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我找黑人鸭子的经历,美女穿校裙激烈啪啪

2020-10-15 12:01:44【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仪式 孙海也是打了个哈哈,随即道:“身材和模样我就不说了,大家有目共睹,但她的活超级棒,比我以前玩过的那些好了不止一样档次,我感觉我都爽上天了!”“干了几次?&rd

仪式

 

 文学

孙海也是打了个哈哈,随即道:“身材和模样我就不说了,大家有目共睹,但她的活超级棒,比我以前玩过的那些好了不止一样档次,我感觉我都爽上天了!”

“干了几次?”阿豪也是红光满面。

“真正意义上的一个七次郎!”孙海很是自豪。

“可以啊,老哥我这才做了五次,你小子绝对是男人中的战斗机啊!厉害厉害!”阿豪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别提了,谁让她太诱人了,老弟我实在把持不住,干一次要一次!”孙海洋洋得意的说着。

“豪哥,我看你脸色这么苍白,还顶得住不?要不你休息休息,改天再继续?反正村子的美女们又不会跑,身体重要啊!”孙海话锋一转。

“看你这话说的,你老哥我怎么说都“身经百战”,我家的春花一点不比别人差,老弟你放心,我决定再干她两次,再收!”

这俩人只要一说话,聊得就很起劲儿,不过人家聊的感觉,我是体会不到了,毕竟这不争气的玩意儿!

“我说张诚,你咋不说话?是不是昨晚虚了?情绪这么低沉!”孙海看向了我。

“啊?没,我就是昨晚次数太多,太累了,比较困。”我心里有些发虚的回答。

“不可能,我才不信你,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你骗没骗我,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快说说,昨晚你到底咋回事?你不会……”孙海嘴上倒是没个把门的。

阿豪听到孙海和我的话,随即道:“张诚老弟啊,说实话,你也真够怪的,我回来了后你就已经睡着了,推了你半天你才醒,问你昨晚的情况你也不跟我说,你说大家都是男人,还有啥不能说的么?”

“豪哥,他这小子就这样。”孙海眼珠子转了转,随即对我说道:“张诚,跟我去悬崖一趟!”

“干啥去?”我问道。

“平常你脑子不是挺灵光的么,今天这是咋了,当然是去拿物品啊,把后备箱的东西搬来,咱们在这待个十天半月,反正我是不想走!”孙海撇了撇嘴。

“十天半月?你是没事,我连工作都没有的啊!”我一听他说待个十天半月,立马就急了。

他孙海是有钱人,我不一样,我大学毕业就失业,再不抓点紧,媳妇儿都娶不上了!

“你有没有点出息,咱俩不是说好了,我给你钱么,再说了,你去找个破工作一天能挣几个钱?还不如咱俩混呢!”孙海一边说,一边真就掏出了一沓钱,狠狠的塞进了我手里。

我握着这一沓钱,虽然明知不合适,但不知为何却心安理得,也就不多想了,跟着他按照来时的路返回。

“别还我,我知道你小子不是那么爱钱,但是我告诉你,咱俩是兄弟,我最不缺的就是钱,卡里还有上千万,要花多少咱们有多少,你出去找个工作还忒受气,累死累活能挣几个钱?行了,咱们走吧。”孙海看我拿着钱发楞,随即走到了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能跟你比么?我家里人都指着我能安安生生找个工作,挣点钱娶媳妇呢。”我回道。

“别墨迹,走!咱们是兄弟!”孙海又拍了拍我的肩,示意我麻利点。

我暗暗排腹有钱真他娘是爷!随即也就不再迟疑,跟着他往回走。

就在我俩快速往回走的时候,孙海竟然蹦出一句让我满脸涨红的话:“说实话,我是真没想到你小子下面那玩意儿不行,真给我丢人,幸亏我及时住嘴把你带了出来,不然还不知道豪哥心里咋笑话你呢!”

“你滚,我下面那玩意儿好用着呢!”突然被孙海一说,我下意识的回答。

“兄弟,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咋了?咱俩这么多年兄弟,你骗不了我!”孙海此时竟面色一正,对我问道。

我见孙海都这么问了,一咬牙回答:“实话跟你说了吧,是这么回事”

当我把整件事说完,孙海看我的目光异样起来,让我浑身不舒服,只听他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对我说道:“你真够奇葩的啊,那样一个大美妞你竟然硬不起来,还自己回去撸!”

“你问我,我是问谁去?你以为我不生气?当时在单间里我不说也是因为怕豪哥笑话。”我回答。

“不可能啊!”孙海趁我不注意,用手拨弄了一下我裤裆。

“日你大爷,你干啥?”我及时反应。

“我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孙海说完,一把把我的裤子给拽开,然后用手拨弄了没几下,我下面这玩意儿就硬了。

孙海见我下面这玩意儿有反应,挠了挠头道:“这是咋回事啊,没道理啊,按理说你应该很是威武,让你找的那个阿美欲仙欲死才对啊,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听说有人有心理问题,一到关键时候就软,你不会就是……”

“你滚,我不是,你道听途说都不可信!”我笑骂道。

“行吧!”孙海没有再多说什么,不过我看他的表情,他应该是不相信我没精神障碍。

山路难行,我总感觉背后又双眼睛在盯着我们,可我回头看了七八次,就是没有看到有人跟踪,我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孙海,我总觉得有人跟着咱俩,你呢?”

“我看你是下面那玩意儿不行带给你的打击太大出幻觉了吧?还有人跟着咱俩?这天还没亮,谁会现在出来呢?不跟别人跟着咱俩,你这想象力真高,赶紧走吧,别疑神疑鬼的。”

我听到孙海说的话,感觉确实是自己想多了,这四面环山,除了我们连个鬼影都没,又怎么会有人跟着我俩这跟神经病一样的人呢?

又走了一会儿,我们终于来到了孙海停放越野车的悬崖处,但是让我们无语的是,他的越野车被人轱辘都给扎坏了,我日了!

“我日你奶奶的嘴,哪个孙子干的缺德事?!”我不敢相信的大叫道。

“行了,之前咱们来的路上,碎石,尖瓦片多的是,可能是我开的时候没注意,扎破了吧。”孙海倒是一点都不在意。

“问题是,咱俩咋回去啊!”我使劲踹了一脚车轱辘。

“回去?简单,我给我公司的员工打个电话,他们直接派车来接我了。行了,跟我一块搬东西,搬完赶紧回去,我还要睡觉呢,累得慌。”孙海打了个哈欠,拍了拍手。

我心想也许自己真的是这几天没休息好,总是不在状态,胡思乱想的,索性不再多想,跟他一起搬东西,我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历经了千辛万苦,可算是回到了女人村附近的小院子里。

天色已经大亮,我们回来后就发现阿豪和一直不怎么出现的张立昌俩人正在房顶。

“豪哥,你们不休息干嘛呢?”我问道。

“你们回来啦,快上来看啊,女人村真热闹!”阿豪看到了我俩,随即对我们挥了挥手。

“热闹?”孙海一听,二话不说,就爬上了房顶,我也紧跟其后。

等我俩上来以后,我放眼望去,我尼玛,整个村子里女人应该是都出来了,他们穿着特殊的衣服,做着一些我根本看不懂的动作,我猜应该是什么仪式吧。

毕竟这些古老的村子有些特殊的习俗很正常。

“这是你俩的!”就在这时,阿豪从包里拿出两个卖相很好的望远镜递给我和孙海。

“还是豪哥想的周到啊,望远镜都带这么多,小弟佩服啊!”孙海接过望远镜,脸色洋溢着窃喜。

我接过望远镜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赶紧朝着村子望了过去,我看到这些女人们手里都拿着东西,她们的动作我好像在哪里见过,给我一种不正常的感觉,。

也不知道我是咋了,就对孙海说道:“跟我去村子里!”

“你发什么疯,你没看到村子里正在举行重要的仪式么?”孙海一脸懵逼的看着我。

“哎呀,跟我走就是了,我就是想看看这些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就这样,我和孙海俩人来到了村口。

就在我们要继续往里面走的时候,出现了几个村子里的美女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其中一个竟然是昨晚的阿美。

我看到阿美之后,心中尴尬,低着头,想要往回走了,可当我看到她们几个女人中为首的美女时,就又不想走了。

这个美女看上去比阿美等人都大几岁,但她的容貌和身材都是上上之选,她的气质也在其他女人之上。

“嘿呀,大美女啊,我说你们干嘛拦着我们啊!我们没有恶意,就是来看看你们村子里搞什么重要活动,纯属好奇,纯属好奇。”孙海脸上堆着笑,对这几个女人们说道。

就在这时,阿豪和张立昌两人也跟了过来。

“孙海老弟,你俩咋不往里走了?”阿豪走到我们身边对孙海问道。

“这个女人,极品啊!”阿豪也看到了为首那个年长几岁的女人,忍不住脱口赞叹道。

“四位,我们村子正在举行圣女仪式,外人不可以参加,你们要是坏了规矩,我们就会把你们赶出村子。”为首的这个女人一边说,一边竟拿出了一把长剑!

这要是不知道的人看到,还以为正在拍摄武侠片呢,都什么年代了还拿出一把锋利的长剑……

不过说实话,这女人持剑还真是人间尤物,让我实在有点受不了!

“别啊,几位美女怎么还拿出剑了呢,不过就算你们有武器,凭你们几个女人,也挡不住我们,更赶不走我们,还是让我进去看看吧而且我……”

阿豪话都没说完呢,那个年长的漂亮女人,就一剑砍在了一旁的巨石上面,只听金属声发出,那块巨石,竟一分为二了!

第5章 圣女

 

“我……”阿豪看到地上的碎石,满脸的懵逼,早已忘了他刚才要说的话。

“你们走吧,我们村子白天不欢迎你们,晚上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你们坏了规矩,我们可是会好好招待你们的,哼!”年长的女人冷哼一声,带着阿美等几女离开了这里。

等她们离开后,我们四个也就不过多逗留,而我则是朝村子里望了一眼,这才发现,村子里的女人们正围着一个女人,应该就是她们口中的圣女了。

最重要的是,我还看到了一排排密封的大缸,跟我之前在阿美院子里见到的一模一样,难道说这些大缸还有其他作用?

等我们回到居住的小院子后,我对阿豪问道:“豪哥,我看到村子里有一排排的大缸,而且她们的活动也是神秘的很,你知道怎么回事不?”

“应该是用来研制某些东西的吧,你别瞎操心,管他装的是啥呢,就算里面装的都是死人跟咱们也没关系啊,孙海你说是不是?”阿豪白了我一眼。

“没错,豪哥说得对!”孙海随口附和道。

“你们觉得刚才那一剑切巨石的妞儿咋样?虽然年纪是大了点。”阿豪对我们问道。

“不怕死你就去,我们不拦着你。”一直没有存在感的张立昌破天荒的当着我们面回了阿豪一句。

“张哥,难道你熟悉那狠妞儿?”我听到张立昌说话,下意识问了一句。

“不认识,你们聊吧,我回去睡觉了,而且我再待一两天就离开了。”张立昌听到我这么问,面色有些慌张,摆了摆手离开了。

离开?

我听到这俩字眉头紧皱,这个村子有多好,是个男人都不愿离开,虽然我不了解张立昌,但我也是个男人啊!这种地方是个男人都不想离开,这张立昌又为什么要离开呢?

当然,我并没有过多去想,也许张立昌真的是累了也说不定。

“张诚,你愣着干啥呢。喝酒去!”孙海看我站在原地发愣,随即朝我摆了摆手,让我去屋顶喝酒。

就这样,我、孙海和阿豪,我们三在屋顶喝着酒,上句不接下句的聊着。

喝了没多一会儿,我就晕乎乎的下去睡觉了,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七点。

我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孙海和阿豪两人聊天呢,随即孙海察觉到我醒来,对我打趣道:“你小子可算醒了,真能睡,跟猪似的。”

“别扯没用的,你俩聊啥呢,神神秘秘的。”我问道。

“嗨!能聊啥,还不是那些村子里的女人啊。”阿豪摆了摆手。

“行了,咱们行动吧!我还是去找我的春花。”阿豪再次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豪哥,等会儿我啊,我也去!”孙海一看阿豪往外走,给了我一个快点起床“作战”的眼神后,紧跟着离开。

我大脑不在昏沉,刚坐起来,张立昌竟然来到了我的单间里。

“张哥,刚睡醒?”我笑着问道。

“是啊,我还去找我的老相好阿青,你小子昨晚应该是没做那事吧?”张立昌话里有话的看向我。

尼玛?他怎么知道我昨晚上没做那事?

按理说这不应该啊,我昨晚回来的时候,张立昌应该还没回来,他怎么就知道呢?难道只是猜的?

见我迟迟不说话,张立昌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这里是地狱也是天堂,祝你好运吧!”说完,他就离开了。

我压根没听明白他啥意思,天堂?地狱?总之,我隐隐觉得,这地方没那么简单了,还是留个心眼最好。

不一会儿,我再次来到了村子里,路过阿美家时,我突然有一种想要立马冲进去把她按在床上使劲摆弄的心思。

可我还是很快把这个想法给掐灭了,现在再去她家的话,不管如何,都相当于给自己找不自在。

想了想,我还是准备换一家。

走着走着,我看到一家院门上挂着一个绣着我不认识的图案的肚兜,很吸引我。

看到这精致又漂亮的肚兜,我停了下来,我决定,今晚就到这家了!

当然,进去之前,我还是先偷偷拨弄了自己下面这玩意儿几下,看了看有反应,这才找回了自信,悄悄推门。

门被我推开后,我走进院子,可是一排的木板挡住了我的去路。

这么高的木板,怎么进去?

就在我没办法往里面走的时候,阁楼窗户边出现了一个女子对了嘻嘻的笑。

我趁着月光还算明亮,抬头一看,这不是今天白天的圣女么?

这个圣女我见过,今天白天整个村子得活动都是为她举行的。

她的样貌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好看不止一个档次,好似仙女下凡,让我无法升起一丝的亵渎之意。

因为当时距离太远,我看的不是很清楚,现在有了机会,我可不能放过!

她噘着嘴对我做了个鬼脸后就离开了窗户边,而我则是恰巧发现木板最边缘处有个乌漆嘛黑的洞口。

我站在原地,想到刚才那个圣女的绝色,一咬牙,决定从这洞里钻进去!

洞口很窄,也幸亏我长得够瘦,但还是钻洞可不是那么容易,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是钻了过来。

当我稳住身形,拍了拍身上的土时,发现我的正前方的圣女正好奇的打量着我。

因为天色黑,月光也不是那么的明亮,我实在是看不清楚她的脸。

但是我知道,她很美,是那种让我心里会莫名自惭形秽的美,因此,我对她很有好感。

我慢慢的朝她走了过去,来到了她的身边,这才看清她的容貌和身姿。

她身穿特殊的服饰,好似百褶裙一般,包裹着她那惊人的好身材。五官也是端正秀丽,她遮遮掩掩地更增几分韵味

她的秀发披垂素肩,姿色动人,有如柳杨醉舞东风。

走进再看,她脸上皮肤,白中透红,红中透白,润腻无比,吹弹得破。双颊梨涡隐约隐现,那晶莹似雪的肌肤,挺直小巧的琼鼻,以及黑白分明的那双剪水双瞳。

这一切都似荡漾在神奇雾海,真是艳若天人,国色天香。

对,她真的很美!

“你进来吧,我去给你倒酒!”圣女有些害羞的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进屋。

我走进阁楼里面,跟阿美家的风格完全不同,这里的装修典雅且传统。

很快,她就给我倒好了一杯茶,有些放不开似的,把茶递给了我,倒:“喝了吧。”

我接过这杯酒,一饮而尽,对她问道:“你就是今天的圣女吧?你们今天到底在干什么啊?”

“是这样,我们村子有习俗,符合条件且满十八周岁的女子可被选为圣女,将来管理村子。”圣女慢悠悠的说完,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盯着我看个不停。

“这样啊,这就跟村长差不多呗。”我暗自好笑,一群女人玩的还挺高。

“村长是什么啊?”圣女听到我的话,一头雾水。

我一听,大小是个圣女,怎么消息这么堵塞呢,随即道:“村长就是一村之长,你连村长都不知道是啥难道你们村子一直都是女人管着吗?没男人?”

“不懂。”她没有回答,而是摇了摇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很是清澈,让我有一种想要疼爱她的感觉。

“不对,那你是圣女,也是刚满十八?你还是个处女?!”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

被我这么一问,圣女的脸突然红了,大胆的对我点了点头。

听到她是个处女,我第一反应却不是很高兴。

因为,像她这样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还是个处女,现在却要被我这个陌生人轻易的夺走贞洁,我反而很郁闷,觉得自己整个胸腔就像一口锅,一口高压锅,压力加大,加大,就要爆炸了,可还是挥发不出来。

尤其是当我看到她听到我那么一问,眼中明显闪过的挣扎之色时,我就知道,她不是心甘情愿的!

这个村子有问题!

我突然意识到,这里真的不简单,一开始我就觉得这里很蹊跷。

而且,我今晚来这之前,张立昌又跟我说了奇怪的话,现在这样女子,在村子里有身份地位的女子,竟然摆脱不了被陌生人这样的命运!

“你既然不愿意,为什么还要留门,要跟我做?”我深呼出一口气,问道。

“这是我们村里的规矩,任何一个村子里的女人都逃避不了的宿命,我是圣女也一样。”圣女眼中有着一丝落寞和无助,更多的是诧异,应该是没想到我会这么问。

“封建迷信害死人,你是个人啊,你有你的自由。”

“我忘了是谁说的来着,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都有思考和选择的权利。”

我认真的看着圣女,此时却对她升起怜悯之心,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竟然想把她给带出这里。

“我别说这么多了,既然你喝完了,咱俩就开始做吧!”她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鼓起勇气对我说道。

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她话音落下,就开始脱起衣服了,紧接着,她走向了床。

被她这样一搞,我哪里还受得了?

一个人间极品脱光了摆在我面前,我要还不做那事的话,真就不像个爷们了,有可能真有人面对这种情况还把持的住,但我,可没那么禽兽不如。

她就这么赤果果的在床上等我,举手投足间,优雅而恬静,论她身材,简单形容是削肩、丰乳、细腰、翘臀,无一不引人入胜!

可能是我太过激动,也可能是我的欲望没有想象中应有的强烈,更可能是我心虚,怕我下面这玩意儿不争气。

趁现在我下面这玩意儿还硬着,我迅速来到她的身边,大手粗鲁在她身上开始游走,准备直接开干!

而她好像是被我吓到了,眼角的泪珠滴落,让我感觉到说不出的苦楚。

见到她这样,我心里莫名发软。

而她恰恰看出了我的变化,对我说道:”快来吧!”

她说完,闭上了双眼,紧咬着嘴唇,等待着我的宠幸。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我跟大多数男人的性格很不同,我不是那种把女人当做玩物的人。相反,我是那种,只要对方不勉强,我会对她负责的那种人。

我也不是虚伪,可我看到了现在跟禽兽一般的自己,还是自嘲一笑。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我找黑人鸭子的经历,美女穿校裙激烈啪啪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