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富婆自述找男公关经历|当面下种 绿奴

2020-10-13 15:45:47【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我怒啊,彻彻底底的愤怒,一脚下去之后,推开凌萧萧,抓着陈文就打! 凌家注重名声,凌妈以前跟我爸妈是一个地方的人,我刚出生的时候便和凌萧萧订下了娃娃亲,在我们那里,不守承诺会遭人诟

我怒啊,彻彻底底的愤怒,一脚下去之后,推开凌萧萧,抓着陈文就打!

 

 文学

凌家注重名声,凌妈以前跟我爸妈是一个地方的人,我刚出生的时候便和凌萧萧订下了娃娃亲,在我们那里,不守承诺会遭人诟病,否则以我的身份,不可能入赘凌家。

 

但我万万没想到,凌妈早就清楚陈文跟凌萧萧的破事儿,还足足欺瞒了我两年之久,若非今日所听,我将永远被蒙在鼓里。

 

而且从相亲之事就能看出,凌家计划已久,凌萧萧铁定会跟我离婚,然后嫁给陈文。

 

那我到底算什么?第三者?挡箭牌?绿王八?

 

最主要的,是凌妈还想利用我的软肋,来威胁我,封住我的口,不让事情外泄,估计是想找个合适的时机,才把离婚的事情,告诉我爸妈。

 

不管如何,离婚的结果,定然会怪罪到我头上。

 

我脑袋嗡的一下,难道凌萧萧从不让我碰,不仅仅是陈文的原因,还是为了离婚之后能有借口,怪罪我某方面无能,生不出小孩?

 

“操!”我用单膝死死顶住陈文胸口,拼命挥舞着拳头,如同流星一般。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陈文满嘴狠话。

 

可惜以我一米八的身材,又是农村出身的娃,力气大得惊人,陈文这皮包骨,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吓得凌萧萧惊慌失措,面色苍白的大声尖叫。

 

“杀人啦!要杀人啦!快来人啊!”

 

很快的,圣塔纳酒店的安保人员齐齐奔来,足有四名保安分别拖住我,才将我和陈文拆分开来。

 

此时此刻的陈文,被我打得鼻青脸肿,那套西服沾满了灰尘,十分狼狈,若非有凌萧萧和几名保安搀扶,他根本站不起来。

 

周围的保安似乎认识陈文,又仿佛看惯了这种事情,眼神中并没有意外,反而一个像是保安头子的人,唯唯诺诺的说:“文少,您看这事儿怎么处理?”

 

“报警就行,记得报我的名字,说给人打了。”陈文应了一声,那保安头子立刻掏出手机报警。

 

陈文满脸阴沉,双眼死死盯着我,冷笑说:“哼,你个窝囊废,居然敢动我,很好,你摊上事儿了,你摊上大事儿了!知不知道我爸是谁?”

 

“呸,你爸是谁啊?”我不服输的往地面吐了口唾沫。

 

“想知道?哼,就凭你?还没资格知道。”陈文冷哼,鄙视望着我,紧接着勾住凌萧萧的玉脖,“李少白是吧?既然你听到了,我也不妨告诉你,你听的是事实,你就是个备胎,萧萧跟你结婚,纯粹是为了保住凌家的名声,当然了,跟你离婚的事情,不会有几个人知道。”

 

我一听,竟然还不知廉耻的看向陈文怀里的凌萧萧,问:“萧萧,他说的,是真的吗?”

 

目光之中,我结婚两年的老婆,忽然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我,“李少白,你死心吧,我知道你喜欢我很久了,但是很可惜,我说过了,我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脑海再一次嗡鸣,无力感迅速充斥全身。

 

不到几分钟,就有警车开到路边,下来一批警官,带头的一名中年警官,朝陈文点了点头。

 

“刘叔。”陈文同样点头回应。

 

我瞳孔猛地收缩,貌似陈文跟这个刘警官关系匪浅,不等我猜想,这刘警官马上回头,眉宇间散发着强烈的气势,紧紧锁定在我身上,“现在我怀疑你涉嫌故意伤人、抢劫、我有权将你带回局里,接受审查,你现在所说的一切,将有可能作为呈堂证供!带走!”

 

“还有你们二位,也请跟我们走一趟,录一下口供。”

 

话一脱口,保安松手,哗啦啦的一批警官,将我扣住,陈文冷笑更甚,我顿时愣住了。

 

如果说故意伤人,老子认了,可抢劫是哪来的?这分明是栽赃陷害,莫须有的罪名!

 

看来陈文这把绝对是要玩残我,到时候录口供,随便往我头上扣几个罪名,我岂不是要蹲上好几年?

 

不过我还是认了,没有吭声,因为我清楚陈文在里面肯定有关系,现在挣扎必然会遭受更多的罪名,所以那姓陈的警官拿出手铐,拷住我的双手时,我直接跟着他们走,上了警车。

 

到了警局,我被押送到临时拘留室,里面躺着三个纹身青年,刘警官一把将我推了进去,把门锁上,笑着说:“新来的,帮我照顾好啊。”

 

“是是是,我们肯定帮刘队长您照顾好。”那三个纹身青年异口同声,满脸掐媚,等刘警官一走,瞬间变脸,其中最高的一个青年,好像是旁边两个的老大,抓着我的衣领,把我顶在墙上,“兄弟,混哪儿的?刘队长你也敢得罪?”

 

“老子就得罪了,怎么滴?”我心情本来就不好,况且听这高个青年的口气,明显他们跟刘警官是蛇鼠一窝,串通一气,手里一使劲,把高个青年推开。

 

“操,还挺拽的啊?给我打!”高个青年眉头一皱,挥手间旁边的两个青年冲了过来,作势要打。

 

我心里一肚子火,两年的婚姻是一场骗局,眼下还被陈文弄到局里来,尤其是凌萧萧说的那些,气得我简直要七窍生烟,刹那间握紧拳头,毫不留情,狠狠砸在一名青年右脸。

 

我是农村出身,打小就干力气活,这拳头别提多带劲了,砸得这名青年原地倒退三米,倒在地面愣是爬不起来。

 

“没用的东西!”高个青年急了,和剩下一名纹龙青年联手上前。

 

“滚!”我深吸口气,拳头咔咔作响,单手掐住纹龙青年的脖子,咬牙将他硬生生提起来,直接锁喉抛摔!

 

紧接着,高个青年的脚迎面而来,我脚步微微后退,抓着他的小腿往后一拉,他整个人不受控制的仰后倒地。

 

“操!别让老子出去!”我迅速用膝盖顶住他的胸口,一只手死死抓住他的双手,另一只手化作拳头,如若雨滴,落到高个青年磕碜的脸上。

 

“陈文是吧?凌家是吧?”

 

“凌萧萧,好一个凌萧萧!好一个凌家!”

 

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捶打着高个青年,就像是个疯子似的。

 

“大哥!大哥,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高个青年没想到我力气那么大,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挨打,吓得他满脸恐惧,连连求饶。

 

我反应过来,用眼神警告了这几个人,让他们别来招惹我,然后坐到拘留室的一个位置上,他们仨人挪到一边,没敢过来。

 

半响过后,高个青年似乎忍了很久,犹豫的走到我面前,那张脸比刚才见到陈警官还要掐媚,“大哥,您是混哪儿的啊?我叫马汉,您叫我小马就成了。”

 

“我不混哪儿。”我抬起头,冷冷的看了眼马汉,他吓得浑身不由自主的一颤。

第5章

马汉被我一句话呛得十分尴尬,硬着头皮笑了笑,“大哥,咱们不是故意要动手的,是那刘队长特地交代过的,说是教训您一顿,就把咱们放了,刚真是对不住了,是我马汉有眼不识泰山。”

 

“嗯~”我不太耐烦的点头。

 

“来,大哥抽根烟。”马汉立刻咽下一口唾沫,不知道从哪儿掏出半包皱巴巴的香烟,递到我面前,“大哥,您是怎么进来的?我看刘队长貌似很针对你啊,您这是得罪谁了啊?”

 

我再次看了眼马汉,似乎没有什么恶意,索性接过他的香烟,叼在嘴里,他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打火机,连忙替我点上。

 

我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时,就在想,也许这个马汉知道点什么,或许能从他的嘴里,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干脆我也不摆冷脸,拍拍马汉的肩膀,让他坐到我旁边,笑着说:“陈文你认识吗?”

 

“您说的,是哪个陈文?”马汉脸色突然一变,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是哪个陈文,我只知道他的背景不小,而且还认识刘警官,还喊他刘叔。”

 

“认识刘队长?这...该不会是东陵公安副局陈建伟的儿子,陈文吧?这家伙以前在东陵市,那可真是个纨绔,但是不可能啊,两年前他出国了的,难不成回国了?”马汉若有所思,惊疑的同时,带着丝丝不确定。

 

可是我马上就确定下来,马汉说的陈文,就是抢我老婆,还把我送进局里的陈文。

 

难怪陈文有那么大的能量,可以一个电话,就迅速叫来一批警官,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把我抓进拘留室,原来是东陵市公安副局长的儿子!

 

也难怪,凌家要如此大费周章的来计划此事,为的就是攀上权力的高枝,有了副局撑腰,生意还不是蒸蒸日上?

 

“可能我弄错了,不是这个陈文,算了,不说这个,说说你们吧,怎么进来的?”我话锋一转,开始转移话题,像马汉这种社会混子,没必要知道我的事情。

 

马汉不太好意思的挠挠头,“啊?我们啊?没事儿,就是跟别人干了一架,被拘留了而已,不过大哥啊,您身手那么好,不像是道外的啊?”

 

“我真的不混哪儿,你别较劲了,我就是耍点蛮力。”我忍不住苦笑,敢情马汉以为我身手过人,其实我只是用点蛮力罢了。

 

要说真功夫,我压根没有,倒是我之前想投靠的那位同村兄弟,才是真正的练家子,就是不清楚他在东陵市混得怎么样了,去年还跟我借钱来着。

 

时间渐渐流逝,拘留室的气氛不再像原来那么压抑,等到半夜的时候,刘警官再次来到拘留室门前,看到我安然无恙,很是惊奇。

 

不过刘警官立马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顿时拉下脸来,恶狠狠的瞪了瞪马汉几人,紧接着将视线落到我的身上。

 

“你,出来!”刘警官抬手指向我,用钥匙解开拘留室的锁。

 

我知道是要审问我了,于是我缓缓站直身子,走出拘留室,最后跟着刘警官的步伐,来到一间审问室。

 

关门的刹那,我看到门缝中,凌萧萧和陈文路过的身影,不禁握紧拳头,一屁股坐到椅子上,除了刘警官,还有一个记录口供的警官。

 

“现在有人控告你蓄意伤人,抢劫未遂,行为十分恶劣,你要是现在认罪的话,我可以跟上面求求情,说不定能少判几年。”刘警官和我隔着一张桌子,坐在我的对面,扭转台面的灯,直接照到我脸上,非常刺眼。

 

“如果没有良好的认罪态度,那不好意思,没有丝毫情面可讲,因为我们证据确凿,当时有监控视频,你除了要赔偿当事人的医疗费用,还有精神损失费等等,还要按照刑法,最低判处三年以上,你说,你认不认罪?”

 

......

 

我呼吸越来越沉重,这完全是串通一气,故意要整我,不认也得认。

 

凌家真是好狠的心,我不信我被抓进来,凌妈会不知道,肯定是想把我弄进去,最后一切都顺理成章!

 

“把我的手机拿回来,我有权叫律师,我要通知我的律师过来。”我没有底气的开口,因为我根本没有律师,我只是想现在身边能有个人,跟我一起想办法,所以自然而然,便想到了那位同村的兄弟。

 

刘警官半响没说话,双目犹如野狼,像是要把我吃了一般,足足施压了半分钟,才一挥手,对旁边的警官说:“去把他的手机拿来。”

 

很快的,我进局里的时候,被保管的手机,重新回到我的手中,我找到那位同村兄弟的号码,拨打之前,我说:“请二位警官回避一下,有人我不方便说话。”

 

“快点,我时间有限。”刘警官冷哼一声,带着另外一名警官走出审问室。

 

等到门一关,我看着通讯录“苏南”两个字,就不禁轻叹,苏南不仅是我的同村兄弟,还是我的发小,自从结婚以后,我俩便开始疏远,很少有联系。

 

即使有过几次联系,也是苏南打电话来借钱。

 

好几次,我偷偷瞒着凌萧萧,把钱借给苏南,结果被知道后,被她狠狠骂了一个星期,等钱还回来,她还骂。

 

我想苏南在东陵市混得应该不怎么样,想要他帮我一把,估计不可能,只希望他能替我想想办法吧,我现在真的一头雾水。

 

偏偏我按下拨号键,打了好几通,愣是没人接,刘警官开始在外催促,我内心绝望到极点,难道真要白白饱受如此冤屈的罪名吗?

 

就在这时,手机猛然震动,苏南两个大字,深深印在手机屏幕之上,我瞬间大喜,接通电话,“苏南啊,是我啊,少白,我被警察抓了,能不能替我想想办法?”

 

一道略微带点沙哑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怎么回事儿?”

 

我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明白时间不多,于是长话短说,从相亲,到发现真相,简单的告诉了苏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富婆自述找男公关经历|当面下种 绿奴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