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她也想着早点解脱,便欣然答应。

 

 

闻言,祁先生眯起眼:“你很想离婚?”

 

 

“对我而言,有没这婚姻无差别。从一开始,我就不是真心想嫁给他。”夏惜之随意地说道,“更别说,他双腿残疾。”

 

 

眸色变深,祁先生的眼眸里闪过冷意:“你看不起他。”

 

 

没有注意到他的转变,夏惜之轻笑:“这倒没有,就算他残疾,那也是生在豪门,比别人优越。况且残疾还能活着长大,证明人家身残志坚,我有什么资格轻视他?”

 

 

神色渐渐缓和,祁先生捏着她的下颌,在她的唇上啄了下:“昨晚是谁对付你?”

 

 

黑发在指尖缠绕,夏惜之浅笑地提醒:“祁先生,你又越矩了,这是我的私事,不要过问。还有,不要爱上我。”

 

 

看向她,祁先生挑眉:“理由。”

 

 

“我跟你只是炮友,只性不爱。爱那东西,太奢侈。如果沾惹上爱,我会把你换了。当然,我希望你是唯一一个,我也有洁癖。”夏惜之笑着,却让人觉得疏离冷漠。

 

 

夏惜之不会和任何人谈爱,她没资格决定自己的爱情,尤其是婚姻。爱太多,自寻烦恼罢了。

 

 

祁先生不语,忽然将她扑倒。覆上她的唇,辗转在她的唇齿间。看着身下娇媚的人儿,他忽然不希望别的男人,看到她的身体。那种感觉,有些陌生。清晨,夏惜之和祁先生难得平静地坐在那吃早餐。瞧着她的神情,祁先生低沉地开口:“你心情很好?”

 

 

“当然,一会就要离婚。不用顶着纪太太的头衔,我会很轻松。”夏惜之随意地回答。

 

 

作为纪修渝的妻子,夏惜之觉得自己是失败的。她不曾见过丈夫的脸,更从未因为萧太太的身份带来任何便利。她所拥有的,只是别人的笑话。

 

 

看到她脸上流露的喜悦,祁先生的眼底快速地闪过不满,凉凉地说道:“怎么,想重新回到你爱的男人身边?”

 

 

手中的动作停顿住,夏惜之摇头:“不会,我跟他已经结束。有些东西,覆水难收。”

 

 

祁先生的双眼像是能洞悉一切,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痛楚,他忽然有些嫉妒被她深爱的男人。默然收回目光,祁先生低头,继续吃早餐。

 

 

吃过早餐,瞧了眼放在包包里的户口本,夏惜之起身:“祁先生我先走了。”

 

 

“我该预祝你离婚顺利吗,嗯?”祁先生平静地开口。

 

 

来到他的跟前,夏惜之双手抱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落下轻吻:“谢谢。”

 

 

脸颊上传来温热的触感,祁先生刚伸手准备搂着她的纤腰,却见夏惜之已经离开他的怀抱。手停留在空中,祁先生略带尴尬地收回。

 

 

瞧见她离开,祁先生双腿交叠靠在墙壁上,若有所思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离开酒店,夏惜之直接开车奔向民政局。当她抵达民政局时候,已经八点多。笔直地站在那,夏惜之耐心地等待着。

 

 

这段婚姻维系一年多,对夏惜之而言,并没有任何留恋。他们不曾见过面,就算全部通话加起来都不超过二十分钟。提早离婚,对她而言是解脱。

 

 

看着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时针抵达九点,纪修渝却没有出现。见状,夏惜之皱眉:“该不会路上堵车吧?”

 

 

想到有这可能性,夏惜之继续耐心等待。眼看着都快到十点,纪修渝却依旧没现身,也没有任何来电。拿起手机,夏惜之第二次拨通纪修渝的电话。

 

 

电话响过一会,低沉冷冽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纪先生,我在民政局,你在哪?”夏惜之连忙询问道。

 

 

纪修渝沉默几秒,声音里没有起伏地回答:“我不需要跟你汇报。”

 

 

闻言,怒火蹭蹭地往上冒,夏惜之单手叉腰,深呼吸地开口:“纪先生,几天前你说今天九点来民政局离婚,你不记得了吗?”

 

 

“我在忙。”纪修渝惜字如金地回应。

 

 

听到他的答案,夏惜之握着拳头,克制着发飙的冲动:“纪先生要是忙,可以找人代替来签字。当初结婚的时候,不也是他人代劳?”

 

 

纪修渝不急不缓,淡淡地说道:“今天日子不好,不宜离婚。具体时间,择日通知你。”

 

 

什么?夏惜之睁大眼,气恼地喊道:“纪修渝,你耍我吗?我在这等你一个多小时,你说择日?”

 

 

“嗯,不错。”纪修渝平静地回答,“什么时候离,我说得算。”说完,纪修渝结束通话。

 

 

“喂,喂!”夏惜之生气地扬起手机作势摔了,最终还是克制住,一脚踹向民政局门口的石狮子。

 

 

用手扇风,另一只手插着腰,夏惜之被气得不轻:“这混蛋太过分了,不离婚不提前说一声,害得我在这白白等了这么久。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暗处,祁先生悠闲地靠在座椅上,放下手机,双眼望向气急败坏中的女人。看到她生气的样子,他的眼里噙着笑容,嘴角有细微的变化。她的样子,很有趣。

 

 

“总裁?”助理诧异地看着他,“你在笑吗?”

 

 

收回心神,祁先生恢复惯有的冷漠,一本正经地说谎:“没有。”

 

 

助理没回答,只是继续地打量着他。被他看得很不自然,祁先生故作镇定地轻咳一声:“回公司。”

 

 

助理别有深意地看向夏惜之的方向,忽然有些期待事情的发展。

第5章 报了恩,失去他

 

夏家别墅,夏惜之心平气和地走进玄关。低头换鞋,听着客厅内换来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夏惜之换好拖鞋,习惯性扬起笑容地走上前。当她出现,笑声戛然而止。朱玲玲凉凉地扫了她一眼,夏正国表情平静,夏雪琪则是脸上含笑地依偎在吴默凡的怀里。

 

 

仿若没有注意到其中的变化,夏惜之热情地打招呼:“爸阿姨,姐姐姐夫,我回来了。”

 

 

夏雪琪灿烂地笑着,亲切地说道:“惜之回来啦,大家就等着你吃饭呢。”

 

 

朱玲玲迎上来,拉着她的手臂,和蔼可亲地说道:“惜之啊,工作累吗?雪琪说你工作辛苦,特地让我炖点补品给你补补身体。”

 

 

看着她虚伪的笑容,夏惜之心中冷笑。每次吴默凡来家做客,他们总要上演相亲相爱的假象。而夏雪琪,则是不遗余力地树立温柔善良的好形象。夏惜之有时候在想,要是吴默凡看到她尖酸刻薄的样子,还会爱她吗?

 

 

收回心神,夏惜之懂事地回答:“谢谢阿姨,也谢谢姐姐。”

 

 

“我们雪琪性子软,向来很疼爱这妹妹。平常呀,她喜欢什么都会让着。”朱玲玲笑着对吴默凡说道。

 

 

闻言,吴默凡冷淡地回答:“看得出来,要不然当初她也不会抢走雪琪的未婚夫,代姐出嫁。”

 

 

握着她的手,夏雪琪温柔善良地回答:“默凡,别再怪惜之。我现在很幸福,这就足够。”

 

 

抚摸着她的脸,吴默凡疼惜地说道:“你啊,就是太善良才会被欺负。不像某些人心狠狡诈,冷酷无情。”

 

 

听着他指桑骂槐,夏惜之早已习惯,置若罔闻,微笑地说道:“阿姨,我先去洗手,准备吃饭。”说着,夏惜之将自己的手抽回,平静地走向洗手间。

 

 

餐桌上,夏雪琪贤惠地为吴默凡夹菜。而吴默凡则贴心地为他剥虾壳。夏惜之紧握着筷子,隐藏着内心的情绪。虽然已经习惯他们俩腻歪秀恩爱,但还是做不到不在乎。她不想抬头,更不想看到夏雪琪那得意的模样。

 

 

吃完饭,夏惜之站起身,客气地说道:“我吃饱了,爸阿姨,你们慢慢吃。”说完,夏惜之淡然地转身离开。

 

 

看着她故作坚强的背影,夏雪琪冷笑,眼里满是报复的快感。看到他冷静的样子,吴默凡却有些烦躁。

 

 

院子里,夏惜之站在玫瑰花丛前。呆愣地看着鲜艳的花儿,眼前却闪现出夏雪琪和吴默凡幸福恩爱的甜蜜画面。一年了,她的心早已麻木,却还是该死地会痛。

 

 

伸手抓住玫瑰花,却忘记它有刺,指腹一阵锥心之痛。十指连心,夏惜之疼得眼睛里泛着水花。看着鲜血往下滴着,她却没有过多反应。

 

 

不远处,吴默凡看到这一幕,眉宇间闪过紧张。刚迈出一步,吴默凡硬生生地站住。想起她当初的抛弃,吴默凡苦笑:“吴默凡,清醒点,她已经不爱你,何必还在乎她?”

 

 

缓缓地收回迈开的腿。转身,吴默凡静静地离开,仿若没出现。而他的身后不远处,夏雪琪愤恨地看着他们,眼里迸射着嫉妒。“夏惜之,到了现在你还能影响到他,我一定要好好折磨你。”夏雪琪咬牙切齿地说道。艳阳高照,夏惜之双手捧着香水百合,默默地走在台阶上。今天的她穿着素白的长裙,神情显得凝重。墓园里静悄悄的,能听到风吹动树梢的声音。

 

 

来到一座墓碑前,看着那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夏惜之的脸上慢慢浮现出灿烂的笑容:“妈妈,我来看你了。这是你最爱的香水百合,喜欢吗?”说话间,夏惜之将花摆放在墓碑的中央。

 

 

蹲着身,夏惜之默默地将墓碑周围的野草拔掉。整个夏家的祖坟里,就只有这座坟墓会经常生杂草。因为除了她,没人会来打扫。“妈,住在这不孤单吧?夏家的祖先,都能跟你唠唠嗑,你应该能过得很开心。”夏惜之随意地聊着天,询问她在那边的状况。

 

 

终于将杂草拔干净,夏惜之望着墓碑里的和蔼可亲的脸,缓缓地开口:“妈,看到你能静静地在这沉睡,我真的很知足。您抚养我一场,我能完成你的遗愿回报你,真的很开心。虽然,我失去了他……”

 

 

当年,夏家为解决公司危机,想起和纪家曾有一桩婚约。最初约定的是和纪家二少爷,却不知怎么地成了纪家大少。纪家二少花名在外,夏雪琪本就不太情愿,加上对象又成了残疾的纪修渝,更是哭闹着不同意。于是,朱玲玲想到李代桃僵,让夏惜之代姐出嫁。

 

 

那时候,夏惜之和吴默凡感情稳定而甜蜜,吴默凡当时已经求婚,就等着吴家下聘求娶。这样的情况下,夏惜之自然坚决不答应。于是,朱玲玲用夏惜之母亲威胁。要是夏惜之不肯,就将夏惜之母亲挖坟,移出夏家祖坟。

 

 

当初,夏惜之母亲在怀孕五个月后才知道,自己以为的丈夫早已结婚生子。为了孩子,也是深爱着夏正国,夏惜之母亲将孩子生下来抚养长大。但她也是个思想传统的人,希望有天能堂堂正正走进夏家。

 

 

夏正国念在多年感情,终于在她临死前应允,让她作为他的妻子,葬在夏家祖坟。却没想到不过两年,夏正国便出尔反尔。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伤害这个爱了他一辈子的女人。不想母亲英年早逝还要惨遭挖坟,夏惜之终于忍痛答应。

 

 

“我和纪修渝也快离婚,等我离婚,就要彻底和夏家断绝关系。妈你知道吗?我有的时候会设想,我离婚后告诉他真相,他还会爱我吗?妈,会不会觉得我很天真呢?”夏惜之浅笑地问道。

 

 

风吹动树梢,像极了妈妈的回应。闭上眼睛感受着,夏惜之故作轻松地说道:“就算他不再爱我,我也能笑着活下去。如今的我,没有你的庇护,只能坚强地活着。妈,我会好好的。你在天之灵,要保佑我哦。”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肥厚 茂盛 岳*下面两片皱巴巴的肉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