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我的批又大又好曰*王爷和王妃的第一次

2020-10-14 09:32:14【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明天可以继续过来检查一下,今天看王姐有些害羞,所以没有做更深度的检查!”张全严肃的说道。 张全的认真态度让王静肃然起敬,一想到家里那个没用的死鬼,王静就郁闷的不行,

明天可以继续过来检查一下,今天看王姐有些害羞,所以没有做更深度的检查!”张全严肃的说道。

 

 

 文学

 

张全的认真态度让王静肃然起敬,一想到家里那个没用的死鬼,王静就郁闷的不行, 在看看张全,不仅仅年轻有为,做人正直,处事有分寸。

 

 

 

刚刚张全只用两跟手指就能让她如此舒畅,这种上了天堂一般的感觉, 王静从未有过。

 

 

 

想到这里,王静煞是好看的脸蛋上,又平添了几分桃红。

 

 

 

“那会不会麻烦张医生,我这个病……”王静欲言又止,食味知髓,让她欲罢不能。

 

 

 

她潜意识觉得检查都是痛苦的事情,没想到张全的检查会这么舒服……,一想到这些,王静心里痒痒。

 

 

 

“王姐你想多了,能够把你的病治好,是我的职责所在,怎么能说麻烦两个字!“张全笑道,看着王静娇羞表情,张全有种将她搂在怀里好好疼爱的冲动。

 

 

 

王静正心猿意马,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又问道:“那治疗费?”

 

 

 

如果治疗费太高的话,她表示会承担不起,承担不起治疗费,还是别做检查了,最后都会半途而废。

 

 

 

“村里的情况,我的为人王姐难道不清楚么?我检查都是免费的,只有开了药,才会收取一点费用!时间也不早了,王姐也该回去了!耽搁久了,会被人咬耳根的!”张全笑道。

 

 

 

他跨步绕过王静, 推开治疗室的门,头也没回的出去了。

 

 

 

王静来得确实早,不排除有一些人 看见乱说,那样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难处理了!

 

 

 

王静需要时间反应,张全很清楚,刚刚那一下,估计她的腿现在都是软的,王静矜持,把持不住也会忍住,可张全忍不住啊!

 

 

 

张全出去之后,王静往前走了几步,大腿软绵绵,如果张全能更深一步就好了!

 

 

 

她一只手扶着墙壁,另外一只手忍不住摸到了下面,好舒服。

 

 

 

不过王静没有敢过于放肆,用手隔着牛仔裤摸了一会,满脑子都是幻想,直到张全将卷帘门拉了起来,哗啦一声,将王静从幻想中拉了出来。

 

 

 

王静的手收了回来,扶墙壁走了出去,然后坐在大厅的椅子上休息。

 

 

 

张全将门 拉开之后,就坐回自己的位置,开始看着医疗书籍,也没有再去管王静,然而他看了半天,本草纲目还一直停留在那一页。

 

 

 

脑子里都是刚刚在治疗室的场景,他有些迫不及待等待夜里,将那块砖抽出来,不知道今夜有什么惊喜。

 

 

 

王静在这里待了一会之后,感觉恢复的差不多,张全全神贯注看着书,也没好意思和张全告别,直接离开了医疗室。

 

 

 

“老弟?老弟……张医生……”

 

 

 

张全抬头一看,是村头的陈寡妇,陈寡妇真名叫什么,张全也不知道,只是零星的从村名口中得知,陈寡妇是外地人,被李老买进来的,结婚当天,村里张灯结彩,大红大紫。

 

 

 

本来是一桩喜事,当夜李老突然暴毙,喜事变丧事,村上人都说陈寡妇克夫,是个灾星,给村子里带来不祥之兆。

 

 

 

只是人家陈寡妇是光明正大嫁进来的,生是李老的人,死是李老的鬼。即便是灾星,也不好赶走人家不是。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陈寡妇绝对是一个例外,村上人非常迷信,李老死后,每个人看到陈寡妇,都巴不得绕道而行,害怕这个灾星带来霉运。

 

 

 

有些家长甚至教育自己孩子,看到陈寡妇都要尽可能的避让。

 

 

 

大家都叫她陈寡妇,就连村上不懂事的小孩都有模有样学着大人的语气,叫着陈寡妇。陈寡妇真实姓名就被遗忘了。

 

 

 

“陈……陈姐?不好意思,刚刚看书看得入神,不知道陈姐哪里不舒服?“张全赶紧将本草纲目合上,镇定自若问道。

 

 

 

张全不相信迷信,是村上唯一不排斥陈寡妇的人,陈寡妇没事的时候,也非常乐意和张全聊上几句。

 

 

 

陈寡妇有时候也会带点好吃的送给的张全, 张全对陈寡妇也是特别照顾。

 

 

 

“老弟在想什么呢,叫了半天老弟没回应,那本医书看了半天没有翻页,是不是想女人了!”陈寡妇乐呵呵的说道。

 

 

 

“啊,没有!刚刚想到一个病例, 所以有些失神!”张全矢口否认道。

 

 

 

“谁还不是个过来人!”陈寡妇神秘眨了下眼睛,笑道。

 

 

 

“陈姐今天是特地找我聊天的?”张全很无奈,聊天就聊天,一直调侃有什么意思!

 

 

 

“这几天有些睡不着觉,想请老弟看一下是怎么回事!”陈寡妇笑眯眯的说道,她比较乐观,如果不乐观的话,早就郁闷死了。

 

 

 

“把左手伸出来,我给你号号脉,看是怎么一回事!”张全定了定神说道。

 

 

 

陈寡妇伸出手来,搭在桌子上。

 

 

 

李泉将手搭在陈寡妇的脉搏上号了一下脉,然后站了起来,从边上的竹筒了拿出一根竹片,说道:“张开嘴我看一下!“

 

 

 

张全起身的时候,居高临下,将陈寡妇的乳沟看的一清二楚,陈寡妇虽然三十余岁。心态好,外加上平时也挺注重保养的。

 

 

 

皮肤如同少女般细腻,胸部相对于王静,有过之而不及,一点都不下垂。

 

 

 

现在天气炎热。陈寡妇穿的比较清凉,吊带衫连衣裙,这种比较潮流的打扮,在民风朴素的农村,非常少见。

 

 

 

张全咽了口口水,福利一波又一波的送过来,他有点担心他的肾啊!

 

 

 

看完陈寡妇舌头之后,张全将竹片扔进了垃圾篓里,说道:“脉象不太平稳,舌苔比较厚,外加上最近天气炎热干燥,有点上火,我给你开点藿香正气水败败火,你先喝着看看!”

 

 

 

说完张全就低头开始写病历,一会功夫就把病历写好了,刚要递给张全,陈寡妇开口说道:“我的胸口也有点痛!”

 

 

 

“胸口?”张全愣了下,脑海中开始翻箱倒柜的搜索着医学知识,难道不是上火,还有更深层次的病症。

 

 

 

张全愣神期间,陈寡妇已经拉着张全的手,按在她的大胸上,轻言细语的说道:“老弟,不信你摸摸看嘛!”

 

 

 

她确实有些上火,可是更多的是心火,需要的不是药,而是男人!

第五章 理解

村上的男人对她避而远之,能够理解她的男人,只有张全。

 

 

 

她通过多日的观察,觉得每个星期一,都是张全最闲的时候,在家里精心打扮了一番, 赶了个早来了,张全诊所里,果然一个人都没有!

 

 

 

张全回过神来,自己的手已经隔着薄薄的衣纱贴在陈寡妇的胸上,根据手感的细腻,不难判断,陈寡妇里面是真空的!

 

 

 

只是………

 

 

 

陈寡妇未免也太大胆了吧!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如饥似渴?

 

 

 

张全的脸刷的一下子红了,他是很有色心的,但是色胆,他还真没有。

 

 

 

平时也就是借助医生这个职位,沾沾便宜,多数时候,张全是非常敬业,突然来了个这么开放的女人,张全一时间是非常紧张的!

 

 

 

“老弟你看心火是不是特别重!”陈寡妇说道。

 

 

 

“额,心火确实很重!”张全乱了方寸,底下的那处昂首挺胸起来,比他的内心还躁动!

 

 

 

“心火还需心药医!老弟你有没有这方面的灵丹苗药啊!”陈寡妇笑眯眯说道,松开张全的手,张全赶紧将自己的手拿了回来。

 

 

 

好在陈寡妇有点分寸,在诊所大庭广众之下,被外人看见可不得了,以后谁还来他的诊所?

 

 

 

还没等张全说话,陈寡妇在张全的脑门上拍了三下。

 

 

 

然后头也不回离开了!

 

 

 

陈寡妇离开时候,张全还是一脸懵逼的坐在椅子上,让他过了把手瘾之后,又将他推到了外面,这是几个意思。

 

 

 

明明就没有什么病,过来干嘛,过来也就算了,开的药也没拿,无缘无故还挨了几下打。

 

 

 

这是闲的没事,拿他寻开心么!

 

 

 

挨了几下打,嗯,还不多不少是三下,张全脑海中灵光一闪,唔,三下啊!好像西游记中也讲到了三下的故事,难道这三下也有暗示的作用。

 

 

 

美猴王横跨大海学习法力的时候,菩提老祖打了三下,美猴王深夜到访,学会了七七四十九变,难道陈寡妇的意思是让他深夜去她的家里,给她治病败火。

 

 

 

张全不是什么保守的人,张寡妇算不上什么美女,平时保养得当,唇红齿白,年纪虽然大了点,但是总比五姑娘要好得多不是!

 

 

 

张全想通之后,坐在诊所里乐呵呵了一整天,一想到夜里可以出去浪了,感觉浑身跟打了鸡血一般兴奋!

 

 

 

白天没有什么病人,很快,夜幕给安静的村庄笼罩上一层神秘的气息,万籁寂静,只剩下偶尔虫鸣声和犬吠声。

 

 

 

张全今天关门关的特别早,天还没黑,他瞅着外面没人,啪的一声将卷帘门拉了下来,赶紧去洗了个澡!

 

 

 

洗完澡之后,如同狼狗守着自己的的饭碗一样,一只手拿着手机,一边蹲在那个缺口处。

 

 

 

今天有两个福利,这个福利之后,还有一个更大的福利和惊喜等着他!

 

 

 

时钟终于走到了九点,王静家还没有一点动静,张全已经迫不及待的将那块砖头抽了出来,透过砖头上小洞口向里面看去!

 

 

 

只见王静一个人躺在床上,赵大哥似乎还没有回来,王静上身赤裸着,两根手指在那里动来动去。

 

 

 

她微眯着眼睛,满脸绯红,一脸陶醉,手上的动作非常缓慢。

 

 

 

看来在真的还是个雏,不然不会这么小心翼翼的。

 

 

 

只是今天赵大哥怎么不在家?难道出去忙些其他事情了?

 

 

 

“静静,我回来了!“赵大宝的声音突然响起来,把他吓了一跳,王静麻利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将内裤穿好,跑过去将门打开。

 

 

 

赵大宝赤裸着胳膊,胸口上都是汗水,肌肉纠结,孔武有力,如果抛开那方面不说,赵大宝这一身腱子肉,足以让一些女人为之疯狂。

 

 

 

“你身上臭死了,赶紧去洗澡,洗完了再来!”王静不满的用手拍打了下赵大哥,催促着赵大哥去把洗洗干净!

 

 

 

赵大宝三两下就将自己脱得干干净净,跨间的那处早已经昂首挺胸了,昨夜因为角度的缘故,并没有看到赵大宝的有多大,今天一看,真不是一般的大。

 

 

 

张全觉得赵大宝的家伙,完全可以和他的比上一比。

 

 

 

他的可一点都不小!

 

 

 

赵大宝去洗澡的空隙,王静翻了下面,侧身朝着张全这一边躺了下来,刚刚换上干净的小内内,再次有了痕迹。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我的批又大又好曰*王爷和王妃的第一次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