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拉开肉唇调教花蒂颤抖|不许哭不许躲

2020-10-13 17:04:49【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抢救无效,终于还是走了。 欧阳志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钟了,昨天夜里,一次又一次的疯狂冲击,让他的体力透支了很多。欧阳一眼看到,萧眉正坐在椅子上,那张凄美的精致脸庞上

抢救无效,终于还是走了。

 

 文学

欧阳志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钟了,昨天夜里,一次又一次的疯狂冲击,让他的体力透支了很多。欧阳一眼看到,萧眉正坐在椅子上,那张凄美的精致脸庞上,还隐现淡淡的泪痕,眼睛里,透出一种让人揪心的孤独和忧伤。

 

医院里,那个高雅、自信、果断的萧院长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连忙找自己的衣服,可是,由于昨天的狂乱,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了。

 

萧眉看到欧阳志远醒了,在找衣服,没有说什么,脸色微微的发红,走到客厅,在地上找到了欧阳的衣服,拿了进来,把衣服放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欧阳志远接过衣服,在被子下,手脚慌乱的穿好,猛然发现床单上,几片鲜红的痕迹,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天哪,萧眉竟然还是处子之身。

 

欧阳的脑海里,想起来昨天夜里,自己进入时候的那层阻力。怎么会这样?萧眉结过婚了呀?

 

欧阳致远疑惑的看着墙上悬挂着的那张结婚照,心里纳闷不已。慌乱的道:“萧姐,对不起,昨天喝多了!”

 

萧眉看了一眼欧阳,沉声道:“欧阳,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我们都喝多了,过了今天,我们都把这件事忘掉吧。”

 

欧阳志远看着一脸泪痕的萧眉,想起来这一个月以来,萧眉对自己的关心,昨天夜里自己竟然侵犯了萧眉,这也太不应该了吧。

 

萧眉看着欧阳致远在看墙上的那副结婚照,轻声道:“那是你林大哥,他在车轮下,救了两个孩子,而自己却永远的走了。”

 

萧眉说着话,站起身来,伸出手,抚摸着照片上的林志远。

 

“什么?林大哥去了?”

 

萧眉的话,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看着墙上的照片,一种敬意在心里升起。

 

“恭贺萧眉、林志远新婚愉快。”

 

欧阳志远在旁边,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几个字。

 

林志远?林大哥叫林志远?和自己的名字,重两个字,怪不得,昨天夜里,萧眉叫自己志远,萧眉肯定把自己当做林志远了。

 

难道,两个人还没来的极举行婚礼?林志远就……?

 

看着萧眉柔弱的背影,欧阳志远想着昨天夜里,自己和萧眉的热烈缠绵,内心那种强烈的爱意,再次升腾起来。

 

欧阳志远以优异的成绩,去年毕业于山南省医科大学心胸专业,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进入医院工作。直到一个月前,欧阳志远才进入傅山县医院上班,认了萧眉当师傅。

 

之前的一年之中,欧阳志远却把父亲的中医医术,再次学习了一遍,领悟到了过去没有领悟的很多医术。特别是父亲的太乙五行神针的针法,欧阳志远已经做到闭着眼睛,盲针就能完成太乙五行神针的36手针法。

 

更让欧阳志远高兴的是,自己在大学期间,厂商和自己合作的几个医学项目,已经开始做大做强。

 

父亲欧阳宁静,自小跟着爷爷欧阳萧山学医,一身医术,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而且医德极好,无论穷人富人,一视同仁,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欧阳志远也是自小跟着父亲学医,在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背汤头歌。

 

但在欧阳志远四岁的时候,父亲出了一次夜诊,回来的时候,全身血迹斑斑,步态踉跄,随身带着的药箱,也消失不见,神情变得极其憔悴,一言不发,从此后,不再行医。

 

江南少了一位悬壶济世的绝世神医。

 

欧阳宁静带着妻子秦墨瑶、4岁的儿子欧阳志远,远走他乡,从江南来到山南省的龙海市,定居下来。没有人知道,欧阳宁静遭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欧阳宁静来到龙海,用所有的积蓄,买了一个大院子,作为栖息之地,但全家的生活,就陷入了困境。欧阳宁静本来就没有积攒下多少积蓄,很多老百姓看了病没钱付药费,欧阳宁静就自己贴出去了。

 

好在母亲墨瑶,是一位善良勤劳的母亲,靠着给人家做衣服,补贴家用,才能勉强维持住这个贫困的家庭。

 

欧阳宁静,不再行医,去到街上,靠打卦相面挣钱糊口。

 

欧阳志远上大学的费用压力不轻,欧阳宁静不得不在澡堂子里,找到一份修脚按摩的工作,供着欧阳志远和欧阳娜兄妹俩上学。

第5章太像了

欧阳致远的初中、高中,都在极其清贫中度过的,一直到上大学的时候,欧阳志远和人合伙开发了几个医药项目后,生活才好转起来。

 

这期间,李大鹏没有嫌弃欧阳志远的贫穷,和欧阳志远结为生死弟兄。

 

两个月前,好朋友李大鹏,终于托到关系,找到在傅山县卫生局上班的远房叔叔李坤,欧阳志远拿出了母亲给自己的一块玉佩,送给了李坤。

 

虽然李坤不知道这块玉佩到底值多少钱,但从玉佩身上发出的晶莹剔透的宝光来看,绝对是好东西,而且是一件古物。

 

李坤找了一位鉴宝专家看了以后,虽然专家说,东西一般,不值什么钱,但李坤是什么人?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官场的老油子,一眼就看出鉴宝专家眼里的那抹一闪而过的贪婪,他就知道,这块玉佩,绝对不简单。

 

李坤回到家后,悄悄的把玉佩珍藏起来,请了县卫生局局长王国栋一顿,王国栋给傅山县医院院长赵备飞打个电话,把欧阳志远安排到了傅山县医院心胸外科。

 

李坤和王国栋的关系,非同一般。

 

别看李坤只是一个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但这个人的路子极广。去年傅山县卫生局长王国栋,成功击败三位县卫生局副局长,荣升为正局长,李坤出了大力。

 

欧阳志远学的就是心胸专业。

 

欧阳志远第一天报道,就碰到了风姿卓越、身材修长、长相漂亮的萧眉。

 

萧眉长相极美,漂亮的脸蛋,带着一丝江南女子的清灵妩媚,特别是她那天鹅一般白皙修长精致的脖颈,透出一种圣洁的知性高雅,让欧阳志远内心十分的惊奇。

 

好漂亮的一位女医生。

 

欧阳志远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更没想到,她就是传说中的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第一把刀,同时萧眉还是县医院业务副院长。

 

龙海市傅山县医院的心胸科,在整个山南省都是很响亮的。

 

“欧阳志远!”

 

萧眉坐在办工作后,看到这个名字,内心一跳,一股无言的酸楚,在心里升起。怎么会这样?这个名字怎么会和自己故去的爱人一样?都叫志远?

 

萧眉抬起头来,仔细的看着前来报到的这个男孩子,萧眉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动,眼睛有点湿润。

 

太像了,怎么会这样象?特别是这双深邃漆黑的明亮眼睛,竟然和志远的眼睛极其相似,简直就是同一双眼睛。

 

志远已经走了六年了,眼前这个极其阳光帅气的男孩子,怎么这么像志远?就连名字都重复两个字?这个男孩子,竟然也是山南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和我们毕业于同一座山南省的重点医科大学。

 

志远,你走了六年了吧?你怎么会忍心撇下我一个人,独自离开这个世界?你不想我吗?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眼睛湿润了。

 

萧眉的爱人叫林志远,是萧眉的大学同学,两人在毕业后,本来要留在山南省的省城南州市,但由于父母不看好林志远,极力反对,萧眉和林志远远走他乡,进入龙海市的傅山县医院工作,林志远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市政府机关。

 

萧眉和林志远的感情极好,历尽千辛万苦,冲破家庭的阻挠,两人在工作一年后,就准备结婚,新房子就在光明广场。

 

但就在两人照过婚纱照,领了结婚证的第二天,林志远在斑马线上,推开了两个惊慌失措的孩子后,自己却被醉酒司机撞飞了十几米,永远的离开了萧眉。

 

两人虽然谈了这么长的恋爱,两人只是亲吻抚摸,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两人都要在新婚的最神圣的时刻,互相拥有对方,可惜,天不作美,硬是拆散了这对恋人。

 

这个致命的打击,让萧眉几乎崩溃绝望。萧眉消沉了一年多,每天都泪流满面。

 

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的结果,萧眉的父母也很是后悔,但萧眉还是倔强地自己走出了生活的阴影,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一篇又一篇的论文发表、获奖,一个又一个的大型手术,在她手里获得成功。

 

经过五年的拼搏,萧眉获得了整个傅山县医院的认可,被提升为主管县医院心胸科的主任,业务副院长。

 

萧眉凄美柔弱的情绪变化,让欧阳志远的内心猛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爱怜,他第一眼,就感到了,他们之间,似乎存在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拉开肉唇调教花蒂颤抖|不许哭不许躲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