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摸老头裆,乖 我要放冰块进去

2020-10-15 14:18:48【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他装出一副惊愕的样子,但双手还是舍不得放开姚美霞,结结巴巴的说道:“婶,怎么是你啊?” 姚美霞满面羞愧的瞪了他一眼,嗔道:“你这样子成何体统?快放开我!”滕小

他装出一副惊愕的样子,但双手还是舍不得放开姚美霞,结结巴巴的说道:“婶,怎么是你啊?”

 文学

姚美霞满面羞愧的瞪了他一眼,嗔道:“你这样子成何体统?快放开我!”

滕小春在姚美霞的裤裙上抓了一把,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她。

姚美霞爬起来,抹净了滕小春留在她嘴上的口水,骂道:“你个坏小子,什么都不懂,就敢乱来?”

滕小春笑嘻嘻的看着姚美霞,厚颜无耻的说道:“婶子,我不懂,那你可以教我啊。”

“呸!你这个坏小子,你是不是欠打啊?”姚美霞说完,捡起旮旯里的扫把,作势欲打。

滕小春连忙起身,一把将她拦住,小脑袋一边在她的怀里乱拱,一边求饶道:“婶子,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姚美霞被他拱的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一样,软弱无力的嗔道:“坏小子,快……快放开,婶子真生……生气了。”

听到姚美霞的话,滕小春也不敢太鲁莽,及时的松了手。

扫把在滕小春的头上轻轻的敲了敲,姚美霞佯怒道:“坏小子,胆子不小啊,婶子的豆腐你也敢吃,就不怕你叔打断你腿么?”

滕小春见姚美霞敲得很轻,知道她并没有真生气,色胆又起,嬉笑道:“只要婶子不打断我的腿就行。”

姚美霞恨恨的骂道:“坏小子,你对婶子是不是早就有想法了?”

滕小春跪在床上,委屈的差点掉下鳄鱼泪来,狡辩道:“婶子,今天这事怪不得我啊。我睡得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梅姐在跟我闹着玩的呢。”

姚美霞想了想,这事还真的怨不得这小子,要怪只能怪自己太轻……轻薄了。

哎,这个哑巴亏只能自己吞下了。

丢掉扫把,姚美霞羞着脸整理了一下凌乱头发和衣裙,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点着滕小春的额头道:“这事到此为此,不要在外面胡说八道,否则有你好看。”

滕小春砸了砸嘴巴,意犹未尽的样子,笑嘻嘻的说道:“我知道的,婶子,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绝不会在外面说我亲了美霞婶子。”

姚美霞的脸又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掐着滕小春的脸蛋,装腔作势道:“你还敢胡说!”

滕小春似哭欲笑的求着饶,“好婶子,我再也不敢了,你就饶了我吧。”

“哼!”姚美霞气呼呼的松开了手。

呆了一会儿,滕小春仰着头问道:“婶子,你怎么来这里了?”

姚美霞这才想起来自己此行的目的,说道:“坏小子,快起来,你叔请你早吃饭。”

滕小春不相信似的盯着姚美霞,愕然说道:“啥?婶子,我没听错吧,大庆叔什么时候吃斋念佛了,这么有善心?”

姚美霞俏脸一红,嗔道:“你是去还是不去呀?”

“去,有饭蹭怎么不去呢。”滕小春天不怕地不怕,连姚美霞的豆腐都敢吃,难道还会怕一顿饭不成?

迅速的爬起来,胡乱的擦了一把脸,滕小春跟着姚美霞来到了她的家。

刘大庆家的大堂上,酒菜已经摆好了,鸡鸭鱼肉一应俱全,满满的一桌,像过年似的。

我的个娘呀!

滕小春心里暗暗的叫了一声,哈喇子顿时流了出来,刘大庆搞什么鬼?该不会是什么鸿门宴吧。

看到滕小春进来,刘大庆连忙笑脸招呼道:“小春来了,快坐吧,准备开饭。”

在座的除了刘大庆、虎子父子两之外,还有一个人,桃花村开诊所的刘永才。

刘永才四十几岁,中等身材,脸庞消瘦,颧骨高耸,一对眼珠子溜来转去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人。

等到滕小春坐下后,刘大庆端起酒杯,笑道:“今天很难得啊,请到了桃花村的两位医生来喝酒。来,咱们先干了第一杯。”

刘永才端着酒杯,媚笑道:“谢谢村长。”

滕小春虽然感到此事大有蹊跷,但经不住扑鼻美味的魅惑,“咕噜”一声,喝下一杯农家米酒后,夹起鸡腿就往嘴里塞。

酒过三巡,刘大庆忽然问道:“小春,你师父离开多久了?”

滕小春只顾着嘴里的大肥肉,也没在意,掐了掐手指,满嘴油渍的说道:“过三个月就快两年了。”

“是啊,快两年了。”刘大庆叹了口气,装出一副关心的模样,“小春,医务室的看病情况怎么样,生意好吗?”

滕小春吞下嘴里的大肥肉,又倒了半碗鸡汤喝了,漫不经心的说道:“别说病人了,就连一个鬼影子都看不到,乡亲们都到永才叔的诊所去了。”

刘永才不屑的看了滕小春一眼,洋洋得意的喝了口米酒。

刘大庆又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的说道:“小春,医务室去年应缴的村提留款,到现在一分钱都没交,今年的上缴期限又快到了。”

滕小春抹了一下嘴角的油渍,不以为然的说道:“村长,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呀。你尽可以放心,我师父有的是钱,只要他一回来,村提留款马上缴清,绝不赖账。”

“呵呵,我记得去年你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刘大庆笑呵呵的说道,“小春,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给你出个主意吧。”

滕小春心想,终于说到正题了!不露声色的问道:“村长,你有啥好主意?”

刘大庆喝了口酒,慢慢说道:“你师父能否回来还很难说,你也不太懂医术,守着医务室也是白耽误了时间。永才有意接手,不如就让他来打理吧。”

哦,原来是刘永才这个老家伙在打医务室的主意!

滕小春明白过来,断然拒绝道:“那可不行,医务室可是我师父的命根子,要是没了,等他回来,还不打烂我的屁股啊。”

姚美霞抿着小嘴好笑,心说这个坏小子,天不怕地不怕,还怕打屁股?

刘大庆一点也不着急,滕小春的反应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不相信,凭自己多年做村长锻炼出来的能力,还搞不定一个半大的孩子?

淡淡的笑了笑,刘大庆道:“小春,如果你答应把医务室让出来,你这两年拖欠村里的承包费就一笔勾销。怎么样,这个条件够优惠了吧?”

第005章 机关算尽

 

滕小春想了想,觉得刘大庆的话有几分道理。

那个破烂的医务室确实没多大用,自己现在有了仙术,想开个诊所还不容易啊,何必受刘大庆的鸟气,上缴什么承包费。

滕小春的眼珠子溜了溜,当看到刘永才的灼灼眼神时,觉得不能就这样便宜了这厮,于是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村长,你的条件是很优惠,可是,你替我想过没有,要是没了医务室,谁来养活我?”

刘大庆鄙视了滕小春一眼,语重心长的说道:“小春,你应该十八岁了吧,今年高中已经毕业了。难道就没有考虑过出去打工,自己养活自己?”

滕小春挑了一块肥肉塞进嘴里,油水四溢的说道:“村长,这句话可不该从你这个一村之长的嘴里说出来呀。我问你,二十一世界最缺的是什么?”

“是什么?”刘大庆皱着眉头道。

“人才!”滕小春擦了擦嘴角的油渍,正儿八经的说道,“我们国家正在大力召唤“海龟”回来创业报效祖国。毛爷爷曾经说过,农村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大有可为。你倒好,非但不支持我这样的人才在家创业,还要把我往外撵。你这个村长已经落伍了,跟不上时代了。”

刘大庆鄙夷的看着滕小春,“小痞子,你想笑掉我大牙吗?你算哪门子人才?”

“我怎么不是人才了?”滕小春不以为杵的反问道,“我堂堂一高中毕业生,桃花村有几个?你这个村长也不过是个初中生吧。”

刘大庆顿时无语,他没想到滕小春这张嘴竟如此犀利,自己不但没有说服他,反倒被他奚落了一番,这让他这个村长的颜面往哪儿搁?

看到刘大庆吃瘪的模样,姚美霞心里竟然莫名的生出一丝快意,凤眼看着对面的滕小春,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惊喜。

“小春哥,你好棒哟。”见到滕小春把桃花村最权威的父亲说得哑口无言,虎子大声的为自己的偶像叫好。

刘大庆有气正没地发泄,顿时虎目圆睁,瞪着自己的儿子怒道:“小兔崽子,大人在这里说话,你在这里乱喊什么!”

虎子吓得一抖,筷子就掉地下了。

看到刘大庆朝儿子发着无名怒火,姚美霞不乐意了,将虎子搂在怀里,凤眼瞟了一眼刘大庆,夹枪带棒的说道:“刘大庆,你有本事用到其它地方去呀。就知道吼儿子,还算是个男人么?”

刘大庆不傻,听出了姚美霞话里有话,满腔怒火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就蔫了,阴沉着脸,低下了脑袋,像个打了败仗的将军。

男人那方面不行,在女人面前就永远抬不起头来,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刘永才见事情闹僵,连忙笑着做起了和事老,“村长,你别生气。我来说几句吧。小春刚才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他现在刚毕业,刘武老医生又没回来,生活确实有点困难。”

刘大庆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刘永才,心说老子在帮你说话,你怎么反倒帮起那小子说话了呢?

刘永才笑了笑,道:“村长,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再补偿小春一笔生活费吧。”

刘大庆惊讶的说道:“永才,你可要想清楚了。”

在跟刘永才事先商量的时候,这条是没有的,所以刘大庆很惊讶。

刘永才点点头,笑着道:“小春,你说个数目吧。”

滕小春见刘永才这么痛快就答应给他一笔生活费,也是颇为不解,心里盘算着该不该答应把医务室让出去。

刘大庆的脸色慢慢的缓和下来,看着滕小春道:“小春,你看你永才叔多识大体,多关心你呀,这回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滕小春正犹豫不决时,感觉到酒桌下有只脚轻轻碰了碰自己,猜想应该是对面的姚美霞或者虎子,眼神往对面看去,只见姚美霞正望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

难道是美霞婶子在暗示我不要答应?

虽然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蹊跷,但滕小春还是选择了信任姚美霞。

“村长,这件事我做不了主。”

刘大庆听了大怒,指着滕小春骂道:“滕小春,刘永才做到这个份上,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

滕小春笑着道:“村长,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什么逼我把医务室让出去,但刘永才这么急着要医务室,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有什么猫腻,能有什么猫腻,没有!一点猫腻都没有!”像是被当场抓住的窃贼,刘大庆的脸变得极不自然起来,气势汹汹的指着滕小春,“滕小春,我告诉你,今天你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

滕小春也怒了,指名道姓的说道:“刘大庆,你是一村之长,说话要讲点道理好不好?我师父这个赤脚医生,是跟村里签了合同的,也得到了镇卫生院认可的。你就算要解约,也得找他本人呀。”

很显然,刘大庆也是有备而来的,振振有词的反驳道:“别跟我提你的师父,都快两年没见他影子了,他这个赤脚医生还称职吗?”

滕小春厚着脸皮道:“不是还有我吗?我是他的徒弟。”

“你?哈哈……”刘大庆反怒为笑,讥讽道,“滕小春,不是我看不起你,你也算是个医生?你只不过是借打针为名,想摸女人的屁股吧。”

滕小春一本正经的说道:“刘大庆,你不要狗眼看人低,我的医术很高明的。”

刘大庆略微沉思了一下,就着滕小春的话说道:“好!滕小春,既然你认为自己的医术高明,那么就由你和刘永才来一场医术比试,谁赢了,医务室就归谁。”

“好,我同意。”刘永才笑咪咪的说道,“小春,你敢不敢?要是你不敢,现在就把医务室让给我,我照样支付你一笔生活费。”

滕小春慷慨激扬的说道,“想我滕小春也是读书之人,明白什么叫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男人,该硬的时候,就得硬起来。疲疲软软的,哪像个男人?”

说完后,滕小春瞟了一眼刘大庆,也算是出了口恶气。

刘大庆的脸色骤然变得极度的愤怒,瞪着滕小春,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自己的女人指桑骂槐也就罢了。毕竟,她也是受害者,刘大庆可以忍,但他绝不允许其他男人如此肆无忌惮的嘲讽自己!

刘大庆瞪着滕小春,咬牙切齿的说道:“后天在村里举行医术比试。滕小春,你就等着滚出桃花村吧!”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摸老头裆,乖 我要放冰块进去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