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哈啊宫口被磨开了_他揉捻她腿间敏感肿大的花珠

2020-10-15 11:22:1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一个小贼壮着胆说:“余蝌蚪,你别逞强,我们三个人,你就一个人,一个一只手也把你打的满地打滚。” 余蝌蚪听到这话更是火冒三丈:“他妈的,信不信就在这里,老子今天就把

一个小贼壮着胆说:“余蝌蚪,你别逞强,我们三个人,你就一个人,一个一只手也把你打的满地打滚。”

 文学

余蝌蚪听到这话更是火冒三丈:“他妈的,信不信就在这里,老子今天就把你们废了!”拿着木棍就打过去。三个家伙挨了几下,这才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三个家伙跑的太快,余蝌蚪追了会没追上,只好又气哄哄地回了王寡妇的家,把手里的木棍随手往地上一扔,对一旁不知道这是上演哪一出的杨娇说:“几个毛头小子,欺负咱们西河村没男人,敢跑这里来偷东西,下次再让我碰到他们一定打折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小坏蛋的腿!”

杨娇坐在一边看着发怒的余蝌蚪,心里暗暗笑想:“这小子发起怒来还挺威风。”

余蝌蚪看到杨娇在一旁看着自己笑,不解的问:“你笑什么?”

杨娇笑着说:“没想到看似瘦骨嶙峋的你居然这么有男子气概,你隐藏的很深啊。”

余蝌蚪被杨娇这话给说的心花怒放,顿时他挺直了腰板,一脸正气地说道:“我就看不惯他们东坝村人,总觉得我们西河村男人大都出去打工了,就能好欺负似的,有余蝌蚪在,他们休想欺负我们村里的任何一个人!”

杨娇鼓掌称好:“好样的好样的,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啊,你真像一个男子汉!”

余蝌蚪看着杨娇正准备说:“我那是……”话没说出口欲言又止,因为他看到……

杨娇的鞋带散了,便完下身来去系鞋带,她弯身下去的时候,就在这一刻春光乍泄了。

见余蝌蚪欲言又止,杨娇疑惑的抬头看了看余蝌蚪,这看到余蝌蚪那呆滞的眼神,才发现自己已经春光乍泄,“啊”一声,随手脱下一只鞋朝余蝌蚪扔过去:“色鬼!流氓!”

余蝌蚪被飞鞋打中脑袋,这才清醒过来:“啊,流氓,流氓在哪里?”

杨娇羞红着面孔指着他的鼻子的说:“你就是流氓,你就是色鬼!”

余蝌蚪不好意思的用手挠了挠后脑勺,笑道:“嘿嘿,男人嘛,总是喜欢美好的东西。”而他心里却想,刚刚背都背那么久了,这下看看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杨娇仍旧骂道:“下流!流氓!”

余蝌蚪虎着脸不说话,拎起那鞋走了过去,吓得杨娇顾不上害羞,惊恐地捂住胸口颤声说:“你……你想干嘛?”

余蝌蚪故意坏笑道:“屋里就有炕,你说我想干嘛呢?嘿嘿。”

杨娇往后退了退,吓唬余蝌蚪说:“余蝌蚪,你别乱来啊,我会叫的啊,我一叫周围的人听到就会立即赶来,到时候我爹会打死你的。”

余蝌蚪走到杨娇面前,递给她那只鞋,这才恢复嬉皮笑脸的面孔说:“你什么脑子啊,这大白天的你说人能干嘛?快点穿上鞋,我好把你送回家,要不一会就晌午歪了。”

杨娇眨了眨眼,惊魂未定的看着余蝌蚪:“哦?真的?”

余蝌蚪见杨娇被自己吓成这样,心里还得意的乐了一番,哈哈,这小丫头挺好玩的。

余蝌蚪背起杨娇往她家走去,沿途还是被好几个村子里的闲人看到。杨娇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是村支书家的闺女,让个男人背着这样子影响不好,于是就一直催促余蝌蚪走快一点。

余蝌蚪倒无所谓,悠哉悠哉的走着,反而心里挺高兴的,他想越多人看到越好,因为在自己成年的这第一天,感觉自己就像是背了个媳妇一样招摇过市,让那些说自己小毛孩的人看看,自己已经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大丈夫了,这多少也是一个给自己正名的机会!

西河村总共就屁股那么大,东口放个屁,风一吹西口都能闻到味,余蝌蚪背杨娇的事,很快被村里那些无所事事的闲人们传开了。

第5章 空穴来风

 

这话一传十,十传百,传到杨娇她爹杨满仓耳朵里就变了味,这让村支书的火立刻上来了,好歹自己在村里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下子以后出去怎么见人啊。

于是他立即把杨娇吼过来从头到尾把这事问个清楚,杨娇也知道这个事瞒不了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芝麻大的事都能被说成那么大,所以就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一遍。

杨娇委屈的解释道:“爸,村里那些女人们就喜欢瞎嚼舌头根子,你忘了上次王寡妇家的事了?她家来了一个男人,结果村里就传出王寡妇跟汉子了,可后来呢?那男的其实是王寡妇的哥哥。”

杨满仓指着杨娇的脑袋说:“可人家也不会凭空捏造啊,空穴不来风,要不是你在外面行为不检点,哪有这事,你爸我好歹也是个村支书吧,要脸啊,你这以后让我的老脸往哪儿搁?”

杨娇无奈的解释着说:“那天我上山,结果脚崴了,是余蝌蚪把我从山上背下来的,就这样,哪像村里人传的那么邪乎,就余蝌蚪那个怂样,要长相没长相要知识没知识,我怎么可能看上他呢?”

杨满仓语气稍显平缓:“就这样子?”

这下杨娇真有点生气了:“那爸你还想怎样?你要怎样?要不要我现在去跟了余蝌蚪,给你弄一外孙子小余蝌蚪出来?”说着杨娇就起身准备往外走。

杨满仓知道自己闺女的臭屁气,她可真有胆子这么干,赶忙追上去拉住杨娇,转了脸色说:“好女儿,乖女儿,刚才是爸爸不对,爸爸相信你。”

杨满仓把杨娇拉到凳子上坐了下来,杨娇眼睛红着,一副哭腔说:“你不相信我!”

见女儿眼泪掉了下来,杨满仓不管这传言是不是真的,只要女儿一哭,他赶忙就认错,这是杨娇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从来没有例外。只要杨娇的眼泪一掉,这个世界就围绕着她转了。

这回换杨满仓解释了,他陪着笑脸对杨娇说:“乖女儿,对不起,对不起,爸爸只相信你,我怎么会相信外人的闲言闲语呢,我闺女绝对不会看上余蝌蚪那毛都没长齐的家伙。”

杨娇继续抹着眼泪说:“就是嘛,你女儿都受委屈了,你还不相信我,你一点都不喜欢你女儿。”

其实杨娇心里也知道,就算外面的传言是真的,她也不用二闹三上吊,只要一哭就完全可以摆平她这伪强大的老爸。

杨满仓于是发狠说:“我怎么可能不爱你,你在家里等着,爸爸这就去找那个造谣生事的人,把他拉到村委会,我非让他好看不可!敢在背后说我女儿的坏话,不想在西河村呆了!”

杨娇见事情要闹大,就一把拉住了转身就准备出门的杨满仓。

“算了算了,爸,要把事情闹大了,你女儿我这脸往哪放啊。”

杨满仓其实也不是真要去,他只是做做样子,堂堂一个村支书因为自己女儿的事,把村民拉去村委会折腾,这传出去像什么话。被杨娇一拉,他立刻就顺坡下驴了。

等这事平息了,杨娇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说:“对了,爸,村里的治保主任还没选出来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哈啊宫口被磨开了_他揉捻她腿间敏感肿大的花珠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