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宝贝,撞的你舒服不舒服|在山坡摸老头裤裆小说

2020-10-15 11:56:51【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那是因为女子的娇羞,此时一见二狗那可怜的样子,再加上自己刚才做的梦此时确实想的厉害,心中便给自己和二狗找了借口。 “算了,反正早也被他折腾过了,再折腾一次就折腾一次吧

那是因为女子的娇羞,此时一见二狗那可怜的样子,再加上自己刚才做的梦此时确实想的厉害,心中便给自己和二狗找了借口。

 文学

“算了,反正早也被他折腾过了,再折腾一次就折腾一次吧,反正俺以后还要靠他咧。”想到此处那紧拽着亵裤的手变松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二狗醒来的时候兰花已经不在了,二狗从炕上起来便看到那被子上的一片痕迹,想到这里二狗不禁又嘿嘿的笑了起来。

下了炕二狗依旧没看到兰花,只好自己打了盆水,光着膀子在院子里洗了起来,太阳真是个害人的东西,一大清早就热得要命,要不用凉水洗洗,一天都昏昏沉沉的。

二狗正在院里洗的过瘾呢,一个身影便从院外窜了进来,二狗本能的感觉到有人正盯着自己,他抬起头来正看见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眼神奇怪的瞪着自己,二狗心想这是哪来的龟孙,敢这么瞪你爷爷。

便开口问道:“你是干啥的,来俺家有啥事?”。

那男人见二狗没在意自己愤怒的眼神不禁有些生气,又一看到二狗那一身腱子肉心知自己可能打不过他,可又想到自己的那事儿,不禁又给自己壮了壮胆对着二狗说道。

“你这个破烂户(指外来的无依无靠的人)给俺听着,俺们这个村里没有你的地方,你要是识相的话赶紧给俺滚蛋,不然的话,俺就让你知道知道列害。”

二狗听了这话不禁笑了,他是走难来的,这一路上什么没见过,地痞、无赖、走坑的(仙人跳)、骗人的、偷儿、拐子,要是没点本事在就让人贩子给买到不知哪里去了,还能有活路么?

他看着那个男人啥话也没说,只是转身捡起一块钻头,冲着他自己的头上一下子砸来,那砖头砸的粉碎,二狗的头却没事似的,皮儿都没破只是略有点红。

二狗扒拉扒拉头上的砖沫子对那早已吓得傻了的男的说:“你要是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子比这砖头子硬,你就来,俺等着你,你要是不敢,那你就给俺滚蛋,别碍老子的眼。”话一说出一股走江湖的匪气顿时暴露无疑。

那男的看没吓住二狗,又见二狗拿砖砸他自己的的狠样,顿时被吓得毫无了气势,只得一边指着二狗一边向门外退去。

刚退到大门口的时候却正好碰到从外边回来的兰花,他看见兰花呀的一声,就像是见了什么最可怕的东西一样撒腿就跑,搞的兰花一阵莫名其妙。

二狗见兰花回来了赶紧上来献殷勤,“姨你这么早是干啥气了,俺起来就没看见你,这心里可想的慌呢。”

兰花一边将手里的锄头放下,一边对二狗说“没啥,俺看地里的苞米都出草了,前些日子一直忙着事也不得空,这不是么,都快到拔节的时候了,在不锄就该耽误产量了,这白天日头着实热得慌,只好天一亮感凉快去干点,要不咋整。”

二狗一听兰花是去干活的,不禁急忙问道“这姨你可就不对了,咋不跟俺说呢,这不是拿俺当外人么,让俺去呀,俺干活可麻利了,保你快快的就干完,再说你一个妇女都去干活,俺这小伙子在家,您这不是磕碜俺呢么。”

兰花听出了二狗话里的真挚,心中也是感动“这娃说傻话呢,俺不是看你刚来不熟悉么,再说你都饿了那么久了,身体还没恢复过来呢,俺以后还指着你呢,万一再累坏了你说俺可咋整。”

二狗一听兰花的话心里暖乎乎的,不禁暗暗的下了决定,从今以后俺都要对俺姨好,要不俺就是那龟孙,当然这话二狗没说给兰花听但他却一直是这么做的。

兰花从地里回来,身上的衣服都是汗,她走进屋边换着衣服边问二狗“对了,狗娃,刚才那孙癞子来咱家干啥,我跟你说,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少跟他瞎混,听住没?”。

此时二狗正蹲在门口紧紧地盯着兰花光滑的后背猛看,听的兰花的嘱咐,不禁下意识的达到:“哎,姨俺知道了。”

兰花本是背对着门的,没看见二狗在偷看,此时一听二狗的声音便一回头,正好看见二狗抻着脖子盯着自己的身子看,不禁轻啐了一声“你这色痞子,看啥呢,昨天还没看够,还不快去弄点柴火来,俺给你做饭呀。”

二狗听兰花骂自己色坯也不介意,反正自己本来就是那个样子的,再说兰花骂人的时候一点也不凶,反而是在撒娇一样更让二狗的心理一阵快活。

听得兰花的命令,赶紧火箭一般的向柴火堆窜了过去,那毛躁的样子看的兰花不禁又是一阵娇笑。

——

孙癞子家住在村子的最东头,家里一个婆姨,三个娃,婆姨名叫桂枝,是外村的女人嫁过来的,为人胆小怕事。

大女儿孙大妞已经十六岁了,在过一两年便可以嫁人了,二闺女孙招弟十五岁,正在镇上打工,小儿子孙宝子九岁,正在上小学。

这孙癞子在兰花家跟二狗惹了气,又怕打不过二狗没办法只好撒到家里,回家正好看到自己的婆姨正在院子里洗衣服。

因为太热所以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可已经被汗湿透了,背心里的物事隐约可见,看到这里孙癞子登时怒了,上来便给了自己婆姨一嘴巴,打的桂枝的脸立刻便肿了起来。

他还恶狠狠的骂道“吗的,你这该死的骚货,趁着我不在家竟在这勾汉子,你看你穿的,你怎么不光着腚呢,不要脸的东西。”

他这边骂着,而那桂枝也不敢反抗就只是在一旁呜呜的哭泣,一边用手擦着泪,可当手抬起来的时候,前胸自然就会向外挺,顿时将上身的曲线暴露得无疑。

也不知那孙癞子是怎么的竟看出了火气来,便一脚将桂枝踹到屋里,上来便扯她的衣服,桂枝大惊,赶忙求着,“癞子,别,别,宝子还在呢。”

孙癞子这才看见自己的小儿子正面带恐惧的看着自己和桂枝两个人,顿时大骂道“该死的龟儿子,你还不给老子滚出去,你还想看呀,没有脑子的蠢货。”

那孙宝子这才迈起了小腿向屋外跑去,到了门外便听见自己母亲的一声惨叫,接着便是孙癞子怒气冲冲的叫骂声还有一些其他奇怪的声音,孙宝子一时害怕不仅“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第5章 天燥身热

 

  二狗整来材火的时候,兰花已经换好了衣服,看着兰花裹好了的身子二狗不禁咂了咂嘴。

兰花看着二狗吃瘪的样不禁得意地笑了,二狗看着兰花那得逞的小得意样,二狗才知到自己被兰花骗了,不过他并不在意。

就像尖猴跟他说的那样,老天爷都定好的哩,该是俺的,谁跟俺抢,俺就跟他拼命,反正俺的命是捡来的,丢了就丢了,没啥大不了的。

太阳火辣辣的烤着皲裂的大地,也烤的人心里闷得慌,二狗在院子里放了一大桶水,扑通一下子跳了进去,弄了在一旁棚子里乘凉的兰花一身的水,兰花登起了眼睛看着二狗,“你个死驴子,干啥还撂蹄,整的俺一身的水,你说咋整?”。

二狗看着那打在兰花身上的水一点点的阴湿了兰花身上的小背心,直到显出里面物事的形状,二狗的眼睛不禁又直了连口水都流了下来。

兰花一见二狗的眼神不正经,又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物事露了出来,顿时羞得脸儿通红。

可是又想到二狗刚才根本就没听到自己的话,不禁十分生气,忍着羞涩用力的拍了二狗的头一下,打得他一个趔趄,才算是解了恨,这才心满意足的扭着肥臀儿慌忙的跑回屋子换起衣服来。

二狗刚才被打的一个趔趄那纯是装的,你想呀砖头砍脑壳都没事儿的人,哪会在乎一个女人的那一小下呢,他那是为了糊弄兰花,好让她放松警惕而自己才可以来偷看。

这不此时二狗便趴在地上偷看着兰花那刚去完衣服的上身,“真白呀”二狗的嘴里嘟囔着,小眼睛里散发出绿油油的光芒。

兰花的衣服刚套在头上他便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冲了过去,一把将兰花抱到了炕上。

兰花猛一受袭,顿时有点惊慌,当看清了二狗以及他眼中的炽烈时不禁用手轻点了一下二狗的额头骂道:“真是个下流的憨驴胚子,昨天晚上刚折腾完,俺现在还累得慌,你这咋又想哩,还让不让俺活哩?”。

二狗先头根本不搭兰花的话茬,只一个劲的扯着兰花的衣服,可那衣服实在太小,而兰花的胸脯又十分的鼓胀,任凭二狗怎么弄都弄不下来,急的他的头上直冒汗,只得哀求着兰花道:“姨,快快,帮帮俺,俺求你咧。”说着都要急的生气起来。

兰花轻骂道:“啥个笨脑壳子怎么长的,偷人婆姨连个衫子都解不开,还好意思求俺”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她还是轻轻的解开了自己的小背心,将那爱的怀抱向二狗毫无遮拦的敞开了。

二狗早已等待多时,更不废话,朝着那向往之地便扑了上去,一时间,温玉暖香绕满室,红粉蝴蝶醉依楼。

夏季的山里,天气变得比那沟沟里的虫儿还快,上午还是个热死人的天气,这下午便已阴云密布了起来。

二狗站在自家的材垛便吭哧吭哧的捞着材火,看着天阴的样子说必定要下多长时间的雨,不整点干材火到时可没法造饭捏,兰花就是这样说地,二狗不管兰花说的啥,反正她让干,我就干,也不是多出力的活。

兰花正在隔壁的虎子家帮着忙,虎子爹和兰花的男人铁柱同是看山时死的,和虎子娘本就是好姐妹,如今又都是这么苦命,邻里之间相互帮衬着点也是应该的。

二狗弄完了柴火看兰花还没回来,这天也已经开始掉下了雨点,实在是等不住了便到隔壁看了看,一看之下不禁把他吓得够呛,只见一跺的材火都倒了,将虎子家那本就不怎么结实的土坯房砸塌了一半,幸好兰花没事。

可是却看见兰花和另一个差不多大的女子正不停的翻着材火,边翻还边喊着虎子的名字,二狗顿时急了,虎子是他来这个村子除了兰花以外第一个认识的人,两人经常一起玩。

虎子虽然还小,脑子却灵光得很,是个很招人稀罕的小家伙,现在一听虎子怎么了顿时忙跑到兰花的身边问道:“姨,这是咋了,虎子咋了。”

兰花此时早已六神无主了,看着二狗来了,急忙慌张的说:“俺也不知道,俺来的时候这材垛和房子就是那个样哩,虎子娘说虎子还在里呢,问她啥也不说,你快,快点救救虎子呀,那可怜的娃子呀。”

二狗一听当时就急眼了,几步冲到虎子娘的身边,一把抓住那婆姨的手问道:“说,房蹋的时候虎子在哪捏,”那婆姨却是呆呆的看着二狗,根本不答话,只是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俺的娃还在里呢,谁救救他呀,让俺干什么都行,俺的娃呀。”

这样的事二狗走难的时候看得多了,虎子娘这是被蒙了心哩,二狗立刻一手攥着虎子娘的衣裳,另一只手抡圆了啪的一个嘴巴箍在了虎子娘的脸上,啪的一巴掌将她打的趴在了泥里。

兰花一看顿时生气拉,一把抓住二狗边撕挠着便骂道:“你个黑心肝的东西,让你救人,你这是做啥哩,欺负人哩,俺打死你,打死你个没心肝滴。”

二狗一把将兰花甩在泥里,冲她吼道:“滚一边去,俺救人哩。”

说着又来到虎子娘的身边吼道:“你可记得哩,虎子在哪捏。”

虎子她娘好像真的清醒了许多,一指那塌了的房角,颤抖的说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宝贝,撞的你舒服不舒服|在山坡摸老头裤裆小说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