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美妇风韵浑圆硕大|男生喷出精子视频

2020-10-13 17:25:54【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盯着慕容旭的眼中却依旧怨毒,只将那支握在手中的银钗往地上一扔,正好扔在慕容旭的脚边,转身随着内侍太监步入了金銮殿。慕容旭有些错愕,浑然不知道方侬此举究竟是何意图,转身之时

盯着慕容旭的眼中却依旧怨毒,只将那支握在手中的银钗往地上一扔,正好扔在慕容旭的脚边,转身随着内侍太监步入了金銮殿。

慕容旭有些错愕,浑然不知道方侬此举究竟是何意图,转身之时,他却不由自主地将她扔在他脚边的小银钗拾了起来。

 文学

“这妮子,倒还别具意味。”慕容旭将那支小钗收入了自己的袖中,转身离去。

金銮殿中一派的肃静,所有的人屏住呼吸,看着跪在殿中的弱小女子。

可笑的是,戚少崇这个触犯皇威之人没有被三辟九刑,好好地站在那里,反而方侬从进殿起,就一直跪到现在,不曾有人唤她起身。

由此方侬心中也有底了,皇帝所谓处置,也不过是做做门面功夫罢了,事情究竟是如何处决,结果不得而知。

在圣颜面前,所有人都决口不提戚少崇冲撞圣旨之事。除了方侬……

“一切都怪方侬莽撞,实不登大雅,以致今日街头突发亵渎圣旨之事。方侬有罪,恳求皇上责罚,方侬绝不敢有半句怨言!”方侬恭恭谨谨的朝殿上天子叩首,字字恳实,殷殷切切。

这话让所有原本松了口气的戚家人再次将心提到了嗓子眼里,戚嵘铁面无澜,戚家两姐妹则面面相觑,各有心思。

方侬每字每句都提醒着今日戚少崇纵马践踏圣旨之事,还如此殷切的恳求圣上降罪于自己。可谁都知道这践踏圣旨之人是戚少崇,方侬此为,分明是指桑骂槐之举,意在祸水东移。

皇帝虽说是上了年纪,可是在听到方侬这话的时候,则是双眉一挑,饶有意思。遂后,便是哈哈大笑了起来,此举,又是让戚家人不明所以。

“看你这小小年纪,又是一介女流之辈,却不想这么方刚不阿,处事分明,朕倒喜欢得紧哪!”皇帝随意的说出口,此一言,便让在场所有人皆都铁青了脸色。

皇后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人,她紧朝着自家小弟使了一个眼色,站立在边庭上的戚少崇立刻跪倒在地。

谁都明白皇帝这话代表着什么,戚少崇自然也不例外。

“求皇上降罪责罚,少崇自幼莽撞,偏偏又自来喜欢玩那烈性骏马,不诚想畜生无知,竟闯下如此弥天大祸,自知罪无可恕,还求皇上降罪,千刀万剐,少崇也不敢推辞,只求皇上开恩,不要祸及我家人!”戚少崇铿锵说道,语气不再似之前那般,有戚家人保护一般的无谓的模样。

皇帝端坐在龙庭之上,一手肘撑着龙椅,轻抚着腭下略显花白的胡须,认真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这才是为人臣子该有的姿态。

皇帝虽年迈,可又岂会不明白这个中的迂回?

方侬,好一个小女子,竟然能够如此洞察天听,知道他的心思。

皇帝的沉默不语,使得皇后也在一边暗中绞着手指。

她想开口,可事情又再度陷入了僵局当中。原本已看似解决了事情,如今却被方侬这一番话轻易的再度挑了起来,可见皇上也并不想真的放过戚少崇。

整个殿中,一时陷入了沉寂当中。

“有错当罚,朕决不姑息!”皇帝这一句话,缓解了现下殿中所有的尴尬。

跪着的方侬暗地里一笑,她明知道,以戚家现在如日中天的势力,皇帝哪怕真是要罚,戚少崇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但是于皇帝而言却非如此,哪怕只是轻轻一罚,也是直接打在戚家人的脸面上,而更重要的是,这一巴掌,是借着方侬造的势打出去的。

这才是皇帝所想要的,借方侬之手,警告戚家人。

“就罚你禁闭府中半月,府内所有马匹尽数绞杀了,以后戚家出行,不许用马!”皇帝这看起来不似责罚的责罚,让戚家人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

“谢,谢皇上隆恩!”未等戚少崇开口,戚嵘老奸巨猾,率先跪下谢恩叩首。

“方家小女是个聪慧的人儿,当朕的儿媳看来也不算亏待旭儿,你就回去好好学习规矩,安心等待完婚吧!”皇帝赐了方侬平身,心情大好。

“只是朕听说你才刚刚从乡下归来,恐怕裁裳作料等事也不尽熟悉,不如朕就赏你……”

戚少云隐约之间似乎嗅到了皇帝对方侬的厚爱,深怕此风一涨的话,方侬先在宫里得宠,再回府想收拾她的话,可就难了。

故而戚少云在皇帝开口欲赏的时候,陡然出声……

“启禀皇上,方侬乃是我方家女儿,这次奉旨归来与五皇子完婚,成婚日子即将到来,妾身身为方家主母,定当会为她打点好一切,保证风风光光,皇上大可放心!”

方侬无声讽笑,她可从不知自己的后娘,居然是有这么好心。

“无妨,你既然身为主母,那么就一应安排照旧,今日是朕想赏她!”不料皇帝却不受戚少云这一番话所扰,依旧坚决,“朕就赐你锦帛千匹,黄金千两,首饰等物再由内宫安排挑选,届时一并送回你府内!”

“谢皇上隆恩!”方侬再次跪下受领,这才是她所要的。

前世,她归府内之时身无分文,处处都尽受戚氏的刁难,孤掌难鸣,如今戚家人偏生给她送来了这么一个在皇帝面前表现的大好机会。

她正好抓住了皇帝被戚家所掣肘的这一点,皇帝自不会亏待自己,也只有这些白花花的赏赐,才是她所最需要的。

而皇帝的厚赐,让戚少云的心也笼上了一层厚厚的浓雾。

皇后的神情也从方才一直僵硬到现在,直到方侬领了赏之后,皇后才恢复了和熏的笑,风韵犹存的她从皇帝身边步起,一步步的走下阶梯,来到方侬的面前,将她扶起。

“难得这未来的皇子妃皇上如此喜欢,本宫看着也着实欢喜。皇上既然天恩浩荡,本宫也借着皇上荣光来锦上添花一番,本宫宫中收藏了南海珍珠十斛,也一并赏赐于你!”

皇后会如此待方侬,这一点倒是出乎了方侬的意料之外,她忙推脱道:“谢过皇后娘娘厚爱,只是方侬何德何能,岂敢连受皇上皇后厚赐,实在惶恐!”

“诶,皇后如此温婉大方,不愧母仪天下之表率,朕心中甚感欣慰!”皇帝看到这一幕,却也开声说道,“既然皇后有心赏赐,你也就收下吧,抛去皇家威严以辈分来论,你也得称皇后一声姨母!”

既然皇帝都如此开说了,方侬也不好再拒绝,福身谢过。

退出金銮殿外之后,皇后令内侍将方侬送回丞相府。

望着方侬被内侍牵引着离去的身影,戚少云隐忍了许久的不满终于吐露了出来,“皇后长姐啊,你怎么这么糊涂?皇上今天厚赐于她,已经相当于诏告天下给她撑腰了,怎么连你堂堂皇后也得巴结她这么一个乡下野丫头?”

皇后瞥了戚少云一眼,自己的这个妹妹虽然在相府之中老辣,可是终究还是不谙内宫朝堂之事。

“你怎么只看得到表面上的利益呢?”皇后有些不悦的道,“你不会不知道爬得越高摔得越惨的道理。皇上对她恩隆越甚,她的隐患就越多,既然如此,本宫何不多多成全了她?这盛宠看起来光荣,可能否扛得住,还得看她的本事!”

“您是说……还是皇后娘娘有远见!”此言一出,原本不满的戚少云终于绽开一笑。

而方侬在穿过御园的时候,假山之上一道身影却让她移不开步。

血液刹那间又再度燃烧沸腾了起来。

他如此高高在上,坐在假山石上边。阳光的照耀下将他的容颜刻画得绝世无双。

第一卷第5章 放开你的脏手

 

前世,也曾有多次如此的场景,他背对夕阳,拥剑而坐,那时是在忧愁朝堂国事,也是这样的姿态,这样的神情,前世让她对他倾心不已,以至于最后连自己的皇儿、自己的性命、甚至整个方家都搭了进去,但最后却换来他的冷眼对待。

然而眼前,曾无数次拥剑拭剑的身影,此刻却是拿着她先前丢弃在他脚边的那把小银钗,认真的端详着。

多么的痴迷的眼神,如若不是前世心已成灰,恐怕自己会再一次栽进他的这般气度中吧?

这一次,方侬不想再与此人碰面,兀自想叫住前边内侍转身走另一道,却偏生坐在假山上的慕容旭此时开口……

“既然来到,又何苦悋缘不见,想你方家小姐如此小气,传了出去岂不是辱没了相府门楣。”

方侬原本想离去的身影一怔。

此刻,从她的身后跟来一行宫人,手中皆扶着托盘,托盘上盖着一领红布稠,想也知道那是皇后适才所赏赐的那十斛珍珠。

“皇上的赏赐已经先行送去,这是皇后刚从宫中取出,命奴婢一道送姑娘出宫!”宫人恭谨着道。

慕容旭的身影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从假山上纵了下来,来到宫人的身前,掀开那红布稠,饶是见过珍宝无数的他,也不禁有些讶异。

“你们先将珍珠送回相府,我与方小姐还有话说!”慕容旭先行遣下了皇后的人。

“不知殿下有何吩咐,若无他事,请允许方侬先行告退!”此刻,她只想退,否则,她怕自己会忍不住。

慕容旭却无视了她的话,直接道:“皇后娘娘看样子对你不错,竟对你如此厚赐,不知……是你之幸还是不幸?”他问得有些许的模糊,甚至有些许暧昧不清。

方侬自是知道他的意思,冷哼一声,“如果皇后娘娘真心厚爱,又何必送这么多珍珠?别说是这区区十斛珍珠,即便此刻皇后所赐明珠高达千斛那又如何。方侬所求的,从来都不是这些!”

慕容旭沉默了一会儿,哪怕是他身为皇子,见到这十斛珍珠并列眼前的话,也有些诧异,她却说成区区十斛。是当真高洁,还是故作扭捏?

方侬眼中的恨毫不掩饰,只差说出口,她所要的,是将上辈子的痛尽数还诸于这个男人的身上。

慕容旭再次诧异了,忽而笑了起来,一把拽起她的手,“你错了,你以为在我的面前自命清高,我就会被你所吸引吗?如此是这样想的话,那么我告诉你,和我慕容旭计较的话,你会输得很惨的!”

“这一次,就看谁会输得更惨!”方侬冷笑一声,反手擒住了他的腕,顺手解下了慕容旭手中所握的那把小银钗。

下一刻,银钗的尖端处,带着赫赫杀气,便是朝着慕容旭刺去,断不容情!

她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的那份恨,浑身沸腾的血液在这一刻所昭示的,便是前生她在火场之中那种死不瞑目的不甘。

漫天的火舌漫天的红,冰下之水那刺入骨髓的冰寒,那种在恨意之中慢慢死去的痛,一切一切的光景,晃荡在她的瞳孔之中,那是一种穿越前世今生的烙印,她曾说过:“如有来世,我定叫你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

而今仇人就在她的眼前,教她如何能够忍得住这一刻的愤恨与沸腾,如若是能与他一同永坠地狱,她情愿永不超生。

慕容旭在她银钗朝自己胸口刺来的那一瞬间,伸手只一挡,便将她手上的银钗挡得偏了,银钗朝摔落在地上,赫然断成两截。

她是真想杀他。

慕容旭没有想到,这个看似羸弱的女子,竟真有胆量对自己出手。而她此时眼中所呈现出来的恨意与杀气,全然不似作假,就好似自己当真与她有深仇大恨一般。

“你这是什么意思,恼羞成怒?在宫中行刺皇子,如果传扬了出去,你哪怕有十条命都不够杀!”

方侬抱以沉默的回答,双手此刻被慕容旭钳制住,连连后退,背后抵触在假山的凉石上,阵阵冰凉告诫她此时应当沉着下来。

她闭上了眼睛,努力的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让自己尽快逃离那比炼狱还痛苦上三分的记忆。

终究还是得回到现实之中,现在杀了他着实便宜了他,她所要的是将她所受过的苦楚尽数还到他身上,身败名裂,与她前世一样死不瞑目。

她的双手一直紧握着,不知道自己在这痛苦之中挣扎了多久之后,她的双手才缓缓的放松了开来。

终究仇恨,是能够深埋的,需要酝酿,等待再次爆发的时候,那就是慕容旭再无还手的能力的时候。

“放开你的脏手!”方侬冷冷的出声,勉强挣脱了他的钳制,也在心中告诫着自己,这么冲动的时候,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

脏手?

慕容旭闻言一愣,她竟如此说话。

他狐疑的望着她,尽管此刻锦冠玉带,但在这个女子的无边的恨意当中,他竟也觉得无比的狼狈。

鬼使神差的,他松开了钳制她的手,忽然笑了起来,“你倒真有意思,是想趁机在我面前表现你自己,好让我在意你呢?还是另有他图?亦或……是你爹有什么其他的意图?”

回以慕容旭的,是方侬嘲讽似的一笑。“殿下多虑了,方侬不知道殿下所言何意!”

方侬这般翻脸不认账的举措,却让慕容旭错愕不已,“适才……”他想说什么,却戛然而止,才发觉自己如若与她再争辩下去的话,也是无无益。

“我本来倒是觉得这门亲事很是憋屈,我堂堂七皇子,竟要娶你这么一个无知的山野愚妇。可现在看来,你好玩得很,我确实对你有了兴趣,很大的兴趣。”

言罢,他也只拂了拂袖弯下了身。

堂堂皇子,竟亲自弯身下腰,将那根掉落断截的银钗拾了起来。

“如此寒酸的东西,如果说配你身份也太丢了我慕容旭的脸了,何不哪天等我有时间了,亲自替你挑选一支,就当作……定情信物,如何?”

慕容旭明显是有意对她这么说的,半带嘲讽,半带着玩味儿。

与其说是兴趣,倒还不如说是疑惑,他就想弄清楚,这个女子到底是何意图。

方侬闻言,竟是深瞥了慕容旭一眼,眼中尽是不屑。

遂后,方侬却是挪了身,退了三退,与慕容旭保持开一定的距离。出乎慕容旭意料的是,她竟恭恭谨谨的朝他做福,还是堂堂正正的大礼。

慕容旭无暇去理会这等山野村姑如何会行这等宫廷大礼,却是一时不明白她此举何意。

“既然银钗已断,殿下又嫌它是贱物,那就任由它断吧!这么不堪的东西方侬又何须留恋着不放,只是殿下这话说得太过轻佻,如此传到皇上耳中,不知道殿下的形象会不会在皇上的眼中大打折扣?”

她在回绝他,更是在嘲讽他的不庄重与轻佻,她更加知道慕容旭在意自己在皇帝心中的看法,所以故意这么说。

慕容旭却心头一堵,她用大礼来讽刺回绝,做法竟如此干脆利落,既让他失了皇子体面,又让自己很好的脱身。更加重要的是,她竟然知道利用皇上的看法来压制他……

“看样子,你对皇家的事知之甚多呀,竟然多到连父皇的心思都揣摩透了!”慕容旭少了先前那许殷勤,警惕的瞥着方侬。

“哪来的这俊俏人儿,鬓边凌乱,凄楚可人,本王喜欢,本王喜欢啊……哈哈哈……”一道清朗声音,三分戏谑三分玩笑的说道。却见绿丛处,靖安王的身影戛然前来,忽然闯入了两人之间。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美妇风韵浑圆硕大|男生喷出精子视频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