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老师摸的我下面湿漉漉的,精子喷了一脸动图

2020-10-14 10:35:1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虽然他还是如同一个模范男友一样,按时接送她去学校处理毕业事宜,在人前依然和她甜蜜恩爱。可是一转身,他就会嫌恶的松开她的手,甚至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慕初笛面对这样的冷暴力,

虽然他还是如同一个模范男友一样,按时接送她去学校处理毕业事宜,在人前依然和她甜蜜恩爱。

可是一转身,他就会嫌恶的松开她的手,甚至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文学

慕初笛面对这样的冷暴力,毫无办法,她想跟他分手,好过现在这样彼此伤害,可是池南却执意不肯。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慕初笛都暂时借住在大学同学,也是她最好的朋友夏冉冉家闲置的房子里,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家一次。

又是一个噩梦缠身的深夜,慕初笛被手机震醒,打开一看,原来是池南在声色场所玩到深夜后,凌晨发短信给她:“明晚我堂姐生日,有个宴会,记得打扮一下。”

慕初笛叹了一口气,他们是怎么走到这么生疏漠然的地步?

第二天晚上,池南果然按时过来接她。

慕初笛长发稍微盘起,耳边垂着几缕碎发,穿着一套浅绿色的小礼服,配着白皙姣美的脸蛋,不过分扎眼,却恰到好处的柔美清新。

池南眼中闪过一丝惊艳,然后又浮起浓浓的厌憎。

池南的表姐是A城首屈一指的豪门的顾氏大小姐,顾氏夫妇不仅出身名流,夫妻俩都是世界级研究所聘请的名誉指导教授,毕生醉心于科研事业,膝下只有一个独女顾曼宁。

而让顾曼宁真正名扬A城的,却是她跟霍家继承人霍骁传出的订婚消息。

即使是顾家这样的家世,能成为霍家未来的少奶奶,还是高攀了。

慕初笛挽着池南进了别墅,顶层的宴会厅之中,精致的琉璃灯折射出迷人的光辉,洋洋洒洒落在了精致的餐点,跟来来往往的人身上。

现场已经到来了不少男男女女,彼此嬉笑交流。

会场内,一道高傲的身姿傲然而立,顾曼宁穿着蓝色的鱼尾长裙,露出白皙骨感的美背,妆容精致美艳,十分享受周围传来的惊艳目光,迈开优雅的步伐,与朋友们浅笑攀谈。

她身边是闺蜜康瓷儿,同样也是名媛圈里的风云人物,容貌清纯,身段却前凸后翘异常妖冶,吸引了不少目光,原本漫不经心的眼神在瞥见门口的池南后,瞬间一亮。

“宁宁,是池少诶!”

顾曼宁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怎么,还对我堂弟贼心不死呢?没看见人家带着女伴么?”

“哼,女伴而已……就算是女朋友,又能怎样?”

康瓷儿在她耳边附耳说了几句,两人随即笑着亲密的打趣,一边款款走了过来。

“小南,来的刚刚好。”顾曼宁笑个不停,指着康瓷儿对池南说:“瓷儿刚才说,她新买了颗月光宝石,据说夜色下特别美,想邀请你跟她去看看呢。”

康瓷儿也跟着娇柔一笑,朝池南眨眨眼。

往常她不是没有借着开玩笑挑逗池南,可池南通常不屑一顾,或者假装听不懂。

然而今天的池南却从善如流的浅笑垂眸,口吻轻松:“再美的宝石,能比得上堂姐夫送的那块据说拍卖了十八个亿的‘天空之吻’?”

上个月,闻名世界的蓝宝石项链“天空之吻”被霍氏拍下来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顾曼宁,今晚正垂在她的胸前,异常的璀璨耀眼。

顾曼宁甜蜜羞涩的一笑,又有些不满的看了看门口:“他还没到呢,眼看着就要跳开场舞了。”

池南将胳膊抽了出来,对被当成空气晾在一边的慕初笛冷声道:“你呆在这里不要乱动,我过去一下。”

慕初笛沉默片刻,垂眸:“好。”

康瓷儿意外跟顾曼宁对视一眼,随即欢快的上前亲密挽住池南,两人相携离去。

慕初笛抬眸,望着两人璧人般的背影,眼眸掠过一丝痛楚。

“你是小南的女朋友?看起来挺眼熟……”顾曼宁倨傲的抬起下巴,扫了眼垂首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慕初笛,不紧不慢的说道。

如果对方一口承认的话,那她就不得不提点她几句,以她的身份,是配不上池家的。

慕初笛收回视线,转过脸望了她一眼,想了想笑道:“我只是池少的女伴。”

她转过脸的瞬间,竟然令顾曼宁呆了呆。

一张素白干净的脸上,只有淡淡的妆容稍作点缀,眉眼精致如画,一头长直的发丝用一根白玉发簪稍稍挽上,简单,又不失优雅大方,贵气,又不乏青春活力。

纵使她是一个女人,也忍不住看晃了神。

她真的很美!

五官绝美精致,身上还有别具一格的清贵气质,尤其夺人眼球。

顾曼宁顿时眼中闪过不适和嫉妒,随即释然。

长得再好看又如何?出身卑贱,照样无法进入她们的圈子,最多成为富人玩弄的工具罢了!识趣就好。

她敷衍的点点头,随即转身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慕初笛则按下心中的酸痛,取了杯饮料,百无聊赖的躲在角落里,打量着华美的装饰发起呆来。

这个琉璃灯……好眼熟啊。

慕初笛的目光倏地被一盏盏精致雕琢的琉璃灯吸引了,心中掠过异样。

怎么会这样眼熟呢?这些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定制装饰品,自己到底从哪里见过?

正当她准备走过去看清楚时,突然停电了!

别墅瞬间一片漆黑。

先是极致的安静,然后便是骚动和尖叫。

原本在露台角落里意乱情迷与康瓷儿拥吻的池南突然顿住,抬起头蹙眉望向大厅,却什么也看不见。

停电了。

他知道慕初笛怕黑,甚至算得上黑暗恐惧症,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她惧怕黑暗,结果整场电影,她都紧紧的绞着双手,闭着眼睛发抖。

思绪瞬间飘远,他下意识的放开康瓷儿,想要迈步去大厅找她。

她现在一定很害怕。

然而不等他迈出脚,一双柔若无骨的手紧紧攀住了他的肩膀,康瓷儿娇声道:“池少,回我的房间继续吧。”

她跟顾曼宁是闺蜜,顾家别墅里长期留着她的房间。

身为男人,池南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我的女伴还在里面。”他烦躁的皱起了眉,竟然没有马上拒绝。

康瓷儿根本没想那么多,吃吃的笑着,方才那个女人虽然很美,但是谁都可以看出池少身上散发出的冷漠,否则她也没有这么轻易得手。

“等会随便找个女仆带话让她先回去好了。”她不假思索的回答,脑袋埋进男人坚挺的胸膛上。

池南眼眸依然望着大厅,脑中却无可遏止的闪过慕初笛那日颈上青紫暧昧痕迹,心中一阵钝痛,倏地苦涩一笑,虽然在黑暗中看不见。

“好啊。”

*

停电了,还是跳闸了?

慕初笛在黑暗降临的一瞬间惊恐的抱紧了自己,身子不自觉的微微发抖。

她努力的咬住下唇,忍住即将脱出口的尖叫!

场中蓦地变得喧哗,耳边充斥着男男女女的调笑抑或者惊呼,但是能听得出来,大多数人都没有感到害怕,只是觉得格外刺激和新奇而已。

池南在哪里?

慕初笛眼睛慌乱的四处巡视,可是什么也看不见,她只能接收到一片漆黑!

第5章 不记得我了?

惊恐和慌乱令她迅速收回了无谓的寻找念头,努力的睁大眼寻找建筑物的轮廓,然后推开人群朝门口走去。

出去就好了,她在心里安慰自己。

门口离大厅虽然稍远,但是清冷的笼罩着一片月光。

慕初笛心跳的飞快,按照记忆和隐隐的轮廓朝门口快步走去,一路上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幸好此刻周围一片漆黑,谁也看不清是谁。

就在她提着裙子,离那片朦胧的月辉越来越近的时候,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脚下一个趔趄,身子猝不及防地向前栽去,却适时落入一个火热而有力的陌生怀抱,纤腰也被牢牢扣住。

“啊——”慕初笛本来就心慌意乱,忍不住轻呼出声。

而怀抱的主人,原本要将她推开的大掌突然一顿。

慕初笛涨红了脸,凭借着对方在她头顶的呼吸和宽阔结实的胸膛,她断定这一定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先生,抱歉,我是被绊倒的。”

她轻声细语的朝他道歉,试图推开他自己站稳。

却没想到,对方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钢铁般的手臂反而箍紧了她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抬起,覆上了她的脸庞,将她的下巴勾了起来。

“是你?”男人好听的声音响起,低沉磁性、带着微微的鼻音,仿佛一道电流,窜过慕初笛的神经。

“你说什么?……快放开我。”

铺天盖地的夜中,她到底还是遏制不住心中对黑暗的惧怕,身子愈发抖了起来,根本无暇顾及男人说了什么。

话音未落,一片火热便覆住了她的唇。

慕初笛蓦地瞪大了眼睛,拼命挣扎了起来。

她的脸倏地炸红,头用力的偏开,却依然逃不过对方捕猎般精准的出击,呼喊声被吞没在唇齿间。并且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身下瞬间起了反应。

霍骁眼中闪过一丝懊恼和紧绷。

他的身体却那么挑剔,偏偏只对这个女人反应热烈。

只一靠近她,想要占有她的欲望,就像烈火一样,几乎要将他的理智燃尽。

可别的女人,偏偏不行。

向他投怀送抱的女人犹如过江之卿,他却连触碰都不耐。

慕初笛急坏了,小手急急忙忙地抵在了他的胸口,用力地推拒,却反倒更引起了他征服的野心。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松开她已然红肿的唇瓣,优雅的垂下眼眸,在她耳边冷然开口,仿佛不带半分情欲,那样残忍:

“想起来了吗?西弗莱小姐。”

慕初笛被这个吻吻得有些懵了,怔怔地膛目,混沌的脑袋瞬间清醒!

她身子猛地一抖,脸色苍白,仰起头看着隐藏在漆黑空气中的男人,脱口而出:

“是你?!”

那一晚是她最无法面对的记忆。

其实算下来,她甚至还得好好感谢眼前这个人,至少跟他一夜情,也比被那个肥胖恶心的副导演占有好太多。

可是她无法接受,自己原本计划好的人生,池南,却因此离自己越来越远。

同样的,霍骁也想起了那难忘的一夜。

他目光幽暗,抚上了她柔软的腰肢。

“那天是一场意外,总之如果给您带来了麻烦……实在是对不起……。”她颤抖着开口,语气急切。“希望先生能快点忘掉——我已经忘掉了!”

随着话音,眼泪大颗大颗的划落,掉在男人扶在她腰间的手上。

仿佛是被眼泪的温度给灼烧到了,男人不自觉松了松手。

就在这一瞬间,慕初笛狠狠的推开了他,竟然暂时忘记了对黑夜的恐惧,提着裙子大步的朝门口跑了出去。

借着月色的朦胧,她一阵飞奔,终于在街道的拐角处停了下来,蹲下身子抱住自己。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老师摸的我下面湿漉漉的,精子喷了一脸动图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