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不要好痛求你饶了我:女友的受孕仪式

2020-10-15 10:48:3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作为年轻小伙子,天生好奇心比较重一些,他略一犹豫,就奔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去了。 老孙家的瓜地在山坡下,有一段路还挺陡,他一眼就看到,一个穿着灰布褂子的女人倒在了山坡下,不时地叫

作为年轻小伙子,天生好奇心比较重一些,他略一犹豫,就奔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去了。

 文学

老孙家的瓜地在山坡下,有一段路还挺陡,他一眼就看到,一个穿着灰布褂子的女人倒在了山坡下,不时地叫着。

李全宝一愣,仔细一看上路的痕迹,立刻有些慌神儿,糟了,这是摔下去了,他顾不上自己得安慰,赶紧顺着山路,直接溜了下去。

“咦,是张……张姐,你这是怎么了?”

李全宝到了山坡下才发现,原来是老孙头的老婆张雪,老孙头要是活到今年得有五十一二了,八年前,他娶了家里贫穷的张雪,那时候,张雪才十九岁,可是好日子没过多久,两年多前,老孙头在地里干活儿时,突然一头栽倒,再也没醒过来。

张雪也被一些好事儿的人说成了“克夫相”,说实话,以李全宝的眼光看来,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张雪,恰恰是个旺夫相,老孙头死,应该是晚上操劳多了,身子太虚导致的暴毙,跟人家张雪有什么关系?

这些讯息在李全宝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注意到,张雪的腿上的那条黑布裤子已经撕开了一块,露出了雪白的肌肤和一条两寸多长的血口子。

张雪见是李全宝,脸有点红,身子往后挪了挪,脸色苍白,说:“小宝,帮帮我,我腿,腿好疼。”

李全宝点点头,看了一眼张雪,说:“我要看看伤口,张姐,你忍着点。”

张雪抿着嘴唇,点了点头,或许是害怕,她甚至闭上了眼睛。

看着张雪那鲜红的小嘴唇,李全宝突然有一种亲一口的冲动,突然冒出这想法让他吓了一跳,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

轻轻把张雪的裤管撕开,可能是用力有点大,一下子撕到了膝盖上面,本来就宽松的裤子,一下子向下滑落。

白,雪白,吹弹可破的柔嫩肌肤下面,连青色的经脉都清清楚楚的映出来。

李全宝咽了口唾沫,颤抖着伸出了手,张雪的皮肤很细腻,有些凉,他的手颤了一下,张雪也颤抖了一下,“嗯”了一声。

李全宝赶紧抬头去看,发现张雪竟然还闭着眼,那漂亮的脸蛋上,竟漂着两朵红晕。

他低下头,托起了张旭的小腿,一番检查,发现张雪扭了脚,然后在腿骨出划了一道大口子,流了不少血。

“张姐,没……”

检查完,刚要跟张雪报平安,李全宝的眼神就直了,他的角度,正好可以从宽松的裤管,一直看到深处,那里,似乎有一角粉红色,而且,在黑色裤子的衬托下,张雪的腿,更白了。

“啊?小宝,小宝?”

张雪困惑的叫了一声,还好,从她的角度,看不到李全宝的视线,不过,她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就想收回腿,这一动不要紧,腿一疼,身子一软,就要摔到。

李全宝的肩头扛着一条腿,身子探出去,半压着张雪的身子,然后一只手搂着张雪的腰,脑袋凑到了张雪的胸前,张雪仰着头,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舒服还是痛苦……

这姿势的确有些难受,而且,他的头无意中碰到了张雪的胸部,软软的那叫一个舒服,让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

要不是他还有一丝理智,把自己那野兽般的冲动压制下去,肯定会出大事儿。

好香呀!

李全宝闻着张雪身上的味道,心中感叹了一声。

“你,你起来!”

张雪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她一只手撑着草地,另一只手推着李全宝,李全宝脸一红,干咳了一声,赶紧把张雪松开。

他站起来,顿了一下,让张雪等一等,就四处转悠着去采了一些草药,过了十多分钟,李全宝光着膀子回来了,他把褂子脱了,在溪水里洗了洗,这是要给张雪擦伤口。

几分钟后,张雪有些感动的看着李全宝,她的腿终于是包扎好了,就是撕开的裤管看起来让人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这时候,也顾不得那些了。

李全宝轻轻把张雪扶了起来,然后在地上走动了几下,一开始,张雪还皱着眉头,一会儿后,估计是没那么疼了,眉头才舒展开来。

“小宝,谢谢你。”

李全宝摆摆手,说:“张姐,看你说的,不用放在心上。”

张雪神色复杂,轻轻叹了口气。

“小宝,以后……你叫我雪姐,好不好?”

面对张雪那炽热的眼神,李全宝先是愣了愣,然后点点头。

“雪姐!”

呼吸着张雪身上的香味,李全宝呼吸急促,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然而这时候,张雪的腿似乎一软,身子歪了一下,李全宝下意识的扶住她的腰,可另一只手,却无意间摸在了张雪那浑圆挺翘的臀部上……

张雪可是守身如玉好久,身子相当敏感,她只觉得一股浓重的男人气味扑面而来,让她立刻面色潮红,心跳如雷,身子发软,就倒在李全宝的怀里。

“小,小宝,你,你别,别这样。”

张雪是个好女人,她虽然没啥力气,也赶紧挣扎起来,眼里更是有了泪水,显然,李全宝虽然不是故意的,她也委屈。

李全宝心中一荡,赶紧深吸了一口气,后退了一步,张雪感到那浓郁的男性气息离她而去,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不过心中似乎还是有些失望和空虚,脸变的更红了。

“那个,雪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李全宝微微弯着腰,没办法,如果他站直了,那里的凶恶模样就太明显了。

张雪看着劈着腿,弯着腰,却很快离开的李全宝,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

李全宝自然不知道张雪那种复杂和矛盾的心情,他这时候,就想赶快离开这里,虽然他表面上没有什么太多失态的地方,但是,他脑子里,却不时地闪过刚才那一幅幅画面,挥之不去。

好一会儿后,李全宝看到了刘秀梅家门前,这才吐出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开始想着等会儿遇到刘秀梅该咋说,这妮子似乎和自己有些不对付啊。

一边想一边走,冷不丁的,他撞到了一个柔软的身体,然后听到一声惊叫……

第五章

 

一抬头,竟然是刘秀梅,她满脸通红,正揉着自己地胸口,李全宝飞快地在那里扫了一眼,没成想,却被刘秀梅抓了个现行。

“李全宝,你是不是故意的?一看你就不像好人,你说你,老大不小的,能不能干点正事儿?”

李全宝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正准备说声对不起,但是听刘秀梅这样一说,他也有点不高兴,“梅姐,你对我有多大意见呀?我一大早上山给你采药,这个点儿才回来,你不说谢谢也就罢了,干嘛还这样说我?是,我碰到你了,是我不对,话说回来,如果你注意看路了,我能碰到你吗?”

李全宝把身上的药篓往刘秀梅眼前一举,里面各种各样的草药,散发着一种奇异的药香味。

刘秀梅刚才其实也是在想心事,正想到自己的身子被李全宝给摸了,有些不开心,就跟李全宝撞在了一起。

她的胸脯正好撞在李全宝的胸膛上,不但有点疼,而且还有些麻酥酥的,禁不住用手揉了两下,谁知道李全宝那双色眼那么讨厌,竟然直勾勾地看着女孩子这么羞人的地方,刘秀梅当然不乐意。

不过,她并不是那种胡搅蛮缠得理不饶人的人,她注意到李全宝红彤彤的脸颊和满脸的汗水,心中不由一软,但嘴上却还是不服软。

“你个小流氓,来我家做啥?”

李全宝干咳两声,挠了挠头,咧嘴一笑,说:“梅姐,我把药拿给你,你会煎吧?”

刘秀梅脸一红,哼了一声,“别叫我梅姐。”

说着,她转身就走,不过,一转身,她的脸上居然露出一丝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笑容。

“诶,梅姐等等,这药你得拿走啊,今天必须煎了,昨天都没吃,会耽误事儿的。”

李全宝一边叫着,赶紧跟上去。

刘秀梅愣了一下,回头瞥了李全宝一眼,本想着拒绝的,但想到肚子痛的场景,她最后只好点了点头,“那好吧,你进来说吧。”

李全宝笑了笑,进屋后,就把药拿出来,让刘秀梅赶紧煎了。

可煎药是个技术活,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煎好的,而且,刘家竟然连药锅都没有,不过幸亏李全宝早有准备,从药篓底下拿出了药锅。

刘秀梅举着药锅,为难的皱了皱眉头,转身进了厨房。

她一边生火,一边说:“小宝,其实你当个赤脚医生不是挺好的?干嘛非得干那些骗人的东西?”

刘全宝有些无奈,问刘秀梅对风水为啥那么敌视,刘秀梅说这不是敌视,这是一种必备的素养,什么是科学?什么是迷信?

很显然,物理化学代数几何生物地理,这些都是科学,可是什么跳大神、看风水,这种虚无缥缈的,神乎其神的东西,就是迷信。

李全宝摇摇头,不想跟刘秀梅辩解,世上有许多解释不清楚的东西,你不能说那是迷信,只能说你不懂那种东西。

刘秀梅横了李全宝一眼,手一伸,接着惨叫一声,捧着手就甩了起来,她是被滚烫的药锅给烫到了。

“梅姐,你怎么了?”

李全宝立刻跑过去,抓住刘秀梅的小手,她中指指肚上通红的,看起来烫得不轻,李全宝想都没想,一张嘴,就把这根手指含在了嘴里。

手指刚含进去,李全宝就感觉全身沸腾,这手指纤细修长,白白嫩嫩,竟然还带着一点香味。

同时,刘秀梅也愣住了,原本有些灼烧的手指,突然有些冰冷,让她疼痛得到缓解的同时,似乎还有另一种感觉在心底滋生。不过接下来,她就皱着眉头,想要抽出手指。

“你张嘴!”

然而没想到的是,她由于用力过猛,一个趔趄,身子一歪,就向药锅那边倒去。

“小心!”

李全宝大惊失色,还好他眼疾手快,飞快地伸手,居然刚好抓到刘秀梅的胸部,然后身子一扭,就把刘秀梅抱到了一边,但下一秒,一记响亮的耳光,就打在了他脸上。

“啪!”

李全宝当场懵逼,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正要说什么,药锅啪的一声掉在地上,虽然没摔破,但药材和药汤洒了一地,即便是大夏天,还是腾起了一片雾气。

刘秀梅看看药锅,脸上红的跟滴出血来一样,她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前,刚才那只狗爪子就抓在这里,让她心跳如雷。

她又羞又气之下,随手就打了个耳光,现在想来,李全宝应该是急着救自己,这才……

刘秀梅瞥了李全宝一眼,她心里微微有些歉意,这家伙虽然冒冒失失的,但是,真的不像是那种登徒子、臭流氓。

看着微微低下头,满脸红霞的刘秀梅,李全宝叹了口气,只能自认倒霉,让他把这一巴掌打回来,还真的不大可能。

等雾气散完,刘秀梅蹲下来,开始收拾地上,她穿着一件花格衬衣,这一弯腰低头不要紧,透过敞开的领口,两个白白的大馒头挤在一起,形成了一道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深沟……

李全宝直勾勾的看着那里,几次想错开眼神,但还是被牢牢得吸引住了。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虽然只是初中毕业,但这一刹那,李全宝脑子里却清晰地出现了这句话,女人那一对东西确实是很可爱,甭管从哪个角度,都是那么的让人惊心动魄,尤其那雪白深沟,简直是勾魂夺命。

他舔了舔嘴唇,整个人神游太虚。

“李全宝!”

好一会儿后,刘秀梅喊了一声,把李全宝给拉回了现实,他定睛一看,发现刘秀梅已经站了起来,正皱着眉头,冷眼看着他。

“你,你,你又打什么坏主意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不要好痛求你饶了我:女友的受孕仪式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