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肉枪玩遍武林美妇/女人能进入20厘米吗 视频

2020-10-14 17:27:12【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心情却随着步伐彻底跌落谷底。 侧耳倾听屋子里的对话,那是张琪。“你以后不要再来了,今天是最后一次。”张琪的话语平淡,似是还带着一抹冷漠。听到这里,我的心头狂喜!

心情却随着步伐彻底跌落谷底。

 文学

侧耳倾听屋子里的对话,那是张琪。

“你以后不要再来了,今天是最后一次。”张琪的话语平淡,似是还带着一抹冷漠。

听到这里,我的心头狂喜!

她拒绝了他!

然而下一刻,我就听见吴琼对着她说:“如果你怕被你弟弟看见,我们可以换个地方,你可以到我那里去,我会一直等你,我说过,两年我可以等,四五年依旧可以,我不在乎。”

缠绵的情话最容易让人丧失理智,然而现在彻底丧失理智的,却不是张琪,而是我!

“砰!”抬起一条腿狠狠地揣在房门上,怒气冲冲冲进屋子里的我,看见了我毕生难忘的那一幕,张琪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很显然是昨天晚上不曾休息,再加上风雨交加患上了重感冒。看来今天她根本就没去上班。

而吴琼在她的身边为她擦拭着额头,动作十分亲昵。

这种亲密的姿态落在我的眼睛里,深深地刺痛了我。

听见我踹门的声音,张琪和吴琼同时抬起头,却看见了紧紧攥着拳头的我。

“你滚!离开我的家!”抑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我,面对着吴琼对张琪的死缠烂打和悉心照料,他的行为和动作无疑都是在挑战我的敏感神经,我甚至不能想象再多目睹几次这样的场景,会不会疯掉!

张琪很是平静的看着愤怒中的我,对着吴琼轻声说,你先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了。

吴琼则是微微点头,再一次将张琪额头上的毛巾浸了水后拧干,重新放在她的额头上后,才站起身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而后走出门去。

我注意到他在与我擦肩而过时,嘴角含着的那一抹笑意,那笑意似是在说,怎么样小子?我就是要这样从你身边夺走你姐姐!

吴琼走后,张琪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我上前去扶,她却是轻轻地推开,语气严肃的说我实在是太没礼貌,吴琼毕竟是客人。

客人?是反客为主的客人?我心里就是如此认定吴琼的,若非如此,他堂而皇之的接近张琪,然后这已经是第二次被我在家里碰见,难道这还算不上是反客为主么?

“姐,他到底哪里好!”我口气十分强硬,迎上张琪的目光,却发现她有片刻的失神,苍白的脸上血色甚少,眼窝深陷中带着浓浓的疲惫。

过了良久她叹了一口气,反问了我一句,他又哪里不好呢?

我顿时被张琪的反问问得哑口无言,的确,他足够好,会照顾人又知道进退,但张琪永远都不会明白,吴琼这是在做一件很残忍的事!

他要把我的姐姐从我身边硬生生地拉扯走,而且永远都不会回到当初!

从小失去母爱,而我的父亲如今又身陷囹圄,还有那不堪回首的往事,除了张琪,我在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另外一个亲人。

更何况,张琪她是我从小到大都一直喜欢着的人啊!

张琪见我不说话,不禁再度开口对我说,让我稍稍大度一些,吴琼他人很好,并非是我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在我与张琪一同度过的这些年中,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对某个男人会有如此之高的评价,尤其是她现在所赞美的,是我最不想听到,最不愿意看到的那个人。

吴琼!

内心里升腾起一股子无力感来,如果说张琪已经认定了吴琼,那么我,又会被置于何地,从小就幻想着长大可以名正言顺的喜欢张琪,跟她永远在一起的我,却发觉事情并非如我所想,如我所愿。

还记得上一次张琪否认我不会喜欢她的事,那其中充满了惊诧和不可自信,似乎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在这个世界上对她心存幻想这么多年的我,是真正喜欢她的那个人。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我看见饭桌上的塑料口袋里有两罐啤酒,猛地冲上前拉开拉环拼命地朝着嘴里灌。

张琪发出一声惊呼:“你在干什么!”

而我再也顾不得许多,我知道,或许有些话再不说出口,有可能我就会后悔一辈子。

张琪想要挣扎着从床上站起身来,而我已经将整罐啤酒全都灌了下去。

打了一个难闻的酒嗝,就连肺叶里似乎都是浓烈的酒精气,眼睛传来一股酸涩感,但这酸涩感无疑给我壮了胆。

“姐,我喜欢你!不是弟弟对姐姐的喜欢,而是……而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我喜欢你,所以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保护你呵护你,我已经是一个……已经是一个男人了,不是小孩子了!”

天知道说出这些话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在酒精的刺激之下,那些原本掩藏在心里永远都不可能说出口的话,在这一刻也终于脱口而出。

张琪一下子愣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好似是完全没有想到一般。

借着三分醉意,我踉踉跄跄的跑到床前,猛地向前一扑,却是跪在了地上,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张琪的手。

此刻的她在床上半坐着,而我的视线在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光滑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以及那半遮半掩的春光。

这是诱人至深的景色,也是欲望的催化剂,内心里如同火焰一般煎熬,在这一刻我甚至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将她彻底占有!

也许只要我这么做了,或许张琪真的就不会离开我,她还会如同以前一样,陪伴在我的身边,等着我长大成人,等着我给她许诺,给她安宁,补偿她这么多年来为了这个家受尽的苦楚和委屈。

我在心中默默地告诉自己,或许这就是我的机会,一个一旦错过,就再也不会再次出现的机会。

“张琪,我喜欢你!我要抱着你,吴琼是怎么抱你的,我也要怎么抱!”近乎赌气一般,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继而双臂死死地环抱住张琪的胸口。

那熟悉的香味和火热的触感,让我欲罢不能,突然想起昨天夜里艾美薇那张浓妆艳抹的脸,还有那性感妖娆的身段,张琪与她,有太多相似的地方,身材完美,面庞清丽可人,而艾美薇与张琪不能比的地方则在于,张琪身上总是带着足以让我沉沦下去不愿意醒来的特质,或许是费洛蒙,又或许是我单纯的依恋。

内心里的悸动,加上小腹的一阵灼热,使我全身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热,这热似癫狂,更像是我情绪的推动剂,在那一个瞬间,我脑海里只剩下一个想法。

占有吧,占有张琪!纵然她是我姐姐!

紧紧地环抱住她,学着吴琼的模样,将张琪的头按在我的怀抱里,手掌抚摸着她的背脊,当我的手不自觉的想要拨弄来她裙子上的肩带时,张琪陡然瞪大了眼睛,厉声问我这是在干什么!

被当头棒喝的我无言以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我忙不失迭的解释着,同时更用力的环抱住她,不让她挣脱开来,随着年龄增长,我不再是那个需要姐姐保护的孩子,变得更有力量,更加强壮。

张琪看着我的手拨弄掉她裙子的肩带,不禁浑身颤抖,带着哭腔问我,张扬,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我是你姐姐!

我当然知道张琪是我姐姐,实际上我喜欢的就是我的姐姐,而且心中这个疯狂的想法,不知在几年之前就已经开始萌芽,张琪是我的姐姐,但却不是母亲亲生的姐姐,她可以做我的爱人,做我追逐一生,用尽一辈子光阴去疼惜的爱人!

第9章 清醒的一巴掌

 

沉醉于张琪胸前的美好,更是沉醉于这种歇斯底里的气氛。

张琪挣扎的越是激烈,在我的脑海深处就越是增添了许多的刺激感,这种感觉让我如打了鸡血,我甚至已经撕扯开了张琪胸前的白衬衫,看着支离破碎的衬衫,小腹传来一股热流,隐隐地感觉到自己已经起了生理反应!

张琪一直在哭,手拼命地拍打着我的背脊,甚至一只手已经狠狠地在我的后背上抓出一道血痕。

疼痛让我的意识苏醒,然而内心的炽热感却是愈演愈烈。

“嘶啦!”顺利撕碎张琪的衣衫,露出那淡紫色的内衣,我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在张琪那雪白的柔软前,这真是……

视觉上的刺激加上精神上的双重享受,让我欲罢不能,根本停不下手。

当颤抖的手移动摸索到了睡裙的带子时,我的心都在颤抖!

“啪!”

就在我发愣时,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痛,这一巴掌不知张琪使用了多少力气,一下子把我打蒙了。

但这一巴掌却是把我彻底打醒,眼看着张琪猛地推开我的手,眼睛里全都是泪水的模样,让我心神一震。

我……我刚才这都是干了什么啊。

不管我是一时迷住了心窍,还是内心里的欲望终于爆发出来,但……我都伤害了张琪。

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张琪猛地站起身来,慌乱地翻箱倒柜,不知从哪儿抓了一件风衣,随后披着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她慌乱的甚至没有穿鞋,就这样赤着脚跑了出去。

余温尚在,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也并没有消失,只是在这一刻,我的心也仿佛被深深地扎进了一根刺。

我……我竟然对张琪做了那样的事……

这简直就是无法理喻!

但不可否认地是,这是我内心里欲望的真实写照,事实上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长久以来心里欲望想要宣泄出去的一种体现。

那并非是我能左右得了的!

张琪,我的姐姐,只能是我的!

从小到大我一直都这么认为,我认为张琪会是我穷尽一生也要去守护的人,同时我也十分清楚,我与她是姐弟,拥有这种认识,正是在两天之前她和吴琼的对话。

姐弟,就好似是一个无形的障碍,这个障碍让我永远都跨越不过去,只要有这一层名义上的身份在,我与张琪之间就好似是隔了一条鸿沟,任凭我百般腾挪,最终也跳不过去。

然而,今天的我却对她……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张琪已经走了,而且是慌不择路的逃了出去。

我不知她会去向哪里,会不会去吴琼那,亦或者说,她会从此以后躲起来,不再见我。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也愈发地冰冷,我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我无法想像没有张琪的日子我该如何去生活,更不知在失去她之后,我将何去何从!

命运……真是会捉弄人。

我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低着头,将头埋在膝盖里,双臂环抱着自己,痛苦不堪。

我伤害了张琪,我的确是深深地伤害了她,但这并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

我只是没有控制住自己,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啊!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让我再也无法回头,姐弟之间的禁断之恋,近乎破坏伦理的微妙情感,这些我都清楚,可我控制不住自己去喜欢张琪,我不能容忍她被别的男人所染指。

“为什么会这样?”我在心里一遍遍地问自己,我想出去找找张琪,却在这一刻,我发现我一点都不了解她。

我甚至不知道她会去向何方,也不知她是否还会再回来,回到这个给予了她极致伤痛,却又带着亲情束缚的地方。

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我甚至不知自己该走哪个方向。

“嗨。”随着一声口哨,我不禁诧异的回过了头去,“艾美薇?”

看着那张清纯的面容,我好不容易才把面前人跟昨天晚上浓妆艳抹的艾美薇联系到一起。

艾美薇看见我笑眯眯的问我蹲在这里干嘛?

我一时语塞,竟无法回答她,最终只能垂头丧气的告诉她,我伤害了我姐姐。

平素里我与姐姐的事,我是绝计不会跟外人说的,但艾美薇不同,我在她身上能感觉到有一股熟悉的味道,至于这是什么,就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艾美薇蹲在我的面前,双手托着腮,距离我很近。

她身上有着好闻的味道,那并不是香水,而是某种高级洗衣液的香味儿。

可以看到她精致小巧的鼻子,看见她扑闪灵动的眼睛和狭长的睫毛,甚至还可以看见她故意不按规矩穿校服而拉到一半的拉链,在校服之内,是一件低胸露脐装。

她……跟我是一个学校的?

我绞尽脑汁的思索着,貌似同学年里并没有艾美薇这号人,看着她双手托着腮,指甲是淡淡的荧粉色,我猛地想起那天晚上我把她当成张琪的事,顿时有些尴尬。

“我……你……”我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艾美薇则是拉着我站起身,她问我要不要喝酒。

喝酒?

那天我已经宿醉过一次,不可否认地是,酒精的确可以让人暂时忘掉悲伤,甚至连自己是谁都可以忘记。

“喝!你请客!”我斩钉截铁的开口说道。

艾美薇却是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揶揄的表情浮现在脸上,她说,从来都是男生请客,你这人可真怪,让人请客也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我不禁有些脸红,这次出来的急,兜里也只剩下昨天晚上的那些钱,一杯血腥玛丽我是绝对请不起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肉枪玩遍武林美妇/女人能进入20厘米吗 视频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