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娇小的女人抱起来做,验身手指探入虐

2020-10-13 16:38:47【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我都快被逼死了……”孟点点蹲在角落里用两条细白的胳膊盘住了脸,呜呜大哭起来,哭声听上去令人心碎,却更让李强暴怒起来。   “放屁,没钱就出来干这个?

我都快被逼死了……”孟点点蹲在角落里用两条细白的胳膊盘住了脸,呜呜大哭起来,哭声听上去令人心碎,却更让李强暴怒起来。

 文学

  “放屁,没钱就出来干这个?你是个女孩子,一点都不自重,更不自尊,你还要不要你这张脸了?”李强真恨不能上去踢她一脚,可孟点点在角落里哭得如此可怜,他抬起了腿,却又放了下来,重新坐回到床上,点燃了一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大口,脑子里有些乱。按理说,出来找乐子找到一个货真价实的清水妹,他应该高兴才是,可现在他却半点高兴不起来,反而愤怒得想要砸东西。

  “我,实在没有办法……”孟点点抬起了泪水涟涟的脸蛋儿,哭得梨花带雨,娇柔可怜得像暴雨中的一朵雏花儿。

  李强吸了几口烟,心绪渐渐平息了下来。“对不起,刚才跟你发脾气了,其实你没必要跟我解释这么多,我一个素不相识的外人,又有什么资格跟你发脾气?”李强摇头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刚才突然间的暴怒好像有些过份了,按理说,他只是来这里找乐子的臭男人一个而已,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这个可怜的女孩子指指点点发脾气的?况且,他还欠着人家四个月房租。

  想到这里,李强突然间心头一跳,如果,自己不欠孟点点房租的话,那她今天会不会被逼无奈地来这个污七八糟的地方呢?

  李强的心突然间锐痛了一下,像是被针刺到了,尽管他不想站在那种道德的高度来个自我批判,但他无法不这样想。可越是这样,他的心底便越痛——不三不四的小混混并不代表没有良心,尤其是面对这样一个娇柔可爱如朵雏花般的女孩子,这种良心上的谴责性刺痛会更深刻。

  孟点点重新埋下头去,也不说话,只是在那里抽抽嗒嗒地,轻轻地哭泣着,依稀能看见一颗颗豆粒儿大的泪珠儿掉在地上,溅起了细碎的尘埃。

  “算了算了,我这有点钱,都给你吧,当我付你房租了。”李强站了起来,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千块钱,想了想,又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了几张二十、十块的小面额纸钞,这是他现在全部的家当了,走过去递给了孟点点。

  孟点点犹豫了一下,想接却又不敢接。

  “拿着,这是我欠你的,你该得的钱。”李强抓过了她的手,强行将钱塞进了她的手心儿里。那小手又嫩又滑,摸上去让李强禁不住心中一荡。只不过小手冰凉冰凉的,上面还湿腻腻的,出了一下冷汗,看来刚才这女孩子也吓得不轻。

  塞完了钱,李强也什么兴趣都没有了,推门便走了出去。不知为什么,这一刻,他有些不敢面对孟点点,更不敢想像以后孟点点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不是救世主,我也管不了谁,管不了那么多。”李强呼出了一口长气,心底叹了一声,向着按摩院外面走了出去。

  “嗯?完事儿了?不会这么快吧?是不是小丫头是个清水妹,你紧张了?”后面传来了红姐的笑声。

  “少他吗扯犊子,让这样的女孩子干这行,你还是不是人啊?”李强停下了脚步,恶狠狠地转过身来直盯着红姐骂道。

  红姐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仔细地看了看李强,随后摇头苦笑了一下,“确实不是人!”她竟然出奇地没有发怒,而是直截了当地承认下来,这反倒让李强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像是一拳挥在了空气里,失重脱力的感觉很难受。

  “其实我也劝过她,可她不听,我也没办法,只能用这种方式帮她了。不过,你倒挺讲究的,没办了她?!”红姐叹息了一声,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问道。眼里不经意间闪过了一丝历经世事的沧桑与无奈来。

  “房东的女儿,太熟,下不去手。”李强半开玩笑地说道,挑了挑红姐的下巴,转身往外走。不过笑容里同样有一种苦涩的味道。

  “要不你再等会儿吧,有两个姐妹快完事儿了,让她们陪你,我请客,免单。”红姐在背后笑道。

  “免了,今天大爷没心情。”李强在背后摇了摇手,已经潇洒地出了门,骑上了电动车。

  “这小子,还真挺爷们的。”红姐摇头笑了笑。

  李强骑上了电动车就走,只不过刚走出了街角,电动车就一蹿一蹿的,最后干脆宣布罢工,没电了。

  “真晦气!”李强下了车踹了两脚,没办法,也只能推着走了。

  “李哥,李哥……”后面传来了喊声,李强一转头,却看见孟点点正从后面气喘嘘嘘地向他跑了过来,穿得太多,再加上跑得太急,白晰的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儿,连鼻尖儿上都是小汗粒儿,看上去更加可爱。

  “你不准备继续办事了?”李强半荤半素地调侃了一句,不过话说出来却有些后悔,这有些太伤人自尊了。

  果然,孟点点一听这话,两个大大的眼睛里瞬间又涌起了一层晶莹,死死地咬着嘴唇,只是站在他的身旁,也不说话,又开始抽泣起来。

  “别别别啊,开玩笑,开玩笑的,你也太好哭了,一句玩笑而已。我错了,我有罪,我向人民忏悔,我向毛主席保证,再也不开这种玩笑了。”李强有些头大,这女孩子一哭起来就让他心里头疼得要命,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克星。

  “给你。”孟点点用手背抹了下眼泪,又抽嗒了一下,递过来几张纸币。

  “给我钱?为啥?”李强有些莫名其妙。

  “四个月房租,一个月二百四,加起来是九百六,你给了我一千一百三十五,还应该找你一百七十五的。”孟点点将钱递到了李强面前。

  李强听得头大,有些哭笑不得,“你数学还真好,算得太清楚了。得了,你有难处,就留着这钱吧,虽然没多少,可总比没有钱好,还能还半天利息呢。”李强转身推着电动车又要走。

  “不,妈妈教过我,该得的必须要得到,不该得的就永远都不要拿。”没想到孟点点十分固执地拦在了他的电动车前,用那白得几乎透明的小手就递在他面前说道。

  “你还真是较真儿。得,我拿着。”李强叹了口气,接过了钱。

  孟点点看着他接过了钱,眼睛闪过了一丝笑意,却没离开,而是跟在李强后面,默默地陪着他一起走。

  “跟着我干啥?你不回家啦?”李强转头看了看她,有些奇怪地问道。

  “顺路和你一起走,天黑了,我一个人不敢回家,怕遇到坏人。”孟点点小声地说道。

  “怕遇到坏人?哈,用你的话说,我就是一坏人,难道你不害怕?”李强乐了。

  孟点点咬了咬嘴唇,却摇了摇头,“你是好人。”

  这个回答让李强愣住了。

  

第5章 超大冰柜

  

  “我是好人?”李强重复了一遍,嘴角绽开了一丝凉笑,“我要是好人这个世界上恐怕就没几个坏人了。”他觉得孟点点给他下的这个定义很滑稽。不过,也让他的虚荣心小小地满足了一下,觉得自己的形象陡然间高大起来。

  “不,你真是好人,有些人外表看起来很坏,可心是好的。有的人外表看上去像个好人,心却是黑的。你是前一种。”孟点点很认真地摇头回答道。

  “难得你慧眼识珠,其实我就是隐藏在坏人中间的一大好人,只不过我的好轻易没人懂。”李强咧嘴乐了,这小姑娘真有意思,说起好人坏人来还一套一套的。

  “其实红姐也是好人,只不过沦落风尘而已。刚才她还给了我两千块钱,甚至没问我遇到了什么难处,只告诉我以后不要到这种地方来了,甚至连个欠条都不让我打,说我什么时候方便还她就是了。我知道,她也是想帮我。”孟点点说着话,回头看了一眼花枝街,红火按摩院的牌子已经在夜风中远去。

  李强摸了摸鼻子,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半晌,换了个话题,“今天早晨你要房租的时候,不还说我是坏人,要报110抓我来着吗?怎么后来没报警呢?”

  问到这里,孟点点脸红了,憋了半天才小声地说道,“我去了,可人家公安局说这是民事纠纷,不属于公安局的管辖范围,让我去法院起诉你。”说到这里时,孟点点显得很不好意思。

  “啊?你还真去了啊?”李强眼睛瞪得跟牛似的,心里头这个气,“算了算了,你也是因为没钱被逼无奈。那你后来去法院了没有?”李强有些小心翼翼起来,如果真去法院这还不好解释呢,除非这小姑娘自己撤诉。

  “没有。其实我想了想,觉得自己去公安局本身就不对,你也应该是有难处,要不然的话不会付房租的,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况且,你的房租也没多少钱,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孟点点摇了摇头说道。

  “你还真是善解人意,可你也不至于就非得来干这个吧?”李强苦笑了一下,觉得这小姑娘有些善良得不像话了。

  “不干这个又能怎么样?在肯德基打工,一天最多能挣几十块钱,根本不够干什么的。就算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也要按月开支的,可我借的高利贷却是要一天一付利息。况且,我只是个学生,高中还没毕业,哪份好工作能给我呢?”孟点点的脸色阴沉下来,死死地咬了下嘴唇,轻声说道。

  “他吗的,是哪个混帐王八蛋向你们娘俩放高利贷?把一个女孩子都逼到了这份儿上了,真是混蛋透顶。”李强怒火上涌,破口大骂道。

  “是我爸去世前的一个朋友,王叔。我才管他借了两万钱,可一天利息算来算去却有五百块,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计算的。”孟点点提起这件事来,语气里又已经带上了哭腔。数学再好遇上高利贷恐怕也会发懵。

  “王叔?是不是王秃子?”李强想了想,沙厂那边在道儿上混放高利贷的也只有这位爷了。那货长得表面挺和善,因为没头发,总是戴一顶前进帽,憨厚得跟一工人阶级老大哥似的,可骨子里却坏得流脓冒水,手底下组织了一帮小兄弟,专门靠放高利贷过日子,心肠比煤坩石还黑。

  “王叔头发是不太多。”孟点点没好意思说他是个秃子。

  “行,我知道了。过几天我去找他,看看能不能卖我个面子,把你的利息抹了,还他个本金就是了。”李强想了想,把这事儿揽了下来。都是在沙厂这边道儿上混的,大小不济也混了个脸儿熟,自己在这边混了五六年,也算有一号,王秃子应该能给他个面子。况且,他老感觉自己好像欠了孟点点什么,如果不为她做点事儿,自己总是心慌慌的。

  “算是为自己的良心赎一次债吧!”李强在心底说道。

  “你认识王叔?”孟点点惊喜交加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嗯,还算熟吧。”李强摸了摸鼻子,很是道貌岸然地拍了拍孟点点的小手,其实是借机占便宜,只是单纯的孟点点没觉察出来。

  “太好了,谢谢你李哥,太谢谢你了。今天上我家,我请你吃饭。我的手艺可好呢,虽然没有大鱼大肉,保证你吃得可香了。”孟点点雀跃地跳了起来,欢喜地说道。

  “还是别了吧,没多大个事儿。”李强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侧眼偷看了一眼孟点点,她那娇憨可爱的样子让李强心底下跟猫抓似的,禁不住有些浮想连翩起来,“如果我要有这样一个女朋友该多好?”做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李强无法遏制住自己的这种胡思乱想。

  “不是啊,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一件事呢,要不是遇到你,今天我就……”孟点点说到这里,突然间像是被卡住了,脸变得通红,眼里又涌上了一层晶莹。

  “得得得,你别哭了,今天的事情找个时间忘了它就是,就跟扔件垃圾没啥区别。乖乖的,你别哭了啊,再哭可就不好看了。”李强一见孟点点又要哭,有些心慌起来,赶紧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孟点点,一留神推着的电动车撞在马路牙子上了,结果电动车倒了,自己也绊了个狗吃屎,惹得孟点点还没哭出来就笑得前仰后合。

  不过,只笑了两声,孟点点就觉得自己这样笑有些不道德,赶紧跑过去扶起了爹一声娘一声鬼叫连天的李强,小手一个劲地给他揉着膝盖,一时间李强享受得都有些飘飘欲仙了。

  “我要追她,我一定要追她,她必须要成为我的女朋友,就算掉脑袋我也认了……”李强感受着那只小手上传过来的温柔,自幼失去父母在孤儿院里长大的他头一次品尝到那种真心的关切与温柔,一时间脑海里有一个念头疯狂地涌了起来,一发不可遏制。

  “李哥,李哥,你怎么了?怎么,这样看着我?”孟点点正给李强揉着膝盖,一抬头,却看到李强狼一样的眼神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禁不住吓了一跳,有些畏缩地往后闪。

  “呃,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谁要是拥有了你做他的女朋友,他会不会幸福得想死。”李强终于从胡思乱想中清醒过来,尴尬地笑笑,扑了扑身上的尘土,有意无意地说道。

  “到家了,李哥,上去坐会儿吧,顺便吃个饭。”孟点点抿嘴一笑,回避开了这个话题,指向了前面一栋筒子楼。

  不知不觉间,两个人已经聊了一路,再抬头时已经到家了。这里距离李强住的地方也并不远,只隔了三条街而已。算起来,两个人确实顺路。

  “好。”李强将电动车扔到了一边,跟着孟点点便上了楼。

  筒子楼同样是老厂房改造的,只有四层,孟点点家住三层里面最拐弯的那间。

  上楼,开锁,进屋,映入李强眼帘的,是空荡荡的一间屋子,大约五十平方左右,除了一张床,一个书桌,几张椅子还有几样日常用的家什之外,什么都没有,冷清寒酸的让人看一眼之后都想哭。

  或许,唯有墙上贴着的近五十张大大小小的奖状还有几十本证书能让这个清冷的家里增添一丝骄傲的底色,成为仅存的尊严。

  除此之外,最吸引李强眼球的,却是屋子北侧摆着的一个超大冰柜,冰柜宽有半米,长有两米,竟然是那种冰库里才能用到的超大冰柜。此刻大冰柜正嗡嗡做响地工作着,压缩机释放出来的热量让这个屋子更加闷热了。

  “你家做冰饮么?咋还放着这么大的一个冰柜?”李强很是好奇地问道,已经走了过去。

  “别,别过去……”孟点点吓了一大跳,伸手去拉李强,却已经来不及了,李强已经走到了冰柜旁边,透过透明的玻璃窗低头望去。

  这一望不要紧,李强满头的头发茬子登时根根竖了起来,只见,冰柜里面竟然躺着一个人,眉毛与头发上全都结满了冰霜,嘴唇也是乌青的一片,脸色惨白惨白。

  “我地妈呀!”李强吓得一跤跌倒……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娇小的女人抱起来做,验身手指探入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