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玩弄乳首集bl|小浪货腿张开水好多啊浪货

2020-10-13 14:36:1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雍遇安用蜡烛去照,我才看清那是一只肥硕的大黑老鼠。 老鼠动作敏捷,一溜烟就消失不见了。 雍遇安盯着地上周尉的灵牌,半晌,让我先去楼下等他。 他淡淡吩咐:“待会儿出了

雍遇安用蜡烛去照,我才看清那是一只肥硕的大黑老鼠。

 

 文学

 

老鼠动作敏捷,一溜烟就消失不见了。

 

 

雍遇安盯着地上周尉的灵牌,半晌,让我先去楼下等他。

 

 

他淡淡吩咐:“待会儿出了大门后不许回头看,戴好护身符在一楼大厅等我,无论谁和你说什么,你都不能相信。”

 

 

我哪里知道他要干什么,不禁愣了愣。

 

 

雍遇安见我没反应,看着我温柔地笑道:“不用害怕,有我在。”

 

 

一个陌生男人对我讲出这种男友力十足的话,虽然周围的环境很没情调,还是让我老脸一红。

 

 

我回过神来,本来也不想呆在这间诡异的屋子里,就快步走出了大门。

 

 

在坐电梯的时候,我似乎感觉有人在往我的后颈窝吹气。

 

 

想要回头,又想起雍遇安的嘱咐。

 

 

身体一僵,电梯已经到了。

 

 

梯门打开,一楼大厅空无一人,奇怪橘娅怎么也不见了?

 

 

我一个人呆着实在害怕,就给她打了几通电话,可是都没有人接。

 

 

正着急,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叫我:“微微。”

 

 

那声音再也熟悉不过,我转过头,橘娅一张脸惨白,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微微,你没事吧?!”她看起来很着急,拽着我的胳膊往外拖,“快跟我走。”

 

 

“可是雍遇安让我在楼下等他。”我被她反常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而且,冯大师也不见了踪影。

 

 

橘娅连忙把手机屏幕凑到我面前,让我自己看:“这地方不能呆了,我二叔公和那个雍遇安,他们也是鬼!”

 

 

是今天的一条新闻快讯——“雾城市郊一私宅发生火灾,一名老人与一名年轻男子不幸遇难。”

 

 

火灾发生的时间是在今天凌晨。

 

 

新闻中详细写明了老人姓冯,是本市一位颇有名气的风水师。至于那名年轻男子,由于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警方还在对其进行进一步的身份核实。

 

 

新闻最末还附上了一张老人的生前照。

 

 

而照片中的人,正是凌晨三点还和我们见过面的冯大师!

 

 

我身上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冯大师和雍遇安如果都死了,那我刚才看见的岂不是鬼?可是方才我才和雍遇安打过交道,他分明就是一个真真实实的大活人。

 

 

当下我脑子转得飞快,一度怀疑这条新闻是不是假的。

 

 

橘娅收起手机,拉着我一脸慌张地往外拽。

 

 

我与她打小就认识,我实在想不出任何一个她骗我的理由,所以迟疑了片刻就跟她往外跑。

 

 

我们马不停蹄地跑到了小区大门,橘娅掏出车钥匙,让我快上她的车。

 

 

车子缓缓启动,我拿出自己的手机搜索失火案,发现确有此事。一把大火将冯大师的私宅烧了个精光,冯大师被人抬出来时,早已失去了呼吸。至于那具面目全非的男性尸体,警方虽然还没查出具体身份,不过却提供了体貌特征——

 

 

一米八五的身高,大长腿,预估年纪为二十六岁,完全和雍遇安相吻合!

 

 

我惊魂未定,这一连串的怪事,让我的无神论彻底动摇了。

 

 

我建议说要不找个寺庙先住一晚,等到天亮了再回家。橘娅附和说好,告诉我她有一间常去的寺庙可以借宿。

 

 

车子驶离小区,我缓过神来,问橘娅:“你是怎么发现冯大师是鬼的?”

 

 

“在下面等你们太无聊,我就随手看了会儿新闻。”橘娅答道。

 

 

我又问:“那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下楼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你?”

 

 

橘娅解释:“看见新闻后我害怕啊,所以找了个借口跑了。但是又放心不下你,就躲在附近接应你。”

 

 

我闻言心中那个感动,眼泪啪嗒地掉了下来:“小娅,你这个朋友我真没白交。”

 

 

橘娅一乐,突然“呵呵”笑了两声。

 

 

那声音有些低沉沙哑,不知怎地,让我联想到了周尉的声音。

 

 

我以为是自己神经紧绷,于是拍了拍脑袋,自嘲说一天遇见这么多鬼,要是有命活着,回去一定得买注彩票。

 

 

说完感觉身上冷得慌,明明才初春,橘娅居然开着车内的冷气。

 

 

我顺手将冷气关掉,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大概半个小时后,车子驶入了内环,我问橘娅:“你说的寺庙是哪一间?还有多久能到啊?”

 

 

“快了,就快到了。”橘娅淡淡回我,我闻到车内有一股怪味。

 

 

“什么味啊?”有些像汗臭,又有些像食物腐烂的味道。

 

 

我前后张望了一下,冷不丁看见橘娅的T恤居然被汗水给打湿了。

 

 

我吓了一跳,以为她发烧了,忙给她递纸巾:“小娅,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干脆去医院吧。”

 

 

“不用,待会儿就好了。”橘娅摇下车窗,猛踩油门加快了车速。

 

 

一阵凉风吹来,将她脸颊上的汗渍风干。

 

 

我浑身一个激灵,怔怔地看着她光滑的左脸颊上,突然多出了一颗大黑痣。

 

 

我很确定,橘娅的脸上并没有长痣。

 

 

可是周尉的脸上有,而且就生在同一个位置!

 

 

联想起刚才那声低沉的笑声,此刻我一颗心凉透了。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鬼,那么坐在我旁边的橘娅,恐怕已经被周尉的鬼魂给上了身。

 

 

我整个人僵在座椅上,拼命提醒自己要保持镇定,颤颤巍巍地拿出手机。

 

 

手机没有信号。

 

 

我打开GPS地图,发现车子早就驶出了城区。前方是一条乡村公路,周围并没有什么标识。

 

 

不一会儿,地图弹出来一个提示——“距离莲花公墓还有1.5km。”

 

 

公墓!他想带我去公墓做什么?!

 

 

我不知道周尉的目的,不过有一点却很明白,那就是我绝不能再和他继续往前。

 

 

附在橘娅身上的是周尉的鬼魂,我自知对付不了他,硬碰硬肯定会吃亏。

 

 

“小娅,你停车,我想吐。”我编了个理由,控制住不让声音发抖。

 

 

橘娅面无表情:“马上就快到目的地了,你再忍忍吧。”

 

 

车子又飞快地驶了一段,前方亮起了昏黄的灯光,好像是公墓附近的门面,隐约还能看见大门前挂着祭祀用的幡。

 

 

天无绝人之路,这或许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像这种卖祭祀用品的门面,一般铺子里都供着神佛。

 

 

我心说周尉的鬼魂再厉害,总还是会对神佛忌惮几分的吧。

 

 

下一秒,我伸手猛推方向盘,趁着橘娅去控制车子的瞬间,一把拉开车门跳了下去。身后的橘娅破口大骂,那声音已经彻底变成了周尉的嗓音:“卫微,我要你给我陪葬!”

 

 

这应该是我二十四年来跑得最快的一次了。

 

 

我朝着光亮发出的方向跑去,冲进铺子后看见房间正中高供着的观音菩萨塑像,双膝一软就跪倒了下去。

 

 

耳边听见车子缓缓驶近大门。

 

 

心里咯噔一声,我只能寄期望于观音菩萨真能救苦救难了。

 

 

片刻之后,伴随着一阵急促的刹车声,车子好像停了下来!

第005章 莲花公墓

 

我哆哆嗦嗦地回过头,车内的橘娅一双锐利的目光盯着我,两侧嘴角弯出一个无比对称的诡异笑容。

 

 

我跌坐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她看了我好一会儿,又抬头看了眼我头顶上的观音菩萨神像。

 

 

里屋有脚步声传出,中年女人叫了声:“大半夜的谁啊?买东西的吗?”

 

 

与此同时,车窗渐渐往上升起。

 

 

SUV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一个穿着花睡衣的大婶走了出来。

 

 

见着我,她吓了一跳,问我是干什么的?

 

 

我当下舌头都在打结,又想起橘娅目前生死不明,捂住脸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都怪我,如果橘娅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该如何向她的父母交待?

 

 

大婶见状想要报警,我知道警察来了也无济于事,反倒会增添更多的麻烦。我连忙拦住她,憋出一句:“阿姨,我迷路了,能不能让我在你这里呆到天亮?”

 

 

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多小时,等到天一亮,我就想办法去找人救橘娅。

 

 

大婶愣了愣,不过还是同意了。

 

 

她给我搬来一张凳子,八卦地问我是哪里的人?是不是失恋了?

 

 

我心不在焉地摇摇头,大婶和我闲扯了几句,见我不再回话,她悻悻然地用山寨平板开始看电视。

 

 

平板外放的声音很大,正在不断播放新闻快讯。

 

 

“根据警方公布的最新消息,市郊失火案中的遇难男尸,于今日凌晨三点离奇失踪。警方初步怀疑有人盗窃尸体,并呼吁知情群众提供线索,协助警方进一步确认遇难者身份……”大婶切换了频道,低声嘀咕,“这年头真是什么怪事都遇得见,连烧焦的尸体都有人偷。”

 

 

我想到了雍遇安,想起在王芬家的情景。那具遇难男尸一定就是他,只是奇怪警方为什么会查不出他的身份。

 

 

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这一个小时我也没敢睡,坐在神像下苦等到天亮。

 

 

直到翌日清晨天空破晓,乡村公路上才接二连三出现了一些车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双手合十对着观音菩萨的神像鞠了三躬。

 

 

我用手机叫了一辆车,打算去本市最大的寺庙求助僧人试试。上车报了地名,司机突然原地掉头,朝着莲花公墓的方向驶去。

 

 

“你是谁?”我吃惊不小,下意识地想到了周尉,从后排座一伸手取下了司机的鸭舌帽。

 

 

细碎的短发随即映入眼帘,我在看见雍遇安棱角分明的侧脸时,感觉心脏漏跳了一拍。

 

 

头皮一麻,难道鬼白天也能现身?

 

 

“坐好。”他神情严肃地驾驶着出租车,头也不回地命令我。

 

 

我想去拉车门,发现落了锁,忍不住骂他:“你和冯大师既然都死了,就赶快去投胎转世吧!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来纠缠我干什么?”

 

 

我越说越觉得心酸,还没能摆脱周尉,现在又被另一只男鬼缠上了。

 

 

虽然雍遇安长得很帅,可他毕竟是只鬼,我可没心情欣赏他的俊脸。

 

 

雍遇安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反问我:“哈?你是哪只眼睛亲眼看见我死了的?”

 

 

我瞪大了眼睛:“冯大师和你不都在大火里遇难了吗?”

 

 

说完才反应过来,那具男尸面目全非,虽然体貌特征和雍遇安吻合,不过就连警方也没确认他的身份。

 

 

可如果男尸不是雍遇安,那又会是谁?

 

 

就在我出神的片刻,雍遇安一踩刹车,车子在一道墓园大门前停了下来。

 

 

破旧的“莲花公墓”四字招牌令我浑身一颤。

 

 

“冯大师命里该有此火劫,他自己早就算到了。如果不找到周尉,橘娅也会死。你要是不想她出事,就乖乖听我的安排。”雍遇安告诉我。

 

 

他下了车,正午的烈日高悬,阳光下他的身影修长。

 

 

我记起小时候在乡间时,常听老人们提起鬼魂害怕日光。现在雍遇安能在白天现身,也就说明他是个活人。

 

 

他向前走了几步,转过头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似乎是在等待我的决定。

 

 

我把心一横,快步跟了上去,和雍遇安进了墓园。

 

 

橘娅是我的闺蜜,她是为了救我才会被周尉附身的。她要是还有一线生机,我当然不可能见死不救。再说了,既然雍遇安不是鬼,我也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了。

 

 

我问他:“周尉难道就在莲花公墓里?”

 

 

雍遇安回道:“只要把他的骨灰找出来,我就有办法定位他的行踪。”

 

 

我记得周尉的骨灰就在王芬家里,先前我被绑架时还见过。

 

 

雍遇安却说昨夜他在房子里并没有找到,应当是在王芬被捕后,有人把骨灰给带走了。而骨灰如今就埋在莲花公墓里,周尉开车骗我进公墓,就是想要害死我,将我与他合葬在一起。

 

 

想来昨夜真是好险,我差点就一命呜呼了。

 

 

“那我们现在去找周尉的墓碑。”我抹了把汗,打算去墓园管理处咨询。

 

 

雍遇安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他的手掌冰凉得吓人。我一个哆嗦,听见他笑道:“王芬连电费都缴不起,哪来的钱给儿子买墓?”

 

 

“没墓怎么安葬骨灰?”我诧异道。

 

 

“骨灰一定得入土为安,否则周尉不可能在阳间现身。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雍遇安欲言又止,拉着我去了一处小山坡上,那儿有一大片最早修建的墓区。

 

 

有的墓碑疏于打理,碑上的名字都模糊不清了。

 

 

我在刹那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盗用旧墓!

 

 

可如果有人盗用了旧墓,那么从外观上不可能分辨得出来。

 

 

我们更不可能一个个撬开了去找啊!

 

 

我愁眉苦脸,雍遇安指了指附近的一颗老槐树,让我过去坐下。说是我昨夜才接触过周尉的鬼魂,身上的阴气很重,可以尝试下阴。

 

 

我刚盘膝坐好,他冷不丁抓起一把坟前土就往我头上撒。灰尘呛得我咳嗽了几声,耳边听见他轻声嘱咐道:“卫微,闭上眼睛。记住,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睁开眼睛。如果有人同你说话,你就问他有没有见过周尉。除此之外,不可多言。”

 

 

我耳朵边嗡嗡作响,脑子里乱糟糟的。

 

 

不一会儿,眼皮越来越沉重,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老太婆的声音将我惊醒:“咦,我们这片旧小区,好像又有新邻居来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玩弄乳首集bl|小浪货腿张开水好多啊浪货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