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浓精揉捏奶鼓起h女友/手指不要H

2020-10-13 15:09:0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这是她的化名。她很年轻在按摩技师这个领域里面也没做多久。 我曾经问过她叫什么,但是小清连我都没有告诉。用她的话说她的名字早不知道多久之前就给忘记了,这当然是假话。

这是她的化名。她很年轻在按摩技师这个领域里面也没做多久。

 

 

 文学

我曾经问过她叫什么,但是小清连我都没有告诉。用她的话说她的名字早不知道多久之前就给忘记了,这当然是假话。她的意思是自从她做了这行之后,她的真名已经没有几个人会喊。

 

 

我跟着小清到了她家,昨晚上我也来了但是我又偷偷的跑掉了。我不放心,所以在她今晚上找我的时候,我只能送她回来。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的回来了,送她回到家后我又忍不住说:“小清你都到家了,我还是先回去吧。”

 

 

小清立刻就瞪眼了起来,说:“陈扬,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我家难道有什么让你害怕的东西吗?还是我长得太丑了,让你觉得和我住在一个房子里面都恶心?”

 

 

我最为害怕的就是小清生气,她这样说了我只能讪笑着说不是,然后留了下来。

 

 

小清一到家就去洗澡了,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将一条崭新的毛巾丢给我说:“你也去洗洗吧,你住在宿舍里面肯定没舒舒服服的洗过,好好享受吧!”

 

 

是的,很多的打工仔哪里有那么好的待遇。住在集体宿舍里,都是一人提着一个桶泼水洗,我脱的精光站在热水器下面的时候居然还有点紧张。

 

 

因为我从小到大用热水器洗澡的次数还不到三次,我总是会因为紧张忘记哪边是热水哪边又是冷水。我站在莲蓬头下,刚开始扭动的就是冷水,我还傻傻的以为过会儿就热了,我记得上次就是这样。

 

 

但我足足等了好几分钟才发现水一直都是冷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弄反了。尽管没人看到但我的脸还是忍不住的红了,赶紧将阀门转到一边。等到水热了我洗好了都已经过去了好久,不过我一出去的时候却是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扑倒在地上。

 

 

小清和我一点也不见外,她躺在沙发上那双白皙的美腿高高的翘着。我甚至只要注意看,就能看到腿中间的画面。但我不敢去看,内心里就算有着无数个声音在提醒我看一眼吧,可我还是死死的低着头。

 

 

见我出来了,小清就说:“你洗好了,来坐吧。”

 

 

我坐了过去但是隔着很远,小清主动的坐了过来,带着一丝撒娇的语气说:“这么晚了,连电视都没有看好无聊啊!”

 

 

我笑了笑,就说:“那就早点睡啊,都这么晚了再熬下去更伤身。”

 

 

“好啊,那你陪我一起睡好不好?”小清直视着我,我脸一下子就火烫了起来,说:“你这不是还有房间吗,我去另外一间房就行了。”

 

 

小清的双手突然搂住了我的脖子,朝着我脸上吹热气的说:“陈扬,你是不是怕我啊?”

 

 

我啊了声,忙说没有没有。小清跟着说:“既然你不怕我,那老想躲着我做什么?走吧,去睡觉了,待会儿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亏的人又不是你!”

 

 

我很想和小清说不行,可是她硬拉着我到了她的房间里面。她的房间里面有着一股子淡淡的香味儿,就连床上都有。是不是香水的味道我这个土包子也分辨不了,小清把我拉到房间里后就关掉了灯只开着床头的灯。

 

 

床头灯昏黄,却又带着一股子别样的味道,好似那光芒能怂恿着你本来就不平静的心思去更加的冲动。

 

 

“睡觉吧。”

 

 

小清穿着睡裙的,所以她说了句就躺在了床上。我也没有脱衣服,躺在床上身体无比的僵硬。还好小清没有和我说话,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开口说话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着,我以为小清睡着了,正准备去上个厕所的。心里面也很懊悔,刚刚洗澡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方便下。就在我刚要起来的时候,小清的手却是忽然间抱住了我。

 

 

那一刻我感觉我的嗓子眼都要跳出来了,她说:“你要干嘛去?”我说:“我要去上个厕所。”

 

 

她就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似的,说:“然后你就不进来了是吗?”

 

 

我无言以对,小清就说:“陈扬你别这样好不好?我真的好想有个人能陪陪我。”

 

 

“好,我不动,陪着你。”我笑了笑说,小清嗯了声我们又重新躺了下来。过了有几秒钟吧,小清突然间问我:“陈扬,你是不是觉得我说一个坏女孩?才二十岁就出来做这种事情,而且为了钱只要不卖身我什么都做,是不是很贱!”

 

 

这其实一直都是我想和小清说的话,出于朋友的关系,我并不希望她在这样的风尘场所工作。女人不比男人,男人不努力什么人都靠不住。女人嫁人了,以后靠的是她男人。我一时的没回话,让小清自嘲的一笑:

 

 

“我知道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陈扬,你想知道我的故事吗?”小清问,我点点头,小清就说:“我家在湖南一个山旮旯里面,我爸妈有三个孩子。我是最大的那个,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我上学的时候很认真,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考不了高分。中考的时候我只考了三百多分,我爸就告诉我他送不起了,弟弟妹妹还得上学。”

 

 

“就这样我和村里人一起来了杭州打工,那时候我都还没满十八岁呢。所以我就跟着人在黑作坊里面打工,每个月的工资还不到两千。我省吃俭用,每个月都打钱回家。可是后来有一天,我爸说我弟弟病了,他是家里面唯一的男孩子所以我这个做姐姐的一定要帮他。治病就得花钱,我没钱只能想办法找人借。我找到了那个黑作坊的老板,我问他借一万块,说我会在这里一直打工到我还清了为止。他借给我了,我拿到钱的时候哭了,你知道我为什么哭吗?”

 

 

小清的故事说到这里让我很有感触,但我挺高兴的,替她能借到钱而高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间停了下来还问我为什么哭,我想了想说:“你遇到了好人,感动和开心的吧。”

 

 

小清笑了起来,她凑到我的耳边说:“他借我钱了,后来我也还了。但你知道人为什么要借我钱吗?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是好人,他们要付出就一定要有回报。那个老板就是,他问了我一个问题,你是处女吗?”

 

 

当小清说到这时我猛然间明悟了过来,转过头看着小清的时候我想我的脸上肯定写满了不可思议!小清冲着我呵呵一笑,说:“我说我是,然后他就说让我陪他睡觉就借给我。听清楚了,是借给我!我答应了他,然后那晚上我和他去了宾馆开房。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晚上,很痛苦可我也很高兴,因为我有钱了,整整一万块在我的面前,那时候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多钱!”

 

 

“你怎么那么傻?!”我声音忍不住大了起来,小清依旧很平静的说:“可我要是不傻,我怎么能弄到那么多钱?怎么用那笔钱给我弟弟治病?在我们家男孩子是宝贝,女孩子……呵呵,就是个屁!”

 

 

小清的故事用一句骂声结束,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和她搭话。但我能看到她说完这些话的最后,那泛着红的眼眶。她肯定很难受吧,这么多年的时间里,那一段往事肯定就是梦魇,会让她在我无数个夜晚里猛然间惊醒。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那双手却又很不听话的将她搂在了怀里面。实话说我对小清没有半点厌恶的感觉,她的过去或许不堪,但我的呢?是真真正正的血腥。我都有冲动想要告诉小清我的一些事情,可是我想了想却又不敢。小清在我的怀里哭了,哭的跟个孩子似的。

 

 

我一边抱着她一边也握着她的手,只是我能感觉到她的手似乎有一点一样。但我不看都知道那是因为什么,职业病!每一个做按摩技师的女孩或者女人,不管她们的按摩技术是不是最为重要的,日积月累之下那双手总会变形。

 

 

我轻轻的摩挲着那双手,希望能借此给小清一点安慰。我不知道她能不能感受到,但此时此刻我们俩就像是被生活这个主人所遗弃掉的宠物,彼此拥抱着取暖。

 

 

小清没有再哭了但语气仍旧哽咽,在她快睡着的时候她告诉我说:“陈扬,从那件事情以后我就告诉自己,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再亏待自己。也不会再害怕不会再懦弱,因为这个世界上我能靠得住的人只有我自己!”

 

 

她最后的这些话或许还带有一丝气话的味道,可我却是听在了耳朵里。是啊,就算我们的过去不堪那又怎么样?我总不能自己也看扁自己吧?

 

 

何况捅了那个王八蛋,我真做错了吗?身为一个儿子,我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人羞辱暴打而无动于衷吗?我现在不应该再这么胆小软弱下去,我总有一天要回去,等我回去的那一天,任何都别想再动我,动我家一根汗毛!

 

 

我心中默默的发誓着,而小清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过去。我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直到我自己也睡着后,这一夜终于过去,也让我未曾预料的无比纯洁的过去。

第五章 阿强被我打哭了

 

我和小清躺在同一张床/上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睡到中午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也是常见的事。

 

 

我醒来的时候小清还在犯困劲儿,我喊她说:“小清,得起来了,咱们去吃饭差不多也得上班了。”

 

 

小清全然不顾旁边还有个男人的我,刚起来了下又趴了下去,屁股高高的撅着说:“不要,我还要睡觉。”

 

 

“起来了。”

 

 

“不要!”

 

 

我见劝不动小清,也就只能自己起来。去到卫生间发现已经摆放好了新的牙刷,我下意识的看了眼房间里面。有些时候一件小小的事情就足够让人感动不已的,我笑着拆开了新牙刷洗漱。

 

 

洗完,我准备回去宿舍了。只是我刚走出卫生间的时候,小清已经起来了站在镜子面前洗头。我笑着说:“小清,你起来等会儿记得吃东西,我先回去了哈!”

 

 

小清的动过一顿,问:“你不和我一起吗?”我说不行,我还得去给那个阿强修车。小清无奈的哦了声,就说:“你要是少钱了,记得给我打电话。对了,你买卡了吗?”

 

 

我说没有,小清就瞪了我一眼说:“都给你手机了,你怎么不买卡啊。算了,还是等下我给你买吧,你快点去吧!”

 

 

我本来还想说不用,但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就点点头先离开了小清的出去。

 

 

阿强的车子早就送到了修车店,但是钱他没给,只能我去结算。还好小清只是扎破了他的轮胎,补个胎应该也用不了多少钱吧。而且发工资也没过去几天,钱应该是够的。

 

 

我坐着公交车到了阿强昨天给我的那个修车店地址,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到了修车店的时候阿强也在。他和那个修车店的老板还挺熟悉的,我到的时候他们俩正坐在一块儿聊的很高兴。

 

 

见到我来了,阿强就站了起来。我强忍着对他的厌恶,笑着说:“强哥,车子修好了吗?我来结算的。”

 

 

“修好了,轮胎我让换了。”阿强淡淡的说道,我脸色微微一变,但想换个轮胎就算要花点钱也不是那么的多。所以我笑着点点头,修车店的老板就拿出了单子来,说:“四个轮胎都换掉了,总共是2350.”

 

 

“什么?2350?!”我不敢置信的呼出了一声,可我才刚说出来,阿强就一把拽住了我的领口,怒吼道:“2350还是便宜你知道吗?要不看你是个打工仔,我跟你说这事儿没五千块你别想躲过去!”

 

 

“不是强哥,只是胎破了你要换没事儿,可也用不着换四个胎吧!”我解释道,阿强却是冷笑道:“我就问你这钱你给不给?不给的话也可以,我打断你一条腿可不可以?到时候想治好那条腿,两千块钱可不够呢!”

 

 

那一刻我真想拿着修车店里那把大扳手对着阿强的腿来一下,让他知道说出去的话不是放出去的屁。可我还是忍了,干笑着说:“我没带那么多钱,这里可以刷银行卡吗?”

 

 

“可以啊!”

 

 

修车店的老板笑着带我去了柜台,我拿出银行卡付了账后就往修车店外面走去。走的时候,我听到阿强就说:“妈的,什么狗玩意儿,要不是你们翔哥说好话你以为老子就这么算了?给脸不要脸!”

 

 

走出店外面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不过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径直的离开了。走到店外面我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然后一直注意着店里面的情况。

 

 

终于我看到阿强出来了,我看着拦住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后我指着阿强的车说:“师傅,麻烦帮我跟上前面的那辆车。”

 

 

电视里面常演到这样的画面,电视里的司机总会一口就答应。但在现实生活中司机听到你要跟踪人不怀疑才怪呢,看着他那怀疑的眼神我就说:“师傅,你帮帮忙帮我跟上他,妈的,他有点钱挖了我墙角!”

 

 

师傅一听,惊讶的说:“你女朋友跟他了?”

 

 

我重重点头,司机师傅立刻就说:“好,我帮你追上他!”

 

 

我心头松了一口气,可能运气比较好吧。阿强开了车后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他家,在一个小区有看门的但门卫不会管你是什么人。我一直跟着进去,好几次还差点和他遇上。不过我终于记住了他家在哪儿。

 

 

记住了地点我这才去上班,到了梦里水乡我一如往常的上班。小清还是来的晚了,不过她是这里的红人来的晚了领班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像我们,要是迟到了肯定得扣钱。

 

 

小清见到我站在走廊里,就笑着挥手打招呼。我点点头,小清走过来打开她的包包说:“喏,给你买的卡。你手机呢,我帮你装起来吧!”

 

 

“手机放在宿舍里了,回去我自己装吧。”我说。小清点点头就将卡递给了我,然后去上班了。

 

 

上班的时候我们很少会碰到一块儿,除非是有客人找。下午的时间还是很轻松的,基本上没太多的客人。但天一黑下来,客人们就陆陆续续的来了。

 

 

又是一个繁忙的夜晚,一直忙到了半夜一点多才下班。下班了,我第一个离开了梦里水乡。我去的是宿舍,我记得有个室友的床底下藏着一根钢管的。

 

 

他经常性的会拿出来那根钢管耍几下,这一次它终于派上用场了。我穿了一件外套起来,刚好可以将钢管藏住。

 

 

在舍友回到宿舍之前,我就坐出租车出去了。这是我来到杭州最奢侈的一会。一天之内坐了两次出租车,并且再次到了阿强的小区里面。我先去停车场看了一眼,看到他的车就在里面停着的时候我忍不住咧嘴一笑。

 

 

摸了摸怀中的钢管和口袋里的一样小东西,我到了阿强的门口。只是当我站在他家门口的时候,却是情不自禁的紧张起来。

 

 

这一幕让我似曾相识,因为在两个多月前我也这样守在一个人的门口。唯一不同的是,那一次我拿着的是刀子!

 

 

我觉得自己准备的很充分了,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忽略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对我而言,那是致命的!

 

 

阿强的房门外有门铃,我使劲儿的摁着。摁了好大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阿强的声音,他很不爽的问:“他妈的谁啊,大半夜的找老子干嘛?”

 

 

我想这家伙应该是刚睡觉又吵醒了,我冷笑一声靠在了门口。当门开的那一刻,我抓破了口袋里的那个塑料袋,手上满满的一把辣椒粉对着阿强那张脸撒了去。

 

 

顿时间阿强就捂着脸惨叫了起来,我拿出钢管对着他的小腿狠狠一管子下去。当时如果可以喊,我绝对会嘶吼。

 

 

痛快,难以言喻的痛快。想起小清脸上的那巴掌,还有他的一句句话我手中的钢管越来越用力。但我不敢打头,打头是会出人命的。手中的辣椒粉再一次往他的脸上撒去,他看都看不清楚我是谁,而我的钢管落在他的小腿上不知道多少次的时候,突然间我感觉我敲断了什么。

 

 

他的腿断了,白天的时候他口口声声说要打断我的腿!

 

 

阿强痛晕了过去,我冲着他吐了口口水知道该走了。所以我快速下楼,没有再去管阿强会怎么样,反正我没打他头也死不了。

 

 

这个小区如我所料的那样,根本不会有人管。我旁若无人的离开了小区,但我却没有立刻回去宿舍。而是在外面逗留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回去,舍友们都睡着了。我偷偷将那根钢管放了回去,这才躺在了床/上。

 

 

看着熄灯后漆黑的宿舍房顶,我不知道自己的脸看起来是什么样的。但我的心里面却是此起彼伏的没有半刻的平静,脑子里全是阿强惨叫的声音和他捂着脸泪流满面的样子!

 

 

终于我想到了一件事情,从口袋里拿出那张电话卡,又从包里拿出了小清送给我的那支5S手机。我将卡换了上去后,我犹豫着要不要给小清打个电话。

 

 

但我还没打却有短信提醒我,在半个多小时前小清打了这个号码。我放弃了继续打电话的念头,怕吵醒了其他的舍友,所以我给小清发去了一条短信。

 

 

“小清,你睡了吗?”我问,连一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小清就回复了我,说:“还没有,你今天怎么那么快就走了?去干嘛了?”

 

 

我没打算隐瞒小清,可能是因为我还不够成熟的缘故吧,我迫切的想告诉小清这件事情。我说:“我今晚上给咱们报仇了,不过你一定要帮我保密好吗?”

 

 

“报仇?你报什么仇了?”小清还没反应过来,我说:“我打断了阿强的腿!就在他家门口,他至少要躺在床/上一两个月!”

 

 

小清没回复了,但是电话却来了。还好我做了准备调了静音,所以我走出了宿舍接听,笑着说:“聊的好好的,你打电话来做什么!”

 

 

小清说:“陈扬你疯了吧?阿强是个黑社会,他不会放过你的!”

 

 

“不会的,他没看到我,我往他眼睛里面撒辣椒粉了,他根本睁不开眼睛而且我也没出声!”说到这里,我顿了下接着问:“小清,现在你还生我的气吗?”

 

 

小清在电话里面笑着说:“我要是生你气就不会去找你了,真不知道你脑子里想什么呢,还真跑去找人报仇了!明天你可别那么早去店里面,我先去帮你探探风。要是阿强在,你就赶紧跑再也别来了知道吗?!”

 

 

我还是不相信阿强会知道是我干的,但又不想和小清争论这些,就说:“好,按照你说的办。不早了,你赶紧休息吧!”

 

 

“嗯,你也是,晚安!嘻嘻,陈扬你现在要是在我家,我真想……!”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浓精揉捏奶鼓起h女友/手指不要H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