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老子要用棒子捅死你,蜜豆被吸得颤抖

2020-10-14 16:16:13【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他只能使劲按着,不自觉地发出了呻吟声。 终于睁开眼后,他才发现这里不是自己的家。“难道是刘子把我送到这儿的?”他撑着身体坐起来,片刻后又摇头。“这儿这么破

他只能使劲按着,不自觉地发出了呻吟声。

 文学

终于睁开眼后,他才发现这里不是自己的家。

“难道是刘子把我送到这儿的?”

他撑着身体坐起来,片刻后又摇头。

“这儿这么破,刘子怎么可能开这种破房!”

正这么想,房间的门忽然被人打开了,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我对着老人笑了一下,问道。

“大爷,你饿了吧,我买了点早点,你趁热吃。”

说着,我把手上提着的两个包子一碗粥放到床头。

我刚进来的时候看到老人一脸怒气的样子,这会儿见到我又换上了疑惑的神色,他有些奇怪自己所处的环境。

“大爷你别误会,昨天晚上你喝多了,倒在路边,我路过顺便把您送到这儿的。”

我连忙解释到,通过昨天那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来看,这个老人身份绝对不一般,八成是碰到了仇家寻仇,不过这些话我是不会主动说出来的。

“昨晚我确实喝了挺多酒,是那老辫子灌的......诶哟我身上怎么这么疼......”

老人忽然哼哼起来,随即转头怒视着我。

“是不是你小子趁着老头子睡觉打了我一顿?”

“啊?”

我惊呼一声,连忙摆手。

“不是的!昨天我看到您的时候,您是被一个叫毛哥的人打的。”

老人表情严肃了起来,最后沉默地点了点头。

“要不您先吃点东西吧。”

我提议道。

他点点头,默默地拿起早点吃了起来,在我看来饭量不小,挺大的两个包子都被吃了,而这顿饭的效果也不错,老人的精神看起来恢复不少。

我这才知道,原来老人是龙城赌场的老板,人称邓老三。

那个叫毛哥的,是他死对头的一个马仔。

果然是仇家来寻仇了!

我心里暗道,随即被老人的身份吓了一跳,龙城赌场可是青州最大的一个赌场了,我以前去那里玩过几次,对那里的热闹程度有着深刻的认识。

谁知道当富二代的时候没机会认识什么人,如今变成负二代却见到了这么有身份的大老板,要不怎么说世事难料呢?

我心里苦笑。

“你这小子不错,老头子欠你一个人情,我名片你拿着吧,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邓老三肯定帮你!”

邓老三这个人我还是有些耳闻的,据说他非常讲义气,言出必行。

他扔过来一张黑色的名片,不过已经有点发皱了,也是,昨天在地上被‘招待’了一番,总不能指望人有事,名片却整整齐齐吧?

我收下了名片。

“谢谢。那个老人家,这个房间是钟点房,时间就要到了,你住在哪,我开车把你送过去吧。”

“不用,我叫人来接。”

老人挥手道,随即抄起我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我对老人这手面不改色抢人手机的行为抱之苦笑,看来邓老三还是个性情中人。

“刘子!格老子的你去哪儿了?......在车里睡着了?他妈的赶紧让人来接老子!我在......这是哪儿?”

邓老三后面是问我的,我把名字告诉他后,他快速报了地址就挂了电话。

趁着老人洗漱的功夫,我又回到了张玲的房间里,她看起来刚醒不久,穿着合体的睡袍站在洗漱间外面,看到我后对我温柔地笑了一下。

这笑容和平时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我总觉得对这个跟我有过亲密接触的女人之间,有什么不一样了。

我没敢多想,看到张玲没有要提昨晚事情的意思,我也不会多嘴,简单解释了一下老人的事情,然后就结束了对话。

十分钟后,来接邓老三的司机到了。

我扶着邓老三下了楼来到大堂,刚把邓老三扶到了一边的沙发上,就见到一个熟悉的男人小跑进来。

那竟然是马威!

马威一进来,显然是第一眼就看到了我,当即冲了上来,二话不说就揪住我的领子想打我。

我岂能让他如愿,身体下意识地做出了防卫动作,回过神来的我直接一肘击在了他的侧肋,马威顿时喷出一声低哼,松开了手。

但他仍然双眼通红地冲上来,我想起昨天那个乌龙事情也十分恼怒,当即不管邓老三是否在场,一拳将马威的脸打得偏向了一边。

我们两人就在酒店大堂旁若无人地打了起来,马威虽然没有像我一样学过格斗散打,但我是知道他一直在混的,对打架有别样的心得,专门往我身上刁钻的地方招呼,我挨几下也受不了。

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在锻炼自己,也经历过不少的实战,那些从前只是个架势的招式慢慢变成了实用的武术,我是颇有心得,一番较量下来,马威总算尝了败仗。

要不是邓老三吼了一声,马威还要冲上来继续跟我打。

“够了!”

马威脸色突变,转身对着邓老三深深鞠了一躬,“邓老爷子,对不起!”

邓老三冷哼了一声。

“这小子是老子的朋友,你认识他?”

马威恨恨地看了我一眼,模糊不清地嗯了一声。

“我们是邻居。”

我也解释道。

“邻居?”

邓老三显然不信。

“邻居能有这么大的仇?”

马威自然不想说自己被戴绿帽的丑事,我也觉得难堪,邓老三见我们都不说话,了然地点点头。

“小方啊,你的身手不错,有练过?”

我没想到邓老三忽然转移话题问起这个,愣愣地点点头。

“嗯,以前在体校学过一段时间的散打。”

“不错,不错。”

邓老三连说两个不错。

“我看你和那些学了花架子的人不同,身手好着呢,要不这样吧,我高价聘你做保镖,月薪这个数,怎么样?”

邓老三伸出两根手指笑道,看到我没什么表情,又补充道。

“我看你的穿着,平时的生活可能挺拮据,老头子也算是报了恩情,给你一个工作,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去做。这老头子我也不要求你做危险的活儿,就偶尔跟着老头子出去见见人就罢了,工资照拿,你想想吧。身手这么好,却做些小工,有些浪费了。”

邓老三最后语重心长的说道。

说实话,他说的这些话让我很是心动,我现在干着的滴滴打车,一没有稳定收入,二拉不上什么大的活儿,运气不好还会被骂,可以说这样一份连工作都不算的差事,让我几度迷茫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做司机没什么出息,那做保镖呢?

我转头看到了张玲站在几步之外,她肯定是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见我看过来,她对我点了点头。

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想让我把握这次机会。

没想太久,我就答应了邓老三。

“好,邓老爷子,我做您的保镖。”

邓老三哈哈笑了一阵。

“你不会后悔这个决定的!”

倒是马威,要不是碍于邓老三的威严,他已经扑了上来。

“行了!以后你们都是在我手底下做事的人,不要给我搞出什么内部矛盾来!怎么,年轻人之间有什么大仇,他能把你给绿了?”

这下马威的脸憋成了猪肝色,邓老三的一番话有几分道理,可是马威可不就是被绿了吗?

“行了,你先收拾收拾自己的事儿吧,解决了就来赌场找我。”

邓老三站起来说道。

我答应着,目送邓老三带着马威出去。

“玲姐,我送你上班。”

我对张玲说道。

张玲点点头,将耳边的头发拢到后面。

“看来以后你能有一个稳定的工作了,不过要注意安全,知道吗?”

我闻言心里一暖,连连点头。

“玲姐,你放心。我还会每天接你上下班,还有胡海的事,我肯定给你解决了。”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阳光下张玲带着风情的眼角闪过一丝晶莹的光。

但仔细看又什么都没了。

我没什么要收拾的东西,最后拉了一天的客,把张玲送回酒店,我就开车向赌场驶去。

从前我也来过龙城赌场,但心境和此时却大不相同,为了防止被人拦在外面,我提前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

“邓老爷子,我到了,在赌场外面。”

“等着,我让刘子去接你!”

我挂了电话等了两分钟,一个穿着体面,五官清俊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一见我就笑道。

“你好,方铭,我听三爹说起你了。跟我来吧。”

我点点头,跟在刘子的后面,从热闹的赌场大厅穿过,一直来到僻静的后台。

我们却是到地下的一间十分豪华的地方,邓老三就坐在一张软椅上,看到我便招招手。

“这么快就解决了?来坐!”

邓老三的语气毫无生分,顿时冲散了我的一点局促感,刘子走了出去,体贴地关好了门,房间里只剩下我和邓老三了。

“邓老爷子,请问我做保镖的话,空闲时间自由吗?”

我问道。

“那是肯定的,我邓老三的手下就讲究的是该吃吃,该玩玩,该工作时候就认真工作!你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的,哈哈哈!”

这句话,让我彻底打定了主意。

“邓老爷子,以后多指教了!”

赌命

 

“铭仔,走,带你去熟悉一下这儿的环境。”

刘子向我招手说道。

这个称呼让我囧了一下,不过也没说什么。

“刘哥,老爷子平时都在赌场吗?”

我好奇地问道。

“那自然不是,你初来乍到,活儿没有那么多,只要每天邓老爷子出行的时候跟着即可,其他时间有其他的保镖,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全程跟着吧,那也太累了。”

刘子呵呵笑了两声才说道。

我点点头,心里十分感激刘子的安排。

但我随即又想到,能开起这么大的一个赌场,邓老三的背景肯定很硬,仇家也不少,给我这么多自由,也是对我的不信任。

这种谨慎,我能理解。

“对了,今天下午两点左右二楼会来几位客人,老爷子交代让你去招待。”

刘子看了看表,说道。

“知道了。”

我说道,心里疑惑更甚。

一个保镖,为什么要去招待客人?难道那个客人比较特殊?

我知道自己不能多问,跟着刘子在赌场转了几圈,大概记下了重要的位置后,刘子就被邓老三叫走了。

这个时候也不需要我做点什么,我来到餐厅简单吃了一口,就回到公寓里睡了个午觉。

不到两点我就自动醒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后就走向了赌场二楼。

听刘子介绍,一楼是面向所有人的,而二楼只对一些有内部卡的客人开放,而其中的赌博方式也十分有趣,至于怎么有趣,他却没有说。

二楼和一楼的装潢完全不同,一楼给我的感觉就是混乱,二楼则是一个个雅致的房间,客人来这里不像是赌,反倒是来吃饭的。

“铭仔,来这!”

刘子冲我招手。

“好。”

我小跑过去,刘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夸奖道。

“不错,来的及时,客人刚到。”

我点点头,问道。

“刘哥,招待他们有什么忌讳吗?”

“在一旁看着就行!要是他们惹事或者闹得太过了,你就制止一下就行了。”

“好!”

我松了口气,原来不是让我去端茶送水。

“进去吧!”

刘子轻轻推了我一把,一边打开了门。

我连忙轻手轻脚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只见里面有一张巨大的圆桌,周围摆放着十几把椅子,但只有三把椅子上面坐着人,一个是二十几岁的青年,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

还有一个看起来足有五十岁了,相貌普通,甚至能说猥琐,头顶经过岁月的摧残早就寸草不生了。

第三个则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穿着红色的贴身长裙,不过这裙子反倒勒得她腰间的肥肉一圈一圈的清清楚楚。

我没敢多看,关好门后就站在了门边上。

“哟,邓老板派来了一个小帅哥?”

那个红衣女人看到我,吐出个烟圈调笑道,声音很刺耳。

“老娘跟你说话呢!”

见我没反应,红衣女人顿时脸一拉,吼道。

另外的两个人打量了一下我,便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来已经对女人的行为习以为常了。

“......是,我是邓老板派来招待几位的。”

我只好说道。

“招待还离那么远?给老娘过来!”

红衣女人发出一串娇笑,顿时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这小子怎么回事?”

见我又不说话了,红衣女人砰地一声拍在桌子上,怒道。

这下,中年男人开口了。

“别发骚了,我们还要做正事!”

红衣女人似乎很忌惮这个中年男人,恨恨地瞪了我一眼,又坐了回去。

青年这时候也开口了。

“今天是借邓老板这里办事,两位不要惹太多事比较好。”

他淡淡地推了推鼻梁上驾着的眼镜,继续说道。

“这是两位签好的协议,请再看一遍,确认无误后我们就要开始了。”

他拿出两张打印好的纸张发给两人。

红衣女人的表情有些难看,但还是拿过协议看了起来。

越看脸色越苍白,到最后她干脆把纸拍在桌面上,“王哥!你不能这样......”

“不能怎样?”王哥又推了推眼镜,淡淡问道。

红衣女人神情瑟缩了一下,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这上面的、这上面的条例太不公平了......”

“哪里不公平?”

王哥还是一脸平淡地问道。

但就在这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男人面前,红衣女人刚刚的嚣张半点都不见了,反而身体开始颤抖起来,似乎十分害怕。

我有些好奇地瞥了两眼,想看看这个王哥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我是想要钱,但是我没想死啊!王哥......王哥!求求你了,你换个条件吧!”

红衣女人看起来都要哭了,语气急促。

“赵灯,你对协议有不满吗?”王哥没有理会红衣女人,而是推了推眼镜,转过头淡淡问道。

赵灯,也就是那个中年男人连忙摇头,“我很满意,很满意。”

这下,我对那个所谓的协议就十分好奇了,心里猜测那是什么东西。

“看来许小姐对自己的赌技一点自信都没有啊。”

王哥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说道。

红衣女人嘴唇动了两下,却没说出话来。

三人顿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王哥把两张纸收到手边,突然问道。

“不知道许小姐对协议中哪句话不满呢?”

许小姐呃了一声,勉强镇定下来,伸出一根犹在颤抖的食指,指了指协议上的某个位置,说道。

“败方要将性命交给胜方了断......王哥,我们当初不是这么说的。”

赵灯鄙夷地看了女人一眼。

“怕死还要赌?”

王哥推了推眼镜,说道。

“既然你们请了我,赌注就要按照我的规矩来!何况以你们的条件来说,谁输谁赢还不一定。赌之一字,讲究的不就是刺激吗?你们也是老赌客了,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吗?”

“就是!”

赵灯连忙应和道。

许小姐狠狠咬了咬嘴唇,眼神触到王哥眼镜后面冷冰冰的视线后明显瑟缩得更厉害了,但她还是坚持道。

“不......我还是......”

“想要我换个赌注,也不是不可以。”王哥忽然说道。

许小姐眼睛一亮!

“您说什么条件!”

“玩个游戏。”王哥总算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来。

但就是这个笑容,让许小姐的脸色更加苍白!

“什......什么......游戏?”

王哥又是淡淡笑了一下,手移到了桌子下面,打开了其中一个抽屉,取出一把手枪来!

我吓了一跳,没想到这里竟然会配有手枪!

王哥把子弹都卸了下来,只安了一个进去。

“一个轮盘游戏。”

王哥淡淡地说道,手指在上面轻轻拨动了一下,然后猛地一按!

他把手枪放到了许小姐面前。

“这里面只有一发子弹......你来猜测我每次开枪会不会有实弹,如果猜有,我就对着地板开枪,如果猜无,我就对着你的脑袋开枪。”

许小姐尖叫一声,“不......不行......你不能这样......”

“只是六分之一的概率,许小姐过往的哪一次赌博不比这一次胜算小呢?我觉得我还是很划算的。”

王哥淡淡说道。

“对了,猜有的机会只有一次。”

这种情况我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

谨慎起见,我大概说了一下这里的情况给刘子。

片刻后,刘子回了两个字。

“不管。”

我只好收起了手机继续站着,心里有些不舒服,从刚刚的对话中我大概猜到,赵灯和许小姐因为某种原因,在赌命!

我还在纠结是不是真的不要管,那边的情况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中年男人赵灯直接抄起那把手枪来对着许小姐,嘿嘿笑道。

“你下不了手我来帮你啊!”

许小姐猛地闭上了眼睛,被手枪指着的感觉肯定不好受!

她闭着眼睛大喊道。

“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赌!”

王哥伸出一只手来,赵灯立刻恭敬地把手枪递了上来。

王哥慢慢地举起了手枪,问道,“第一发,猜什么?”

许小姐咽了口口水,紧紧盯着那支枪,恨不得自己有透视眼,能够看到这一发子弹是不是空子弹。

显然她没有这样的实力,所以越是想,许小姐就越是抖得厉害,全然没有我刚进来时的嚣张模样。

她想了很久,还是没能说出话来,突然她抬头把求助的眼神投向了我!

我一愣。

“救救我......我、我不想......我不知道......”

许小姐哽咽着说道。

我下意识地往前走了几步,慢慢靠近了许小姐。

客人求助,我总不能视而不见吧?

这是我当时的想法......

“许小姐,你要是不猜,我就只好让这位小哥帮你猜了。”

王哥忽然用枪口指了指我,淡淡说道。

我前进的脚步一顿,不敢置信地看着王哥,这是要把我也拖下水?

“不要!”

许小姐连忙喊道,“我,我猜......我猜......没、没有......”

说完,她呜地闭上了眼睛,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流,精心准备的妆容立刻一塌糊涂,不忍直视。

王哥淡淡点头,在我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抬起手枪立刻就按下了扳机!

只听一声枪响!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老子要用棒子捅死你,蜜豆被吸得颤抖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