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顶开母亲高贵的两瓣,真实偷拍出租屋嫖妓正在播放

2020-10-13 14:49:37【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夏初初火急火燎的赶回北冥老宅。 才刚刚踏进大门口,就被蓉姐让佣人给直接拖回了主屋。 “诶!你们做什么,放开我,我自己走!” 两脚被腾空,被人当鸡仔似的拎着胳膊走,

夏初初火急火燎的赶回北冥老宅。

 

 文学

 

才刚刚踏进大门口,就被蓉姐让佣人给直接拖回了主屋。

 

 

“诶!你们做什么,放开我,我自己走!”

 

 

两脚被腾空,被人当鸡仔似的拎着胳膊走,夏初初气恼不已。

 

 

偏生那两个佣人身材高大,她一点都挣脱不开,反而弄疼自己的胳膊。

 

 

夏初初直接被佣人给丢在屋里,膝盖重重的摔在地板上,若不是铺着厚实的地毯,她绝壁的破皮。

 

 

欺人太甚!

 

 

“跪下!”

 

 

还没来得及发火,头顶就落下一声怒喝,夏初初被嚇了一大跳,这才发现北冥老夫人端坐在沙发上,身后还站了好几个人,连带那个蓉姐。

 

 

气势庞大,目光冷锐的直戳着她。

 

 

看到威严无比的北冥老夫人,宛如女王一般,夏初初心头一颤,还没有站直的身子,就直觉的跪了下去。

 

 

这边,身材高大的男人,西装革履,步履稳健的从酒店里走出来,身后跟着几名保镖。

 

 

男人眸光冷冽,浑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息,让人不敢直视。

 

 

“冥爷,是回公司,还是回主宅?”一名戴着眼镜的男子也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毕恭毕敬的请示着为首的男人。

 

 

“回公司!”

 

 

北冥煜冷冷的扫了一眼焦急的特助,从容淡定,步子保持一致,继续往等候在一边的车子走去。

 

 

做为北冥煜的贴身特助,容易没敢有任何异议,只好快步上前给男人打开车门。

 

 

“冥爷!请上车。”

 

 

显然他刚刚禀报的事情都白费了,而老夫人的忙……他是帮不上了。

 

 

直到北冥煜坐上车,容易才缓缓关上车门,随即坐上前面的副驾驶座,让司机开车。

 

 

目光不禁偷偷的瞄着后视镜。

 

 

男人俊逸如妖孽的容颜,淡漠如初,看不出任何波动,长长的睫毛,微微阖着,不知在想什么。

 

 

与身俱来的强大气势,无时不刻的散发着一股摄魄的尊贵,让人不得不臣服。

 

 

北冥煜收回飘远的深思,眸光一抬,准确无误的对上容易打量的目光。

 

 

“把昨晚的女人找出来!”

 

 

“呃?”容易惊愣了下,脑子迟缓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北冥煜叫他做什么。

 

 

“是!”他急忙应道,旋即拿出随身笔记本,手指在界面上快速的操作,没一会,屏幕上面就显示出来酒店套房走道外面的监控录像。

 

 

看到从老板房间走出来的女孩,容易愣了下,随即手指一点,迅速放大了几十倍,高清摄像头毫无瑕疵,女孩的脸连毛细孔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包括她眸底的慌乱。

 

 

容易噎了下口水,这就是陪着冥爷一夜春宵的女孩啊?

 

 

长的还不错,面容秀丽,黑葡萄的大眼睛明亮清澈,第一眼就不会让人讨厌的那种,青春清纯,还透着一丝青涩。

 

 

原来冥爷喜欢的是这种类型的啊?

 

 

直觉女孩儿有点面熟,容易眸底滑过一丝光亮。

 

 

他赶紧拿出手机,翻了一下,旋即拿着手机上传来的照片跟监控上面的女孩做着对比。

 

 

下一瞬,容易眼睛瞬间瞪的巨大,无比震惊,这……这不是……

 

 

“有什么问题吗?”

 

 

见他傻愣在那里不出声,北冥煜眉头拧了下,啥时候他的特助办事效率这么低了?

 

 

“冥爷,你确定昨晚是这个女孩陪着你?”

 

 

容易把电脑的屏幕对着北冥煜。

 

 

那双黑葡萄大眼睛,直直的撞进北冥煜的眼帘,心头痒了下,让他有种冲动想抚摸的感觉。

 

 

北冥煜俊脸一沉,冷森森的瞪着容易,“有必要放这么大吗?是她没错!”

 

 

他伸手夺过电脑,手指点了几下,迅速把监控摄像给删掉,包括酒店后台的数据。

 

 

这女人,既然穿成这般就走了!

 

 

虽然只是扫了一眼监控上面,她穿衬衣的性感模样,但是北冥煜却感觉到一股火热瞬间往下腹冲去。

 

 

他又有反应了,该死的。

 

 

“冥爷!她就是老夫人买回来的那个女孩!”

 

 

容易直接把手机凑到北冥煜的面前,震惊不已。

 

 

这也太巧了吧!?

 

 

北冥煜凤眸一挑,看到手机上的照片后,眉宇之间蹙了下,眼眸瞬间眯紧,眸底闪过一丝光亮。

 

 

既然是她!

 

 

嘴角勾了勾,可一下瞬,脑海闪过女孩儿昨晚说的话后,嘴角的弧度渐渐凝固。

 

 

“……我才不给他生孩子,我才不要被那个病秧子死老鬼睡,死变态!”

 

 

北冥煜牙关紧了下,俊脸阴沉的要命。

 

 

敢骂他死老鬼,死变态?

 

 

好样的,她是第一个!

 

 

哼!还真是巧啊。

 

 

昨晚有不知死活的人送他男人,才被他轰出来,她就又闯了进去。

 

 

本想也把她轰出去,可那会看到她的眼睛,不知为何就改了口,想试试。

 

 

结果,他还真的有了反应,不仅如此还翻云覆雨了一夜。

 

 

想起昨夜女孩的甜美,让他意犹未尽,北冥煜呼吸沉重了下。

 

 

想到她昨晚会被别人采掘的可能,一股火气骤然冲上心口,北冥煜的脸又冷沉了几分,眸底暗了暗。

 

 

她的胆子可真肥,竟敢当面咒骂他。

 

 

他倒想知道,她知道他是谁后会是什么表情。

 

 

“回主宅!”

 

 

北冥煜嘴角一抿,直接把电脑丢在一边,沉声喝道。

 

 

感到从后方袭来的低沉气压,容易没敢问为什么,直接示意司机转回主宅。

 

 

啪!

 

 

夏初初刚跪下,一堆杂志连同报纸就直接朝她砸了过来,她直觉躲开,却还是避免不了被砸到。

 

 

锋锐崭新的纸片划过额头,瞬间流血。

 

 

“看看你做的好事,我们北冥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北冥老夫人气的不轻,声如洪钟,怒愕不已的不断重击着拐杖,两眼阴恻恻的瞪着跪在地上的女孩。

 

 

眸光锐利的看到夏初初脖颈上暧昧不已的红痕。

 

 

老夫人差点没被气的背过气去。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既然买来了这么一个不知检点的女孩。

 

 

要不是看在她八字跟她宝贝金孙配合,她真想现在就把这辱没门风的女人丢出去。

 

 

“你胆子不小啊,才进来北冥家没两天,就在外面乱搞,你当我们北冥家是什么地方?啊?”

 

 

对上老夫人眸底的杀气,夏初初惊悚不已,连擦拭额头上的血迹都不敢了。

 

 

她急忙捡起地上的杂志翻看,看到自己从套房逃出来的狼狈不堪照片后,小脸瞬间苍白。

第5章 罚跪祠堂

 

杂志封面上赫然印着夏初初从酒店房间出来的照片,正是她穿着男人的衬衣,短裙,衣衫不整的模样,狼狈不堪。

 

 

裸露的脖颈隐隐约约还能看见红印子,暧昧旖旎,让人浮想联翩。

 

 

任傻子都看的出来,这张照片后面,明晃晃的昭示着女孩在酒店里面做了什么。

 

 

大大的标题,更是爆炸性十足:“某北冥少妇不甘寂寞夜会炮友”!

 

 

不仅等面有夏初初的照片,里面还有很多她昨晚喝酒的照片。

 

 

KTV包厢里人群众多,光线昏暗,交头接耳,各种角度抓取,形成暧昧不已的照片。

 

 

她才刚从酒店出来,怎么就会有这些照片曝光?

 

 

怕昨晚的事情暴露,她慌忙在回来的路上买了T恤换上,可还是避免不了。

 

 

夏初初瞬间瘫坐在地上,整张小脸苍白的毫无血色,拿着还有余温的杂志,手抖的厉害。

 

 

下一瞬,杂志滑落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似乎讽刺她的无力。

 

 

她不敢想象,北冥家会怎么对付她。

 

 

“我……我……”夏初初惊恐不已,蠕动了下嘴唇,却硬是挤不出一声反驳。

 

 

她能说什么?

 

 

昨晚,她确实在外面跟男人睡了啊!

 

 

“夏初初,你就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吗?啊?”

 

 

见她垂头坐在地上,装的可怜兮兮,北冥老夫人怒火中烧,一拐杖狠狠的打在茶几上。

 

 

几厘米厚的茶几瞬间被她打裂。

 

 

夏初初心头狠狠一颤,吓的浑身哆嗦,赶紧跪着向老夫人求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求老夫人您放过我吧!”

 

 

夏初初心跳的扑通扑通的狂蹦着,心慌害怕不已。

 

 

如今她不是处了,这老夫人不会要杀了她吧?

 

 

大厅里的众人都被老夫人的怒火吓到了,没人敢吱声,噤若寒蝉的站在一边。

 

 

“放过你?夏初初,你是不是异想天开?你爸爸把你送来这里,还拿了钱,如今才不过两天的时间,你就胆敢到外面找野男人!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北冥家族好惹?喜欢当冤大头?是不是想给我们北冥家生个野种?”

 

 

老夫人怒目圆瞪,气的拐杖敲击着地板,咚咚作响。

 

 

听到北冥家族那个名字,夏初初浑身哆嗦了下,吓的嘴唇都发抖了起来。

 

 

她紧紧咬着嘴唇,鼓着勇气,抬起快哭的小脸,焦急又抱歉,“对,对不起!当时是你们做主的,我不是自愿的,钱,我一定会让我爸爸还给你们的,求你放了我吧!对不起!”

 

 

老夫人两眼阴恻恻的瞪着还敢反驳的夏初初,老脸气的扭曲。

 

 

“惹了事情,拍拍屁股就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敢在外面给煜儿带绿帽,今天,我就替他好好教训你!”北冥老夫人气的胸口上下起伏,目光阴沉的像来自地狱的魔鬼。

 

 

夏初初看到这样的老人,吓的冷汗直冒,听说北冥家族的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她不会是要杀了她吧?

 

 

“你想做什么?”她惊恐不已的往后缩,却还没有挪出去一步,就被佣人给钳制住了,“啊!”

 

 

看到老夫人起身,目光森冷的毫无一丝温度,夏初初吓的差点昏厥过去。

 

 

那不断靠近的脚步,就像索命的前奏,让她惊慌失措,眼神惊恐的晃动着。

 

 

“我不是自愿被卖来这里的,我是被迫的,求求你不要杀了我,我不想死!你放了我吧!我保证会把钱都还给你的……”

 

 

夏初初被吓的哭了出来,顾不得狼狈,大哭哀求着。

 

 

啪!

 

 

猝不及防,又狠又重的一巴掌,差点把她打懵。

 

 

夏初初脸被打歪到一边,只觉的整个左脸麻痹不堪,耳朵嗡嗡直响,甚至口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现在怕死了?在外面鬼混的时候怎么就不怕死,我们北冥家的脸都被你这种女人丢尽了。”

 

 

北冥老夫人怒斥着,眸底都染上阴寒无比的红丝,没想到这女孩看起来乖巧的样子,骨子里却这么犯贱。

 

 

简直不把她们北冥家族放在眼里,不教训她,难出一口气。

 

 

死老太婆!既然打她。

 

 

存心是看她好欺负是么?

 

 

夏初初咬牙忍着难受,回头吼了回去,“既然怕丢脸,那就放了我!谁稀罕来这里,嘶……”

 

 

好痛!

 

 

“死丫头!你还敢吼人?”

 

 

老夫人何时被人挑战过权威,这时被夏初初又吼又瞪的,忍不住气火举手又想甩过去一巴掌,却猛然对上夏初初狠厉的眼神。

 

 

北冥老夫人莫名心一颤,最终讪讪打住没打下去,老脸气的发黑。

 

 

“把她拖下去!”

 

 

“是!”

 

 

瞬间,夏初初被人迅速拖到外面,她心惊不已。

 

 

“喂,你们把我带去哪里啊?你们要是敢杀人,是犯法的,会坐牢的……放开我!”

 

 

“……你们买了我,也是犯法的!”

 

 

“救命啊!”

 

 

不管她怎么叫嚷,两个人高马大的佣人在蓉姐的指挥下,她硬是被她们拖到一个地方。

 

 

夏初初被狠狠的丢了进去。

 

 

啪!

 

 

砰!

 

 

身后的门被瞬间关上,一片黑。

 

 

夏初初被丢的七荤八素,头昏目眩,还没有爬起身,外面就传来蓉姐冷冰冰的声音。

 

 

“哼!老夫人让你跪到反省知错为止,否则别想出来。”

 

 

她已经知错了啊!

 

 

“看好她,别让她跑了!”

 

 

“是!”

 

 

紧接着,外面又传来了那个蓉姐训斥守护的声音。

 

 

听到脚步声走远,夏初初缓和了下昏眩,才喘息着爬坐起身。

 

 

当她抬头的一瞬间,立马吓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啊!”

 

 

妈呀!

 

 

既然把她丢进来祠堂!?

 

 

上下两层的古典阁楼,满满当当摆放着上千个牌位,赫然出现在眼前,就像一双双眼睛在盯着她,不禁让夏初初浑身毛骨悚然。

 

 

她惊恐的拍着胸口,眨了眨眼睛,绷紧着头皮,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阁楼。

 

 

因门窗关着,里面异常阴凉昏暗,仅有供台上燃烧着火烛,散发一丝光亮。

 

 

满屋子萦绕着香火的味道,夏初初艰难的吞噎着口水,越发觉得这里阴森森……

 

 

特么的,把她丢来这地方,是想吓死她吗?

 

 

倏地,烛火摇曳了下,似乎有什么东西飘闪而过。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顶开母亲高贵的两瓣,真实偷拍出租屋嫖妓正在播放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