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民工把我奶头掏出来_朋友胸大漂亮的E奶女友

2020-10-15 14:24:57【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黄欣一怒之下,将我抓过去,不由分说脱了裤子,直接坐到我的硬挺上面去。 这一坐,顿时让我们之间本来就尴尬的氛围,立时僵硬到了极点。“你,你居然当着我的面,当着你爸爸我的面,黄

黄欣一怒之下,将我抓过去,不由分说脱了裤子,直接坐到我的硬挺上面去。

 文学

这一坐,顿时让我们之间本来就尴尬的氛围,立时僵硬到了极点。

“你,你居然当着我的面,当着你爸爸我的面,黄欣,简单……你们,你们,唉!”愤怒到了最后,陈大贵满目震惊和复杂,但最后,却没有对我动手,反而一甩袖子,愤恨不已地走开。

而我心情忐忑不已,生理上又极度刺激,想说什么,但始终不知道说哪里。

身上的黄欣脸色微微一红,主动起身退却。

“跟我进屋。刚才那些话你都听到了?”黄欣边走边冷傲地说了一句。

看她这意思,似乎不但不为我偷听而反感,相反,似有些乐意见到这结果,但或许,只是为了让我更加卖力演戏,替她做事吧?

我心头如此想着,明面上却不敢和此时一脸煞气的黄欣较真。

随即谨慎地回应了一句:“都听到了。那个,那个什么,黄欣,我……我留下貌似不合适,不如,我们的事情就算了。你和你爸……”

“我哪来的爸?你小子还敢乱说?信不信,今晚上我就吃了你,让你三天三夜起不了床?你个呆子!”黄欣打断我的话,看似凶狠,说到最后,却是叹息一声。

第五章 意外事件

 

就在陈大贵摇摇晃晃起身,打算跟我详细解释红灯区的含义之时,却不想,门外他的一个亲信跑了过来,报了一个震惊的坏消息。

他的儿子居然死了?!

“你给我进来。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什么,我,我儿子死了?”陈大贵被这话吓得跳了一跳,彻底醒酒,赶紧开门,将门外那人抓进来追问。

那人进屋之后,发现还有我在这里,先是暗暗吃了一惊,随即才又和盘托出。

原来,就在我们搞事情的同时,陈大贵的假儿子因为下面失血太多,竟然抗不过去,于一小时之前活生生疼死了。

这一来,本来到此完结的这事,立即变得更加麻烦了!

该不会又得让我和黄欣假戏真做吧?

我当场一震,下意识感觉不对劲。

对面的陈大贵却以复杂到极点的眼神直愣愣地盯着我。

盯得我全身都毛骨悚然。

“老板,老板,你别发呆啊!这事,你得出个主意,不然没法收场啊!”那人见陈大贵被吓傻了,拍了他后背一下,着急地问道。

我在一旁看出来,这人显然还不知道许多内情,真以为陈大贵是伤心过度呆滞,但其实,他应该是因为不得不让我假戏真做,才郁闷罢了!

果然,在那人拍了后背之后,陈大贵清醒了少许。

“你马上封锁这消息,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说。还有……算了,我们过去亲自看看究竟。这件事,你最好给我闭嘴,要是除了我们三人之外第四人知道,你小子等死吧!”

虽然陈大贵是和那人说话,但眼神依然放在我身上。

其中威胁恐吓的意思不言而明!

说完,陈大贵不由分说拉着我一起,出了院子,到他煤矿厂的一个办公室隔间。

而身后那人,则吓得尿都来了,不敢多说别的,一直屁颠屁颠跟了过来。到了门口,不用吩咐,自觉地站在门外守门起来,不然任何人进来坏事。

而我和陈大贵二人,一进小隔间,就看到他处心积虑打算换出去的假儿子,果真是身体僵硬,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大宝!大宝?哦草尼么啊!早不死晚不死,现在来死?你特么的坑爹啊!”陈大贵蹲下去,先是用手指头试了试,发现这小子鼻子没热气,顿时叫骂起来。

骂话的同时,居然还用脚狠狠踢了过去。

这骂声和打声听在不懂内情的人耳朵里,可能是哭笑不得,以为他得了失心疯。

但在门口的我却知道其中意思。

虽然这小子是假儿子,但不管怎么说,也和陈大贵有感情,而且对外还是真儿子的身份,一旦撮合和他真女儿假儿媳妇黄欣的事,再是别扭,也总好过我和黄欣了。

更别说,就在一小时之前,还给我十一万多假铂金钻戒的好处费了的!

这事整起来,别说陈大贵觉得憋屈。

就连我都一脑子的眩晕。

“陈老板啊,人死不能复生,别骂他了,他也不知道这些真相,也是委屈死的。不过你放心,我发誓我绝对不说出去。还有,这钱,这铂金戒指,都还给你。我自己走人,你慢慢处理吧!”

我可不想真的再次被卷入这事,尤其,现在还出了人命。

于是,和陈大贵说了这话的同时,我自觉地将之前的钞票和戒指都放下,一点没有留恋,然后,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却被他一声叫住了。

“你去哪儿?”

“我回家啊!陈老板,东西都还给你了,我也保证不说出去的。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你觉得,特么的事情都这样了,还能说放你就放?给我留下来,听我慢慢跟你说!”

陈大贵冲我吼了一句,那语气和态度,和他真女儿黄欣十分有九分像。

不愧是一对极品的父女!

虽然我心中这样腹诽,但被他这一吼,本能地吓坏,生怕这家伙像电视上那些老大一样,借此机会对付我,连双腿都打哆嗦。

但我没想到的是,陈大贵不仅没有继续收拾我,反而诧异了一声:“简单,你发抖干嘛?我又不是地下势力老大,你怕我吃了你?”

“没,没……不过,陈老板,你这样子真像要吃人的!那你这意思,不打算打我,那是什么话?”我吞吞吐吐了几句,虽然他说不打我,但那种对有钱人的畏惧依然存在。

见此,陈大贵不怒反笑了。

“唉!你小子啊,但凡要是有点本事,有点胆子,我也不至于……算了,都到这一步田地,说你也没用。这样,钱和戒指你拿回去,但这事,还得你来!”

“什么?我来?不是吧,你开玩笑的吧,陈老板?这都出人命,而且你不是一直喜欢他和黄欣的,现在又让我……你不会要我休了甘露,那我可是打死都不干的!”

一想到那种可能,我顿时生出勇气,身体和腿都不哆嗦,反而摆出一副杀了我也不就范的正义表情。

陈大贵也没想到我这么胆小的人,为了甘露,居然有如此勇敢果断一面。

他先是笑得哭了。

几秒钟之后,陈大贵想到了什么好法子似的,不但没有轻视我,反而一声感慨,说这就是命啊,接着,又拿出一套折中的方案。

“这样吧,简单,我不会害了你,更不会阻止你和甘露的。不过,你也看到,他死了,只能让你上了。钱,戒指,你收着。具体后面怎么办,听我的信儿,行不?”

说到最后,明显处于下风的陈大贵,为了他自己,为了陈家,也为了他真女儿黄欣,几乎是恳求的语气。

这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从前,他就算在谦逊,给村里人帮忙,但都是受到大家敬仰,尊重的。

但这次,陈大贵为了他的事却摆出向我求的表情。

这让我心里大为满足。

想了一想,这事还真是只能这样,找别人,他不放心,还得多一个人知道真相,到时候,又得担心我这边种种。

算了!

就当做好事一件得了!

想了半天之后,我点点头,算是看在他们父女为难和给好处大方的份上,答应了下来。

但分别之前,还是将多余的一万多和铂金钻戒还给他。

陈大贵不解地看了过来:“怎么了?怕我反悔?简单,这点小钱,小钻戒,不算在我女儿说的百万报酬里面的。你要是帮我好了这个忙,将来,更多的都……”

“别,别更多了。陈老板,我是很贪心,也很缺钱。但这一码是一码,我该拿的一分不少,不该的,一分都觉得多。你先处理他吧,我回头再听你们父女的吩咐。”

丢下这话,我不愿违背更多良心,这就只带了十万块回家。

身后的陈大贵,以从来没有的目光久久注视了我许久。

我能够感受到他此时的心情。

除了对我的敬服之外,也有了第一丝的尊重,以及其他暂时我体会不到的情绪。

陈家怎么处理那尸体我自然不知道。

但我回家之后,抱着这十万块,想着这几天堪比美国大片的事情,心潮起伏之下,愣是怎么都没睡好。

不睡吧,很困很累。

睡吧,全是各种这事被警察发现,抓我来了,要判刑等等噩梦。

弄得我心里那叫一个七上八下。

好容易熬到了天亮,这才稍微好了一点点。

接着,我洗脸穿衣之后,心情还是有些不平静,加上这十万块放家里太显眼,也不保险,干脆这就给甘露打了电话,让她过来。

甘露听说有钱,跑的比兔子都快。

见她一味问十万块的事,我虽然也很高兴,但想到黄欣父女说的她可能坑我,加上之前手机查出来的事情,心里怎么想怎么不得劲。

但甘露又是一笑:“这么快又有十万块了啊?简单哥,你真棒。要不是我想着等婚后将我自己给你,我真想奖励你亲我!”

听她这一说,我心里甜甜蜜蜜的,刚才那点不满也立即没了。

随后,想了半天,终于将这十万块的来头告诉她,当然,出于对陈大贵的承诺,只是说了我和黄欣的假演戏事情,没有提及陈大贵儿子陈大宝死了等事。

心说这事情说出来,甘露多少会有些不满,到时候,正好可以抱着她安慰一番。

但我没想到的是,听了这故事,甘露面色稍微一惊,随后并没有太多的嫉妒或者不满什么,连一点点害怕我和黄欣假戏真做的意思都没有。

相反,她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哦,这样啊。也挺好,你帮她,她给你钱,两清。将来,我们好日子就靠你了。我是不介意的,简单哥,你看着办就好了。我等你钱来!”

“额,你一点不吃惊,不吃醋,不怕我和她……”

没等我说完,甘露却又说她妈找她回家干活,迅速带着十万块现金出门走远了。

看这一幕,饶是之前对他百倍宠溺,此时的我,心里也大感不是滋味。

而此时陈大贵那边也来了电话。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民工把我奶头掏出来_朋友胸大漂亮的E奶女友景点