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极品少妇做爰|高中男生校裤支起帐篷

2020-10-15 11:43:26【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天已经变暗了,夏天天黑的晚,可依旧热得很。 张伟进门的时候,并没有看见春梅婶儿,他也没在意,在屋子里就开始脱衣服,把上衣和裤子、内裤都脱下来,扔在凳子上。随手拿起一条大裤衩,他

天已经变暗了,夏天天黑的晚,可依旧热得很。

 文学

张伟进门的时候,并没有看见春梅婶儿,他也没在意,在屋子里就开始脱衣服,把上衣和裤子、内裤都脱下来,扔在凳子上。随手拿起一条大裤衩,他准备去村头的河里洗个澡,这几乎是夏天他每天都干的事。

“嗯嗯,啊!”

张伟听到一个非常奇怪的声音,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非常轻,几乎听不见,如果不是屋子里非常安静,不仔细听,真的就听不见什么,可这么轻的声音竟然像锥子一样往他的心里钻,钻的他心里有些痒痒的,自己的那家伙竟然因为这几乎听不见的声音翘了起来。

张伟想找声音的来源,一不小心踢到了凳子,“哐当!”

声音不算大,不过张伟正在聚精会神的寻找声音的,被自己踢到的凳子吓了一跳,“呀!”叫了一声。

等他在去听的时候,已经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这时候,李春梅从里屋出来,一下子就看到了浑身赤裸的张伟,尤其是他那家伙事儿还一跳一跳的翘着。

“咦,春梅婶儿你在家呢?我还以为你没在家。”张伟看到李春梅面色潮红,他虽然平时看看小黄书,打打飞机,可他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对于男女之事也不太了解,看到李春梅脸那么红,还以为是热的呢!也没在意,还不慌不忙的套上大裤衩,自己的那家伙就对着李春梅。

李春梅在屋子里到底干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她一出来就看到张伟崛起的大家伙儿,内心的火腾一下燃烧起来,本来就躁动的心,更加不安起来,她知道张伟虽不是她的亲生儿子,可一直当做自己的儿子看,这会儿竟然产生了奇怪的绮念,她赶紧转移话题说:“小伟啊,你已经不小了,以后别总是这么随便的脱光。”

“这有什么啊春梅婶儿,我是你养大的,我还怕你看?”张伟根本没有多想,套上裤衩,就出了屋子,边走边说:“春梅婶儿,我去大牙河洗澡啦!”

李春梅现在屋里,一手扶着门框,一手不自觉的捂着点自己的下身,双腿夹的紧紧,半天没有动弹,最后“唉”的叹了口气,转身回屋了。

张伟从家里出来,直奔村头的大牙河。大牙河在周围几个村的中间,夏天会有很多人到河边洗澡、洗衣服、游泳。

“哎呦,这不是张伟吗?你怎么那么搞笑,在裤裆里塞条黄瓜干嘛?”村里的二赖子看见他,笑了他一回。

“你懂个屁!”张伟懒得给他一般见识,心里却想着:老子这可是天下无敌大宝贝,还黄瓜,你个傻逼二赖子连偷看女人洗澡都不敢,老子今晚就要开荤了,还是张春兰那个骚娘们儿,想想都他娘的让人兴奋。

“你他妈的张胆子了,敢跟老子说脏话?”二赖子比张伟大几岁,整天游手好闲的,总是跟其他几个小混混吹牛逼,自己看过谁谁谁洗澡,谁的奶子最大,谁的屁股最圆,摸过谁的屁股,谁偷偷找他要跟他睡觉等等。直到有一天,另一个混子拉着他去偷看另一个混子的姐姐洗澡,结果还没看成就被人家一群人给揍了,对方猛揍一顿以后,他什么都说了,都是吹牛逼的,一个都没看过,这是第一次偷看,太紧张了,才被对方发现了。

被对方猛揍的时候被发现裤裆那里湿了一片,还以为是尿裤子了,扒下来一看,这小子竟然因为偷看女人洗澡太兴奋,自己先射了。这事一直成为二赖子的笑柄,他们私下里都嘲笑他“软射男”。

张伟心里正为晚上的事激动呢,所以才不跟二赖子一般见识,他扬了扬拳头,骂了一句:“赶紧滚蛋,不然老子揍死你!”说完就走了。

二赖子喜欢来河边,是因为可以看到大姑娘小媳妇儿在这里洗衣服,甚至也有洗澡的,如果运气好,还能看见一两个光着身子的女人。不过,他还真没这个运气,只能盯着一个个大姑娘小媳妇儿穿着衣服的屁股和鼓鼓的胸,流口水。

张伟今天来的稍微晚点,这会河边的人不算非常多,他准备找个好地方幼一段。突然,眼前一亮。

在河边,张伟看见一个靓丽的背影,她长发披肩,身穿浅红色吊带,露出两个肩膀,从后边看,肩头的皮肤很白,很滑,跟剥开的熟鸡蛋一样。吊带就到半腰处,大半个腰身露在外边,腰很细,看着就像让人去抓一把。下边穿一条超短的牛仔短裤,坐在河边的一块石头上,两条腿又长又直,深入水里不停的晃荡着。

“娘的,这个小娘皮是谁呀,这条子真他娘的正。”张伟舔了舔嘴唇,在心里赞了一句。

“呼呼……”张伟从后边吹了两声流氓哨。

那女的听见声音,扭头看了一眼,看到张伟一脸色眯眯的样子,白了她一眼,“哼!”一声又转过头去。

速度太快,张伟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她的脸。

“小娘皮,穿的那么骚,在河边勾引男人,还装什么装,哼,老子倒要看看你的正面。”张伟心里说着,就直接往那个女的背影处冲了过去。

那女孩感觉到后边有人跑了过去,扭过头,看见张伟向她跑去,她吓了一跳,大叫到:“你……”

没想到张伟突然一跃,从她的头顶飞了过去,“扑通”一声,跳进了河里。

“哗!”

张伟溅起的水浪洒了那姑娘一身。

“你这个臭流氓!”那姑娘赶紧抹点自己身上的水。

这时候张伟从水里探出头,摸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那个姑娘,“乖乖,这身材真他娘的好啊!”

别看这个姑娘瘦,可她胸前的两个山包可真不小,把她穿的吊带都撑了起来,鼓鼓囊囊的,上边能露出一点点乳沟,下边都已经翘了起来,根本没有贴着她的肚皮。她那圆圆的小肚脐也看着非常可爱。再往上看,鸭蛋脸,粉红色的嘴唇,精致的鼻子,大大的眼睛,眉毛不深不淡。给人一种清纯的可人的感觉。

“身材这么火爆,长得却又这么清纯,极品啊!”张伟在水里的那根大家伙都有点翘起来的感觉了。

“张伟你个臭流氓,调戏调戏本村的娘们儿就够了,怎么还开始调戏外村的姑娘?”一看原来是本村的张大柱,这厮就是个杀猪的,自己胖的也像头猪。他在说张伟的时候,也色迷迷的盯着人姑娘的胸前山丘使劲看呢,恨不能用眼神把人姑娘给扒光。

“原来是大猪叔啊!”张伟故意把大柱叫成大猪,要看这头臭猪看人家姑娘了,他心里想这是老子看上的,你个大肥猪也配?然后说着:“大猪叔啊,听说你最喜欢吃带粪的猪大肠,不知道是真是假。”

“滚你妈个蛋,你才最喜欢吃猪大粪呢,难怪嘴巴这么臭。”张大柱大怒。

那姑娘听两人说的恶心,又不是什么好东西,皱了皱眉头,站起来就走了。

姑娘站起来,张伟更加不淡定了,她两腿笔直,又长又直,并在一起,没有缝隙。

“靠,极品极品,老子,老子……妈的!”张伟连人家叫什么,是哪个村的都不知道,只能心里骂了一句。

张大柱也看的眼睛都直了。

直到那个姑娘走远了,张伟才收回目光,他记下了,那边是刘家湾方向。

张伟又瞪了一眼张大柱,心里骂了一句:“臭肥猪!”便一个猛子扎入水里,往远处游去。

大牙河下游的中心有个小岛,小岛上长满了草和树,由于地方稍微有点偏僻,基本上没有人到那里去。

张伟很喜欢游泳的时候游到小岛上去,歇一会儿再回家。

今天张伟心情不错,游的很开心,一连游了这么久一点也不觉得累,他从水里钻出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在说话。

“小心肝,快点,我都等不及了!”这是男人的声音。

“看你猴急的,老娘等憋了半个多月了,要不把老娘伺候好,有你好瞧的!”女人的声音。

接下来就是两人亲在一起的“唧唧”声。

“我靠,竟然有人打野战,老子来的正是时候啊!”张伟在小黄书上看过,在野外干那事儿就叫打野战。

张伟地形熟,他在水里悄悄的往岛上去,很快就看到两个白花花的肉体抱在一起。两个人他都不认识,应该不是张家村的人。那女的倒还有几分姿色,大胸大屁股,估计是生过孩子了,奶子有点下垂,不过身材还不算变形。那男的就是个小白脸,细胳膊细腿的,看见他胯下的那活儿挺翘翘的,可比起张伟的胯下大枪,简直就是火柴棒。

那男的躺在一旁的草地上,厚厚的青草像一个垫子,绿地衬着白花花的身体,非常明显。

“来,快上来!”那男的急不可耐的说道。

“死鬼,就会省力!”女的说着,就凑了过去,现在他的翘起的火柴棒上弹了一下,这才用手扶着,慢慢地坐下下去。

“啊!好爽。”

张伟虽然看过小黄书,小黄书也描述过,可他从来没有见过活春宫,今天这不仅仅是一饱眼福,更是一个活生生的教材。

看着两个身体交叠在一起,那女的一上一下的运动,奶子一上一下的晃荡,她闭着眼睛,嘴里哼哼着,十分享受。

张伟看着这活色生香的一幕,耳朵里钻进来淫声淫语,他的那家伙已经硬了起来,他的手也不由自主握住了那粗壮的家伙。

要搁以前,张伟肯定就自撸起来,可今天不一样了,一来张春兰说了打飞机多了,容易阳痿早泄,不管是真是假,他不想自己的还没有尝过女人滋味的大家伙从此阳痿,二来,今晚上他还要好好干张春兰那个骚娘们。

“妈的,今天老子要干张春兰那骚娘们,正好现在先学学,免得老子不会弄她,被她嘲笑了。”张伟心里想着,把自己的裤衩脱掉拿在手里,主要是大家伙硬起来憋在裤衩里太难了,便在一旁观看。他盘腿儿坐在一棵树后,他的大家伙高高的抬着头,几乎碰到他的下巴。

“哎呀,等等,我换个姿势!”那男的起来,让女的弯着腰扶着树,他在后边使劲的撞击她的屁股。

“啪啪啪!”

“啪啪啪!”

张伟所在的位置就在女人的前边不到一米的距离,由于树和草挡着,那女的眼睛半睁半闭的,一脸陶醉的样子,所以根本没有看到张伟。

张伟看着眼前使劲晃悠的大奶子,还有那男人撞击她屁股的啪啪声,这会儿他的大家伙儿几乎快要爆炸了,就像个拳头一样膨胀。

“妈的,老子要屌爆了一定弄死你们!”张伟心里说了一句,赶紧从旁边的草窠里舀一把水,浇在自己的大家伙上,想给它降降温。

“啊啊,我不行了,要射要射,啊!”

随着一阵急速的啪啪声,那男的终于“啊”的一声,射了。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老娘看你这身板还不错,怎么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用。老娘刚来感觉,你这怂包就泄了,真是没用。”那女的骂骂咧咧的回过头,在那男的头上打了一下。

第五章 明天中午我去找你

 

“我,我这不是太激动了嘛!”男的狡辩。

“妈个巴子的,这不上不下的,让老娘怎么办!”那女的一把拽住男的已经软下来的家伙事儿,撸了两下想把它弄大,可她这般粗鲁的举动只能让它变得更小更软。

“哼,我不管,我就要,我就要你弄我……”那女的蛮横起来,抓住那男的,扶着他的头,让自己的胯下塞去。

“靠,这女的也蛮横了,要是这样的女人,老子才不伺候。不不不,老子这大家伙,还不让她求饶,切!”张伟看到这里,觉得没意思了,这男的太怂蛋,还没有学几招就不行了。这女的太蛮横,影响他的心情。想着,他就想离开,就站了起来。

“哗啦!”张伟站起来,带动了水声。

“谁?”难女的吓了一跳,可她不是赶紧捂住自己的上下敏感部位,而是掐着腰,一副要吵架骂人的姿态。

张伟挺着那杆硕大的长枪,对着那女人挑衅一般抖了两下,这才跳进水里,一猛子扎进水里,消失不见了。

“啊!他,那里……”这女的看见张伟的大枪,震惊了,原来这世界上有这么伟岸的奇男子,要是能够被他的大枪操一次,就是死也是爽死的。

可等她反应过来,想要抓住张伟的时候,才发现张伟早已经没有踪影了。

但张伟的那杆大枪一直在她的眼前晃荡,她似乎幻想着张伟的大枪插进了她渴望的水帘洞,她不由自主的使劲摁着那男人的脑袋,往自己的水帘洞上蹭,男的几乎都喘不过来气了,还在摁着,摩擦着,终于,在女人的幻想中,泄了身……

张伟从小岛出来,差不多就将刚才的野战男女忘了,他想趁着天黑之前,回家去。

张伟回到岸边的时候,岸上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他从下游的一个浅滩上了岸,看见一个女人坐在岸边的石头上,旁边放了一盆衣服,不过,他并没有看见她在洗衣服,反倒保持一个很特别的姿势,不知道在做什么。

张伟仔细一看,嘿,原来是村里开小商店的王慧菊。张伟很好奇她在干什么,就往她那边走去,天色渐渐暗了,也看不太清楚,只是隐隐看到王慧菊撑着腿,黑色的裙子撩了起来,她手里用在砸衣服的木棒在轻轻的动。

“我靠,该不会是在用木棒弄自己吧,原来慧菊婶儿也是个骚娘们儿,嘿!”王慧菊在村里的小媳妇儿中也是中上之姿,她有个傻儿子,脑子不太灵光。有人传言说她老公那方面不行,她这个傻儿子是她跟她娘家哥弄出来的种,所以脑子不灵光。

“呀,慧菊婶儿啊,怎么还没洗完衣服呢?”张伟假装刚看到她。

“嗯?”张伟猜的没错,王慧菊确实正在用捶一棒自慰呢,说老实话,他家男人在那方面确实不行,她都懒得让他碰她了。后来有一次她在河边洗衣服,看到水里游泳的小伙子翘起的家伙事,她当时就来感觉了,用捶一棒在暗地里鼓捣了一回,爽的不要不要的,从那时候起,她就爱上了在公共场合里,又紧张又刺激的感觉,今天她来的有点晚了,岸上已经没有多少人,可她还是想弄一回再回家,不料想看到了张伟。

“哦,是小伟啊,咦,小伟,你在裤衩里塞了什么东西?”张伟是穿着裤衩在河里游泳的,湿湿贴在身上,让他的那东西凸显出来,想不看见都不行,实在是太显眼了。

“啊,慧菊婶儿,我裤衩里什么也没有塞啊?”张伟心想:靠,老子这东西真是太抢眼了,哼哼。想着自己很得意的挺了挺。

“没什么怎么会那么鼓?”王慧菊又问。

“这,真没什么呀,我裤衩里肯定是我男人的东西啊,还能有什么。”张伟一本正经的说。

“你小小年纪,净瞎说。你当婶儿没见过你们男人的东西吗?都是一小坨肉,还没老娘的手指头粗呢。”王慧菊男人的东西确实没有她的指头粗,所以才得不到满足。

“慧菊婶儿你可不要小瞧人?”张伟有点不高兴了。

“好好好,慧菊婶儿不小瞧你,不小瞧你。那你让我看看,真有那么大?”王慧菊看他说的不想假的,心里有些期待,要是他的那东西软的时候真有那么大,那要是硬起来岂不是比捶衣棒还大?我的天哪,要是插进去,还有多爽啊,王慧菊本来只是用捶衣棒的头在她水帘洞的口上磨蹭磨蹭,治标不治本的解决一下,她听说城里有一种成人玩具店,专门卖各种用品的,有一种假阳具,跟真的一样,不,比真的要大的多,她想买一个,可惜,一直没有时间去,今天正是饥心难耐的时候,就看到张伟那大大的一坨,岂能不欢喜?这时候水帘洞已经泛滥成灾了。

“当然了,我才不骗人。”张伟骄傲的说。

“那个,小伟啊,你能让婶儿看看吗?婶儿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家伙事儿呢。”王慧菊动心了,她很渴望。

“慧菊婶儿,你看我的,不让我看你的,那岂不是大大的吃亏?”张伟也故意勾搭。

“瞧你说的,看看又看不坏,别说看不坏,就是用也用不坏。男人那东西要经常用,越用越有精神呢。”王慧菊开始胡思乱想,让那大东西插进自己身体里。

“慧菊婶儿,你说的可是真的?可是该怎么用啊?”张伟心里开始鄙视她:妈的,这骚娘们儿开始勾引我,还想让我操她,哈哈,那老子就把她干死,让你这么骚。

“小伟啊,你让婶儿看看,要是真有那么大,婶儿教你怎么用。你可不知道,男人的东西要用在女人身上才舒服。”王慧菊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天已经擦黑,周围已经没有人了,要是在河边大干一场,真是舒坦啊!

“那不行,慧菊婶儿你都见过男人的东西了,我还没见过女人的东西,我要先看看你的。”张伟也是色心大起,想想一会儿他就要去操张春兰了,家伙事儿不由控制得就硬了起来,快讲裤衩撑破了。

“我的天哪,果然是真的,他硬了,竟然那么大,老娘一定要被他日一回,老娘不行了。”王慧菊看到张伟硬起来的家伙,再也忍受不住,赶紧说道:“好好好,小伟,婶儿都依你,让你先看。你可得让婶儿摸摸啊!”

“那好吧。”张微心里笑道,哼,看你们谁能逃得过老子的大棒槌。

张伟除了今天隔着衣服摸了两个奶子,又在河心岛上看见了打野炮,可惜都没有实际性质的东西,摸奶子有衣服挡着,看野战又没有看见女人那里是啥样,他真的很好奇,好奇那个让小黄书的人欲仙欲死的东西长啥样。

王慧菊把她的裙子撩了起来,张伟站的很近,可惜天太黑,看不清楚,只能看见那里黑黑的一片毛。张伟伸手就去摸,手上沾了一堆黏黏的液体。

“啊!”王慧菊本来就已经泛滥成灾了,被张伟在那里摸了一把,一阵酥麻传遍全身,忍不住叫了一声。

“求求你,别摸。”王慧菊受不了了。

“好吧,那不摸了。”张伟没想到女人那里能有这么多水。

“不不不,不要,不要停。”张伟一旦停下来,那种渴望又让王慧菊受不了了。

“到底说要,还是不要啊!”张伟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个女人,他操定了。

“哎呦,你这个小冤家,真是让婶儿太想要了你。”王慧菊被张伟一打岔,清醒过来,她的目光盯着张伟的裤裆,再也不肯离开,“该我看了吧。”

张伟也不藏着掖着,把裤衩拉开,那条长枪“呼”一下弹出来。

“天哪!”本来想着已经够大了,没想到看见真的,竟然比想象中大了这么多。

王慧菊忍不住,双手抓住了张伟的大家伙,那种温热的感觉传来,让张伟也有点爽的差点射出来。

“小伟,看你这么硬,肯定憋得慌吧,让婶儿给你泄泄火,你看怎么样?”王慧菊双手抓着那家伙,真是恨不能立刻马上把自己的衣服扒光,大喊:快操我吧!

“这骚娘们儿,还给老子泻火,看还是需要老子给你泻火吧!”张伟嘴里却说:“慧菊婶儿准备怎么给我泻火啊?”

“当然是用我的小骚……”王慧菊急不可耐,可“穴”字还没有说出来,可能觉得太淫荡了,赶紧改口道,“用婶儿水帘洞。”

“我也不会啊,要不,慧菊婶儿教教我吧!”天已经黑了,要是现在在这里操了王慧菊也不赖,反正老子已经憋了一天了,快憋坏了。

“婶儿教你…”王慧菊说完就,一手抓着张伟的大家伙,一手撩起裙子,往他的大家伙上骑去……

“娘,娘,你在哪里?小亮饿啦!”这时候王慧菊的儿子张小亮喊了起来。

“唉…”王慧菊很失落,可又不能不理会儿子,儿子的脑瓜不太好,她怕他出事。

“小伟啊,你明天还在果园吗?”王慧菊不死心。

“在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极品少妇做爰|高中男生校裤支起帐篷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