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我半夜摸妺妺的下面好爽/新婚调教灌种小说

2020-10-15 14:17:02【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用力的咽了口吐沫,然后声音十分细微的说道:“我倒是可以先发给你一个,不过……不过我要在这里教你怎么用它……” 听着杨二牛声如细蚊,王艳

用力的咽了口吐沫,然后声音十分细微的说道:“我倒是可以先发给你一个,不过……不过我要在这里教你怎么用它……”

 文学

听着杨二牛声如细蚊,王艳丽先是蹙着眉头探头努力的听,当她听到自己可以现在就有一个,而且还能得到杨二牛的亲自指点,心里顿时就要乐开了花。

“太谢谢你了二牛大夫。”说着,王艳丽不由得在杨二牛那已经滚烫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许诺道:“二牛大夫你放心,等到了家,我就把钱给您补上。”

王艳丽哪里知道,想要学这东西的用法,自己还要做非常多的准备活动……

“不……不用谢,钱就不用了,就算是我送你的。”

见王艳丽并没有反对,杨二牛的心才稍稍的安定下来,随即他站起来走到箱子边,挑选了起来,看看应该给王艳丽用个什么型号的。

一会儿的功夫,杨二牛挑好了一个觉得合适王艳丽的,即不会弄得她太过疼痛,又会让她很舒服的型号,他一边拆着包装一边说道:“你准备一下吧,马上就给你演示一下这个东西怎么去用。”

此时的杨二牛说的有板有眼,他一改之前那种愣头愣脑的样子,看上去还真有了几分大夫的样子。至于王艳丽,她对杨二牛还是非常信任的,只是听了杨二牛的话以后有一些为难。

纠结了一会儿,王艳丽小声问道:“二牛大夫,我要怎么准备呢?”

说罢王艳丽将头埋在了胸前,生怕杨二牛笑话自己什么都不懂。

“就是将裤子给脱了。”杨二牛说得非常干脆,此时他已经将东西拿在了手里。

现在哪怕王艳丽不想了要停,他都怕自己会停不下来了,所以话说的也比较强硬,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医生在命令自己的病人一般。

“啥?”王艳丽惊呼一声瞪大了双眼,然后失声叫道:“为什么要我脱掉裤子啊?”,

说着,王艳丽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裤带处,生怕杨二牛会亲自动手。

杨二牛见王艳丽的反应这么大,顿时也有些慌了,他在心里暗怪自己不应该这么着急,应该慢慢来才对。只不过话已经说出口了,由不得自己再收回去了,于是杨二牛只好硬着头皮指着那盒子上的女人说道:“你看看这上面的,如果你不脱的话,就没有办法教你了。”

王艳丽注视着那个没穿衣服的女人,这才想起来,这东西用的时候,自己是不能穿着衣服的,现在她有些后悔,不应该答应他在这里教自己。

见王艳丽蹙眉不言语,杨二牛知道她在做心里斗争,于是他也有了信心。因为刚刚自己太过急躁,所以这回他装出了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深呼吸了几次,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这次千万不能再急了,特意让脸上的肌肉放松了下来,却还是有些紧张的盯着王艳丽……

等了一小会儿,虽然王艳丽还是有点不自在,不过她却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明知道在这里和到村卫生室里学没什么两样,自己却还这么的紧张,而且刚刚还有一瞬间,竟然还把二牛大夫当成了坏人,顿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好吧,不过……二牛大夫,你能不能先把脸转过去啊?”

“大夫”这两个字,被王艳丽喊的很重,她在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大夫,反正回去了也得让他看,那还不如在这里就先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这时杨二牛转过了身,王艳丽见状咬着嘴唇,缓缓的将自己的裤子连同那贴身布条一并的褪了下来,这时山里的清风一吹,王艳丽感觉有些凉飕飕的,但是十分的舒服,而她的脸上却显露着紧张。

学着那图画上的女人,王艳丽也坐在了地上,然后向着杨二牛的方向将自己的双腿摆了个诱人的弧线,接着深深的低着头小声说:“二牛大夫,现在……请您教我吧……”

听到声音杨二牛慢慢的转过身来,此时杨二牛的心里十分的忐忑,只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就连这眼前的景色,他都感觉有些变得朦胧不清了。

直到……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定格在了这一瞬间,那是多么的优美,芳草青青之下的诱人正一动一动的,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在呼唤自己快来探索……

就在这一瞬间,杨二牛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已经沸腾了,血液直冲大脑,恍恍惚惚间,那有些僵硬的双腿,不知是如何已经来到了王艳丽的面前。只见他缓缓的蹲下,一只手就像受到了强大的吸引般,不由得伸了出去……

王艳丽听到了杨二牛的脚步声,可她却没有抬头,更加不敢看向正注视着自己的二牛大夫,只好将自己的头埋得更低。

忽然王艳丽感觉一只火热的手与刚刚那种凉飕飕的感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却比刚才更加的真实,更加的让自己渴望。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在渴望什么,也许是对方更加深入的探索,也许是希望这一切快点过去……

王艳丽现在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外界的一切,似乎都完全脱离了她的世界,随着触摸渐渐深入,王艳丽忽然觉得有种由内而外的释放感。

她似乎已经忘记了现在正发生的一切,也忘了除去自己,没有给任何人看过的身子正丝毫没有遮拦的,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一个男人的面前,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自己才认识不到一天……

这种感觉王艳丽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这个没上过几天学,甚至连字都不认识几个的女人,就更加不清楚现在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感觉自己仿佛是进入到了传说之中的天堂一般,伴随着自己不由自主的扭动,她只想让这一切来的更加猛烈些,她感觉自己已经疯了……

此刻的杨二牛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他正陶醉的用一只手在温柔的抚摸,另一只手则有颤抖的紧握着那根长长的胶棒,速度非常慢的运动着,生怕弄痛了自己面前这个纯洁的小天使。

而自己的那根正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这时王艳丽忽然猝不及防的扑向杨二牛,她紧紧的抱住了杨二牛的头……

在这种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木里,晚霞在这林之中映下了一片红光,怀抱着这样一位未经人事的少女,当杨二牛大脑之中的两个声音完全变成一个的时候,他手中的那个胶棒已经掉在了地上,而他此时的手中,则换上了一根真正的东西……

随即杨二牛微微的低下了头,他的双唇向着那张香气微吐,似张未张的樱桃小口印了上去,一丝口水不由流入其中,紧跟着便用舌尖撬开了一个缝隙,与那小口之中的香舌缠绕在了一起……

足足持续了数分钟之久,杨二牛才有些不舍的放过了这张小嘴,只见他轻轻的将怀中的王艳丽放倒在地,然后身子直接印了上去……

第5章 救人

 

感受着王艳丽身下的柔软,杨二牛长长的出了口气,正当他一切准备就绪,刚要慢慢进入的时候,附近一声枪响打破了寂静,杨二牛一个激灵翻身而起,大脑瞬间清醒了过来,他暗自责备自己,如果不是这声枪响,刚刚自己差点铸下大错。

不过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因为听声音那枪响之处,离这里不是很远,如果只是个打猎的还好说,要是碰上了坏人,那可就麻烦了。

这时大片的飞鸟被这枪声惊得四处乱飞,而躺在地上的王艳丽也已经坐了起来,她一边穿裤子一边有些惊恐的问道:“二牛大夫,这是怎么回事?”

“嘘……”见王艳丽的裤子已经穿上了,杨二牛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他来到一颗距离自己较近的矮树旁,用力的折下了一根胳膊粗的枝干抓在手里。

“你坐在这先别动,我过去看看。”说完杨二牛快步的向那枪声响起的方向奔去。

刚走没多久,杨二牛遇到一个中年女人气喘吁吁朝着他这边跑来,这时中年女人也瞅见了杨二牛,她先是站定瞪大了双眼,几秒钟后开口道:“是你呀二牛,你怎么回来了?那什么……你回来了也好,你刘娟婶子她……她……”

听到刘娟婶子,杨二牛怔住了,他有点紧张的问道:“我婶子她怎么了?”

说起婶子刘娟来,杨二牛还是很感激的,因为大学的学费,刘娟倾其了所有。

原来青牛村依山背林,生态环境良好,不过正因为这样,村子附近经常有野狼出没,所以每隔几个月,村里就会组织人手到村子周围猎杀野狼,而今天恰巧只有一个猎户在家,其余的要等到明天才能回来。

听中年妇女说刘娟被野狼咬了,现在情况非常危急,猎户忙着打狼没工夫照顾刘娟,杨二牛顿时皱眉道:“我去接婶子回来,不过麻烦一大婶儿,你去前面喊上一个叫王艳丽的女孩儿,你俩陪伴着回去。”

中年女人有些吃惊的道:“你自己去?这……”

妇女不是瞎担忧的,因为村里的猎户进山都需要结伴,毕竟一个人容易出事,更别说杨二牛根本不是猎户,她担心他一个人危险。

只见杨二牛沉声道:“我现在是咱们村的医生,我有责任第一时间去救治伤员!”

说罢杨二牛朝前奔去……

刘娟此时处在她家的果园里,那是一座小山,中间隔了一片七八里的林子,之前那边就是野狼喜欢活动的地方。以前刘娟男人在家时,果园的事全靠他,但五年前的那场化工爆炸,让刘娟成了寡妇,果园的事也只能有刘娟来打理。

用了一段时间,杨二牛翻过后山,直到快出林子时,他才察觉有异常动静,于是立刻停下脚步,然后爬上最近的一颗大树上,躲在枝叶间张望起来。

片刻后,杨二牛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林中多处都有野狼晃动!

杨二牛望着林外的果园,十多只野狼已经进了园子,它们围在一排小木屋外,直觉告诉杨二牛刘娟婶肯定藏在那里。

杨二牛当机立断,回身下了树,他没有直线前进,而是顺着林子绕行。

他小心翼翼的绕到果园的另一侧,那边没被狼群围上,于是杨二牛悄悄扑进园内,有惊无险的到了那排木屋后,接着轻巧的翻到了最后一间屋顶上。

随即杨二牛费了好大力气,这才将一块顶板揭开,顿时下面传来惊呼声,杨二牛立即喊道:“婶子你别怕,我是二牛!”

说着他又用了好一会儿时间,揭开了几块顶板,然后纵身从孔洞内跳了下去,还没等杨二牛站稳,一条娇俏的身影不顾一切的扑进了他的怀里,只听刘娟那银铃般的嗓音带着哭腔道:“二牛你怎么回来了……吓……吓死婶子了,呜呜……”

杨二牛还没来得急回答,忽然觉得手上的触感不对,不由得低头看去,只见刘娟身上的衣衫破烂不堪,从后背到翘臀露出了一大半。

尤其是身下的那一片,不知道是怎么撕破了,臀沟都露着,里面那条白色的布条,勉强遮着神秘位置。

这时杨二牛怀内的刘娟颤声道:“二牛,你懂医,快帮婶子看看,我的屁股被狼咬了一口,是不是被咬……咬掉了……”

杨二牛一愣,目光注视着她那圆滚滚的雪臀,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

刘娟虽然四十多岁了,不过身材依旧保持的很好,特别是有着惊人臀围。尤其是夏天穿着薄薄的纱裤,那圆滚的大臀线条分明,诱人之极。

据说刘娟的邻居是个快八十岁的老头,那方面早就不行了,结果有次见到刘娟扭腰晃臀的在他面前走过,居然还来了第二春,由此可见刘娟那肥臀的威力有多强大了。

杨二牛考上大学的时候,除了他嫂子王冬菊,就属她给的钱最多,因此那段时间大家都走得很近乎,他也没少看到刘娟抛来的媚眼。

不过让杨二牛奇怪的是,刘娟这个女人平时是出了名的胆子大心细,否则她也不可能敢一个人来这边管理果园,今天怎么会怕成这样?

难道……

想到这里,杨二牛心里一热,注视着刘娟说:“那婶子你站好,我看看情况。”

刘娟从杨二牛怀里出来,只见她圆圆的脸蛋上红晕满布,这哪里像是害怕的样子。

这时,只听刘娟带着无限风情的“嗯”了一声,随即站直了身。

她的衣襟也被咬破了不少,而里面竟没有束缚,那粉嫩的饱满一大片展现在杨二牛眼前,看得杨二牛心里迅速燃气火焰来,只见这时杨二牛的大手不由自主的探了出去,一把抓住了刘娟的臀肉。

刘娟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呼,然后不由的伸手按着面前的木桌,接着腰身扭动了起来,还故意向后顶,结果不小心顶到了一个异物,刘娟失声叫道:“呀,什么东西啊……”

充满诱惑的娇呼声,让杨二牛再也忍不下去了,于是他的大手像捏面团般,大力的捏揉起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我半夜摸妺妺的下面好爽/新婚调教灌种小说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