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在办公室被弄到了高潮,酷刑折磨双乳

2020-10-14 15:51:2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很多人都在电视上看过。 花样很多,但最流行的无非是梭哈。也就是赌神里最经典的玩法。当然也是玩的最大的赌博方式,没有上限,一局下来,倾家荡产的也大有人在。虽然整个场内只有

很多人都在电视上看过。

 文学

花样很多,但最流行的无非是梭哈。

也就是赌神里最经典的玩法。

当然也是玩的最大的赌博方式,没有上限,一局下来,倾家荡产的也大有人在。

虽然整个场内只有我们五人,包括谭森西都在十五米开外的‘观众席’上观看。

但我还是难以抑制的手发抖。

如果上次在包厢里的赌钱让我震撼的话,那这次只能说麻木。

成堆的美金往牌桌上抬。

对!他们已经不限于用港币,使用了美金。

每个人的背后都堆上了整整八个密码箱,里面不难想象都是美金。

究竟有多少钱,我不知道。

“李少,看来我这把又赢了哟!”靠在我右边的‘二爷’一局结束,站了起来,弯着腰将桌面上的钱一揽就揽在了怀里。

我还看到掉落了几沓钱币。

“二爷,今天手气不错!”李鸿枭对此丝毫不在意,只是淡淡的回了句。

“老子今天看来要大杀四方了。”二爷咧着嘴大笑。

我现在才打量到二爷的长相,相貌一般,二十出头的样子,相比李鸿枭少了股高贵的气质,但多了一丝凶狠,透过他的衬衫,脖颈位置还隐隐探出一条龙头。

痞!狠!嚣张!

本该是在十七八岁小年轻身上出现的特质,全在他身上出现的一览无遗。

但我知道并不会这么简单,无他,只因为他们是一桌。

从开始的紧张手抖,到后面的索然无趣。

我整整发了俩个小时的牌。

而胜利的天平早已倾斜到二爷一方。

包括李鸿枭和我们老板都一直在输。

不过不知为何,我并没有感觉到他们输钱的那股丧气。

“啧啧啧!李少,看来马上要结束赌局了,我看你的钱貌似……”

“不够了?”

二爷此时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大雪茄,点燃道。

年轻的皮囊和上好的古巴雪茄看着那么不相容。

“呵呵!二爷,钱对我不是问题,想赢多少,悉听尊便!”

随后,李鸿枭打了个响指,十几米外的‘观众席’上立马出现走出四个黑衣男子,抬着同样的密码箱抬到李鸿枭面前放下。

“啪啪啪”

二爷咧笑着鼓掌,并伸了伸大拇指。

“李少就是李少,不魁为港澳第一。”

“二爷,客气了!全港澳谁人不知,你傅九才是过江龙?”李鸿枭的话似有所指。

原来这位二爷姓傅叫傅九。

但为啥被称作二爷,就不得而知了。

直至多年后,从二爷的口中我才得知这个称号的意义,“二爷”即为关二爷,因为他在黑道上的义薄云天。

“不过不知李少,强龙压不压的过地头蛇?”二爷听到李鸿枭的话笑着反问道。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二爷的这个笑很假。但又找不出问题。

“自古以来,强龙自然是压不过地头蛇的。”

“不过二爷嘛!算是过江猛龙?”

“哈哈哈,有趣有趣。”

二爷听到李鸿枭的话后,不怒反笑。

李鸿枭随即也没继续搭话,自顾自的抽着烟。

短暂的沉默。

随后二爷一阵爽朗的笑声打破了气氛。

“哈哈哈!老子今晚赢的这些钱怕是这辈子都花不掉了。”

“你!”

“你过来!”

我双手正在抬牌!二爷突然间指了指我站立的方向。

我不敢相信的说:“我?”

“对!就是你。快过来!”

“你可是老子今晚的心头宝啊!发财树!”

“老子必须要好好的奖励奖励你。”

二爷说完话,我并没有立马过去,反到是下意识的看向了李鸿枭。

我已经把他当成了主心骨,在得到李鸿枭的同意后,我迈着步子缓缓的走向二爷。

在他面前停下。

“啊~”

我刚站稳,二爷揽住我的腰,一把将我抬做在他的腿上。

大庭广众之下,‘啵啵’就亲吻了我俩口。

还喃喃自语道:“真香!”

我脸羞的像红透的柿子,瞥眼看到了李鸿枭的脸色逐渐变的发青,森冷的都能滴出水。

“给~这是你今晚的奖励。”

二爷亲完我的脸,反手就从桌面上抽起几沓美金,顺着我宽阔的上衣口往着我的内衣里塞钱。

边塞还边笑,笑的很大声,很开心。

不过我却丝毫开心不起来。

一股黑色的恐惧感在我的脑海里越放越大。

我的脸色开始变的苍白。

竭力克制的身子也不可抑制的发抖了起来。

因为我的内衣里藏着一把黑色的勃朗宁手枪!

一旦暴露,我的下场除了沉江没有其他。

正当我看二爷的动作即将停止时下意识松了一口气!

“嘀嗒!”

一滴冷汗顺着我的脸颊正好滴落在往我内衣里塞钱的二爷的右手上。

第9章 撞破

 

“汗。”

“你……你很紧张?”二爷已经注视到我苍白的面孔,询问道。

“是……是的,今天……今天身体不太好。”

“来……来大姨妈了。”

我战战兢兢的回道。

抬起头,刚好对上二爷看过来的目光,直勾勾、仿佛能穿透我的皮肤直击我的内心。

我慌忙的低下头去。

“二爷,还赌不赌了?赌完在谈不迟。”

正当我不知所措时,李鸿枭的声音响起,解了我燃眉之急。

我尝试着从二爷的怀里站起,他没阻止我。

当我整个身子完全脱离他,刚转过身准备往着发牌的地方走去时。

二爷一把抓住了我的右手。

“怎么了?二爷。”

我心虚,低低的问了句。

“哼~”二爷的眼神很犀利,并且很冷漠。

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右手,然后我就听见“砰”的一声。

我深埋衣服里的手枪不知何时被二爷一把摔在了赌桌上。

黑色勃朗宁手枪,装满了六发子弹。

刹那间,我满腔的恐惧在也克制不住了,双腿不听使唤的发软。

“噗通!”

我一下子跪在了赌场的地板上。

“我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

我已经语无伦次,下意识将目光对准了李鸿枭。

因为是他让我带枪进来的,他肯定会保护我。

赌场里私自带枪支问题很严重,我在鸿运三年,见识了四起这种的,但无一例外下场没有一个好的,沉江的沉江,断手的断手,还有一个被保安当场废掉了。

我不想变成那样。

我只能寄希望于李鸿枭。

但我突然发现李鸿枭的目光急转,先是从冷酷到恨铁不成钢,然后就是漠然,到最后直接装作没看见我。

他是要放弃我吗?

我不信,我们可是有过一夜之情。

“哼!何老板!不知你们内堂还能携带枪支吗?”

这时,二爷缓慢说了一声。

“你把我们这群人的安危居于何地。”

二爷说完这句,说话的力道都阴狠了起来。

“何老板,我也需要一个交待。”

就在这时,李鸿枭的声音响起,冰冷的毫无感情,森寒的落井下石。

然后霍姓男子也发了话。

“诸位放心,我何某人,能立足于澳门二十年,全凭恪守规矩。”

“抬铡刀来。执行家法。”

老板的一席话,瞬间让我瘫坐在地。

不!我不想死!

也不想变成四肢不全的人,我还有大好的青春。

我不想死啊!

对了!李少!

李少肯定会救我。

我跪倒在地,攀爬到李少脚下,拽住他的裤腿。

苦苦哀求。

但他自始至终都没看我一眼,打了个响指,从后台上来俩个黑衣人将我拉开。

我想如果不是大庭广众的话,他肯定会狠踹我。

你可能会说!你把被收买的事情说出来不就得了吗?我告诉你,我会死的更惨,今天老板只是执行家法断我四肢,但被李鸿枭惦记,他弄死我和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哈哈”

我情不自禁的大笑了起来,这事怪不了任何人,怪只怪我自己贪心。

笑的撕心裂肺,满脸的泪水,沁入我的嘴巴苦涩苦涩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在办公室被弄到了高潮,酷刑折磨双乳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